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024章 算账(3)
    这世上能让罗勇毅怕的只有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其他人他都不用惧。所以,哪怕符景烯眼神能杀人他也没放在眼中。

    罗勇毅说道:“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林清舒长得如此出众,为何这些年只有秦王打她的主意?那是因为镇国公跟英国公府在护着她。可是随着你地位的上升,你们遇见的危险只会越来越多。符景烯,你不可能时时在她身边保护她的。而她,也不是要倚靠男人而活的菟丝花。你真爱重她,就让放手让她自己去拼搏。”

    符景烯嗤笑一声说道:“让她自己去拼搏,你知道我媳妇想做什么?

    罗勇毅笑了下说道:“我又不是神仙,哪能知道她想做什么。不过我知道她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不然她也不会进礼部更不会想着进刑部了。”

    虽然这两个衙门都不适合她,但却能表明她并不愿呆在后宅相夫教子。

    符景烯说道:“很谢谢你的提醒,但之前的事你也别想就这么算了。罗勇毅,我并不欠你什么。相反,我给你养儿子,是你欠我的。”

    他将壮哥儿送去学堂念书,还亲自教导他武功。清舒过来以后,更是将壮哥儿的衣食住行安排得妥妥当当没亏待半分。

    罗勇毅扫了他一眼,说道:“此事我若不这么处理而是轻拿轻放,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而且林菲确实是自愿加入飞鱼卫的,她与你媳妇一样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女子。不然的话当时你媳妇来飞鱼卫要人,我就将人交还给他了。”

    “说得好听,若不是你闹的那一出林菲会进飞鱼卫?”

    人都进了飞鱼卫且闹得人尽皆知想领出来是不可能了,再者林菲也不愿回来。不过就这么算了,符景烯也不答应。

    罗勇毅笑着说道:“我那收集了两幅名画,送给你媳妇当补偿吧!”

    “外加两幅名家字帖,另外将钱还回来。”

    罗勇毅笑了起来:“向来只有我跟人要钱要物,还是头次有人找我要钱要东西的。符景烯,你胆儿还真肥。”

    “别那么多废话,等我从避暑山庄回来就要看到东西。不然的话,我就将壮哥儿送回到你罗家。”

    打断腿脚只是吓唬罗勇毅,他不可能真这么做,不然可就跟罗勇毅不死不休了。

    罗勇毅自不可能让壮哥儿回来。那孩子如今在符家过得很好,他怎么可能打破他平静的生活:“这是最后一次了。”

    符景烯可不怕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若犯我,我必不饶他。”

    这意思是若罗勇毅再敢逼迫上门,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性子非常合他的胃口,罗勇毅再一次叹息:“为什么我放你走了呢?不然的话你就是我的接班人了。”

    符景烯眼皮都不抬一下,说道:“你可以滚了。”

    他也没回家而是去找了刘黑子,结果没见到他人:“他去哪了?”

    今日上午下手看起来很重,但其实并没伤到要害。会很疼,但养个三五天就没事了。

    十二摇头说道:“我一天都没看见他了。老大,你也别担心,二哥那么大个人丢不了。”

    “不省心的东西。”

    十二犹豫了下说道:“老大,我觉得你还是给他说个媒吧!二哥一直都想有个自己的家,他娶了妻有了孩子就会好。”

    符景烯闻言反问了一句:“你敢保证他娶了妻,再又漂亮女人的勾搭不会犯浑?”

    这个十二可不敢保证。

    符景烯摇摇头说道:“他心没定下来,让他娶妻也只是害了别人家姑娘。有了孩子,孩子也要跟着遭罪。”

    这也是他没让清舒帮着张罗刘黑子婚事的原因。不过现在他也不用开口了,因为就算他求了清舒也不会答应的。

    十二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了。

    第二天清早,符景烯去了衙门想请十天假。翰林院那边很痛快就批了假,可惜太孙只同意给他放五天假。

    “来回两天,给你三天时间陪媳妇也尽够了。”

    符景烯不愿意,跟太孙讨价还价:“五天太少了,太孙,十天不行八天也可以了。”

    太孙好笑道:“给你六天了,再说一天都不放。”

    符景烯遭知道太孙的性子了,可能是因为在龙虎山天天跟一群到时打交道,所以心性很平和也比较好说话:“那得从明天开始算起。”

    太孙哈哈大笑:“行,那就从明日算起。赶紧去吧,不然小心你媳妇拿大棍子敲你。”

    与此同时,清舒也从长公主那知道了符景烯回京了。

    封小瑜不高兴地说道:“符景烯前日傍晚就回京了,为何昨日没到避暑山庄来看望你跟孩子?”

    她们到避暑山庄坐马车要两天,可若是快马加鞭就只需一天。符景烯骑术那般好,一天时间都不用。

    哼了一声,封小瑜说道:“以前没娶回家将你当宝什么都先顾着你来,现在娶进门了就不当一回事了。”

    不管是巩琦玉还是张漪,两人出手陷害她都是符景烯引起的。所以小瑜对此很不痛快,对他也有了意见。

    清舒笑着说道:“应该是有事走不开,不然昨日肯定过来了,不过我想今日应该会过来。”

    “我跟你说男人不能惯着,不然他们会得寸进尺。若是今日他还没来,来了我也不让他进山庄。”

    清舒好笑道:“若是他故意不来,不仅不准进山庄还得打他一顿。可有事耽搁,那也不能怪他啊!”

    不想让小瑜纠着这事不放,清舒说道:“稳婆说你这几日就要生了,关振起什么时候过来?”

    她是希望封小瑜生孩子的时候关振起能在这里陪着,哪怕不能进产房在外面等着也好。知道女人生孩子的痛苦才会更心疼妻子。当然,不将妻子放在心上的另当别论。

    说起这事,封小瑜摇头道:“三日以后他就休沐了,没必要再请假提前来了。”

    清舒不赞同地说道:“那差事又不是非他不可,请同僚帮忙替几日就是。有关振起陪在你身边,你晚上睡不着也能跟他说说话。”

    白日她可以陪,晚上却不行。封小瑜现在晚上经常醒来,要两人睡一个屋她的睡眠也要受影响。平日无所谓,可现在她肚子也揣了一个得休息好才成。

    封小瑜犹豫了下说道:“那行,我等会就写信给他,让他明天就过来陪我。”

    说完,她摸着肚子笑着道:“只希望这孩子是个疼人的,别让我受太多的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