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19章 瓮中捉鳖(求推荐票求月票!)
    人会不会太少?

    一边五十精锐全副武装,一边三人手无寸铁,你在说笑吧?

    提林城的官员们险些被王琛逗乐了,要不是从这厮嘴里听到城主登丹温的名字,知道对方不是善茬,他们都要以为王琛脑壳有问题了。

    嗯,不是以为,现在看来,对方脑壳确实有点问题。

    城主都懒得废话,“拿下。”

    谁知王琛又来了一句,“欺负我人少是吧?”

    城主满头黑线,“就是欺负你人少咋滴?”

    “哦?这可是你说的。”王琛笑得很欢乐,“成吧,我就让你看看撒豆成兵,咱们比比到底谁的人多。”

    噗嗤。

    小胡子一下子笑喷了,撒豆成兵?你怕不是发昏吧?

    不止是他,就连城主、统帅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真的被王琛逗笑了,见过二的,没见过这么二的啊。

    可是下一刻,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在他们肉眼可见的速度里,屋子里猛然间多出了上百人,一下子将整个大堂充斥的满满的。

    卧槽!

    怎么一下子凭空出现上百人!?

    城主和统帅等人眼睛都看直了,甚至,他们以为自己眼花了,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而,屋子里确确实实在一眨眼的功夫多出了上百个手持奇形怪状东西的人!

    上百人一出现,萧峰和李青瞬间松了一口气,随即笑了起来,看向旁边镇定自若的王琛,大总统不愧是城隍老爷啊,仙法无敌。

    王琛很自然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啧了一声,“现在我比你们人多了,还比人多吗?要是你还嫌少的话,我可以再使用撒豆成兵多变点人出来哦。”

    城主呃了一声,半天说不出话来。

    幸好大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冷哼一声,“人多有什么用?你的人手上拿着管子,还想和我五十全副武装的精锐抗衡?给我杀了他们!”

    “是,大帅!”

    号令一下,五十精锐手持大刀,毫不犹豫朝着乡兵们奔袭而去。

    王琛打了个哈欠,淡淡道:“除了这些便服,其他随便杀,别给我留面子。”

    “是,大总统。”

    乡兵们异口同声。

    下一刻,这些手持步枪的乡兵们就朝着五十精锐士兵齐射。

    95式步枪不利用瞄准器是不准,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只要不是瞎子基本上都不可能打歪啊,就算一两个打歪,这里足足一百乡兵呢。

    崩。

    伴随着第一声枪响,紧接着,哒哒哒连绵不绝的枪声响起。

    “啊!”

    “我的妈呀!”

    “佛祖啊,这是什么怪物!?居然会喷火!”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之内,提林城五十精锐士兵全军覆没,整个大堂里血流成河,尸首满地!

    城主吓尿了!

    大帅也一下子脸色死灰!

    小胡子和剩下的提林城官员们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如果说之前让乡兵们把王琛三人请进来,他们有着必胜把握,毕竟城主和大帅等人听到王琛就三个人,心中都认为,三个人能翻出什么花样啊?他们都没有准备太多人手,觉得五十个精锐完全可以轻轻松松拿下王琛等人。

    最关键一点,在王琛三人进来之前,城主和大帅等提林官员还让士兵们搜身了,确定王琛等人身上没有藏着任何兵器,这才带了进来。

    谁曾向,王琛不按套路出牌!

    先是撒豆成兵召唤出上百个人,嗯,虽然没看见王琛撒豆子,但是凭空变出来一百人还是挺唬人的。

    即便这样,城主和大帅等人也不觉得自己这边会怎么样,毕竟王琛凭空变出来的一百人手中拿着类似管子的武器,在他们看来,这些管子打在人身上最多疼一下,哪有他们五十训练有素手持大刀的士兵实在啊。

    刀砍在身上,可是能让人瞬间丧失战斗力。

    一管子打在人身上呢?除非打在脑门上,还要是薄弱的地方,否则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偏偏,他们的士兵都身穿铠甲戴着铁盔,管子更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害啊!

    但是城主和大帅们都没有想到的是,王琛召唤出来的上百人,手中拿着的管子不是用来砸人的,而是会喷火!

    每一次喷火都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并且,每一次这种响声响起,就会有一名精锐士兵倒下!

    我的佛祖啊!

    这群人到底使用的什么妖法,竟然如此的恐怖?

