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92章 拒绝不了的诱惑
    连玫瑰投资的人都这样想了,更别说西方银玉的谈判团队和股东、董事等人了。

    他们在听到王琛话的时候,都忍不住哑然失笑,在那边窃窃私语起来。

    “他说他收购比较好?”

    “呵呵,曹董都决定买下来了,会听他的?”

    一行人微微摇头。

    曹丁带着点胜利者的姿态,揶揄道:“你收购比较好?你怎么不说公司董事长由你来当更好呢?”

    这句话当初王琛跟曹丁说过。

    如今曹丁再一次提了出来,很明显,实在嘲笑王琛不自量力。

    闻言,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人脸色都不太好,毕竟王琛是他们公司的董事长,代表着门面。

    可是王琛却显得镇定自若,甚至脸上还挂满了笑容,反问道:“曹董,董事长不董事长无所谓,如果你愿意让出来,我也不介意。”

    疯了!

    这货彻底疯了!

    没收购到股权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众人都以为王琛恼羞成怒,准备来一出大闹天宫,包括朱女士也是这样想,她看了看王琛,颇为无奈地摇摇头。

    曹丁笑了,用嘲讽的语气道:“王董,你想的有点……”

    话没说完,王琛直接打断道:“曹董,你应该记得我在缅甸公盘拿下了五千零二十个标吧?”

    曹丁一愣。

    其他西方银玉股东和董事会成员也怔住了。

    是啊,他们都知道王琛在缅甸公盘近乎拿下了所有的标,但是之前王琛已经很明确拒绝了他们,不愿意提供翡翠,怎么如今又拿出来说了?

    难道愿意提供了?

    众人心中都诞生了一个疑问。

    沉默半响后,曹丁点点头,道:“记得。”

    王琛很随意地靠在椅子上,高跷二郎腿道:“那你知道这五千多个标,我切出来多少翡翠吗?”

    一直没说话的执行董事美少妇蔡琳好奇道:“多少翡翠?”

    王琛伸出一个巴掌,“这个数。”

    曹丁试探道:“五千斤?”

    王琛摇摇头。

    朱女士也猜测道:“五吨?”

    王琛再次摇摇头。

    公司大股东之一的章前吸了吸气,“该不会是五万斤吧?”

    五万斤就是二十五吨啊!

    要知道西方银玉最顶峰的一年营收也不过才六十六亿样子!

    二十五吨翡翠得值多少钱?

    按照低档的豆种翡翠来计算,一只吊坠大概重十五克到二十五克之间,市面上售价大概在几千元,不提王琛吐露的二十五吨翡翠有没有中高档,即便全部都是中低档的豆种翡翠,那么都价值近三十亿元了!

    况且,这么多翡翠,里面肯定有中高档的,很有可能价值在五十亿以上。

    这什么概念?

    相当于西方银玉剥去其他业务,诸如黄金、网络金融服务以及其他的,这二十五吨翡翠,足以支撑西方银玉两年的翡翠销售!

    也就是说,只要王琛愿意把这些翡翠拿出来,西方银玉立刻能够起死回生,不止是起死回生那么简单,未来两年之内都将给市场上一个巨大的利好信号。

    说实话,那些股东、董事们全都怦然心动,一个个看向王琛的眼神变得炙热无比。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人也都错愕了一下,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朱女士答应把股权卖给曹丁,这次收购股权计划基本上失败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王琛居然主动爆料,手里拥有一大批翡翠。

    要知道西方银玉如今最大的困局就是没有翡翠啊。

    机会来了!

    拿下西方银玉股权的机会彻底来了!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人心中微微兴奋起来,与此同时,他们也知道王琛刚才为什么那么自信跟曹丁说“最好这些股权他拿下来”了,合着藏了一个杀手锏啊。

    然而,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

    只见王琛环顾四周,发出轻蔑的笑容,“五万斤?呵呵,你们也太小看我王琛在赌石上的造诣了。”

    “什么意思?”曹丁迟疑道。

    王琛反问道:“曹董,你还记得缅甸公盘上那些玉石商人怎么称呼我的吗?”

    曹丁回忆了一下,问道:“王大师?”

    “不是。”王琛伸出手指摇晃了一下,“是包开包有!”

    包开包有?

    有那么神奇么?

    没有经历过那一幕的人听到王琛这句话想发笑,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赌石的不确定性太高了,怎么可能包开包有呢?

    哪怕友军李则凯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人在听到王琛“吹牛皮”的时候,都忍不住微微一脸红,心说王董啊,你这牛皮都要吹破了。

    但是让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一直和王琛敌视的曹丁却恍然大悟地一拍脑袋道:“对,我差点都忘了。”

    啊?

    还真是?

    大家都一脸懵逼地看向曹丁,不明白什么意思。

    执行董事蔡琳好奇道:“董事长,什么意思?”

