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91章 争相结交(近六千字大章求推荐票,求收藏!)
    拍卖继续。

    甭管想不想拍下来,现场八十多人,除了极个别,几乎都上前来瞅瞅田黄印章。

    好东西不多见。

    哪怕不买,一样要看看,回头和别人能有谈资啊。

    围观的人太多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大家才回到各自座位。

    梅姐道:“田黄印章一块,起拍价三百八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万,现在开始!”

    之前东西加一起,王琛已经收获六百六十四万五千。

    一开始,他就想着所有东西能够拍出一千万已经心满意足,现在看来,绝对不止一千万了,他有足够的信心,田黄印章竞拍以后,自己身价就能超越千万。

    上好的田黄是收藏家最爱。

    这块田黄印章同样不例外。

    当梅姐宣布竞拍开始的时候,七十八号那位三十五六岁的妇女率先举牌。

    王琛:“七十八号。”

    妇女:“四百万。”

    钟先生举牌。

    王琛:“一号。”

    钟先生:“四百二十万。”

    王琛:“云老。”

    云老:“四百四十万。”

    起先三个参与竞拍的人,价格都加的比较稳,都是按照最低标准来。

    虽然比起拍价才高出六十万,但王琛心中一惊很满意,按照市场价,精品田黄每克能高达10万元以上,具体以上到什么地步,他并不是很清楚。

    他不清楚不代表在场没人懂啊。

    大家心里都有一杆尺呢,知道多少价格不会亏本。

    许少爷也举牌了,报价道:“四百六十万。”

    “四百八十万。”

    “五百万。”

    价格来到五百万的时候,连续竞价气氛戛然而止。

    王琛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个价格相当于每克田黄十三万五,已经非常高,没人继续竞价很正常。

    他看看梅姐,见到梅姐对自己点头,于是道:“27号出价五百万,还有人跟吗?”

    没人举牌。

    等待了十秒钟左右。

    王琛只好道:“五百万第一次!”

    “五百万第二次!”

    “五百万第三……”

    话没说完,许少爷再次举牌了。

    “许少爷。”王琛心中一喜,伸手道。

    许少爷打着哈欠道:“五百五十万吧,花太多钱回去给老头子知道会打死我。”

    后面有个二十七八岁青年打趣道:“许少爷你家里富可敌国,花几百万许先生就要打死你?我可记得上回你去唱个歌都花了两三百万呢!”

    沃日。

    唱个歌花两三百万?

    王琛闻言两眼泛黑地看了看许少爷,这世界很不友好啊,他忽然回想到看到过一则广告,说什么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尼玛,和许少爷相比,有几个人能不输在起跑线上?

    果然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猪之间还要来的大。

    五百五十万的价格已经超出很多人心里底线,包括钟先生和云老。

    众人没了声音。

    稍候片刻的王琛道:“五百五十万第一次……五百五十万第二次……五百五十万第三次……恭喜许少爷!”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王琛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哥们儿终于是千万富翁了!

    剩下鸡血石砚台还没竞拍,价格总和已经达到一千二百一十四万五千!

    虽说钱还没拿到手,可王琛还是激动地脸色通红,发了,哥们儿彻底发了,算上银行卡里剩下的一百多万,自个儿已经有一千三百多万了。

    只剩下鸡血石砚台了。

    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助自己身价超越两千万?

    王琛心中火热得很。

    正想着呢,云老忽然诶了一嗓门,大声道:“小王啊,你不是说有砚台卖,怎么到最后了,我还没看见?”

    “是啊。”

    “砚台呢?”

    “刚你说只剩下一块四大名石了。”

    “到底是什么名石?田黄出来了,应该不是寿山石,昌化石?青田石?还是巴林石?”

    众人猜测纷纷。

    心里盼着身价能突破两千万的王琛,咳嗽了一声吸引注意,笑容满面道:“云老,砚台还真有,不过价格可不菲,因为啊,这块砚台是用昌化鸡血石雕刻而成的!”

    静!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哪怕有些人先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在听到是鸡血石雕刻成的砚台后,他们一样觉得不可思议!

    四大名石珍贵无比,比如说寿山石中的田黄、青田石中的灯光冻、巴林石中的鸡血石和昌化石中的鸡血石,这四种石材更是佼佼者,说是石中帝王都不为过!

    王琛刚刚拿出一块田黄印章,如今又要拿出一块昌化鸡血石雕刻成的砚台?

