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68章 落榜(2)
    林承钰落榜对顾老太太没半点影响,不过她倒是担心顾娴。要是顾娴知道林承钰没考中,肯定会很难过。”

    清舒觉得老太太想多了:“外婆,这些日子娘半句都没提会试的事,我觉得她应该预料到爹会落榜。”

    顾老太太认真想了下,觉得清舒说得有道理:“行,等吃过饭我将这事告诉她。”

    如今顾娴怀着孕还是得亲自去比较稳妥,若是她为此伤心也能宽慰她一番。。

    “外婆,我也一起去吧!”这么晚了让顾老太太一个人出门,她也不放心。

    顾娴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听到顾老太太过来吓了一大跳:“娘,你怎么来了?”

    清舒说道:“娘,我们刚得到消息,爹落榜了。”

    顾老太太哭笑不得地看着清舒,这孩子也太直接了,就不知道婉转些。

    顾娴愣了下问道:“清舒,你说你爹落榜了?谁告诉你的。”

    清舒说道:“是岳姨父说的。”

    官府里的人,消息肯定要比外面的更灵通一些。

    顾娴轻叹一口气说道:“你爹现在肯定很难过。”

    可惜,她却不能陪在身边。也是发现怀孕,若不然顾娴肯定要跟着一起去京城了。

    就如清舒所言,顾娴对林承钰这次会试并没抱什么期望。中举的名次都靠后考中进士的概率太低了,也是因为如此她没主动与其他人提会试的事。

    清舒宽慰道:“娘,爹肯定心中有数,这次没考中下次继续考了。”

    乡试都考了三次才过,会试怎么可能一次就考中。

    顾娴轻轻点了下头:“这事,我明日派人送口信回桃花村。”

    晚上,顾老太太跟清舒留下陪着顾娴。第二天天还没亮清舒就爬起来,说要回去。

    顾娴道:“还早着,晚些再起来。”

    清舒摇头说道:“娘,我还得回去背书呢!娘,等过几天我休息的时候回来陪你。”

    顾老太太莞尔,这丫头明明是要赶回去练功,却哄她娘说回去背书。

    清舒上进,她这个当娘的也不好拦着。顾娴无奈,只得跟着起来了。

    顾娴给清舒换上一套新的粉红色夏衫跟灯笼裙,打量了一番说道:“腰这边还有点宽,得改一改。”

    清舒蹙着眉头说道:“娘,我有衣服穿,你不用给我做衣裳。娘,你好好养胎。”

    她真想将自己分成两半,一半陪顾老太太一半陪顾娴。

    顾娴好笑道:“你不用为娘我担心。倒是你自己得好好养下身体,这才多久又瘦了。”

    当时做衣服的时候都是照着清舒的尺寸做的,结果现在却都大了。

    清舒摸着自己的小脸,笑眯眯地说道:“娘,你不觉得我现在更好看了吗?”

    “你才这么小,圆润一些更好看。”

    清舒摇头道:“不要,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看的。香香也说以前我是个小胖妞,现在是个小美人。”

    顾娴笑得不行。这才多大就知道爱美了,现在的孩子哟,都人小鬼大。

    上了马车,顾老太太才开口道:“清舒,其实休息一天也没关系。”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若是今天休息明天休息,那学十年也出不了师。”

    顾老太太莞尔:“还出师呢?怎么,你准备去当女侠呀?”

    “外婆,我没想过当女侠。我就想学好功夫,以后能保护好我跟娘。”

    顾老太太摸了下清舒的头,说道:“清舒,你不用弄得这般辛苦,就算你娘不顶事还有外婆呢!”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我不能让你一直为我们操心,而且外婆,你也护不了我一辈子。只要我学好了本事,以后才不会有人敢欺负我。”

    顾老太太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绷紧了:“乖乖,谁欺负你了?”

    清舒知道自己这般刻苦肯定让众人心里犯嘀咕,所以她也想好了说辞。

    “外婆,当日我不想喝那符水。可是齐婆子钳制住我的双手,祖母捏着我的嘴巴将符水灌进我的嘴里。外婆,当时我真觉得我要死了。外婆,若当时我有武功肯定就能跑开,不用受那罪了。”

    原来如此,她就说清舒为何这般执拗地学武功,原来是被那老太婆给吓着了。

    顾老太太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地拍着清舒的背。

    林老太太听到林承钰落榜很是失望,她这段时间日日烧香拜佛祈求菩萨保佑林承钰高中,结果这孩子还是落榜了。

    林老太爷倒没什么异样,因为他早有心理准备:“承钰还欠些火候,这次下场也就是试试水,再过三年一定能中。”

    林老太太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林老太爷却是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听说亲家给清舒请了个女先生,一年的束脩要六百两银子。”

    林老太太话都说不利索了:“多、多、多少?”

    林老太爷微微皱了下眉头:“你这两天去县城一趟跟承钰媳妇说下这事,亲家给清舒找先生是好事,可这也太夸张了。”

    林老太太说道:“我看还是将清舒接回来吧!这孩子被亲家养得骄纵狂妄,再这样下去以后还得了。”

    古人说得好,女子无才便是德。再者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林老太爷也觉得女孩子没必要念书。只是,这话也只能心里想想了:“承钰要想更进一步,必须拜得名师。”

    儿子又不是什么天纵奇才,想要拜得名师肯定要人引荐。这交际应酬是没底的,加上笔墨纸砚以及吃穿用度开支巨大。靠他们哪供得起,而这就是林老太爷对顾娴和颜悦色的原因。

    林老太太听出了这言下之意,可她还是有些不甘:“难道就由着她们这样下去?”

    她一个做婆婆的,竟然还要忍着儿媳妇,每次想起来就憋屈。

    林老太爷说道:“清舒念了书,将来也能说一门好亲。”

    家里的姑娘虽不能顶立门户,却可以用来联姻。

    说起子嗣的事,林老太太就发愁:“当家的,承钰已经二十五了还膝下空虚。每每想起这事,我就吃不下睡不着。”

    这其实也是林老太爷的一桩心病:“儿媳妇不是怀了吗?这胎肯定是儿子。”

    林老太太摇头说道:“那肚子圆圆的,十有八九又是个女儿了。”

    林老太爷心头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