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正义的拳头 > 第一百四十八章向岳伟汇报
刘浩冰和马大虎听到此话,赶紧放下手中的馒头,盯着来人。

“叔,村民在水池边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再不去,可能会出人命?”来人是马大虎的侄子马晓民,长的也很粗壮,看着他头上的汗水,知道他肯定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马大虎道:“打架的都有谁?”

马晓民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道:“叔,还能有谁,就是耿三和六子的叔叔爷爷哥哥弟兄们,他们两个打架被你拉开了,最后,马耿三回去找了他几个比较亲的堂兄来找马六子算账,马六子一看不好,赶紧就跑,回到家里也找了他几个堂兄弟和叔叔伯伯,赶到水池边,就打了起来。”

刘浩冰知道这是群体事件,半点也马虎不得,对马大虎道:“马支书,这可是群体事件,我们要赶紧去制止,如果迟了,说不定会出人命。”

马晓民听见刘浩冰的话道:“叔,刘镇长说的对,要赶紧去,说不定会出人命,他们都拿着铁锨、?头,还有镰刀,好像要拼命似的。”

马大虎气的一边穿鞋一边骂道:“这些混蛋,刚有饭吃,就给你找刺,他们这是要累死我啊。”

刘浩冰道:‘走吧,你是党支部书记,再累也得到现场解决矛盾。’

马大虎又骂道:‘刘镇长,我不是乱发牢骚,今年他妈的老天爷也太怪了,什么事都能落在我们马家村人的身上,前段时间刚受了灾,日子刚稳定下来,现在问题又来了,平时全村人吃的泛水池子,吃了几辈子,都没有干涸过,可是这次竟然干涸了,眼看着就没有水了,所以这些村民才拼命的去挑水,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刘浩冰这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就说道:“别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们赶紧去。”

刘浩冰和马大虎在马晓民的带领小快速的朝着泛水池子那边奔去。

他们走到泛水池子旁边,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刘浩冰和马大虎朝前奔去,这时候,马晓民大声喊道:“让开一条路,马支书和刘镇长来了。”

这时候也有人看到刘浩冰,也跟着大喊道:“大家让一让,刘浩冰镇长来了,我们有希望了,刘浩冰镇长来了,我们有希望了。”

刘浩冰看着乡亲们对自己的那份信任,激动的热泪盈眶,他顺着村民让开的道走了进去,看到两伙人正打在一起,并且有许多人已经受伤,刘浩冰走到跟前,大声喊道:“你们给我住手,你们是土匪啊,土匪还知道谁是自己人谁不是自己人,你们同一个马家人,竟然为了这么一点水竟然大打出手,还像话吗?”

这些人转头一看是刘浩冰,赶紧住手,这时候马六委屈的道:“刘镇长,是马耿三先找人来打的我,我才找的人。”

马耿三听后更加的不服气,道:“刘镇长,是我先到的,应该我先打水,可是,马六硬先打,我们就打了起来。”

刘浩冰这才了解到事情的起因,怒道:“你们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大打出手啊?”

马六道:“刘镇长,要是以前我们也不说什么了,可是现在,池子里的水马上就要干涸了,谁都想赶紧将这趟挑了,再来挑下一趟不是?”

刘浩冰点了点头,这就是人的本性,当真的遇到危机,那个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会不顾一切的抢夺战斗。

刘浩冰看着黑压压的人群,道:“马支书,你先派人将那几个受伤的人抬到医院去看病,谁打伤了人谁给人家看病,还有,乡亲们,从现在起,按照现在的队列,一个个的来挑水,以前挑的不算,从现在算起,每天每户只能挑两桶水,多一桶也不能挑,还有乡亲们,听马支书说,这个池子以前从来没有断过水,可是这次断了,肯定有原因,我们接下来就要寻找原因,在寻找原因的这一段时间,我希望大家别慌,我一会就回镇里,马上想办法,绝对不会让你们马家村缺水喝,行吗?”

