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九百三十三章:感谢冯医生
        陆遥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病人以及家属,想起往事,心里百感交集,令雨萱回来的时候他的心情依旧沉重。
        
        只是,令雨萱并不知道陆遥是因为这些而心情沉重,还以为陆遥的治疗出现了什么异常,将手中的出院通知单连忙塞进白大褂的口袋,快步走到病床边检查。
        
        “啊!”
        
        但是,下一刻,病房里传来令雨萱的一声尖叫,吓得病房外以及楼下的一些人也是纷纷抬头向楼上看去。
        
        “你……,你……,他……他……”令雨萱看着眼前的情形,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看病床上的病人,再看看陆遥。
        
        此时陆遥也是走到了病床前,看着那个刚刚悠悠转醒的病人,关心的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那里特别不舒服?”
        
        “你是?”病床上的病人名叫段兵,此时他看到令雨萱和陆遥两人站在自己面前,却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有些茫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此时的令雨萱也是终于平复下了心情,冲段兵说道:“你在工地上受了伤,被同事们送到了医院,这里是西京市第一人民医院。我是这里的医生,我姓令,你可以叫我令医生。”
        
        不得不说,令雨萱的确是心里素质可以,刚才在她准备给段兵做检查的时候手刚搭在对方的身上,突然之间段兵却是猛地睁开双眼,那一刻,她真的是吓了一大跳,有种大白天撞到鬼的感觉,不过,当她回头看到陆遥的时候马上又镇定下来了。
        
        段兵问话,她自然而然的解释了一句。
        
        “那他呢?”段兵看到令雨萱身穿医生制服,以及胸前的工作牌便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当他的目光看到陆遥的时候又有了新的疑惑。
        
        令雨萱这一次没有回答他,因为她不是陆遥,也代表不了陆遥,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她也只记得当时农妇大排档的老板花姐称呼了他一声小陆,至于叫陆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同样看向了陆遥。
        
        “我姓陆,我是段龙的好朋友,来看看你。”陆遥依旧是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只是说出了当时那个哭的最凶的年轻人的名字,道。
        
        “哦!”段兵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我看你年纪比我小,我叫你小陆可以吗?”
        
        “当然。”陆遥笑着应了一声。
        
        “小陆,段龙他们几个怎么没来?”段兵问了一句,可是刚问完,他又有些后悔了,说了一句:“算了,我这个问题真是问的好无聊啊,他们现在肯定在工地上赶工期了,这次的活老板催得紧。”
        
        “段大哥,你感觉怎么样了?”陆遥微微一笑,也没有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不想段兵一醒来就为段龙等人的事情再伤身,马上转移话题问了一句。
        
        段兵伸了个懒腰,不好意思的说道:“感觉有些累,就好像睡了好久似的!”
        
        “你如果感觉不错的话不妨下来活动活动,大病初愈都会有这种感觉,活动活动就好了!”陆遥笑着说道。
        
        段兵觉得陆遥说的有道理,更何况自己就是个劳苦的命,让他这么一直睡着他也确实浑身难受,作势就要下床走动,可这个时候令雨萱却不干了,快步上前一把按住段兵的肩膀说道:“不行,你现在还不能下床,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才能根据你恢复的情况来判断你是否能够下床走动!”
        
        “这……”段兵知道令雨萱是医生,此时她的话自己也不好置之不理,一时之间也是有些为难,看了陆遥一眼。
        
        “就听医生的话吧,让他们检查一下,也算是例行公事吧!”陆遥知道令雨萱虽然给段兵办了出院手续,但是心里一定多少还是有些怀疑,若是不让她检查一番他一定不愿意,索性便顺着她的意思对段兵说道。
        
        “那好吧。”段兵再次躺了下去,说了一句。
        
        令雨萱也是感激的看了陆遥一眼,然后快速离开了病房,显然是去找同事过来帮忙了。
        
        段兵在令雨萱离开后犹豫了许久,最终鼓足了勇气看着陆遥问道:“陆兄弟,我这次住院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嗯!”陆遥点点头,应道。
        
        “真是该死,像我们这种人有什么也不能有病,一旦有病,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只要是住进了医院,最少也要两三个月的工钱搭进去,这一次住院,真是……”段兵看到陆遥点头,心里简直难受的要死,一想到自己快要临盆的妻子,以及快要降临人世的孩子,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两三个月的工钱没有了,这简直是比要了他们的命还要让他们难以接受,陆遥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索性便安慰道:“段大哥,你放心吧,这一次你住院的医药费公司全给你报了,你自己一分钱都不用花的!”
        
