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97章 符景烯到平洲(1)
    顾娴发现,自顾老夫人知道清舒怀孕后就对她开始冷淡起来。就是主动与她说话,也是爱理不理的。

    “少舟,你说娘怎么回事啊?我知道那日的话有些过分,可事后我也道歉了,怎么娘还不依不饶的。”

    以前但凡做错了事,她只要认错了顾老夫人都会原谅她。可这次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顾老夫人都没半点软化。

    沈少舟说道:“你别想那么多了,等过几日岳母气消了就好了。还有现在岳母上了年岁,你平日多说些让她高兴的话别惹她生气。”

    顾娴嘟囔着嘴说道:“我现在是什么都顺着她,可她就是不给我一个好脸色。”

    以前只要她道了歉顾夫人就会原谅她,可这次却是好像铁了心不理她。

    沈少舟笑着说道:母女哪有什么隔夜仇,你多哄哄她就好了。”

    他很清楚在顾老夫人心中最重要的是顾娴,清舒跟安安都要往后排。

    顾娴苦着脸应了。

    沈少舟说道:“我中午约了祁二老爷吃饭,就不回来吃饭了。

    这个祁二老爷,指的是祁望明。因为官哥儿在祁家官学念书,所以他努力跟祁家人打好关系。

    顾娴嘟囔着说道:“那么热的天出门也不怕被晒着,下次请人吃饭就定在晚上。”

    中午顾娴到顾老夫人的院子里,陪她吃饭。可惜,顾老夫人见了她还是爱理不理。吃过饭,顾娴拉着她胳膊娇声道:“娘,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顾老夫人甩开她的手,冷着脸问道:“你真知道错了?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

    “清舒怀孕我这当娘的应该多上心。娘,我已经吩咐薇娘做小孩子的衣裳了。”

    顾老夫人看着她,问道:“为何你不自己做?”

    她可是知道官哥儿当初出身时,很多衣裳都是顾娴亲手做的。结果轮到清舒的孩子,就只是让绣娘做。

    顾娴说道:“娘,我正在给少舟做一件直缀没时间再做小衣裳了。对了娘,明日我们去金铺里定一套小孩子戴的首饰。”

    东西是准备了,可却都不走心。

    顾老夫人冷声道:“清舒不缺钱,这些东西不用准备。还有,你准备了我也不带了。”

    顾娴好声好气说了这么多还不领情,有些烦躁地说道:“娘,这不行那不好的,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顾老夫人也有些疲惫,她说道:“我不要你怎么样,你照料好少舟跟官哥儿就行,其他的不要操心了。”

    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让顾娴对清舒跟安安好一些,可惜她从没往心里去。到现在,顾老夫人已经不想说了。

    顾娴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娘,你不疼我了。娘,你自知道清舒怀孕以后态度就变了。”

    她根绝得到,她娘心中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她而是清舒肚子里的孩子。

    顾老夫人有些无力。

    就在此时,婆子在外说道:“老夫人、太太,大奶奶来了。”

    霍珍珠在沈家如今是最不受待见的人了。不仅沈少舟父子对她冷淡,就是顾娴也没给过她好脸色。

    这也正常,顾娴一向跟着沈少舟喜好来,他喜欢谁顾娴就对谁好。同样他不喜欢谁,顾娴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当然,清舒是例外。

    顾娴正烦闷,听到这话没好气地说道:“她来做什么?”

    顾老夫人也不喜欢霍珍珠,但她现在不想再跟顾娴谈下去了,所以就对外说道:“让她进来吧!”

    霍珍珠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如意。以前沈涛对她百依百顺,沈少舟将她当闺女一般对待,以致身为婆婆的顾娴都讨好她。可现在公爹跟丈夫从不给她好脸色,就是顾娴也是态度大变。对她挑三拣四也就罢了,还利用管家的便利克扣她的用度。

    霍珍珠一向瞧不上顾娴,觉得她除了一张脸没半点可取之处。可现在就这个女人却是踩在她头上,这让掐尖要强的霍珍珠难以接受。为了夺回管家权,她给顾娴使了几个绊子。结果被沈少舟知道以后,直接让沈涛跟她和离。若不是官哥儿正巧回来知道这事抱着她哭,她当时就被扫地出门了。那件事之后,她暂时歇了夺权的心思了。

    看着她笑吟吟地走进来,顾老夫人有些奇怪地问道:“这般高兴,可是有什么喜事?”

    顾娴却是不客气地说道:“能有什么喜事?一个妇道人家整日地往外跑家里的事都不管,这像话吗?”

    霍珍珠脸色一僵。

    顾老夫人扫了顾娴一眼,不过却没说什么:“坐吧!”

    她已经知道沈少舟父子厌弃霍珍珠的原因,她觉得霍珍珠落到这步田地完全是活该。少舟跟霍大当家是拜把子的兄弟,对方遭难帮衬是该的。但不可能为帮衬霍家而弄得自己家倾家荡产吧!再者霍家倾家荡产并不是因为遭难,而是出了两个败家子。这样的人家,谁敢沾。

    沈涛之所以那么大的反应,霍珍珠的行为让他心寒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怕霍家的人将来会拖累官哥儿。

    霍珍珠平复了心情后说道:“外婆,我刚听六奶奶说咱家大姑爷到了平洲。我想外婆知道肯定会高兴,就赶紧过来告诉你们。”

    不等顾老夫人开口,顾娴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景烯在翰林院任职,怎么可能会来平洲。”

    霍珍珠笑着说道:“娘,我们这边前段时间不是遭了谁在吗?皇上派了钦差下来,钦差昨日到了平洲。姑爷啊,他跟着钦差来的。”

    顿了下,她又说道:“娘,这话是刘奶奶告诉我的,不可能是假的。”

    顾娴见他她得有理有据,也有些狐疑:“可是景烯在翰林院任职,他怎么会跟着钦差来平洲呢!还有,既到了平洲为何不上门来拜访。”

    后面那句话顾老夫人就不爱听了:“你没听到珍珠说吗?景烯是昨日才跟着钦差到的平洲,且他是来办差的又不是来游玩的。现在肯定忙得很,等闲了自会上门了。”

    就算对顾娴不满她还在平洲,得空了景烯肯定会上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