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医品田园 > 第二百九十四章你喜欢我什么?
    林淼从陆家出来,才转弯就遇到了张福生的媳妇张黄色。

    张黄氏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黄色的棉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个人看着很干净利落。

    对着林淼,她微笑道:“月姐儿,我是张福生家的黄氏,是这样的,我想让石头在你家多留几天,你看可不可以?”

    “你打算把石头接到你家?”

    林淼之前就说了会把石头养大,没有想到张黄氏这么积极,倏地想到什么,连忙问道:“你不会和他那个继母一样有别的心思吧?”

    说着上下打量张黄氏,想从中看出些端倪,却只见对方一脸的坦荡。

    张黄氏一脸的愤慨,“不要拿我和那个恶毒的女人相比。”

    “那你会真心待石头吗?”林淼又问。

    张黄氏拍着胸口保证:“你放心,虽然石头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他能给我当儿子,我也拿他当亲儿子对待。”

    林淼点头,突然想到什么,立马又问:“你不会打孩子吧?”

    “这个你就更放心了,我家有三个丫头,我从来没有打过她们。”

    林淼放心了一些,道:“石头那孩子挺聪明的,好好教育,差不到那里去。”

    张黄氏相信,她前弟媳就挺聪明的,可惜就是命不好,碰上这么个事。

    “还有一个事,石头心里挺敏感脆弱的,一直被别人说他克亲,他自己都信了。”

    说到这个,张黄氏挺生气的,愤愤的道:“真要克亲,那么多年怎么不把他那个没用的老子克死?我不信这个,我那弟媳就是运命不济遇上这么一个男人。”

    林淼深表赞同,“女人选男人,真要看清楚,虽然还可以和离,但是也得难受好一阵子。”

    “月姐儿你说的有理,我就是这样教我闺女的,不看有多少田地,要看人有没有责任心,良善不良善,有没有能力…”

    两人说着话走了一段路,眼看就要到林家了。

    张黄氏道:“那石头就先就在你家了,这孩子,我之前也没有多照应他,先用几天熟悉熟悉,我再接走。”

    林淼一口应了,“石头伤好再接吧,不着急。”

    “那我先回去了。”张黄氏说完走了。

    林淼正要继续往前走,就听到了陆丰的声音。

    “你说要和我聊,我来了。”

    林淼听出了陆丰的声音,但是并不想理他。

    她不过就是误会他喜欢他的监军大人,连叫都不叫她了。

    哼!男人。

    前面的身影没有停下的意思,陆丰有些恼怒,又有些不甘,最后加快了步子,一把拉住了这个让他难受的女人。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林淼甚至没有甩开陆丰的手,两人就这样站着。

    片刻后,有人路过,调笑声传来:“哎呦,这小两口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好看啊,吵架了?”

    林淼翻了一个白眼,看来不止她们家里认为她们是一对,整个村子都认为她们是一对。

    “小河边去说。”林淼说完先走了,陆丰连忙跟上。

    两人保持一个身位的距离,快速的前进。

    夕阳下,少男少女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少女单薄的身影笼罩在夕阳的余光里,仿佛美好的画卷

    徐徐的微风吹拂少女的乌黑亮丽的秀发,被扬起的发丝无拘无束的伸展,惹得少女身后的少男心头痒痒的。

    两人在河边站定,少女看着少男,道:“陆丰,你说要和我成亲是因为喜欢我吗?还是觉得大家都认为我们在一起了,你就将就了?”

    被这样直接问,陆丰瞬间涨红了脸,呐呐的来了一句,“我不会因为别人的眼光就做无谓的决定。”

    “那就是喜欢我咯,”林淼说着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问:“你喜欢我什么?”

    陆丰感觉被调戏了,脸一沉,转身要走。

    林淼连忙拉住他,“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你还要说什么?”陆丰面露不悦。

    林淼松开手,转身面对湍急的河流,缓缓的道:“在今天之前,我没有想过感情的事,你说的时候我确实没有想到,不过,似乎,好像,感觉如果是和你成婚,我是能接受的。”

    说完这一段,林淼转身看着陆丰,“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们可以相处一下,合适的话就成婚。”

    陆丰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有些怀疑是在做梦。

    林淼说完不见回应,小手一伸,拉着陆丰的衣摆摇起来,“你到底答不答应?”

