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87章 为你好(6)
    符景烯又不傻自然懂关振起话里的意思,他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你的意思他让我退亲,是想让我去巩家做上门女婿?”

    若他是兰大老爷的儿子,他想这么做还说得过去。可他与兰大老爷关系隔了几层且又不亲近,有什么资格操纵他的婚事。

    关振起笑了下说道:“不一定要你做上门女婿,可以从你儿子之中选个姓巩就是。而且你没爹没娘,可以与他们住在一块给他们养老送终。”

    符景烯气得笑了,说道:“若你的猜测是真的,那我还真羡慕巩大人有这么个为他打算的至交好友。”

    关振起知道他在嘲讽兰大老爷,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也许他真是为你好。”

    符景烯嘲讽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说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相了。”

    “娶了工部尚书的独女,你将来必定能平步青云。我觉得,没有几个人可以扛得住这种诱惑。当然,你除外。”

    符景烯都能为林姑娘舍弃性命,又怎么可能会放弃林姑娘去娶尚书之女。所以兰大老爷这个算盘,注定是要落空的。

    符景烯都没让刘黑子去打听,他直接写信给兰亭质问此事。

    兰亭看完信心头一跳,然后等兰大老爷回来后立即去找他:“爹,你让景烯退亲是不是另有打算?”

    兰大老爷板着脸说道:“你觉得我有什么打算?”

    “比如说让景烯退亲,做巩伯伯家的上门女婿。”

    兰大老爷看着他,问道:“这事你听谁说的?”

    此事只有他跟老巩两人知道,不明白儿子为何会猜测到。

    兰亭心头一跳,说道:“爹,你还真是存了这个想法?”

    “我这是为他好。那个林氏除了一张脸没任何可取之处,娶了她不仅帮不到景烯还会拖累他。可他若娶了绮兰那就不一样了,你巩伯伯肯定会倾力栽培他,到时候他的仕途必定一帆风顺。”

    兰亭脸色一下变了,说道:“爹,巩伯伯是要招上门女婿的,但景烯的性子他是绝对不可能去给人做上门女婿的。”

    他之前觉得清舒挺好的,态度改变是在清舒去了礼部当差。现在众人碍于长公主不敢说什么做什么,可实际上许多人都想抓住她的错处将她赶出礼部。而符景烯要是娶了清舒,将来入仕肯定会遭到许多官员的排挤。所以,在兰大老爷说希望景烯退亲以后他才会去劝说。

    兰大老爷摇头说道:“你巩伯伯说了,不要他入赘,只需要他将来让长子姓巩给他们夫妻养老送终就行。”

    并不是关振起能掐会算,而是他知道巩尚书已经松了口。不需要入赘,只需给个儿子让巩家延续香火并且给夫妻两人养老送终即可。

    巩尚书乃是六部主官之一,人脉广家资丰厚,他这一松口不少人就心动了。关家消息灵通,自然知道了此事。

    兰亭摇头说道:“爹,景烯很有主见性格也非常强势。你出发点是为他好,可他未必会领情。爹,这事还是算了。”

    “可是我已经答应你巩伯伯,一定要帮他办成此事。”

    兰亭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爹,这事你怎么能答应?景烯又不是我们这一房的子嗣,他的婚姻由自己做主。”

    别说符景烯只是师叔祖的学生,就算是二房或者旁支的子嗣,他们的婚姻也该是自己的父母长辈做主。

    “绮兰他都看不上,他还想娶谁?”

    兰亭不由说道:“为了他的前程,我们可以劝说他退亲,可要不要退亲或者退亲以后要娶谁都得他自己决定。”

    兰大老爷脸色不善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手伸太长了?”

    兰亭没接这话,而是说道:“爹,景烯对林姑娘情根深种,他不会退亲的。你要逼他退亲,他不仅不感激你反而会跟我们兰家疏远。”

    兰大老爷说道:“若他执意要娶林氏,以后就让他别再登兰家的门,还有你也不许与他再有往来。”

    兰亭说道:“爹,就算他不听我们的劝不愿退亲,这也是他的私事,犯不着将关系闹得这么僵。”

    兰大老爷若是能听得进劝,人缘也不会那么差了:“没什么事你下去吧!”

    兰亭忧心忡忡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他妻子洪氏看他神色,问道:“脸色这般难看,出什么事了?”

    兰亭将兰大老爷的打算说了:“景烯是肯定不会退亲的,爹他太固执了。”

    洪氏直言不讳地说道:“爹太自以为是了。景烯都说了不退亲,他竟还想要拆散人家。这哪是为人家好,他分明是想要结仇。”

    “没你说得这般严重。当年若不是祖父指导了他,他也不可能考进白檀书院。”

    洪氏说道:“我只是这么一说。仇是不会结,不过肯定不会往来。哦,不对,公爹都不许人家上门要断了往来呢!”

    “我也劝了他,可爹不听我的。”

    洪氏进门这么多年,深知兰老太爷的性子:“算了,景烯不退亲他再有想法也枉然。不过,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景烯问我的,至于他是怎么知道我就不清楚了。”

    洪氏面露诧异说道:“你都不知道的事景烯竟知道,他的消息很灵通啊!”

    这也是兰亭惊疑不定的地方:“我会去跟娘说,让他劝住爹的。这事咱们可不能再插手了。”

    洪氏与他说了一件事:“爹昨日派人去了洛阳,我想他很可能是想让师叔祖来京劝景烯了。”

    兰家大奶奶跟着丈夫外放了,如今她协助兰夫人管家,所以家里的动向她都知道。

    兰亭摇头道:“以师叔祖的性子只要景烯不愿退亲,他是不会逼迫的。”

    洪氏说道:“还有巩家那边咱们也得提醒下,不然到时咱们里外都不是人了。”

    她其实觉得巩家也不地道,明知道符景烯已经定亲与未婚妻感情很好,他们还要来掺一脚。也不想想若是符景烯这般轻易放弃林姑娘,这样的品性又如何让人放心呢!

    “这事我也会跟娘提的。”

    洪氏不由嘟囔道:“你说说,公爹这办的都是什么事啊!”

    就因为他的自以为是,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以前有祖父在那些人也不敢做什么,可现在祖父没了她真的担心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