    他们持有怀疑态度。

    然而,王琛却已经徐徐掀开红布,露出托盘上放着的昌化鸡血石砚台。

    俞先生再次上前介绍,“这块昌化鸡血石经我鉴定,含血量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大红袍级别的珍贵宝石,大约四百克重,雕刻完成后六面都带血色,又可称之为满堂红,最关键雕刻工艺让我觉得鬼斧刀工,如果不是块状太小,又不知是哪位大师手笔,我都敢开四万块每克以上的价格,但说到底砚台有点小,我保守估计是一万块每克价格,算上顶尖工艺浮价一百五十万,所以建议小王开五百五十万起拍价。”

    “什么?”

    “大红袍级别?”

    “还是六面带血的满堂红?”

    在场所有人都轰动了,他们都顾不得等梅姐邀请,一个个争相跑上前来。

    云老抢在前头,嘴里嚷嚷道:“你们可别撞着我,老头子六七十岁了,你们谁磕着碰着,我可就倒下了。”

    其中有个七十多岁老者紧随其后,笑眯眯道:“老云,你这是倚老卖老啊?信不信我蹭你一下先倒下?”

    云老急眼望去,忙赔笑道:“陈老您说笑,说笑了。”

    众人被两个老顽童逗得哈哈大笑。

    钟先生很有礼貌道:“让两位老先生先看吧。”

    闻言,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围成一个圈。

    云老小心翼翼从王琛手里接过昌化鸡血石砚台,还没看材质,便瞅到上面雕刻工艺,顿时有一种惊艳无比的感觉,失声道:“这是哪位雕刻宗师的手艺?上面两条四爪血龙简直给我一种要活过来的感觉啊!”

    陈老凑上前,也惊叹道:“如此精湛的雕刻技术,我在国内基本上没见过,哪怕是与台弯玉雕大师黄福寿的作品相比都不遑多让了。”他瞅了瞅不远处的俞先生,“小俞,你居然觉得这样的雕刻工艺只浮价一百五十万?玉石行业白混了?”

    被陈老吐槽,俞先生无奈笑道:“主要不知道是那位大师手笔,我只能如此估价。”

    陈老摇摇头道:“不论是哪位大师手笔,光上面好似要腾飞的四爪血龙、活灵活现展翅欲飞的凤凰,以及上面像是活过来的青草、花朵,就足以震撼雕刻界,一百五十万低了,太低了。”

    黄福寿是台弯的玉雕大师,本身是以为残障人士,毕生钻研碧玉和翡翠雕刻,成就非凡,看他作品的人都会不禁惊叹,这是真的吗?有人甚至以为是树脂制品!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那是玉雕极致。

    有人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黄福寿玉雕——刀刀过万。

    可想而知黄福寿玉雕牛逼到什么地步。

    如今,陈老竟然说王琛这块砚台的雕刻技术比之黄福寿大师的玉雕不遑多让,那么雕刻这块砚台的雕刻宗师得厉害到什么地步?

    其实他们还有一句话藏在心里没说,陈老说不遑多让,更多的是对黄福寿大师尊敬,毕竟人家身份地位摆在那边,哪怕人不在现场,话里话外都要尊重。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鸡血石砚台雕刻技术还在黄福寿大师之上!

    我的天!

    国内何时出了如此厉害的雕刻宗师??

    大家都被鸡血石砚台上面的雕刻技术弄得惊呆了。

    唯独王琛心中明白,这块鸡血石砚台是赵匡胤请了几十位工匠雕刻而成,要知道能被皇家聘请去的工匠每一个都技术超群,等同于现代几十位雕刻大师汇聚在一起,最终拿出方案,才雕刻而成。

    自然,雕刻工艺惊天夭矫也不为过!

    看完雕刻技术,其他人又开始琢磨血色和材质。

    “啧啧,血量真充足。”

    “果真里面都带着血色,满堂红,真正的满堂红。”

    “可惜啊,可惜这块砚台太小,否则拍出天价都有可能!”

    “唉,是啊,让人惋惜。”

    “呵呵,你们真会说笑,要是再大点,凭借如此雕刻神技,你们觉得这块鸡血石砚台还会出现在这?早上苏富比拍卖去了!”

    大家看了又看,评论了又评论。

    外面天色都有点黑了,梅姐才忍不住催促道:“诸位,时候不早了,咱们竞价?”

    “对,对对,竞价竞价。”云老摩拳擦掌道:“这块血砚我要了!”

    陈老不甘示弱道:“那就要手底下见真章了!”