    下一秒,她整个被拥进了怀里,粗重的呼吸在她耳畔传来,让她耳朵开始发热,忍不住推了推抱着她的人,小声道:“会有人来的。”

    虽然已经确定要交往,但是在外面,她还是觉得应该低调一点。

    陆丰放开了林淼,火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我们肯定合适的,先成亲吧。”

    林淼噗呲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们就合适?你还没有见识我发飙的样子呢。”

    “谁惹你生气,我帮你收拾他,你不用发飙。”

    林淼:“……”

    “回去了,到吃饭时间了。”林淼说完大步走出去。

    走了一会,林淼停下脚步,哭笑不得的道:“你跟着我干嘛?”

    “我去你家看看还需不需要烤鸡。”陆丰说完越过林淼走在了前面。

    林淼无语摇头。

    两人回到林家,虽然隔开好一段距离,先后进去。

    但屋里的人还是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两人。

    “我说,你们看着我们干嘛?”林淼郁闷的瞪着大家。

    从她进来,一直被揶揄的目光追随,很恼火的好吗?

    “不看,不看,我们不看了。”陈忠替大家发言。

    众人默契的转了视线,不过片刻,又转过来。

    阿九笑嘻嘻的挨近林淼,“说说看,你们是怎么重修旧好的。”

    ……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林雪就爬了起来。

    她揉着眼睛道:“姐姐,你说的戏班子,她们认路吗?要是走错路了怎么办?”

    林淼半眯着眼睛,嘟囔道:“放心吧,她们没有这么笨,不认路,可以问路。”

    林雪刚放心这边,又担心另一边,道:“你说阿娘看到是高兴呢还是生气呢?”

    如果是高兴还好,如果是生气,那不是给阿娘添堵了。

    林淼也清醒了,坐起来,认真想了一下,道:“你就装作不知道,我也装作不知道,到时候让秀玲去说是她弄的,阿娘肯定不会生气。”

    “这样好,这样好,”

    林雪说着下了床,快速的把衣服穿好,在出门前,道:“姐姐,你通知阿婆过来吃饭了吗?”

    还真把这个给忘了。

    “我让陈大哥去接一下,他认路。”林淼说着也下了床。

    “那,大伯他们要不要叫回来吃饭呢?”林雪又问。

    “前几天和南哥说了一下,阿娘生辰又不是阿奶生辰,所以叫不叫大伯他们都没关系。”

    林雪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

    林淼穿好衣服拿起首饰盒子来到了林成富夫妻的房间。

    两人已经起来,正在小声的说话,说的什么听不清。

    林淼抬手敲了敲门,“阿娘,你起来了是吗?”

    开门的是林成富,他抱怨道:“你阿娘不肯穿雪儿给她做的衣服。”

    “为什么呀?不喜欢吗?我觉得挺好看的啊。”林淼不解。

    “就是因为太好看了,她觉得脸热,不好意思穿。”

    林淼走进去,把首饰盒子放在桌子上面,拉着已经穿了旧衣服的林赵氏往里间走去。

    “娘,那衣服可是雪儿戳破十个手指头做出来的,你要是不穿,雪儿得躲在房间偷偷哭泣了。”

    “我不是不穿,今天还要下地,穿那衣服弄脏了,等我走亲戚的时候再穿。”

    林淼震惊了,“今天可是你生辰,你还下什么地?”

    “生辰又不是什么节日,那么大个人了过什么生辰。”林赵氏理所当然的道。

    林淼卒!

    “不管多大的人都是要过生辰的,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在家里待着,看看戏,听听曲,喝喝茶,聊聊天…”

    林淼话没有说完,林赵氏就皱起了眉头,“你是不是又乱花银子了?”

