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挽歌 > 第四六三 一团乱麻
大乐把刀抵在我脖子上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一瞬间全都懵了,刚要给赵淮阳打电话的周桐见状,满脸的不可思议:“大乐,你他妈疯了!怎么还奔着自己人动刀呢?”

“都他妈往后退!”大乐手上稍微用力,我顿时感觉脖子一凉,应该是被划破了,紧跟着大乐一伸手,使劲拽了一下我怀里的孩子,胡沁可能是被拽疼了,再次哭闹了起来。

我们这边闹出了动静之后,马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向我们投来了目光。

“大乐!把刀放下!”史一刚看见大乐的举动,顿时急眼了,因为当初就是他负责排查大乐的底细,此时发现大乐对我动刀子,他气的脸色发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都他妈别逼我!”大乐眼眶发红,咬着牙就喊了一句:“让我把孩子带走!”

“你做梦!”我气得全身颤抖,死死的抱着怀里的孩子:“这么多人围着你,就算我把孩子给你了,你能把他带走吗?”

“韩飞!你别逼我!”大乐紧攥卡簧刀的手,因为用力过度,关节都白了。

葫芦哥看见这一幕之后,呲牙一笑,对我点了下头:“把孩子给他!我看看他要干什么!”

大乐听完葫芦哥的话,一伸手,就把孩子揽在了自己的怀里,随后把刀直接架在了胡沁的脖子上:“都往后退,让我上车!”

“大乐,有意义吗?”看着大乐渗出细密汗珠的脸,我皱眉问了一句。

大乐听完我的话,短暂沉默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一个苦笑:“我没得选择。”

葫芦哥听完大乐的话,迈步就向他走了过去:“你是谁的人啊?大潘的?还是安壤那边的?”

“别问了,让我离开!”大乐挥了一下刀,跟我们拉开了距离:“别逼我!”

“呵呵,就算我把路让开,你感觉自己真的能走吗?”葫芦哥顺势停下了脚步,嘲讽的看着大乐。

大乐看见葫芦哥诡异的笑容,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你仔细看看,你怀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胡成林的?”

‘刷!’

大乐听完葫芦哥的话,目光瞬间聚焦在了怀里的胡沁脸上,眼神里尽是茫然,看见他一闪而过的疑惑表情,我顿时心头一喜,看来大乐根本就没见过胡沁。

葫芦哥站在原地,声音不大的继续讲述着:“实话告诉你吧,胡成林的孩子根本就没在凤城,他就被关在龙城呢,我之所以带你们跑出来这么远,就是想试一下,咱们这个队伍里,究竟有没有内鬼,如果没有,那我本来的计划是,咱们连夜回到龙城,去救人,如果有,那么这里天高皇帝远的,就算你出事了,你的上线也不会知道的。”

“呵呵,你在骗我!”大乐听完葫芦哥的话,短暂思考了一下,就变得冷静了。

“我骗你?”葫芦哥像是听到了一个可笑的笑话一样,有点忍俊不禁,伸手指着周桐和史一刚我们:“大乐,你看看旁边这些人,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跑吗?”

听完葫芦哥的话,我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大乐是内鬼,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但是从他的举动来看,他想抢孩子,肯定是临时起意的,虽然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但我能确定的是,大乐绝对没有跟他背后的人取得联系,想到这里,我也顺着葫芦哥的话继续道:“葫芦哥说的没错,当初莫名其妙的有一伙人出来抢纪思博,我们就已经察觉到不对了,这下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跟赵淮阳和毛毛分开了吧?”

‘刷!’

大乐听完我的话,眼神瞬间定格在了我身上:“因为我们三个是一起来的?”

“……”看见大乐的模样,我微笑着点了下头,眼神一直不自觉的盯着他怀里的胡沁,这个时候我心里的慌张丝毫不亚于大乐,我是真怕他一失手,把孩子伤了。

“你们早就怀疑我了,对吗?”大乐看了看我们这些人,眼神闪过一丝绝望。

葫芦哥不置可否:“不!我怀疑的不止你一个人,只不过凑巧是你暴露了而已。”

大乐闻言,眼睛里的情绪变幻不定,伸手指着怀里的孩子:“那这个孩子,你们怎么解释?”

