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红莲轨迹 >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不解与质问
    6月21日

    帝国时报等各大报刊披露了拉玛尔州动乱的更多细节,卢法斯总督在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也被有选择的曝光出来。

    贵公子卢法斯由于一副天生的好皮囊和后天养成的高贵优雅气质,在民间的颜值党中有不少拥簇。

    这次大起底让卢法斯以往在民间积累的好形象一扫而空。

    很多人对于这次曝光感到十分惊讶,这位当初被称为埃雷波尼亚俊才的人居然勾结外人,进攻自己国家的重要军事要塞。

    这还不算完,刚刚从诺桑普利亚返回的塞德里克皇太子也在其中添了一把火。

    他将托尔兹本校一班在哈利亚斯克贫民窟拍到的照片公布了出来,哈利亚斯克居民对卢法斯总督的一致唾弃也被一并披露。

    当卢法斯被拉玛尔州政府用飞行船引渡回海姆达尔空港时,围观人群的起哄声没能在他木然的脸上激起一丝波澜。

    巴尔弗雷姆宫,宰相办公室

    看着眼前神情憔悴而颓丧的卢法斯,奥斯本宰相并没有出言安慰,只是淡淡的说道“卢法斯,从今天起,你重新回到我身旁担任秘书。”

    “我对你还另有安排,如果你认为自己无法胜任,趁早提出,我会安排人替换你。”

    面如死灰的卢法斯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希冀的抬起头,期待的问道“阁下,我……还有利用价值吗?”

    宰相的表情毫无变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你是否还有价值并非由你自己决定,而是由我这个‘父亲’来判断。”

    “暂时韬光养晦一段时间,避过这阵风头,并且好好反省自己的失败原因,黄昏开始后,我还有重要工作交给你。”

    卢法斯知道宰相的风格,对方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说自己还有使用价值就一定错不了。

    之前陷入无限消沉的卢法斯顿时振作起精神,高声回答道“是!卢法斯·艾尔巴雷亚,一定会吸取这一次的惨痛教训,戒骄戒躁重新审视自我!”

    宰相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很好,立刻开始工作吧,希望你还没忘记秘书的职责。”

    ……

    虽然宰相将卢法斯的罪行强行按压下来,以“误会”之名向民众搪塞了过去。

    但由皇太子曝光的真相,卢法斯担任总督期间的失职却无法被掩盖。

    最终处理结果,卢法斯被免去诺桑普利亚总督一职,由帝都厅、帝都议会和宰相办公室慎重商讨新总督人选。

    巴尔弗雷姆宫内廷餐厅,塞德里克皇太子压抑着愤怒向自己的父亲——尤肯特三世进行质问。

    “父皇,为什么要给予宰相莫大的权利?”

    身高已经超过1.7亚距的塞德里克皇太子脸色十分难看,在普莉希拉皇妃担忧的眼神中,他阴沉着脸,以复杂的表情看着依旧淡定的尤肯特三世。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宰相一手遮天的将卢法斯的大部分罪证都归类于一句可笑的‘误会’,简直是荒谬!”

    “塞德里克。”

    奥利巴特皱眉制止了弟弟有些过于激动的情绪“注意礼仪,就算心有疑惑,你也应该保持皇室该有的风度。”

    “呼~”

    塞德里克听到兄长的提醒,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勉强恢复冷静。

    “抱歉,我失态了,但我对父皇的不作为感到很失望。”

    尤肯特三世轻轻垂下眼皮,静静的考虑了一会儿才睁眼说道“有很多事情你们并不了解真相。”

    “或许在你们眼中,宰相是一名权倾朝野的佞臣,但我很清楚,他所做的事情,一直都在我允许的范围内。”

    塞德里克右手紧握,难以置信的看着尤肯特三世“父皇,宰相所做的事情都经过了你的许可?包括让卢法斯引外敌入境攻击朱诺要塞?”

    “不。”尤肯特三世淡然的摇了摇头“卢法斯的行为只是他自己的独断专行,宰相和我从未对他下达过这种指示。”

    “那为什么要把他保下来!”

    塞德里克皇太子轻轻锤了一下桌子,脸上带着不满的情绪问道“既然他做的事情越过了身为一名埃雷波尼亚臣子的底线,那就应该……”

    “到此为止吧。”

    尤肯特三世从餐桌旁站了起来,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对他报以怀疑与不理解眼神的两个儿子。

    “我和宰相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你们想要弄清楚帝国暗处隐藏着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用自己的双手去查清楚吧。”

    “父皇,请稍等。”

    奥利巴特用雪白的手帕擦了擦嘴角,他也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平视着眼前的帝皇。

    “据我所知,莱茵哈特从您口中得知了不少内幕,为什么宁愿透露给外人也不将实情直接告诉我们?”

    “哎……”

    尤肯特三世轻轻叹了口气“相信我,奥利巴特和塞德里克,我是为了你们好。”

    “了解得越多,你们作为皇族,在这场即将到来的剧变中所要承担的责任就越重。”

    “我希望你们能远离这场席卷整个大陆的风暴,这是我作为一名父亲的私心。”

    说完这句话,尤肯特三世不等惊讶的两人做出回应,迈开脚步向自己的寝宫方向走去。

    普莉希拉皇妃同样没有被告知内情,但从小和尤肯特三世一起长大的她很清楚丈夫现在的苦闷心情。

    分别拥抱了一下两个呆立在原地的儿子,她也在宫廷侍女的跟随下向尤肯特三世离开的方向追去。

    “可恶……”

    塞德里克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自己金色的短发“完全不明白父皇的意思,到底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奥利巴特若有所思的托着下巴说道“席卷整个大陆的风暴……虽然父皇并没有明说,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部分内情,并且他应该愿意告诉我们。”

    塞德里克眼前一亮“莱茵哈特卿?”

    “嗯。”

    奥利巴特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下个月的仲夏节庆典,莱茵哈特一定会来海姆达尔参会,到时候我们找个时间和他聊聊。”

    望着父母离去的方向,奥利巴特坚定的说道“既然父皇让我们自己来查明真相,那我们就按照他的指示行动。”

    “我有预感,父皇所说的风暴……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