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44章 会试(3)
    会试的最后一天,蒋方飞一大早就带着虎子跟李钱几个人过来等候。

    几个人只在外面等了一小会,就看见两个官兵抬出来一个考生。

    看到那考生年约三十左右,此时面如金纸唇如蜡。

    虎子吓得打了个激灵,瞧着这模样像要命不久矣的样子。

    很快,就有两个家丁打扮的人上前将这考生带走了。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没多久又被抬出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不过这个脸色比前一个看起来要好些。

    虎子小声说道:“这还没考完就被送出来,还能考上吗?”

    蒋方飞都不稀搭理她了。

    李钱笑着说道:“只要文章写好了,官兵会将答卷送去给主考官的。”

    虎子看着又抬出来一个,不由问道:“你说他们身体这般虚弱,能做好官吗?”

    蒋方飞不愿理他,走到旁边的茶棚去喝茶了。

    晌午一过贡院大门开了,考生都从里面出来。这些考生有的走路都在打晃,正常的要不一边走一边想事,要不一边走一边念叨个不停。

    突然,一个看起来四十左右的考生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

    虎子很好奇地说道:“爹,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蒋方飞说道:“你管他说什么,好好看着门口。”

    看他这表现就知道肯定是没考中了,所以说的什么压根没人在意。

    虎子眼睛利索,符景烯刚走出来他就看见了:“少爷、少爷,我们在这呢!”

    符景烯赶紧挤过去,接了他手里的东西。看到符景烯一脸的疲惫,他赶紧说道:“少爷,马车停在巷子里。等回去后,你好好睡一觉。”

    走了一小段路,虎子小声说道:“爹,怎么马车内一点声音都没有啊?别是少爷也晕过去了吧?”

    见里面没声音,蒋方飞掀开帘子

    一上马车,符景烯就靠在车厢内睡着了。蒋方飞听到里面没声音掀开帘子一看,就见符景烯抱着靠枕睡得正香呢!

    到了门口,蒋方飞朝着符景烯说道:“少爷,到家了,咱们回屋睡吧!”

    可惜,符景烯没反应。

    虎子说道:“爹,要不咱们将少爷抬回去吧!”

    蒋方飞觉得这主意不错,不过在两人碰到符景烯的书剑他就醒了。

    见他目光锐利眼中闪现过凶横的光芒,虎子吓得直接给跪下了:“少爷,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蒋方飞赶紧解释道:“少爷,你刚才睡着了我们怎么叫都叫不醒,所以就想将你抬进屋去睡。”

    下了马车,符景烯朝着蒋方飞说道:“去跟姑娘说,这次考试很顺利。”

    蒋方飞的任务,就是安全将符景烯护送到家。如今任务完成,他自然要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虎子拍着胸口说道:“爹,刚才少爷的样子好吓人啊!”

    蒋方飞也觉得好奇怪,少爷那模样很明显不大正常。只是他也没深想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瞧你这点胆子,以后可怎么在外面混!”

    “爹,我不用去外面混,只要跟着少爷跟姑娘就好了。”

    虽然花妈妈等人都称呼符景烯为姑爷,可到底没成亲在外这般称呼不好。所以在外头,顾宅的下人一律都称呼符景烯为少爷。

    蒋方飞拍了下虎子的头,骂道:“真是没半点出息。”

    原本还想着给虎子谋个好前程,所以没让他在顾宅当差。后来发现他胸无大志,这才将他引荐给清舒后留在身边教导。

    回到家里,蒋方飞就将符景烯的话转述给了清舒。

    封小瑜在一旁听了哇了声道:“这么说,他这次肯定能中了。”

    说完,一脸羡慕地看着清舒。

    清舒一向都比较谨慎,闻言摇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景烯只是说考试很顺利,又没说一定会中。”

    封小瑜也知道她在顾忌什么:“放心了,我就在你跟前说下的。一切啊,还是要等皇榜出来才知道。”

    说完,她又忍不住抱怨道:“还是景烯体贴,你看关振起都不知道给我送个口信。”

    “想知道,派个人去询问下了。”

    封小瑜摇头道:“我才不要呢!他都不知道派人告知我一声,我要派人去问,别人会笑话我的。”

    “他是去考试又不是去游玩,考完疲惫不堪哪还有精力去想其他的。”清舒说道:“你别拿他跟景烯比。景烯习了武,身体素质强与一般人,可就是他考完以后还在马车内睡着了。”

    “我猜想啊,此时关振起肯定睡得昏天暗地的。”

    封小瑜听了有些不放心,回家去了。

    世子夫人看到她,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就在顾家住下了,不回来了呢!”

    封小瑜笑着道:“怎么可能不回来,这里是我的家呢!”

    严氏心头熨帖,笑着说道:“清舒就没嫌你闹得慌?”

    “嫌,嫌弃死了。原本安安是跟我们一起睡,只睡了一晚就嫌我话太多跑回自己屋睡了。还有昨晚我半夜推醒清舒让她跟我聊天,差点被她踹下床去。”

    严氏笑骂道:“也就清舒性子好,若换成是易安肯定要揍你一顿了。”

    “换成易安,我也不敢啊!”

    严氏笑着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啊,就知道欺负清舒了,也不怕她真恼了。”

    “嘿嘿,不会的。”封小瑜挨着她说道:“爹,你派人去关家问了吗?关振起怎么样了?可还好、”

    严氏笑着道:“挺好的,不过一回家就睡了现在还没醒呢!”

    “还真没清舒说中了。”

    严氏倒不觉得奇怪,说道:“连考九天,铁人也受不了了。”

    “小瑜,这次情况特殊就算了,以后不许再总外跑了。从今天开始安心在家待嫁,不然关家那边该有意见了。”

    封小瑜不乐意了:“我这还没出嫁他们就管东管西,那我嫁过去还有好日子过?”

    “关家的人没说什么。只是你这眼见着要嫁人了也该收收心,哪怕关夫人性情宽厚你也不能像在家这般随意。”

    封小瑜说道:“大面上过得去就行。我这身份,难道还要嫁过去做受气小媳妇。”

    严氏没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