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82章 满城震惊
    消息最先来源于集市。

    一名挑着扁担的菜农进城卖菜,逢人便惊呼道:“你们绝对不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的老天爷啊!我天天路过林家镇,今天居然被夷为了平地!就是通州林氏!不是其他林家,对!就是我们通州第一豪门林氏!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啊!太不可思议了!”

    接着,又有几个人证明。

    一赶脚老汉:“菩萨啊!通州林氏满门被灭!”

    又有一人:“太不可思议了啊!”

    还有一卖油的中年妇女:“那可是通州林氏啊!我路过林家镇见到一片废墟差点惊得晕倒了!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无法相信啊!通州林氏三千多口人,咋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难道是老天爷降下神雷全都轰死了?”

    这些消息一出,好多人都当乐子,以为造谣。

    “得了吧。”

    “哈哈,真能编。”

    “你们几位不该靠做买卖营生,说书去吧,嘴皮子挺厉害啊。”

    “呵呵,之前还有人吹嘘林氏将出圣人、紫微帝星觉醒,怎么今儿个就轮到满门被灭了啊?你也不动脑子想想,谁能耐那么大,能一夜之间灭了通州林氏满门?”

    “瞎说瞎说,没人会信的。”

    “你们造谣的一点儿都不像,不说别,昨天白天我还看见林员外进城,听说准备在那什么王记对面开个药材回收铺,铺子都在牙庄那边买好了,噢,今天你们就编排通州林氏被灭门了?呵呵,我只能说你们想象力太丰富。”

    好多做营生的小贩纷纷嘲笑。

    先前几个散播消息的人被气着了,可是百口莫辩!

    “是真的啊!”

    “你们为什么不信?”

    “咱们都是做营生,骗你们有什么好处?”

    “诶,我刚才瞅见官府发通告了,有关林家,不信你们去县衙看!”

    顿时,有些人实在太好奇,放下手中的活,跑到县衙门口一看,只见上面写通州林氏谋反,被周知县和丁知县率兵讨伐,林员外畏罪自焚,致使通州林氏和丁知县一千戍兵全都葬身火海,猛然间就将这件刚才许多人以为是造谣的事件推上了高峰!

    “啊?“

    “什么?”

    “连官府都贴出告示了!?”

    “直娘贼啊!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在做梦吧?”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进来,许多人乍一听的时候都带着一份浓重的质疑,不敢去相信,直到去县衙看了下告示,直到后来连府衙都贴出告示,所有人在这一刻才终于明白。

    通州林氏满门被灭!

    第一豪门彻底落下帷幕!!

    ……

    府衙。

    自打王琛献上望远镜那一天起,知州曾环一直很关注。

    上午时分,曾知州刚刚处理了会公务。

    “知州!知州!”幕友拿着一份急报跑进来,幕友相当于后来人们常称呼的“师爷”,只不过如今北宋初期,知县、知州等的幕友都是朝廷委派的,并非其他时候当官的自掏腰包聘请。

    曾知州看过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推官、通判等正在汇报公务的官员都不明所以看过去,从未见过曾知州的幕友如此惊慌失措,难道南唐军打来了?

    幕友一脸惊悚地把周知县送来的急报递上去,小心翼翼道:“通州林氏谋反,周知县和丁知县连夜调动戍兵去讨伐,结果通州林氏畏罪自焚,丁知县、一千戍兵及通州林氏满门具是丧身火海!”

    “什么!?”

    “丁知县和一千戍兵死了??”

    大家一脸震惊,第一反应就是死了一千戍兵该怎么向朝廷交代,随即才反应过来,通州林氏谋反畏罪自焚?

    “通州林氏谋反?”

    “满门和丁知县、一千戍兵葬身火海?”

    众人惊疑不定面面相觑,心中根本无法相信,谁不知道丁知县是通州林氏二老爷的女婿啊?

    随即这些官员忽然回想到一件事,之前林员外拿出上万两白银打点,要求官府不要插手林氏和王记之间的恩怨,难道……他们脸色一变,脑中浮现出一张短发笑吟吟的年轻人脸庞,林氏被灭和神奇无比的布洲子有关!?

    ……

    县衙。

    得知通州林氏被灭,许多豪门世家的家主都惶惶不安过来打探消息,什么档次的都有,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和林氏通婚的其他世家,大家都不明所以生怕牵连。

    “金员外,你乃林员外老泰山,林氏谋反可是真?”一五十岁左右胖墩墩世家家主好奇问道。

    “和我们金家没关系!”六十多岁的金员外第一反应是撇清关系。

    另个四十来岁员外道:“要是林氏真谋反,有没有关系就不是咱们说了算啊!林昌化个老贼虫千万不要牵连我等啊!”