    面对未知的力量,城主和大帅等人全都心生恐惧,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即便到了此刻,城主依旧没有放弃,他色厉内荏道:“别以为区区上百人就想把我怎么样,只要我大喊一声,马上会有几千士兵冲进城主府,大不了到时我们鱼死网破!”

    “几千士兵?鱼死网破?”王琛哑然失笑地站起身,走到城主面前,伸手拍了拍对方脸上,眨眨眼道:“你认真的?”

    城主心中其实怕的要死,生怕王琛真的一下子让人弄死他,不过嘴里还在逞凶道:“是有怎样?”

    “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的人多。”王琛笑容越来越盛,侧头看向乡兵们,“把他们押到院子里来,我要他们心服口服。”

    “遵命。”

    “谨遵大总统命令。”

    乡兵们押解着十来个提林城官员来到院子里。

    这些提林城官员,尤其是大帅和其中两个武将,倒是想反抗,可是一想到王琛的乡兵们手持的管子一喷火就要人命,他们还是怂了,没敢动弹,任由着被押解到院子里。

    随后,王琛向他们展现了什么叫做人多!

    一百人!

    一千人!

    五千人!

    在提林城官员惊骇的目光当中,王琛似乎变戏法似得,不停地变出人来,最关键一点,这些人和之前的一百名乡兵一模一样,个个手持会喷火的管子!

    等到最后,整个提林城最大的宅子城主府里,人多的都已经落不下脚,这群手持喷火管子的乡兵们,很快控制住了整个城主府,很多人已经自觉地去外面把守。

    望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提林城官员们心中拔凉拔凉,终于认清了一件事——今天他们真的栽了!

    院子里。

    王琛双手负在背后,笑吟吟地看向城主和大帅等人,“还和我比人多吗?”

    比你妹啊!

    你他妈一下子变出成千上万的人,就算是整个提林城的士兵全都加起来都没有你一半多,还比什么比?

    这一刻,城主和大帅们总算明白罗陀那崩尼插都为什么会被贡献了,凭借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年轻人诡异的“妖法”,只要他只身潜入某个城池当中,再“撒豆成兵”变出一大群士兵来,任谁都抵挡不住啊!

    别说变出来的这些士兵们手中都要“妖器”会喷火取人性命,哪怕传统意义上的士兵,成千上万的全副武装出现在城池里面,也一样可以打别人措手不及!

    可怕!

    实在太可怕了!

    这一刻他们看向王琛的眼神彻底变了,变得惊惧无比,.不是因为现在他们的命运掌握在王琛手里,而是被王琛的手段吓住了,是的,他们都以为王琛是妖怪!

    天啊!

    北方大宋王朝一直有句古话,国之将灭必生妖孽,难道强大无比的蒲甘王国真的要灭亡了,所以才会诞生眼前这个这么可怕的妖孽?

    城主和大帅们只剩下一股无力感,无力到他们明白,今日不论如何,他们都再翻不起半点浪花。

    ……

    控制住局面。

    城主和大帅们很识趣,既然知道无法抵挡,那么就乖乖投降吧。

    王琛让他们做什么,城主和大帅等人就照做,城主令牌、兵符啊之类全都交了出来。

    城主府,大堂里。

    王琛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向坐在下面的城主和大帅,放下茶杯,道:“你们想活命还是想报效蒲甘王?”

    半个小时前还趾高气昂凶狠不已的城主,此刻变得识趣无比,他立马站起身点头哈腰道:“大总统,我想活,想活。”

    “你们呢?”王琛目光又扫向大帅等人。

    要是这群人真心忠君爱国的话,刚才被王琛控制住场面他们就玉石俱焚了,就像古曼德勒城的守城主将耶因昂那样自刎殉国,可是他们没有,自然每一个人求生欲都特别强烈。

    之前还和城主一唱一和的大帅,此刻也露出谄媚的笑容,“想活,您要我们干什么只要吩咐一声,马上照办。”

    “大总统开恩。”

    “我不想死,只要您不杀我们,什么都听您的。”

    “对,以后咱们都听您的。”

    提林城的高级官员们觉悟都挺高。

    王琛微微点头,“很好,只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我不仅不杀你们,还能让你们官复原职,当然了,军权必须得交出来。”

    啊?

    还能官复原职?