        “什么,你说什么?”段兵很是激动的看着陆遥问道。
        
        “我说你的医药费公司给你全都报销了,你自己一分钱都不用花。”陆遥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道。
        
        可是,让陆遥奇怪的是这一次听了自己的话段兵不仅没有丝毫的高兴,反倒是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怎么了,段大哥,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难道公司给你报销不好吗?”陆遥不解的问道。
        
        “陆兄弟,谢谢你的一番好意,其实你也不用瞒我了,我们自己的情况我们自己清楚,我们哪里有什么公司啊。”段兵长叹一口气,道:“我们二十多人跟着一个小包工头干活,根本就不属于任何公司,又哪里会有公司给我们报销呢,你这么说的话一定是我这一次住院花了不少钱吧?”
        
        原来如此,段兵这么一说,陆遥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个原因让段兵识破了自己善意的谎言,不过,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忍心看着段兵伤神,便干脆说道:“段大哥,你不知道吧,在你住院的这几天里,段龙他们又找了一个新工作,他们去了一家新公司,而且还把你也介绍给了新老板,新老板一听你的情况以及你的手艺,二话不说就把你给录用了,而且还给段龙几人承诺了帮你报销这一次的住院费,所以你真的是一分钱都不用花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这一次,段兵真的是显得很激动,他甚至都没有去仔细的想,便一把拉住陆遥的手问道。
        
        “千真万确,我就是来给你办理出院手续的。”陆遥将令雨萱刚才拿进来的出院手续给段兵看了一眼,道:“等会医生给你做完了检查,我就去交钱,出了院你还可以回家一趟,老板特意交代,你可以在你的孩子出生满月以后再回来,而且这段时间你的工钱照样给你!”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段兵看了一眼出院通知单,便信了七八成了,此时一听后面的话更是早已经高兴的不行了。
        
        “嗯,我向你保证!”陆遥拍了拍胸脯说道。
        
        “……”
        
        许久之后,段兵看着陆遥说道:“陆兄弟啊,你的命真好,能跟着这样一位有良心的好老板,真是天大的幸运啊!”
        
        “段大哥,你以后也和我一样喽!”陆遥笑着说了一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令雨萱去而复返,同行的还有七八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其中有一个从一进门便一脸的不可思议神情,陆遥猜测他应该就是令雨萱所说的段兵的主治医生冯一刀。
        
        此人从陆遥的角度来看,身材瘦小,五官也不属于那种让人一眼就能记住的模样,只是陆遥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这人的眼神中有着一抹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却又隐藏的极深的阴翳。他给陆遥留下的第一印象便已经差到了极点。
        
        “小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冯鑫进门看到段兵此时面色红润,完全不像之前的模样,有些不解的看着令雨萱问了一句。
        
        “冯医生,这都是他……”
        
        令雨萱本来想说这都是陆遥的功劳,但是话刚出口,还没来得及说明白,便被陆遥给抢先一步打断了,令雨萱疑惑的看着陆遥,只听他说道:“冯医生,我代表我们公司和段大哥感谢您的妙手回春,谢谢您替我们公司挽救了一位业务水平高超的员工,也替段大哥感谢您再造之恩!”
        
        陆遥不想让别人知道段兵的病是自己治好的,因为如果当着冯一刀的面把这些事情说出去,陆遥相信以他的阴暗人怕品一定免不了刁难自己,虽然他不怕刁难,但是他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浪费太多时间,毕竟他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去做。索性就把这贪天之功让给了冯一刀。
        
        陆遥这么一说,除了令雨萱这个知情者外其他所有的人,包括段兵在内都以为是冯一刀治好了他,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冯一刀的眼神中都是充满了感激和崇拜。而冯一刀本人虽然知道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功劳,但唯一的知情者令雨萱不说破,他也不想去解释了,干脆就受领了。
        
        冯一刀心情大好,经过一番检查后也觉得段兵达到了出院的标准,索性便让他和陆遥一起离开了。而至于这背后的事情,便直接被他忽略掉了。他也是在很长一段是内享受着在全医院同事之中被人崇拜的那种感觉。
        
        唯独令雨萱觉得冯一刀的多做所为让人极度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