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30章 顾娴离京
    沈少舟在黄记医馆里吃了十天的药膳,就成功地说服了得黄女医真传的女徒弟跟她去福州。

    顾老夫人问道:“这陈女医的愿意跟你们去福州?”

    顾娴眉开眼笑道:“娘,这位陈女医原本就想自立门户。相公承诺她会帮她在福州开家医馆,她就答应随我们去福州。”

    当然,条件就是必须要给他做药膳,时间是五年。

    别说陈大夫一个女子去福州开医馆,哪怕是男子要到陌生地方开医馆也不容易。有了沈少舟保驾护航其他不说,至少不怕地痞流氓的骚扰以及同行的倾轧。只要医术过得去,这医馆就能在福州立足。

    顾老夫人有些担心地问道:“她就这么放心你们?”

    “黄女医说要有人作保才让她跟我们去福州。我提了清舒,她就答应了。”

    顾老夫人真是一言难尽。

    顾娴沉默了下,小声说道:“娘,我想过两日就回福州去。”

    林承钰也在京城她很担心会碰见,为避免这种事她想尽快回福州。

    顾老夫人哪能不知道她所想,暗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你亲自告诉清舒跟安安。”

    顾娴有些羞愧:“娘,我知道对不起清舒跟安安,只是……”

    顾老夫人摆摆手说道:“我不求你为她们做什么,只希望你别再让她们伤心也不要再拖她们后腿。”

    清舒跟安安虽猜测到顾娴不会留下过中秋,却没想到会这么快离开。

    顾娴拉着安安的手说道:“等放假你回福州,娘带你出海玩。”

    安安一口回绝了:“我的算术学得有些吃力,得留下来补课。”

    要是不补习她怕下学期跟不上,她可不想考倒数。

    “那你过年回福州来。”

    安安摇头说道:“若是姐姐不回福州过年我也不回去了,我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在京城过年。”

    顾娴面露失望。

    顾老夫人拍着安安的手说道:“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五天以后顾娴跟着沈少舟回了福州,走之前哭得稀里哗啦的。

    沈少舟有些心疼,与清舒说道:“要不你们过年回来念吧!”

    清舒没吭声。

    顾老夫人暗叹了一口气,说道:“暑假也就一个月的假,清舒要回福州过年那整个假期都在路上了。”

    说完,她又骂了顾娴:“你不能照料两个孩子也就算了竟还要折腾两个孩子,你就是这么当人娘的?要愿意就来京城过年,要不愿意跑就自个在福州过年。”

    以前是碍于顾娴失忆小孩子心性,很多事情都忍着不说。现在顾老夫人是不愿再忍了,要不然又要做糊涂事。

    沈少舟见清舒神情淡然,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岳母,那我跟阿娴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安安看着清舒问道:“姐,你刚才怎么一句话都没说?”

    “没什么好说的。”

    该说的以前都已经说完了,她现在跟顾娴真没啥话可说。

    安安抱着清舒说道:“姐,你别难受,你还有我。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清舒摸着她的后脑勺轻笑道:“我不难受。安安,娘生养我们一场该给她养老送终,旁的不要插手。”

    “什么意思?”

    清舒没有多说,只是道:“你记住就行。”

    虽然顾娴现在瞧着变好了,可鉴于以前做的事清舒可不敢放心。而且她发现若是她态度冷淡,顾娴也不敢提过分的要求。

    过了几天林承钰去京都女学看望安安,从安安口中知道了顾娴恢复记忆的事。

    林承钰抓着安安的胳膊说道:“你娘恢复了记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安安想推开她,可惜没那么大的力气:“我胳膊好疼,你快放开我。”

    林承钰也发现自己失态赶紧放了手,然后赶紧道歉:“安安,爹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都这么疼,这要故意还得不将她胳膊卸了。安安气恼道:“我娘恢复记忆告诉你做什么?你别忘了你跟我娘已经和离了,你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父女两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不过怕清舒担心,安安回到家里并没有将这事告诉她。

    当日晚上清舒就知道了此事,不过她并没有提。安安日渐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清舒也不愿干涉太多。

    六月底放暑假,之后清舒跟封小瑜以及邬易安三人为染坊的事整日忙得脚不沾地。

    这一忙,就是大半个月。

    这日回到裕德巷,门房就与她说道:“姑娘,杜姑娘来了,已经在堂屋等了半天。”

    清舒有些讶异,自搬到裕德巷后杜诗雅从没上过门。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竟让这丫头找到裕德巷这边来。

    到了堂屋,清舒看到她眼睛红肿就知道是哭过了:“怎么了你这是?难不成你那些姐妹又欺负你了?”

    杜诗雅摇头道:“不是。清舒,我娘她怀孕了。她都三十二了,这么大年岁怎么生孩子啊?”

    清舒这才发现,她这段时间忙得都忘记问那侍女的事。现在看来,这侍女是怀上了。

    “这生孩子是一道鬼门关,她这么大年岁生孩子岂不是拿命在赌。”

    “我跟她说不要生这个孩子太危险了,她将我骂了一顿。我这都是为她好,她竟然还骂我。”

    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了半天,回过神来她看着清舒道:“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你觉得我该给你什么反应?是高兴还是生气呢?”清舒笑了下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杜诗雅擦了眼泪道:“要是你娘现在怀孕,我看你还能不能说得这般轻巧。”

    “这个你放心,我娘在生安安的时候伤了身子大夫说她以后不能再生了。不然你以为我娘改嫁这么多年,为什么都没给我添个弟弟妹妹。”

    杜诗雅摇头道:“大夫的话也做不得准。我娘当年出意外大夫也说她伤了身很难再怀上。可你看,这不是怀上了吗?”

    清舒不欲跟她讨论这个话题:“你娘又不是三岁小孩,哪需要你操心,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说起她在国公府的生活,杜诗雅不由说道:“我真的很希望能跟你一样,能自个住栋宅子就好了。”

    清舒笑道:“不说你娘不会答应,国公府也丢不起这个脸。”

    杜诗雅顿时泄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