    众提林城官员喜出望外,他们原先以为沦为阶下囚能不死已经很好了,如今听到只要换个人效忠,以前怎么样,以后还能怎么样,哪还有什么犹豫啊?

    城主立刻道:“您要我们干什么尽管说,属下一定悉听遵命。”

    得,之前还剑拔弩张呢,如今都自称属下了。

    这群提林城官员真是小人中的小人,贪生怕死的厉害。

    其实这点倒是王琛想岔了,如今的蒲甘王国和大宋朝制度不一样,大宋朝是中央集权制,各地方政府必须听令于朝廷,而蒲甘王国不是,简单点说,如今的蒲甘王国有点类似后来的美国,属于联邦性质,每一个城主在自己的城池管辖范围都相当于一个小的“国王”,拥有着最大的权利,并且如果国王对他们不好,随时可能起兵造反的那种。

    蒲甘王国这种局面会一直持续到阿奴律陀出身一统整个古缅甸地区,才会形成中央集权制。

    自然,蒲甘王国的地方官员们忠君爱国的思想并不像宋朝官员们那么浓烈。

    如今王琛让他们换个人效忠,除了交出军权,还能像以前一样执掌大权,他们自然打心眼里乐意。

    王琛嗯了一声,“我记得离你们最近的城池是钦比城,对吧?”

    “对。”城主用力点点头。

    王琛笑呵呵道:“我要你们想办法把钦比城的城主和大帅等重要官员都骗到提林城来,然后被我控制住,能做到吗?”

    城主和大帅对视了一眼,马上笑道:“此事再简单不过了,我修书一封,今晚之前就能把钦比城的城主和大帅骗过来。”

    王琛站起身,走到城主旁边,伸手拍了拍对方肩膀,“行,那你就快写信让人送过去,我希望明天的时候能够入驻钦比城,要是此事成了,你功劳甚大,等我一统蒲甘地区,封你个大官当当。”

    城主大喜,急忙躬身道:“多谢主公。”

    诶,又是一群没骨气的人。

    像这种官员,王琛肯定不可能重用的,只是如今城池没人管理,他只能暂时让这群人继续管辖着。

    不过没骨气有没骨气的好处。

    要是一个个都非常有骨气,自己哪有那么容易拿下钦比城。

    现在就简单多了。

    只要提林城的城主等人能把钦比城城主、大帅等实权人物骗过来被王琛控制住,然后直接过去就行,又省了不少弹药费。

    来之前的时候,王琛还生怕自己带的军火数量不太够,如今这么一看啊,很有可能在古曼德勒城被攻破的消息传出去之前,自己能够不费一兵一卒的力量,能够控制住好几座蒲甘王国的城池,甚至还有余力横扫周边,把直通王国、禅邦等地都打下来。

    王琛让李青带着城主等人下去写信给钦比城城主、大帅等人去了,自己则是和之前攻破古曼德勒城、钦邦一样,盘点财政、民生等等。

    这边,刚刚准备翻阅城中财政,萧剑化凑过来笑着竖起大拇指,“大总统,这一招高啊,把钦比城的城主大帅等人骗来,我们又能不费一兵一卒之力拿下一座城池,占领整个蒲甘指日可待啊。”

    王琛笑了笑,“希望能够顺利点吧,不过罗陀那崩尼插都被攻破的消息迟早会传出去,我估计这两天应该会传到蒲甘王的耳朵里,到时我们再想不费一兵一卒之力就难咯,说不定前方还会设置陷阱之类埋伏,反正小心驶得万年船不会错。”

    已经拿下蒲甘王国两座城池,第三座也很有希望短时间内拿下,总的来说,王琛心情不错,不过他总有种预感,接下来可能会没有那么顺利了。

    ……

    另一边。

    钦比城。

    城主府里,一名五十来岁的头发花白的男子正在处理政事。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城主,不好了!不好了!”

    城主抬起头,看见是斥候头领急匆匆走进来满头大汗,他笑着压压手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来,先坐下来,慢慢说。”

    斥候头领似乎是冲着进来的,刚一站定说话都在喘,他指着东边方向,断断续续道:“罗……罗陀那崩尼插……插都被……被攻破了!”

    “什么!?”城主腾地一声站起身,难以置信道:“罗陀那崩尼插都被破?什么时候的事情?”