    “没有,”

    林淼矢口否认,再把背锅的人拉出来,“是秀玲,她非要给你办生辰宴,我拦都拦不住。”

    林赵氏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道:“这孩子,净乱花钱。”

    见没有被怀疑,林淼松了口气,又道:“阿娘,这点银子对她来说不多,她主要是想讨好你,你可不要露出不接受的样子,她会想多的。”

    “我那里需要讨好,她能嫁我们家,我都觉得是上辈子烧高香了。”林赵氏道。

    “她从小没有娘,估计是想亲近你,你最好一副惊喜的样子,不然,她肯定伤心。”

    林赵氏是个心软又善良的人,虽然心疼银子,但还是应了下来。

    林淼这边处理妥当,出了房间门就找到了陈秀玲。

    对口供。

    虽然她阿娘不一定会问起,但还是有一致的说法比较好。

    陈秀玲看着在她面前滔滔不绝的林淼,脑中不自觉的想到了秦滢,忍不住感叹一句:“有你这样的小姑子真是天大的福气。”

    “哈哈哈,好好珍惜,今天的锅好好背着,下次的锅,我一定问过你。”

    林淼和陈秀玲聊完,她请的戏班子就到了。

    旧时的杖头傀儡戏班子很简陋,就四个人,三个男的一个女的。

    道具由两辆牛车拉着,分装五个箱子。

    班主是三个男人之一,穿一身靛青色的直裰,看着四十多岁,留着两撇山羊胡。

    见到林淼他拱手道:“某陈羡见过姑娘。”

    林淼笑着回应:“陈班主好,你看在那里搭台比较好?”

    林家内院是不可能的,虽然够大,但是装不下太多人,戏班子都请了,肯定是让大家都看看的。

    最后在林家旁边搭了起来。

    这一举动,引来了无数围观者。

    “林家这是有什么大喜事吗?居然请了戏班子。”

    “人家有钱,想请就请,需要什么大喜事啊。”

    “这倒也是。”

    “……”

    讨论的人还没有停,孩子们围着戏台打闹,欢声笑语连成一片。

    午时,林淼阿婆赵杨氏到了,和她一起来的是四丫五丫六丫。

    三个小丫头一下车就跑到戏台子附近踮脚观看,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

    赵杨氏拉着林淼:“怎么费银子搞这么多?你阿爷阿奶都没有搞,这让别人怎么想啊。”

    “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这不重要,阿婆,你是要坐着看戏还是进去和阿娘聊天喝茶,你自己选。”

    赵杨氏看向戏台,“你阿娘不看么?”

    “阿娘觉得不好意思,打死不肯出来,我阿爷和阿奶在看。”

    “你阿奶好些了么?”赵杨氏问。

    “好了一些,这个病要慢慢来,急不得。”

    赵杨氏又看过去,“那她怎么看?”

    她可是知道人还坐不起来。

    林淼得意的笑,“给她弄了躺椅,她躺着看,不累。”

    赵杨氏点头,随着林淼走进了林家。

    林家现在很乱,陈秀玲从家里要来了好几个丫鬟婆子,她们干活是麻利,但是因为不熟悉,总感觉她们在乱窜。

    赵杨氏见此情形,问道:“这是打算开多少桌?”

    “六桌吧,对了,舅舅舅娘怎么没有来?还有三丫和七丫。”

    “小祥哭闹不止,七丫也跟着,你舅娘一个人顾不来,所以三丫就不来了。”赵杨氏道。

    “舅舅呢?他也在家看孩子?”

    “你舅舅今天一早就去镇上卖药草了。”

    两人说着话走进堂屋。

    林成富连忙起身喊人:阿娘,你来了,这里坐。”

    陈秀玲和林西也连忙站起来,异口同声道:“阿婆好。”

    赵杨氏看向两人,笑眯眯的道:“乖,乖,都是好孩子。”

    之前农忙的时候就见过了,所以大家都不陌生。

    陈秀玲接手把赵杨氏领到上首的位置坐下,微笑问道:“阿婆喜欢喝什么茶?”

    赵杨氏都不喜欢,苦苦的味道她受不了,道:“不用给我上茶。”

    “阿婆,月儿弄了一些蜂蜜柚子茶,一点都不苦,听她说还能润肺清肠,给你试试好吗?”

    赵杨氏其实是渴了的,现在听说有不苦的茶,便点了头。

    陈秀玲看向叶青,“蜂蜜柚子茶来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