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13章 咱现在卖还来得及吗?
    回到现代。

    四周具是农房。

    王琛有点无奈地四处瞧了瞧,有点陌生,不过听往来路人的口音,应该没出静海市管辖范围。

    掏出手机,打开高德地图瞧了眼,发现自己身处隔壁市金沙镇范围。

    原本想抬步走到马路边上的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在地上做了个记号,代表这里穿越是安全的,能够直达王云海家侧房。

    是打车回海通呢,还是想办法把龙涎香出手?

    王琛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从神秘空间取出龙涎香拍了个照片发给艺都古玩市场的黄仁黄老板,并且附带了句话:黄老板,猜猜这是什么?

    发完信息,他准备叫滴滴。

    还没来得及点开应用,叮咚一声,微信来了。

    是黄仁:龙涎香??

    咦?

    您还挺见多识广嘛,光凭一个图片就看出来了?

    颇为意外的王琛回道:对,还是纯天然的哦。

    黄仁:卖给我!!

    王琛:什么价位?

    黄仁:我还没见到实物,不能判断。

    王琛:大概三四十克重。

    黄仁:你来我店里,我们详谈好吗?

    王琛:我不在姑苏,在海通有点事。

    那边暂时没了声音,他没有再管,叫了滴滴打车。

    乡村范围车子挺难叫,一直过了五六分钟才有人接单,然后又过了十几分钟,车子姗姗赶来。

    刚上车,微信语音直接响起了。

    王琛有点纳闷,这个时候谁给自己打语音啊?他摸出手机一看,是黄仁,于是接通道:“喂,黄老板,怎么了?”

    对面黄仁的语气非常急促,“小王,你在海通哪?我开车过来找你。”

    王琛汗了一下,“为了龙涎香?”

    说这话的时候他看见滴滴司机回了下头,心中一紧,心说最近老是报道滴滴司机杀人,这货不会动了杀心吧?

    “对。”黄仁显得有点着急,很认真道:“我不瞒你,像你照片上成色的纯天然龙涎香已经很少见了,虽然比较小,但是收藏价值非常高,价格咱们好谈,只要让我亲眼看到实物,确定是真的。”

    王琛想了下,道:“你开车到海通县人民医院门口,到了给我发微信。”

    “好。”黄仁道。

    挂了语音。

    王琛警惕地看着滴滴司机,目不转睛,他想好了,一旦有什么状况立刻报警。

    那滴滴司机除了刚开始回头瞟了眼,后面一直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不过王琛能从后视镜里瞅见滴滴司机一直在看自己。

    大约四十五分钟后。

    车子安全到了县人民医院门口。

    滴滴司机忽然扭过脑袋说了句,“兄弟,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看的我怪寒碜,差点都以为遇到杀人犯,随时准备报警了。”

    王琛干笑两声,道:“大哥,我也以为你想谋财害命呢。”

    你特么!

    滴滴司机满头黑线,翻了个白眼勉强挤出一丝笑脸,“麻烦给个五星好评。”

    ……

    下车。

    进了医院。

    王琛把生活用品送到病房里。

    消失了小半天,家里人倒没有追问什么,一方面他成年了,另一方面程琳等人忙着照顾老王,哪有空去问别的。

    吃了午饭。

    刚准备去妇产科瞅瞅沈霞空不空探探口风,黄仁发微信告诉他已经到了县医院门口。

    王琛和父母打了个招呼,慢悠悠晃荡下去。

    医院大门口。

    好几辆车在进进出出。

    王琛抬头朝着马路边张望,只见靠在绿化带旁边的一辆黑色奔驰S600里面探出个胖乎乎脑袋,是黄仁。

    黄仁对着他招招手,“小王,这里。”

    “嗳,来了。”王琛走到车旁边。

    拉开副驾驶座位置,坐上去。

    刚上车,他便发现后面还坐着两个人,一三十岁左右穿着很时髦的女人和之前见过的掌眼师傅老李。

    “这位是嫂子?”王琛疑惑道。

    黄仁立马否认道:“不是,不是,你可别瞎说,她是我的合伙人,你叫梅姐就行。”

    “梅姐。”王琛道。

    梅姐微微点了点头,没说话。

    “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说。”黄仁启动车子。

    这里确实不是说话地儿。

    一路上四个人闲聊着,王琛稍微摸清了一点梅姐的身份。

    这位梅姐是一名职业古董商人,在茳苏省范围里开了好几家古玩店,据黄仁所说,路子非常野,正好先前在和黄仁谈事情,听到有纯天然龙涎香,感兴趣之下便一起过来看看。

    很快,一行四人来到迪欧咖啡。

    黄仁进去后要了个包厢,点了几杯咖啡,又胡乱点了点小吃,等到东西上齐后,他迫不及待道:“小王兄弟,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

    王琛刚端起咖啡杯,见到黄仁这么着急,便放下杯子,从兜里小心翼翼拿出用锦袋装着的龙涎香,之前这个锦袋装的是珍珠手链,如今他把珍珠手链取了出来,在他看来几百块钱的东西,哪能和龙涎香比啊?

    这一不小心,珍珠手链也被带出来半截。

    坐在对面眼尖的梅姐忽然道:“珍珠手链能让我看看吗?”

    王琛先把锦袋放桌子上,又把珍珠手链拿出来,随手递给了梅姐。

    梅姐接过手链看了起来。

    黄仁则是和李师傅两人打开锦袋,把龙涎香取出来。

    李师傅盯着看了会。

    闲着无聊的王琛问道:“你们怎么鉴定龙涎香是不是真假?”