“演戏演全套,这还用我教你啊?”史一刚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有点不屑的嗤笑一声:“大乐,别挣扎了,我们今天既然来了,就肯定是做足了准备的,大家毕竟在一起混过一回,跟我回去吧,我保证,只要你把该说的全说了,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大乐,咱们都是同期加入的公司,你别逼我对你动手。”周桐看着大乐,也跟着开口。

“……”几个人轮番开口之下,大乐的脸上顿时滚落了汗珠,他应该是在情急之下才决定的抢孩子,至于退路什么的,根本就没考虑,现在被葫芦哥冷静的压制住场面之后,顿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咣当!’

就在我们这边僵持不下的时候,对面的商网被一下推开了门,随后几个看场子的青年,拎着刀就向我们这边跑了过来:“艹你妈的,别跑!”

看见对面那几个人追出来之后,我一下就慌神了,他们既然能追出来,那就说明他们肯定是发现张海田的事了,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葫芦哥突然抬手,指向了大乐,对那些人喊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刷!’

大乐听见葫芦哥的话,又看着逐渐跑过来的人,愣了不到一秒钟,随后把孩子往地上一扔,撒腿就跑。

‘扑通!’

胡沁摔在地上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一把将他揽在了怀里。

“操!”史一刚看见大乐要跑,向着他就扑了上去。

“别追了,撤了!”葫芦哥看见我把孩子抢回来了,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句。

‘踏踏踏!’

大乐沿着公路跑了几步,一转身就消失在了路边的小巷里,大乐跑了之后,那几个看场子的青年也跑到了我们身边,并且一句对白没有,直接动手。

‘嘭!’

周桐掏出甩棍,对着一个人的头上就砸了一棍子,随后史一刚和葫芦哥也都窜上来,把我护在了中间,对面的几个青年明显对我手里的孩子没啥兴趣,奔着周桐就冲上去了。

“开车!带着孩子先走!”葫芦哥对我喊了一嗓子之后,抬手使劲一抡,一下就把对伙一个的人刀给崩脱手了,随后举刀就要砍。

“哥们!别冲动!”那个人看见我们这边的人,拎刀就奔着身体上使劲,有点没太适应。

“我快去你妈B的吧!”葫芦哥话音落,一刀就把这个人给砍躺下了,随后拎着刀就奔其余的人冲了上去,而对伙剩下的两个青年见状,愣了一下之后,撒腿就开始往回跑。

葫芦哥作势追了几步,随后转身就开始往后撤:“都上车!马上走!速度!”

‘踏踏!’

我们几个人速度很快的跑到车边上,驾驶着帕萨特最先离开。

……

通往凤城的公路上,车内。

“没想到就抢个孩子,也能整出这么多事来。”史一刚在副驾驶包扎着胳膊上的伤口,脸色不悦的抱怨了一句。

“是啊,我也没想到,大乐竟然是个内鬼。”我也跟着插了一句,因为当初我们押送纪思博往龙城走的时候,大乐是最先受伤的,而且根据葫芦哥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是内鬼的人,应该是行为反常的毛毛,但这些话我都没说出来,毕竟周桐还在车上呢,如果被他知道了我们在背后调查他们,他心里很定会挺抵触。

葫芦哥听完我们的话,也没搭茬,而是看着周桐:“你给赵淮阳和毛毛打电话,让他们俩开着剩下的那台车,直接回龙城吧。”

“好!”周桐闻言,再次掏出了手机。

史一刚听说葫芦哥要让赵淮阳和毛毛回去,眉头一皱:“都这时候了,你还敢用他们呢?”

听完史一刚的话,周桐的脸一下就红了。

葫芦哥则是无所谓的摆了下手:“没事,给他们打电话吧。”

“哎!”周桐点了下头,拨通了赵淮阳的号码。

……

我们这台车一路飞驰,回到龙城的时候,已经都是凌晨了,车在办事处的院子里停好以后,我抬头看了一眼,东哥的办公室竟然还亮着灯,我对葫芦哥指了指亮灯的窗子:“这是等咱们呢。”

“呵呵,现在这种时候,他睡不着觉也正常。”葫芦哥看了看车里已经睡着的胡沁,对史一刚点了下头:“周桐你们俩先带着孩子去宿舍睡觉,我跟韩飞上楼。”

“行!”史一刚点了点头,脱下自己的外衣给胡沁披上,随后把他抱了下来:“你跟东哥说说,没事的话,就把孩子送回去吧,这孩子最近也够遭罪的了。”

“这些事不是咱们操心的,还有,你们俩晚上倒班睡觉,一步也不许离开孩子,他要是在咱们手里出了事,可就真麻烦了。”

“明白。”

葫芦哥跟史一刚交代完了孩子的事之后,带着我就向楼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