    其他人在她询问的同时都看向了王琛。

    王琛显示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坐在那边笑而不语。

    哪怕和王琛有仇,一想到王琛主动提起来翡翠,有可能会因为想获得股权拿出来,曹丁主动唏嘘道:“说起来你们可能不太相信,前阵子我去缅甸参加公盘,在公盘召开前几天,我带着一帮赌石顾问在玉石一条街扫荡的时候,看见王董在赌石,那天傍晚的时候,他好像买了十几块毛料吧,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李则凯也来了兴趣。

    “结果每一块都大涨!”提起此事,曹丁对王琛的赌石技术还是十分佩服的。

    许巷有些难以置信道:“每一块都大涨?不太可能吧!”

    “所以说你们可能不太相信,哪怕我到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不敢相信呢,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相信。”曹丁娓娓道来道:“我记得王董切的第一块毛料是一块七十万的毛料,当时解石师傅连切了两刀都没出翡翠,很多人都以为赌垮了,只有王董信誓旦旦说里面有翡翠,结果真的切出了一颗干青种阳绿的翡翠球,最终卖了六百万,你们说是不是大涨?”

    “哎哟,这肯定是大涨。”

    “七十万买的毛料,赌出的翡翠价值六百万,能不是大涨吗?”

    一群人附和道。

    有人提出疑问道:“可切涨一块毛料也谈不上包开包有吧?”

    “一块毛料切涨当然不算。”曹丁缅怀道:“后来啊,他又连续切了好几块毛料……十五万买的毛料切出了冰种菠菜率翡翠,当时又呈现半个翡翠球样子,都有人叫价到六百万了,可是王董不愿意坑人家,直接言明说觉得那块毛料里面只有四分之一个翡翠球,国内著名的玉石大师陈有德还不信,后来王董坚持三百万卖给陈大师,切出来一看,果真如此!”

    什么?

    这么牛逼的吗?

    众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看向王琛的眼神变得充满了佩服,不说赌石技术多么高超,光不愿意坑人这一点,王琛的人品就杠杠的,没话说啊。

    李则凯和陈智霖更是忍不住对着王琛竖起大拇指,被他的赌石技术彻底折服了。

    要知道这些话是从王琛“敌人”曹丁嘴里说出来的,可信程度绝对非常高。

    不知道是不是说上瘾了,曹丁还说个没完了,“第三块毛料切出了七八斤冰糯种紫罗兰翡翠……第四块毛料切出十来斤花青芙蓉种和四五十斤糯种飘花……第五块十五斤金丝种……第六块……第七块玻璃种飘翠……第八块满黑高冰种墨翠……”当说完这些赌石事迹后,曹丁有些意犹未尽,看向众人,反问了一句,“连续七八块毛料都大涨,更有玻璃种、高冰种满黑墨翠这样极品的翡翠,你们说是不是包开包有?”

    静。

    整个会议室里静的可怕。

    用针落可声来形容都不为过!

    众人都已经听傻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王琛的赌石技术比他们想象的还牛逼,包开包有?从刚才一系列实际上听来,何止是包开包有啊,分明是包开包大涨!

    牛逼到极点了啊!

    李则凯到底是世界级大人物,第一个回过神来,即便这样,他还是满脸苦笑着看向王琛,“王生,你这简直……简直……”

    他话没说完,蔡琳便抢过话头,用敬佩不已的语气道:“简直犹如神人啊!”

    当他们这么一吱声,其他人都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一般人听来可能觉得,噢,也就那么回事,但在场除了玫瑰投资公司的人,其他都是西方银玉的董事高层或者股东,都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翡翠里面的门门道道,他们十分清晰的知道,刚才曹丁说的王琛事迹有多么不可思议!

    甚至朱女士等人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一句,中国古往今来几千年的玉石文化中,从来都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和王琛相提并论的人,包开包大涨的绝世壮举,太惊骇人心了啊!

    “厉害!”

    “王董真的厉害!”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赌石牛逼到这个地步,简直神了!”

    一帮人真心实意地由衷佩服道。

    这个时候王琛反而谦虚了起来,“运气好,运气好。”

    “这可不是运气好就能做到的,需要足够硬的实力。”许巷感叹了一句,随即他反问道:“对了王董,五千多个标,你到底切出了多少翡翠?真的有五万斤吗?”

    对啊,到底切出了多少翡翠?

    这才是众人最关心的问题,他们都齐刷刷看向了王琛,想听到答案。

    王琛微微一笑,慢悠悠地语出惊人道:“五十吨!”嗯,其实毛料前两天才刚刚送到自己尚海的别墅里,他人一直在京城,压根没空去解石,就连接手毛料都是让戴伟去接手的,但是不妨碍他吹牛皮啊,毕竟神秘空间里装着六百多吨翡翠呢,甚至,如果条件允许,在场众人想看的话,他随时都能拿出五十吨翡翠。

    “卧槽!”

    “五十吨!?”

    “那岂不是十万斤了??”

    “我的天啊!要是这些翡翠能够给我们西方银玉,那么至少未来四年都不用担心货源的问题了啊!”

    “一旦解决货源问题,我们公司的业务马上会上来,到时大量盈利,负债十几亿算什么啊?”

    西方银玉的董事、高层和股东们哗然一片,都被王琛报出来的数字给弄得怦然心动,眼热无比。

    但是还有个人保持着理智,正是曹丁,他有些不信道:“五千多个标加一起的话,原石重量最多也不超过五十万斤,你真的切出了十万斤翡翠?这数量太夸张了吧?”

