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32章 清倌(2)
    符景烯带着人回到一个小平房内,他没再去见茜茜姑娘,而是直接与小四谈了。

    “找个机会让她巧遇符郝朝,然后跟着符郝朝回符家。”符景烯说道:“等她进了符家,你就不要再管了。”

    小四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大,就这样,不吩咐她跟那毒妇斗吗?”

    “不需要。只要她想过好日子,不用我们吩咐她也会跟那毒妇斗的。”

    他目的是符郝朝并不是甄氏,自不需要额外吩咐什么。

    小四点点头:“老大,你真要去洛阳吗?老大,我们能跟你一起走吗?”

    符景烯是他们的主心骨,所以在他离开飞鱼卫时几人都有些茫然。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了。

    符景烯摇头说道:“我不能带你们走。不过你们只要听头儿的话,麻子他们也不敢为难你们的。”

    说完,符景烯将两百两的银票递给他们。这些钱三人省着点用,也能用好几年。

    小四接了银票问道:“老大,你怎么现在这么有钱?是聂老先生给的吗?”

    “不是,不过你放心,这些钱来路正。”

    小四捏着银票,犹豫了下还是问道:“老大,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最多五年就该回来了。”

    五年后他就十六岁了,也该下场考试了。等考中秀才后,他就去考白檀书院。

    至于说五年后下场能否考中秀才,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小四这才露出了笑意:“老大,我们等你回来。”

    处理完这事,符景烯就赶紧回去了。

    刘黑子看见他,笑着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着他嘴上油汪汪的,符景烯黑着脸说道:“以后到了聂家你给我收敛着,这个样子会让人笑话的。”

    说起这事,刘黑子有些烦闷:“老大,咱以后能不能不住聂家呀!我听说这些大户人家规矩特别多。”

    “住聂家还是住外面另说,但你这一身的江湖习气得改过来。”说完,符景烯又道:“以后不许再叫老大,得改叫少爷。”

    在飞鱼卫内这么叫没关系,可现在身份变了,那这称呼以及行为举止也都要改。

    刘黑子摸着头嘿嘿笑:“老、少爷,我就怕改不过来。”

    “你若改不过来,我就不带你去洛阳。”

    刘黑子赶紧说道:“少爷你放心,我一定改、一定改。”

    符景烯点点头:“嗯,这段时间你跟竹青叔好好学学规矩。”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门开的声音。刘黑子走到窗口瞅了一眼:“是刘妈回来了。”

    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只卤猪蹄。

    符景烯真的被他打败了:“你怎么又吃,不怕撑着吗?”

    刘黑子摸着肚子说道:“这么点算什么,再给我两只猪蹄我都能吃掉。”

    符景烯懒得搭理他,自个取了书来看。

    聂君豪到日落时分还没回来,符景烯有些担心:“黑子,你去兰家问问,怎么这么晚了老师还没回?”

    “好。”

    聂老先生如今可是自家老大的靠山,他可不能出事。

    他们住的地方离兰家并不远,走路一刻多钟就能到了。

    等了近半个时辰,还没见到人。符景烯心头不安,起身准备去兰家。结果刚到门口,就看见竹青将聂君豪从马车上扶下来。

    不用问,看着他的模样就知道这是又喝醉了。

    外面传闻说聂君豪嗜酒如命,这话并没错。不过因为有竹青管着,他每日只能喝三壶酒,早中晚各一壶。所以他的身体状况,比符景烯预期的要好。

    兰廷看到符景烯,很是惊喜:“师叔,你的伤好了?”

    符景烯咳嗽了两声说道:“还没痊愈,只能下床走两步。老师今日是不是又喝了许多酒了?”

    兰廷点头道:“中午喝了半坛,要不是祖父拦着他能将一坛子给喝掉。”

    说到这里,兰廷看想符景烯问道:“师叔祖说你送了他两坛百年女儿跟两坛竹青也,这事可是真的?”

    符景烯看着他,面露疑惑:“谁说的?”

    “师叔祖喝酒时跟我祖父说的。师叔放心,当时只我跟祖父两人。”

    说完,兰廷问道:“师叔,你手里可还有这样的佳酿。若有能否卖我一坛,至于价钱这个好商量。”

    他是不喝酒,但他老爹喜欢喝两杯。若是能送一坛百年佳酿给他老爹,保准欢喜。

    符景烯想也不想就摇头:“没有了,都送给了师傅。”

    物以稀为贵,若是地窖的酒都暴出来别想卖得高价了。

    兰廷有些失望。

    竹青熬了醒酒汤给聂君豪灌下去后,与坐在一旁候着的符景烯说道:“少爷你去休息,老太爷有我看着呢!”

    “老师这样喝酒很伤身。”

    竹青摇头说道:“老太太也想让他戒酒,只是不成,他一天不喝酒就难受。所以,我们只能控制他喝酒的量。”

    竹青看他面露忧色,很是欣慰地说道:“你也不用担心,老太爷身体还好。等回到洛阳,有老太太看着他也不敢这样喝的。”

    符景烯点点头:“竹青叔,我们后天就启程回洛阳吗?”

    竹青点头道:“是,后天就走。你若有事,明日就去办吧!”

    “我没什么事要办。我现在是巴不得离开京城去洛阳,省得出门被我爹看见又要打我了。”

    竹青笑着道:“那你安心在这里呆着。有老太爷在,你爹不敢上门的。”

    符郝朝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被聂老先生打了一顿后哪还敢上门。

    休息了一日,聂老先生就带着符景烯启程回洛阳了。

    兰老太爷握着聂老先生的手,很是伤感地说道:“师弟,这一别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

    聂老先生笑着说道:“我还要给师兄贺八十大寿呢!”

    这话兰老太爷爱听:“行,那等我八十大寿咱们再聚了。”

    两人说完,兰老先生将一本字帖递给符景烯:“拿回去好好练。”

    符景烯双手接过字帖,俯身道:“谢谢师伯。”

    见他态度恭敬,兰老太爷说道:“你起步晚,到了洛阳更要勤学苦练。”

    “是,师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