    斥候头领捋了捋气息,虽然还有点喘,但是说话却流利了,他道:“根据罗陀那崩尼插都城内传来的消息,是两天前的事情。”

    城主愣了一下,“两天前?不太可能吧?罗陀那崩尼插都那么坚固的城池,就算十万大军一年半载都未必攻打的下来,要是有人攻打,我们这边应该早就收到消息,怎么会两天前才被人攻打下来?”

    斥候头领似乎掌握了一些情况,仔细道:“确实是两天前的事情,据说敌军似乎来自大宋王朝,使用的不知道什么妖法,居然能够天降神雷,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就轰破了城楼,然后长驱直入,杀得罗陀那崩尼插都守城将士片甲不留,主将耶因昂更是自刎殉国,至于城主登丹温,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破城后的第二天上午被拉到菜市场门口凌迟处死!”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轰破城楼,然后长驱直入杀得罗陀那崩尼插都守城将士片甲不留?

    嘶,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

    钦比城的城主自问,即便给他百万大军,能够一个时辰之内就攻破罗陀那崩尼插都那样坚固无比的城池吗?

    不能!

    不止是他,城主相信,哪怕大宋朝几十万禁军全员出动,也不可能做到。

    但是如今根据斥候头领得到的消息,大宋朝的神秘军队不仅做到了,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打下了罗陀那崩尼插都,这份实力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如果下一个要攻打钦比城,他们能守得住吗?

    一想到斥候头领刚才说的话,城主心中惊慌无比,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道:“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我们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啊,罗陀那崩尼插都拥有五六千守城将士都抵挡不住,我这里只有三四千,城池又没有罗陀那崩尼插都来得坚固,难道也要面临被攻破的局面吗?”

    斥候头领连忙道:“根据属下得到的消息,敌军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怕。”

    “哦?什么消息?”城主眼前一亮道。

    斥候头领道:“敌军使用的妖法确实可怕,但是他们好像都没有铠甲,而且似乎只有一万人,只要我们能够得知敌军的行军路线,提前埋伏,绝对能够把对方全军覆没。”

    没有铠甲?

    那岂不全是血肉之躯?

    城主心中一喜,开始盘算起来,如果按照斥候头领所说,他们掌握了敌军行军路线,埋伏起来,不说几轮弓箭齐射就能弄死对方,光说一把火就能烧死对方了啊。

    只是要如何才能掌握对方的行军路线呢?

    城主询问道:“那你探听到敌军在哪了吗?”

    斥候头领苦笑道:“敌军来无影去无踪,属下暂时还未探知敌情。”

    这不等于没说么,城主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他犹豫了一会,吩咐道:“把大帅他们叫来,我要和他们商议商议……”

    话没有说完,外面再次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城主!不好了!不好了!”

    嗯?

    又有什么坏消息?

    该不会附近的几个城池也被神秘军队攻破了,如今打上门来了吧?

    城主心中一惊,急忙朝着门外走进来的通讯官员问道:“怎么回事?”

    刚进来的三十来岁男子手中拿着一封信函,大声道:“提林城传来消息,说罗陀那崩尼插都被攻破,让您和大帅带兵赶过去商议收复罗陀那崩尼插都的事情。”

    呼,还好不是敌军打上门来了,城主松了一口气,伸手道:“信函给我。”

    通讯官员把信函递了过去。

    城主接过,拆开,从里面抽出信函看了起来,越看他脸色越差,甚至到最后他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可是半响后,他突然笑了起来,把信往桌子上一扔,“有诈。”

    通讯官员一愣,“什么有诈?”

    城主冷笑一声,指着信件道:“提林城那边想骗我和大帅过去,如果我没猜错,提林城恐怕也和罗陀那崩尼插都一样落入了敌军手里。”

    斥候头领疑惑道:“城主,为何这样说?”

    城主分析道:“信中写到罗陀那崩尼插都被攻破,却没有写明敌军数量和详细信息,明显不对劲,试想一下,我们这边都知道敌军拥有一万人,使用天降神雷的手段轰破了罗陀那崩尼插都,提林城的斥候如何可能打探不到这些消息?只剩下两种可能,第一,提林城根本不知道罗陀那崩尼插都被攻破,可是心中却写得明明白白,他们知道,那么只有第二种情况,提林城被敌人控制住了,写这封信过来,是为了骗我们过去。”

    “城主英明。”

    “一眼就看出了敌军破绽啊。”

    通讯官员和斥候头领两人拍马屁道,其实在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之后,如果他们看见信中内容,同样可以分析出提林城传来的消息有诈。

    城主很受用他们的马屁,下令道:“马上让人把罗陀那崩尼插都和提林城被破的消息传去蒲甘城,告诉国王。”

    “是。”通讯官员躬身道。

    斥候头领问道:“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把提林城传信的人抓起来严刑拷打?”