    金员外深知这个道理,苦笑道:“我怎么瞎了眼把女儿嫁给林昌化个老猪狗?若真是谋反,老夫恐怕难逃一劫,亏我之前还帮着他对付王记,唉,老猪狗害人不浅啊。”

    得,林昌化死了还被人戳脊梁骨,估计是死不瞑目了。

    正说着呢,县衙里面冲出一群捕快,他们手持腰刀本来要走,忽而见到金员外,大家熟悉的陆都头急忙拿着直牒追摄展示了一下,大声道:“金员外对不住了,通州林氏谋反,我得拿你归案!”

    “啊?”

    “是真的!”

    一群和林氏有关的豪门世家家主脸色一白。

    在古代谋反的话会牵涉到九族,一般而言,九族是指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父族四是指姑姑的子女、姊妹之子、女儿之子、己之同族;母族是指母之父、母之母、从母之子;妻族二是指岳父、岳母。

    自然,金员外作为林昌化的老丈人,难逃干系!

    至于其他和通州林氏联姻的一些家族,其实没多大关系,这群家主过度担忧了。

    金员外很快便抓了进去。

    有几个员外心急,生怕牵扯到自身,拉住陆都头又是塞钱又是各种好话说尽,想打探下到底怎么回事,陆都头沉默片刻,才含蓄不已地透露出一个消息。

    “你们想想通州林氏最近得罪了谁?嗯,其他话我不多说了,还有公务要办,诸位员外回去吧。”

    县衙门口刹那间安静了!

    然后,一声声惊叫此起彼伏!

    “啊?”

    “天!”

    “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他们之前都收到过林昌化打招呼,怎么可能不知道林氏和新晋布洲子不对付?难道通州林氏被定位谋反、夷为平地和布洲子有关??

    他们已经不敢想象下去!

    ……

    今天几个之前在王记订货的员外老爷有个商会事宜讨论,众人聚集在了一起。

    其中李老爷更是带着管家茂先生一起前来,在商会中,李老爷威望挺高。

    这些人一大早好茶喝起来,不紧不慢开着会。

    “茶不错。”

    “此乃上好的顾渚紫笋。”

    “唉,今日我牙膏用完,又不便去王记购买,总觉得嘴里有异味,喝茶都没滋味。”

    “算了吧,林员外打过招呼了,林家势力多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要真继续去王记买东西,指不准招林家痛恨。”

    “王记真是无妄之灾啊。”

    “林氏当真招人痛恨,若不是其人脉关系犹如老树盘根,咱们不少生意都要依仗,谁去搭理?你说说,咱们买个东西都要插手,什么玩意?”

    “嘘嘘,这话传出去不好。”

    “对,不提了,还是谈谈商会的事情。”

    李老爷没怎么说话,显然也对通州林氏不太满意。

    咚咚,雅间的门被敲响,钱员外匆匆从外面走进来,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表情,似乎又惊又喜,“你们猜猜我来的路上听到了什么消息?”

    一年纪颇大的员外瞥瞥他,道:“钱员外,晚来这么久也不谢罪一番,又要学上次插科打诨过去?不行不行,今晚你做东,请咱们去万花楼喝个花酒。”

    “喝花酒没问题。”钱员外倒也不含糊,“不过你们先让我把听到的事情说下去,实在太大快人心了!”

    年纪颇大的员外笑道:“什么事情大快人心?说我们听听。”

    言罢,众人都好奇地竖起耳朵听钱员外诉说。

    钱员外一五一十把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通州林氏谋反,满门被灭!

    整个林家镇都被夷为了平地!

    而且根据钱员外所谓的“可靠消息”,此事极有可能和王记东家布洲子有关!

    李老爷和周围人都听傻了!

    通州巨擘林氏谋反?还满门三千余口被灭?整个林家镇被夷为平地?最关键,这件事极有可能和王琛有关?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回想听闻到王琛认王继恩当义父,还以为这件事王继恩公公出手,才一夜之间坐实林家谋反,并且摧毁整个林家镇!

    距离林氏和王琛闹矛盾才多久啊?

    王琛的报复竟然来得如此之快,直接把林氏定性为谋反不说,还灭了林氏满门,这位年纪轻轻的布洲子好狠辣的手段啊!

    ……

    同样的场景全通州城各地都在上演!

    尤其是王琛的王记铺子,更是一片热闹!

    王云仓、徐江等人大清早刚刚吃过早饭来到铺子,他们有几个人还没睡醒,打着哈欠呢。

    然后刚刚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

    “有客人来了?”坐在柜台后面的王云仓抬头看去。

    乔布斯憨厚道:“好像人还不少。”

    踢踏,踢踏,脚步声越来越多。

    看见第一个人进来,王云仓正要迎接,嘴里道:“哎哟茂先生您大驾光……”

    话没说完,门外一下子涌进来几十号人,全是各大豪门世家的管家或者家主亲自来了!

