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长生十万年 >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天下惊
 “完了!”刹那间,老儒面如死灰,手中的茶杯落地,摔了个稀巴烂。

    “大……大人,休要慌张。”杨

    主簿,压低声音:“您只要一口咬定,是昨夜那些人的错,便是马城主,那也是死无对证!”

    “也唯有如此了。”老儒点点头,眼中惶恐依旧。马

    城主虽是一城之主,却是剑圣弟子,位高权重,一言九鼎。

    剑圣,在稷下,闭关多年。

    马城主,代师执政,乃是九山八十一城,诸城共尊的强者。如

    此强者,一言杀戮,何等威严!

    就算身为,“修身”大儒。这

    老儒,依旧,很是畏惧。

    但城主之邀,这老儒,不得不去!

    ……

    很快的,一辆马车,被一名战士驾着,在漫天雨幕之中,离开了钦天监。“

    袁监正,城主在里面等你,请!”老管家皮笑肉不笑,冷冷说道。这

    突如其来的大雨,只要是大儒修为,都能感觉不妥。

    马城主是儒城至尊,别人能知道的事情,他又岂能不知道?

    ……带

    着忐忑之心,老儒硬着头皮,踏入城主府。很

    快的,大殿,到了。“

    老奴袁田,有罪。”

    噗通!老

    儒也不废话,直接跪在大殿门口,砰砰砰,不断磕头。

    不过刹那之间,老儒的额头,已是血迹一片。

    但大殿之中,却悄无声息,根本无人理睬老儒。这

    一幕,看的老儒,顿时绝望:“马城主,老奴有愧您所托,驭下不严,没能预测出天象,唯有以死谢罪!”

    哗!声

    音落下,老奴咬咬牙,一头撞向,宫殿的柱子。老

    奴,再赌!

    赌他还有,利用价值。

    赌马城主,不会杀他!    当然!老

    儒也明白,马城主杀人如麻,可谓是尸山血海。所

    以!马

    城主也有可能,直接冷眼旁观,毫不理睬,任凭老儒去死。但

    老儒,没有选择!赌

    ,生死一线,胜负五五。若

    是不赌,必输无疑!…

    …

    就当老儒,即将撞死之时。一

    道威严声音,从大殿之中,随风滚滚而来:“饶你不死,进来说话。”呼

    !呼

    呼!

    声音落下,老儒如蒙大赦,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只

    要不死,哪怕是苟延残喘,终究是极好的。“

    多谢马城主,不杀之恩,老奴唯有肝脑涂地,感激涕零。”老

    儒跪在地上,恭敬的磕头之后,这才站起来,敬畏的踏入大殿。

    大殿之中,一匹烈马雕像,高耸入云。

    马背之中,一个强者,脚踏马头,威风凛凛。

    老儒自然知道,那是马家的祖先,儒城的开拓者——马良。马

    良虽已作古,但他的后人,世代把持儒城,位高权重。而

    此刻!

    在雕像之下,王座之上。一

    个笼罩在黑袍中,看不清楚真容的强者,正冷冷望向老儒。

    而在强者的脚下,一只沙雕木头狼,栩栩如生,蕴含威严。吼

    !

    老儒只看了一眼沙雕母狼,瞬间如雷轰顶,仿佛巨狼活了过来。噗

    嗤!刹

    那间,老儒肝胆欲裂,仿佛被巨狼仆倒在地,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然而,就当老儒,被那巨狼,咬住脖子之时。哗

    !那

    巨狼骤然消失,幻象随之不见。一

    只平凡无奇的沙雕巨狼,匍匐在强者脚下,显得极为低调。

    而此刻,老儒的额头,已是一片冷汗。

    “此狼,乃是外域神匠库克,他祖上传下来的神物。”

    轻抚沙雕巨狼的额头,马城主,微微一笑:“袁监正,你觉得此狼,和那北蛮,又当如何?”“

    北蛮以‘狼’为图腾,尊沙狼,为最高神祗。”“

    马城主您的巨狼,应该不会逊色于,蛮族神殿的狼神雕刻。”

    老儒赶紧跪地,唯唯诺诺,一脸的媚笑。

    “算你识趣。”

    马城主,目光冷冷:“你且问你,今日之雨,究竟有多大?”“

    启禀城主,此雨覆盖九山八十一城,就连北方草原,也被笼罩其中。”老儒,恭敬说道。“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马城主,点点头:“念你忠心我多年,此番钦天监的错过,本城主可以既往不咎。”

    “但你必须在暗中,给本城主,调查清楚。”

    “这一次突如其来,覆盖整个儒界的暴雨,究竟意味着什么?”马城主,语气森然:

    “给你三日之间,若不能查清楚,提头来见!”声

    音落下,杀机凌然!…

    …儒

    城,城北学院。

    听雨楼,后院中。众

    学子纷纷躲雨,目带震撼。无

    人发现的是,布衣少年许肃,正望着北方,目带伤感。“

    阿妈,这雨,是您在流泪吗?”

    许肃的眼中,满是黯然:“阿妈,家族的血海深仇,我一定会报。”

    “阿妈,您泉下有知,一定要保佑我,学得文武艺!”

    ……听

    雨楼,大厅!

    当叶秋走下二楼之时,孔教习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孔教习,不知道我,是否通过测试?”叶秋,淡淡说道。“

    公孙秋,算你运气好,听雨之际,居然遇到了暴雨!”大

    袖子一甩,孔教习,含怒而道:“学子公孙秋,后院等候,哼!”在

    孔教习眼中,叶秋只是运气好,瞎猫撞到死耗子,仅此而已。

    无人知道的是,这一场天变,乃是叶秋引发!“

    我不愿跪地,亦不愿祈天,本想破而后立,却不曾想……”

    此刻,叶秋负手而立,静静望着窗外的大雨,眼中闪过一丝伤感。

    叶秋只是炼气期小修,要引发大范围天变,这自然不可能。

    今日之雨,突如其来,覆盖整个儒界,极为的辽阔,引发了诸多大儒的震惊。

    但那些大儒都以为,这是北方草原的蛮人,出现了问题。

    无人知道的是,这是叶秋的体内,那外溢而出的“道”,引发了天变。

    “在这天地之间,能抗衡苍天,左右天道的人,唯有——圣人!”叶

    秋,微微叹息:“当初,在中原江南,在晓月山庄中,我文会夺冠之时,老师在文庙之中,为我灌注的力量。”

    “当时,天地异变,诸圣震动,我本以为,老师是补偿我。”

    “但如今看来,老师早就算出,两千年后,我会踏入儒界!”

    “老师,您放心,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理想,我会替你完成!”叶

    秋声音不大,却蕴含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