    钟先生笑呵呵道:“两位很有钱?”

    金浪在旁笑道:“钟先生可是京城知名大富豪,云老陈老,你们可能要折戟沉沙咯。”

    忽而,许少爷嘿了一声,道:“钟哥,比有钱?”

    钟先生瞧过去,“……算了,不跟你小子比,你待会别胡乱出价,不然我告诉你爸,让他打死你。”

    这边正说着呢,许少爷已经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视频。

    不多时,对面传来一个五十多岁男子声音,“小豪,发我视频什么事?我在美国和人谈生意呢。”

    王琛踮起脚尖瞅了一眼,想看看对面是谁,结果一瞧,吓着了,卧槽,许少爷的父亲竟然是经常出现在新闻上的那位超级大佬!

    眼看视频打通,许少爷慢紧巴巴笑道:“爸,我给您看样东西,待会我可能多花点钱,回头您别骂我。”

    “什么东西,我看看。”对面老许道。

    许少爷点了下屏幕,估计是转换摄像头。

    两秒钟后,手机里传来老许讶然的声音,“满堂红血砚?雕刻技术神乎其技,哪位大师的手笔?黄福寿?宋世义?还是李博生?”

    许少爷赶紧把陈老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老许听完后,立刻表示道:“不要怕花钱,给我拿下来,我这边还有个项目,先不和你说了。”

    叮咚一声,挂了。

    在场众人闻言,一个个苦笑起来。

    “许先生都说不怕花钱,估计我们争不过了。”

    “争不过也得争一争,这种雕刻技术材质又绝佳的血砚百年难得一见,不争太遗憾了!”

    “对,我豁出去了!”

    几人边说边朝着各自座位走去。

    王琛看着许少爷眼睛里都要放光了,大佬啊,超级大佬的儿子,自个儿要能攀上关系,以后有啥好东西愁卖不出去?

    先前还有说有笑的现场,如今为了一块鸡血石砚台变得有些凝滞。

    起先俞先生已经说过起拍价,王琛没浪费时间,直接道:“起拍价五百八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三十万,开始。”

    刷!

    瞬间四五个人举牌!

    王琛有点为难了,瞅瞅梅姐。

    “你们这样让小王很为难呀。”梅姐笑容满面,“我们国人素来尊老爱幼,这样吧,从陈老开始,你们看行不行?”

    被点名的陈老立刻来劲了,“六百二十万!”

    王琛都没来得及说话,许少爷又举起了牌子。

    “许少爷。”

    “一千万!”许少爷财大气粗,一下子把价格拔高了三百八十万。

    在外人看来,许少爷的举动有点像凯子。

    但是王琛心里明白,若是三十万三十万往上加,指不准最后价格被哄抬到什么地步,直接加价三百八十万,能够让众人望而生却。

    正常而言,太高这么多价格,一般人肯定不会跟了。

    但是这块血砚实在太引人夺目了!

    云老举牌,咬咬牙道:“一千零五十万!”

    钟先生不甘落后,同样举牌报价,“一千一百万!”

    有了许大佬的支持,许少爷放开胆了,竞价道:“一千三百万!”

    又拔高了两百万!

    王琛听得都幸福的晕过去了,许少爷干得好,哥们儿就喜欢你这种财大气粗的超级富二代。

    被许少爷这么一鼓捣,众人都有点哭笑不得,得,这竞价是没法继续了,他们心里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在场哪怕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老许家有钱啊!

    只是钟先生蹙了蹙眉头,还没有想放弃,深吸一口气,又举牌报价,“一千四百万。”报完价后,他看看旁边的许少爷,“小许,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钱,要是你还加价,我肯定是不会跟了。”

    许少爷赔笑道:“钟哥别怪我啊,我爸说了要拿下来,见谅见谅。”

    在台上的王琛心中惊疑不定,卧槽,许少爷他爹在国内商业圈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竟然还要向钟先生赔罪,那这位钟先生来头得大到什么地步啊?

    这时,许少爷又举牌了。

    “二号。”王琛道。

    许少爷道:“一千四百五十万。”

    王琛知道不会有人再竞价了,虽然有点遗憾,但更多的是高兴,自己起拍价只有五百八十万啊,如今落拍价翻了一倍都不止!

    发财了!