    “那个啊。”李师傅头都没抬,“鉴别真假主要从形状和气味两方面入手,一看,如果有年轮般纹理的,大多数是真的,你看你这块龙涎香,上面很多年轮纹理。”

    王琛探过去一看,确实如此,若有所思点点头。

    李师傅又道:“二闻,闻上去又海腥味略带甜味的,基本上是真的。”他在上面嗅了嗅,“嗯,味道不差。”

    关于味道方面,王琛在北宋的时候已经闻过。

    “第三呢,尝一下。”李师傅用手指在上面搓了一点点碎屑下来。

    王琛呃了一下,“这玩意还能吃?”

    一直在盯着珍珠手链的梅姐插了句话,“龙涎香可以当药材,能吃。”

    李师傅嗯了一声,把碎屑丢进嘴里嚼咽了下,含糊不清道:“嚼咽的话,如果粘牙没有渣,一般是真的。”

    说完。

    李师傅从袋里摸出一只验钞笔。

    王琛眨了眨眼睛,以为李师傅要让黄老板拿钱自己,再用验钞笔给自己验明真假,谁曾想李师傅打开验钞笔照龙涎香。

    顿时,龙涎香上面出现点片状黄绿色荧光。

    “呼。”李师傅脸上露出笑容,转头对着黄仁点点头,“老黄,是真的,纯天然龙涎香,成色也非常好,剩下你自己和小王谈价钱吧。”

    闻言,王琛有点按耐不住道:“黄老板,你出多少钱?”

    黄仁笑呵呵道:“我还没称分量呢,你别着急。”他把公文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小型电子秤。

    将龙涎香放上去。

    电子秤上显示38克。

    称完重量,黄仁介绍道:“市面上龙涎香价格每克500-1500不等,你这块纯天然接近白色,属于上等品,我呢,愿意出1200元每克的价格收购,你看怎么样?”

    我草!

    一千二每克?

    这不是比黄金还贵好几倍?

    王琛下意识要答应,忽然看见黄老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话到嘴边咽了下去,沉吟片刻道:“这可是纯天然的,一千二是不是太少了?”

    黄老板叫苦道:“一千二不少了,你到市面上问问,一般谁会出我这么高的价格?撑死了一千了不起了!”

    我差点信了你的邪。

    上一回青瓷茶具和盘子,你也说三千五顶天,结果还不是坑了我一把?

    这回王琛留了心,摇着脑袋道:“不行不行,太少了。”

    黄老板重施故技道:“那我不要了,我最多只能出一千二。”

    王琛心中一急,你不要了?那我卖给谁去啊?慢着,这货肯定又要套路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他假装面不改色道:“不要算了,我卖给别人。”

    这回轮到黄仁傻眼了,他有点懵,紧巴巴干笑了下,问道:“你卖给谁?”

    “我自然是有客户的。”王琛显得高深莫测。

    黄仁蹙了蹙眉,似乎不确定王琛说的真假,正在犹豫要不要加价。

    突然,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梅姐开口了。

    “每克一千五,卖给我。”梅姐简单直接道。

    黄仁:“……”他眼巴巴瞅了瞅梅姐,好像在说梅姐你别捣乱啊。

    “老黄,我爸过两天要六十岁生日,正好想不到送什么,看见这块龙涎香怪喜欢,让给我,行吗?”梅姐语气很温柔,却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力量,又补充了一句,“下回我给你多介绍点生意。”

    听到这句话黄仁满脸欣喜不说话了。

    梅姐朝着王琛看过来,慢声细语道:“小王,一千五每克在市面上已经是最高价,你不信可以上网搜一下,卖给我可好?”

    多赚了三百每克?

    那肯定是乐意之极啊!

    王琛毫不犹豫道:“行。”

    “嗯,加个微信,我转账给你。”梅姐掏出苹果X手机。

    加了微信。

    因为微信转账一次最多一万,梅姐分了好几次才转完。

    总共五万七千元!

    收到钱的王琛小心脏在噗通噗通直跳,才三十八克就卖了五万多近六万块,龙涎香简直天价啊。

    “对了。”梅姐晃了晃手里的珍珠手链,“这串手链也卖给我,行吗?”

    几百块钱的东西卖什么卖啊?

    王琛拒绝道:“不了,这串手链我买了送人的。”

    梅姐遗憾道:“既然送人,那我不夺人所好了。”她微笑着摇摇头,“你们小年轻真舍得,一两万的手链说送人就送人。”

    慢着!

    您说多少?

    一两万的手链?

    王琛眼前一黑,差点就说:梅姐,咱现在卖还来得及吗?

    最终这话他还是没说的出口,刚入社会,面皮薄,算了,先留在手里,回头再想办法卖出去。

    与此同时,他脑袋里又冒出个念头,如今纯天然龙涎香近乎绝迹,主要被人开发出来大量使用,但北宋不是啊,那个年代龙涎香还没被完全开发用途,自己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收购?

    虽说龙涎香在北宋也属于珍贵品,可是再怎么珍贵,自己用同等重量的黄金去换购,应该大有人在愿意卖吧?即便如此,自己还是能赚很大的差价呢!

    不由得,王琛对穿越北宋更加热衷了,先前只想着靠倒卖现代商品换取金银珠宝,如今他从龙涎香身上诞生了别的灵感,现代社会近乎绝迹珍贵异常的天材地宝,不代表北宋也绝迹了,自己可以想办法弄到现代社会来牟取暴利。

    比如说麝香?

    比如说野山参?

    古代的天然资源太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