    “是啊,就算你每一块毛料都切出翡翠,总不可能平均下来,每五斤原石能出一斤翡翠吧?”朱女士同样提出疑问。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人心中一咯噔,心说坏了,这次王董牛皮吹破了。

    谁知道王琛不慌不忙道:“我骗你们有什么意思。”停顿了一下,见到众人要说话,他继续说下去,“而且那些翡翠我还拍了大量照片,你们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拿照片给你们看看,甚至是回头跟我去尚海瞅瞅。”

    之前他在缅甸的时候和大量玉石商人达成协议,准备供应翡翠,考虑到客户的要求,王琛把神秘空间里的翡翠分别按照订单分类拍摄了几百张照片,本来准备这几天发给客户们,问问他们对照片里的翡翠有没有什么意见,没有的话最近几天去尚海交款取货,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有照片?”蔡琳感兴趣道:“真的能给我们看看?”

    王琛微微颔首,“可以,都在我手机里,都是原图,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待会看的时候,可以找精通电脑技术的人来分辨一下,看看我这些照片有没有PS或者怎么样过。”说着,他把手机掏了出来。

    西方银玉的董事和高层们为了看得清楚点,特地让人拿来了投影仪,嗯,曹丁非常不相信王琛,还真的喊来了能够分辨照片有没有PS过的技术人员。

    技术人员分辨照片是不是原图,每分辨完一张便会放到投影仪里投影出来给大家看。

    第一张照片,上面堆满了最起码上百公斤的豆种翡翠,看上去成色和质量很一般。

    “哟,还真不少呢。”其中一名西方银玉的董事边看边说了声。

    不多时,第二张照片上来了,这回同样是中低档翡翠,不过这一堆看上去最起码有三四百斤的翡翠,全都是阳绿的。

    这次西方银玉的董事和高层们喧哗了起来。

    “哇,这么多中低档阳绿的翡翠?”

    “像这种类型的翡翠在市面上非常好卖,要是制作成饰品投入到市场,我敢保证,很快会卖断货!”

    第三张照片……

    第十五张照片……

    第五十七张照片……

    一行人从中午看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总算把几百张照片都看完了,甚至大家都忘了中饭没吃的饥饿,不停对着照片上的翡翠评头论足。

    当然,技术人员非常负责地分辨照片,最终告诉大家,每一张都是原图,没有经过任何修改。

    几百张照片里的翡翠,目测每一张从几十斤到两三千斤不等,西方银玉的股东董事高层们看的亢奋不已,既然这些照片没有修改过,那么,他们有理由相信王琛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为什么?

    因为每一张照片都按照不同种水、成色摆放好,根本没有一张重复的,这么多翡翠,哪怕去缅甸,都不可能一下子看到啊!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王琛在缅甸公盘竞拍到的五千多个标,真的切出了十万斤翡翠!

    我的天啊!

    十万斤翡翠啊!

    如果王琛入股公司,成为公司的大股东,想必肯定是想公司盈利,不会放任公司因为缺货陷入泥沼之中吧?不然他凭什么砸进来十几二十亿的巨资?

    西方银玉的股东、董事和高层们都是这样想的,他们甚至能够脑补出王琛为什么一定要想方设法成为公司大股东,分明是想借助西方银玉这个国内翡翠第一股大公司来处理手中的大量翡翠啊。

    相比较十万斤的翡翠,十几二十亿购买股权的钱算什么啊,这些翡翠才是大头,把翡翠全都卖了,才是王琛的主要目的啊!

    曹丁和其他西方银玉董事股东们心中火热一片,有救了,西方银玉这一次真的有救了啊!

    他们都觉得猜测到了王琛的真实目的。

    嗯,其实王琛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告诉西方银玉,自己手头上有这么多翡翠,可没说入股以后会把这些翡翠卖给西方银玉。

    看见众人火热的眼神,王琛微微一笑,大概猜到西方银玉高层们内心的想法了,他伸了个懒腰,轻轻问道:“曹董,你现在觉得我收购瑞金投资愿意出售的八千八百万股是不是比你升宁实业收购更好?”

    刷。

    李则凯看向了曹丁。

    陈智霖和玫瑰投资谈判团队的其他人也看向了曹丁。

    剩下的西方银玉高层和谈判团队的人同样如此。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王琛想要顺利拿下这么多股份,必须要曹丁点头,不然就像刚才一开始说的那样,哪怕瑞金投资愿意出售八千八百万股,优先选择也只能是升宁实业。

    到底会不会答应?

    李则凯陈智霖和玫瑰投资公司的人心中很紧张。

    西方银玉的股东董事和其他高层们同样很紧张,因为这关系到西方银玉的生死存活,乃至于现在,他们比玫瑰投资公司的人更热切地希望曹丁能够答应下来,甚至,有的大股东心中想好了,最好曹丁答应,不然他们宁愿召开股东大会批判曹丁,也要顺理成章让王琛成为公司的大股东。

    财帛动人心,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