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天宝鉴 > 第五十二章 阿宝
    长老徐图一身王霸之气忘情四射,云端上的青岚长老可就呆不住了。
    之前徐图在开山门中大杀四方的时候,他和唐清远是真不知道。任唐大掌教棋艺再高超,也万万想不到徐图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开山门内部。
    在大阵的阻隔之下,开山门里面就算闹翻了天,外边也看不出丝毫不妥。直到开山门燃起熊熊大火,青岚和唐清远才赫然惊觉,可这个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随后,开山门剑阵被徐图一击而破,楚南重伤生死未卜,开山门败局已定,青岚是真的看不下去了,一拧身便要现身战场。
    青岚寿元将尽,本就是作为此战后手存在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按照计划,青岚的目的便是与金恩铭同归于尽,只要金大掌教敢现身,青岚就豁出命去拉金恩铭共赴黄泉。
    当然他的身份多少会给清灵宗带来些麻烦,但人都死了,借口终归是能找出来的。什么受困于心魔啊!早已脱离清灵宗啊!突然精神崩溃啊什么的。
    反正人已经没了,金丹换金丹,谁也没占着便宜,清灵宗最后顶多赔人点丧葬费也就算了。
    可如今形势有变,金恩铭死活不出来,消失许久的徐图却现了身。青岚觉得反正都是金丹,他一个黄土都没了顶的人,换谁都不吃亏。
    可青岚正打算现身的时候,却被唐清远死死拉住了。
    唐清远的脸色铁青,再也没有了之前运筹帷幄的云淡风轻,战役到了此时第一次脱离了他的掌控。
    青岚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左右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的事,而唐清远需要考虑的问题则要复杂的多。
    徐图并不可怕,老早之前唐清远就已经做好了徐图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准备,罗远山就是给徐图准备好的对手。
    可他万万想不到,徐图竟然是从开山门里边出来的!
    开山门被毁,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唐大掌教掐着手指,怎么算怎么觉得这场生意八成是要血本无归了。
    “师兄现在去又有何用?”唐清远无奈苦笑。
    青岚哼了一声:“不试怎么知道?”
    唐清远摇摇头:“开山门弟子已经没了战意,新来的五百红袍也不会站在我们这边,即便你拦下徐图,罗家也接管不了战场。况且你一现身,金恩铭也就没了顾忌,他若再从乌龟壳里钻出来,谁又能抵敌得住?还有那朱堂主也在一旁虎视眈眈,这边战局一变,他便要翻脸。师兄,此战,我们已经败了!”
    青岚狠狠搓了一把脸:“掌教没有别的牌了?”
    唐清远叹了口气:“牌自然是有,可那代价我付不起。”
    的确,以清灵宗的实力和底蕴,想要灭掉无量谷,办法有一万种。可紧随其后的麻烦却是无穷无尽,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极为沉重。
    其实,为了铲除无量谷,唐清远愿意付出的代价只有两个,一个是早晚必将离去的罗家,另一个就是不久后便要归天的青岚。
    除了这两样,其他的代价唐大掌教都付不起!
    “姓金的老小子比想象中厉害一些!”唐清远自嘲地笑了,笑容中满是苦涩。
    是了,金恩铭的判断在这一刻变成了现实。决定这场战役胜负的关键并不在战场之上,而是在战场之外,无量谷唯一的胜机就在于让唐清远付不起战胜的代价!
    徐图就是他安排的那步釜底抽薪的险棋,开山门被一把火烧了,战场的胜负便自然清晰,唐清远若想翻盘便要再翻出一些底牌,可那种代价他会舍得拿出来么?
    唐大掌教是个爱算计的人,吃亏的买卖绝对不会去做。而金恩铭对于唐清远还是很有一些了解的,他觉得,唐清远就不是那种敢脱光了膀子玩命的人!只要他让唐清远知道,你不玩命就拿不下我,那他八成就要赢下这一道了!
    青岚犹豫了片刻,缓缓说道:“师弟让我去吧!我留着这残身又有何用?换得一个是一个。”
    唐清远坚定地摇了摇头:“既然拿不下胜利,那再做任何付出都没有丝毫意义。注定亏本的生意,就不该再有一丁点儿的投入,师兄还是好好享受余生吧!”
     “还有谁???”徐图负手立于场中,那睥睨天下的气势恨不能让人倒头便拜。
    开山门弟子退却了,宗门都没了,他们哪还有底气去面对一名如此强大的对手!
    五百红袍傻眼了,无量谷被他们抛弃了,开山门却放了他们鸽子,他们似乎已经没有立场再站在这里了。
    罗远山攥紧了双拳,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他真有心带着家族子弟们冲上去搏杀一场,去搏出一条回中州的路。可没得到掌教的命令,他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
    “走吧!”这是唐清远的轻叹,算是为这场战役画上了句点,短短两个字不知包含着多少失望与无奈,之前所有的努力和谋算都随着这两个字灰飞烟灭。
    。。。。。。
    “放着我来!”一个沙哑古怪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所有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震。
    那声音似乎带着奇妙的韵律,可以拨动人心中某一根隐晦的心弦。在这杀气冲天的战场中,这个声音是那样与众不同,没有杀气,没有愤怒,没有胆怯,有的只是一种与所有人格格不入的幽默。
    众人转头四望,想要找到这个声音的主人,却一无所获。可下一刻,就在躺倒在地的楚南身侧,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个圆滚滚的背影。
    那是一个穿着红袍的背影。
    他轻轻拔出楚南身上的剑,然后略显笨拙地掏出伤药敷在了伤口上,随后又往楚南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再探了探鼻息,然后打了个长长的响嗝。
    “你是何人?”徐图忍不住发话了。
    那身材圆滚滚的家伙一听这话便要转过身来,可转了一半似乎想起了什么,竟然又转了回去,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宝蓝色的枕头,轻手轻脚地垫到了楚南的脑袋下面。
    这还不算完,那人又轻轻拍了拍楚南的身子,姿态极尽轻柔,像是在哄小宝宝睡觉的年轻母亲一般妥帖温和。
    “你到底是谁?”徐图彻底被激怒了,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这般无视,显然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这次,那人终于转过了身,圆润的体态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蠢萌。
    “我叫阿宝,是一只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