    他甚至心中已经浮想翩翩,自己让王继恩给赵匡胤带了一只手表去,不知道会不会再赏赐点好东西。

    台下,云老和在和陈老惋惜,“一千四百五十万拿下这块血砚一点都不亏,哪怕砚台小了点,可鸡血石质量和雕刻工艺在那边呢,要不是我财力捉襟见肘,还真要和许少爷争一争。”

    陈老无奈道:“我也是这样想啊,只不过老许家多有钱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这种在普通人眼里的有钱人算什么,算了算了,今天能一饱眼福已经心满意足了。”

    云老还是不太甘心,“唉,本来还想凑齐绝品文房四宝,遗憾,遗憾啊。”

    陈老笑呵呵指着台上的王琛,“小伙子能弄到那么多好东西,你待会再问问能不能弄块稍微差点的砚台不就得了?”

    云老眼前一亮,“对对,待会我得好好和小伙子聊聊。”

    ……

    拍卖顺利结束。

    主持了近乎小半个下午,王琛嗓子干得冒烟,下台后赶紧接过沈霞递过来的矿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

    苏权见他下来,立刻堆满笑容道:“小王,我……”

    有人打断他了,听声音是钟先生,“小王你好。”

    王琛赶紧扭过脑袋,问好道:“钟先生您好。”

    钟先生摸出手机,“咱们加个微信好友?”

    大佬主动加我微信?

    要不要加?这不是废话么!

    王琛忙不迭地掏出手机,有点受宠若惊道:“谢谢钟先生。”

    两人加了好友。

    钟先生笑着点点头,“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记得私下里发微信给我看看。”

    “嗳,好。”王琛答应道。

    “行了,我还有点事要走,你们玩的开心。”钟先生对着众人说道。

    “钟先生走好。”

    “您忙您忙,下回有机会一定要一起吃饭。”

    众人七嘴八舌回应了几句。

    临走前,钟先生又对王琛说了句,“有机会去京城发我信息,我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吃个饭。”

    王琛道:“好的。”

    说完,钟先生便离开了。

    苏权见到钟先生离开,站起身露出笑容道:“小王,咱们一……”

    “你叫王琛对吧?”许少爷上前道。

    又被打断了,苏权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不过见是许少爷,也不敢多说什么。

    “是,我叫王琛,许少爷有什么事吗?”王琛道。

    许少爷上前拍拍他肩膀,“我就喜欢你这样弄得到好东西的人,来,加个微信留个电话号码,有好东西记得找我,回头我带你玩女明星。”

    旁边沈霞轻哼了一声。

    王琛一瞅,只见女朋友瞪着眼睛在看自己,心说许少爷,我王琛像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吗?张口就说玩女明星,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你不知道坐怀不乱什么意思吗?你不知道……私下里咱们再慢慢细谈吗?

    心里想归想,这种话他可不敢当着沈霞面说出来,嘴里大义凛然道:“许少爷不好意思啊,我有女朋友,不会出去乱搞,不过有好东西肯定第一时间找你。”

    许少爷挺奔放不羁,嗨道:“别让她知道就行了。”

    王琛哭笑不得指了指旁边,“可她就在旁边呀。”

    “哦,刚才我开玩笑的。”许少爷话变得挺快,转移话题道:“诶,小王兄弟,我和你说,做男人就要老老实实,千万不能让女朋友失望,嗯,做哥们的就和你说这么多,你把微信二维码打开,我扫下。”

    啊?

    最后变成我的错了?

    王琛差点吐血,这位许少爷还真不要脸。

    加了许少爷微信。

    许少爷打了个招呼道:“我先去和梅总付个款,稍后晚会的时候咱们再聊。”

    等到许少爷一走,苏权学聪明了,没有第一时间说话,他想看看有没有人继续找王琛,没有再说。

    等了三五秒钟不见人说话,苏权咳嗽了一声,“王兄弟啊……”

    “诶小王。”黄仁在不远处招招手,“过来,云老陈老他们想认识认识你。”

    王琛赶紧道:“来了来了。”牵着沈霞的手就走了过去。

    留下苏权黑着脸站在原地。

    那边。

    云老、陈老和姜珠王等人都热切地拉着王琛说话。

    “小王你路子野啊!”

    “是啊,能弄到这么多好东西?”

    二三十个人呢,其中赫然有之前对王琛不爱搭理的金浪、马女士等人,他们纷纷要求和王琛留个联系方式。

    见到这么多人要和自己拉关系,王琛心中大喜,哥们儿来参加拍卖的目的总算达到了,虽然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云老、陈老他们干什么,但能够在拍卖现场豪掷千金,肯定都不是普通人。

    以后再也不愁弄到好东西卖不出去,这一次拍卖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