    “不用。”城主摆摆手,笑眯眯道:“我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让传信的人先回提林城复命,就说我和大帅立刻带兵前去。”

    “啊?”斥候头领有些傻眼道:“提林城不是被敌人控制了吗?为什么您和大帅还要亲自赶过去?”

    城主哈哈大笑道:“这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为何不赶过去?”他停顿了一下,解释起来,“先前你不是说敌军上万人全都没有铠甲,乃是血肉之躯吗?只要我们掌握敌军行军路线稍加埋伏就能一网打尽,只是之前苦于我们无法掌握到敌军行踪,如今对方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们权当一无所知,来一个计中计,假装中了对方的计策送上门去,实际上埋伏好,让敌军主动找上门,在半路上来一个瓮中捉鳖,岂不美哉?”

    斥候头领和通讯官员一听,瞬间反应过来,对啊,一开始没有掌握敌军行军路线,想埋伏都没办法,现在敌人都自己送上门来了,如今不正好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好时机吗?

    “城主英明!”斥候头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称赞,甚至还竖起了大拇指,“这招计中计妙啊,我们假装不知晓提林城已经被攻破前往,到时把敌军骗出来,在半路上随随便便埋伏一千弓箭手,或者利用火攻、水攻乃至流石,完全可以让敌军全军覆没啊,哈哈。”

    通讯官员也显得非常兴奋,“城主,如果真的能够消灭敌军收复罗陀那崩尼插都和提林城,当真是大功一件,说不定您会被封王都有可能啊!”

    封王?

    城主笑而不语,如果真的将敌军一网打尽,再收复提林城和罗陀那崩尼插都,那么自身实力会增加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他不介意和蒲甘王掰掰手腕,弄个一国之主当当,当然,前提是把王琛的军队消灭掉,不过这件事在城主想来简单无比,因为现在敌军在明他在暗,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甚至,他都能预见到王琛的军队在半路上遭到袭击那种惊慌失措错愕不已的脸庞了。

    一想到这里,城主忍不住心花怒放,天赐良机,这是命中注定要让他当蒲甘地区的一国之主啊,这是老天爷赐给他的绝佳机会,绝不能错过,一定要把敌军彻彻底底的消灭掉。

    ……

    另一边。

    大概晚上九点多样子。

    提林城,城主府里,王琛收到了钦比城传回来的消息。

    “钦比城城主和大帅正在赶来的路上。”送信人员恭敬道。

    王琛大喜,“他们到哪了?”

    送信人员道:“应该还在路上,钦比城那边说了,要召集人马和咱们提林城一起收复罗陀那崩尼插都,征集军队要些功夫,预计半夜前能赶到已经很不错了,钦比城城主还说了,为了让咱们这边安心,会把军队驻扎在距离城池十里远的地方,到时让城主和大帅赶过去汇合商量事宜就行。”

    王琛不疑有他,嗯道:“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通信人员躬身告退。

    等到人一走,王琛立刻看向萧剑化,吩咐道:“召集五千乡兵,待会我会向以往一样把他们装进仙境里,然后让提林城的城主大帅带路,等到钦比城那边的军营里,能直接控制对方城主和大帅就直接控制,要是不行,就把乡兵们放出来,议论扫射,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善。”萧剑化同样没有怀疑,毕竟提林城刚刚被控制住,谁都不会想到钦比城那边已经看出了破绽,不过谨慎起见,萧剑化又道:“我再带两千乡兵在后面压阵,一旦听到枪响,立刻上前和你们来一个里应外合,争取短时间内把钦比城的城主大帅控制住。”

    王琛想了想,觉得这样保险点,点了点头,“成,就按照你说的办,赶紧去准备。”

    萧剑化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匆匆跑出去准备了。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王琛一个人,他兴奋起来,又一座城池要到手了,他压根没想到,钦比城那边已经撒好了网正等他入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