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至尊神级兵王 > 第711章 小儿科
    “于老家主,就是此人杀了你的徒弟吗?”箫睿岩有点不太相信,问道。

    “萧家主,就是此人。”于臻东道。

    “这位兄弟,你为何要做这种事情?于老家主的徒弟哪里得罪你了吗?”箫睿岩对林羽问道。

    “这件事,你应该好好问问他!”林羽冷声道。

    “林羽,这件事情不管谁对谁错,毕竟你杀了我的徒弟,我要是不为他报仇,如何对得起于家!”

    于臻东故意转移话题,他也知道,这件事情要是说出来,毕竟他是理亏的。

    “人都杀了,还能怎么样,”林羽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愿意放弃报仇,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哑然!

    威胁!

    于老家主居然被一个无名小辈威胁了!

    这是什么情况?

    于老家主可是这次剑术大赛的佼佼者,可是四强选手啊。

    你一个垫底家族出来的,竟然敢这么讲话!

    连箫睿岩都不禁眯起了眼睛,他认真的观察了林羽一番,发现他身上没有一丝真气。

    哪怕连见多识广的箫睿岩,也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夜郎自大了。

    “简直太不自量力了,居然敢威胁于老家主。”

    “一个无名之辈,于老家主估计一招就能秒了他。”

    “哪里来的狂徒,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人啊。”

    “于老家主,杀了他!让他血溅当场!”

    众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可以见血的比武,和其他的切磋是完全不同的。

    在场所有人都是期待万分,因为整整一天的比武,都没有一丝血腥味。

    毕竟这些人都是武者,武者天生都有杀戮之心。

    “这是剑术比赛,我会用剑,你借一把剑吧。”于臻东道。

    “不用,我根本不想参加什么剑术比赛,空手就行。”林羽笑道。

    “好吧,不过你是小辈,我让你三招!”于臻东傲然道,他给林羽投来的眼神意思很明显——你小子算是完了!

    林羽苦笑,这于臻东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他是井底之蛙,都不过分。

    他忙摆摆手,“不用了,你是长辈,年纪大,你先来吧”。

    “别废话!让你出招就出招!莫非看不起老夫!?”于臻东瞪着眼道。

    林羽心想,得了,既然老家伙这么要强,那就先和他玩几招,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出杀招。

    林羽装模作样地走到于臻东面前,使出了几下军营中的最基本的拳法。

    林羽三拳打完,立刻引来这所有人的嘲笑。

    “哈哈哈,这什么拳法,简直是花拳绣腿嘛。”

    “就这水平,还敢要挟于老家主,不怕笑掉大牙吗。”

    “这年头,越没本事的人,越喜欢装逼,最后只有一个结果,遭雷劈!”

    “三招已过!轮到老夫出手了!”

    于臻东拔出长剑,施展出自己新创的剑法,朝林羽发动进攻。

    于臻东已经让了林羽三招,此刻将他杀死,也已经算仁至义尽了,所以他的出击,毫无保留。

    刷刷。

    凌厉的剑法让观众头皮发麻。

    出手迅速加上角度刁钻,且变幻无穷,这一套剑法,很多中游家族的人都是自叹弗如。

    可是这样一套凌厉的剑法,在林羽眼中,却是有点小儿科了。

    花哨过头,实用不足。

    林羽和于臻东交手,感觉十分没劲,每个躲避都慢一拍,因为他懒得躲。

    可是在别人眼里,却觉得林羽躲避地十分困难,迟早有一剑会被砍中。

    可是。

    二十多招过去了。

    林羽一直就是手脚并用地进行了一些格挡,就让于臻东的进攻完全没有半点作用。

    在场所有人慢慢改变了对林羽的看法。

    刚开始是鄙视,慢慢变成了惊讶,然后是震惊,最后是难以相信!

    “好一个滴水不漏的防守!难怪我的徒弟会死在你的手上,你的确有两下子!”

    “何止是两下子,你这些剑法在我眼中,简直就是花架子!”林羽一边轻松躲闪,一边邪笑道。

    “别小看我!看招!”

    “父亲要使出那一记绝招了!”于天临在底下,兴奋地叫道。

    “难道是那招半月斩……”短发侄女惊叹道。

    所有于家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得意,那表情,似乎觉得胜利就要到手了。

    只见,于臻东仿佛瞬间年轻了二十几岁,身法敏捷异常地几个迈步,就来到了林羽面前。

    一剑劈下,一个半月弧的剑气,从剑身之中脱离而出,快如幻影,朝林羽袭来!

    所有人看到这道霸气如虹的剑气,顿时发出惊叹之声!

    之前于臻东在比武之中,并未使出这一招。

    看来这一招,是他的必杀技了。

    所有人都认定,林羽必死无疑!

    可是就在半月弧就要到达林羽面前之时,林羽的身体宛如一道流影,瞬间一个左右移动步,就让半月弧从他的身后漏了过去。

    “居然躲过了父亲的半月斩!这怎么可能?”于天临脸色骤变。

    可是于臻东却并不慌张,他接连使出十几记半月斩,一次又一次的发出半月剑气,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你能逃过一次,难道能逃过这么多次吗?

    林羽不慌不忙,虽然于臻东的剑越来越犀利,可是这点实力,依然不足以让林羽感到吃力。

    林羽身影左右斜侧着闪躲了几下,将看似繁杂的剑光都直接避开,同时脚下速度极快地绕到了于臻东的身后。

    于臻东发现自己十几剑全部落空,霍然一惊,回头一望,发现林羽真的毫发无伤,跟活见鬼一般。

    “你……你居然能够逃脱我的半月斩和醉仙步!”于臻东目瞪口呆。

    “你的剑法太花哨,没有任何实用,你还是回去再闭关个十年,研究一番吧。”林羽似笑非笑地嘲讽道。

    于臻东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羞辱自己不要紧,可是羞辱自己闭关十几年,引以为傲的自创剑术,那可不行。

    于臻东浑身剑罡一震,气势更加雄浑,显然是动真格了,卯足劲朝林羽冲了过来。

    于臻东这次放弃半月斩,而是选择直接贴身近战,将自己的剑化作雷雨一般,勇猛刚强、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地朝林羽发出连续的攻击!

    剑光宛如镜花水月,快如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