    “王掌柜!”

    “王掌柜好久不见!”

    “诶,你们东家布洲子不在吗?”

    王云仓吓了一个哆嗦,见到不少人背上还背着布袋,他没细看,不知道藏着什么,以为王琛得罪林家的事情彻底爆发,这些大家族的人摇旗助威不算,要亲自动手打人了,慌忙回头对着屋里喊道:“徐江!”

    徐江也以为别人打上门来了,双腿打颤,急忙和张青等人各抡了一条木棍子在手,尽量提起勇气要反抗!

    最先进来的茂先生赶忙道:“王掌柜王掌柜,我不是来闹事的。”他笑容里带着巴结,“布洲子不在吗?和您说事一样,上回我们李府不是退了每个月五十套你们店里货物么,这一回啊,我们李府要每个月一百套!”

    “我是钱府的,要五十套!”

    “我是楚州过来的商人卫不群,想从贵铺进点货回去卖!”

    “王掌柜,之前的事情你可要多担待,都是咱们不好。”

    王云仓和店里的一众员工都没搞清楚咋回事,不过听到不是来找麻烦的,都松了一口气,纳闷不已道:“铺子里没那么多货啊,诶,你们咋回事,一会要货,一会不要的?”

    一外地客商飞快道:“您还不知道啊?”

    马化腾眨眼道:“知道什么?”

    另一本地员外激动道:“通州林氏满门被灭,我们再也不用看他们脸色行事了!”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或者说在场其他人基本都知道,这件事极有可能是王琛发力促使的,当然,他们都以为王琛是借了王继恩的能量。

    王云仓懵了,“你说啥?”

    那员外道:“通州林氏满门被灭!”

    徐江也没听明白,“你再说一遍?”

    “通州林氏谋反,林家镇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那员外加重语气,又露出谄媚的笑容,“可否引荐一下布洲子,我等仰慕已久,想拜会一下!”

    王云仓等人那是吃惊到不能再吃惊了,关于王记和通州林氏的恩怨情仇,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啊,如今通州林氏竟然满门被灭?并且这帮人还着急拜会自个东家,其中缘由是个人都能想得明白吧?

    “到底怎么回事?”王云仓追问。

    “据说林家镇大火蔓延了一夜!”

    “人都死光了,包括进去擒拿反贼的隔壁县丁知县和一千戍兵!”

    “我听说布洲子乃是出家人,该不会他是天上雷公转世,一道神雷轰平了整个林家镇吧?”

    “是啊是啊,否则怎么可能整个林家镇被夷为平地?你去看一眼就知道多触目惊心了,一片废墟,一片废墟啊!”

    “布洲子是不是有神通?”

    “还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替身怀大气运的布洲子教训了不开眼的林家?”

    大家都在胡乱猜测,他们听说林家和王琛不对付,林家镇满目苍夷的情景又太骇人听闻,好奇之下都打探起来。

    周围铺子的东家、掌柜以及小厮们听到这边的动静,也都纷纷过来凑热闹,啥?王记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乔布斯是个老实人,“咱们东家有度牒是不假,可依旧是个普通……”

    “慢着。”王云仓一伸手拦住,清清嗓子道:“这件事还是我来说吧。”

    “对,掌柜你跟东家时间长,知晓的多。”徐江等人百思不得其解,“咱们东家是厉害,可哪像他们说的什么雷公转世千里之外能召唤神雷啊?”

    王云仓点点头,看向众人,也看了眼附近铺子的东家、掌柜,道:“咱们东家看上去是普普通通。”

    乔布斯说道:“你们看,咱们掌柜都这样说了。”

    结果王云仓下一句话就来了个大转折,“为什么看上去普通啊?呵呵,那是因为……天上星宿转世能让你们凡夫俗子看出来吗?”

    铺子里员工听傻了。

    王云仓挽了挽袖子,吹嘘的起劲了,挺直腰板道:“你们那是不知道,算起来东家还是我堂弟,二十几年前,他出生那晚雷霆万钧,我站在海边,只见天上一道巨大的光芒从天而降,里面站着个手持龙身人头的神仙,他左手执楔,右手执槌,站云头朝我说道‘吾乃九天应元雷神’,然后一眨眼便巨星坠落,紧接着我堂弟……嗯,就是我东家哇哇哭着出声了,通州林氏算啥啊?咱们东家可是雷神转世!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一直隐瞒着,如今被你们发现了,我啊,只能冒死泄露天机了!”

    王大郎:“……”

    铺子员工们:“……”

    尤其是王大郎、王二郎几个,他们谁不知道王琛根本不是王家村的人,咋可能像王云仓瞎几把吹的那么神奇啊?

    古代人颇为迷信,但并不是傻子,这群员外、管家和客商们将信将疑,全都被王云仓瞎话给弄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