这时候村民异口同声的喊着:“行!”

刘浩冰知道这是村民的信任,接下来,刘浩冰让马晓民盯着村民挑水,一户每天只准挑两桶,让马大虎带人寻找泛水池子为什么不往出泛水的原因。

他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快速的朝着镇政府奔发。

马家村是一个大村,全村将近15000口人,如果这15000口人没有水喝,到时候还不乱了套,刘浩冰想到这里,身上就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要解决这个问题。

本应该只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刘浩冰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镇政府,他到了镇政府后,也来不及吃东西,就赶紧朝着岳伟的办公室奔去。

他走到岳伟办公室门口,来不及敲门,直接推门进去,猛然间看见米浪和魏文也在岳伟办公室中正和岳伟聊的欢。

三个人看见刘浩冰来了,脸上显出极其不自然的神色。

此时的刘浩冰大汗淋漓。

岳伟看到刘浩冰的样子,知道这个倔驴不知道又闯了什么祸,眼睛盯着刘浩冰。

刘浩冰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道:“岳书记,出大事了,马家村没有水喝了。”

刘浩冰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为吃惊,马家村没有水喝了,你刘浩冰一个副镇长有必要这样着急吗?

岳伟道:“你说的详细点,什么马家村没有水喝了。”

刘浩冰接下来将自己在马家村了解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岳伟也感到事态的严重,水是生命不可缺少的东西,别说,缺少个三年五载,就是一天不喝水,都受不了。

此时最高兴的就是魏文和米浪。

米浪听说刘浩冰已经和魏文、魏武弟兄两个结仇,岳伟也将刘浩冰批评了一顿,他非常高兴,当岳伟让他回来解决杨小兵家事情的时候,他答应马上赶回来,这让岳伟很高兴,同为年轻人,听话的米浪和刘浩冰相比,他当然喜欢米浪,即使刘浩冰再能干,他也喜欢米浪。

米浪回来后,他赶紧去向岳伟汇报,岳伟见到米浪后,就将魏文和杨小兵家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岳伟问米浪有什么主意,米浪道:“这简单,杨小兵家现在那个样子,即使将宅基地给他,他也没有能力盖房子,现在状告魏武,无非就是想让魏武给点补偿,反正魏武有的是钱,就让魏武出点血,这件事就过去了。”

岳伟点了点头,觉得这样办也好,如果按着刘浩冰的性格,非将魏武盖的房子拆一半给杨小兵家不可。

岳伟道:“那好,你去给魏支书打个电话让他来我办公室,你们商量一下看具体如何解决,即使出钱,出多少合适,最好今天定下来,直接将钱给人家送过去,免得那个女人又来找刘浩冰,让那个二百五再插手此事,让我觉也睡不安稳。”

米浪赶紧点头。

他站起来拿着岳伟办公室的电话给魏文挂了个电话,说岳伟让他来镇上一趟,魏文一听岳伟让他来镇上一趟,就知道是关于弟弟魏武和杨小兵家的事情,在自己家的小卖部拿了两份高档礼品带上。

当他来到岳伟办公室的时候,正看见米浪也在岳伟办公室,他就将那些礼品拿出来,递给岳伟和米浪,岳伟和米浪都笑骂他自己人还见外。

最后岳伟将自己的想法对魏文说了一下,魏文听后思虑了一会道:“岳书记,米书记,按理说,我弟弟的事情我能做主,可是,我怕哪家出尔反尔,你想在盖房子前,杨小兵签订了转让宅基地协议,这个时候又变卦了,你说能怎么办,如果这次给了钱,以后再变卦怎么办?”

米浪听后道:“魏支书,我早就知道你们担心什么,这次协议签订后,专门去县公证处公证一下,他以后就是想反悔也不行了。”

魏文听后又不好意思的道:“岳书记,米书记,那我弟弟要给他们家出多少啊,两位领导,出的多可拿不出来啊。”

岳伟听后笑道:“拿不出来?你弟弟的光景我又不是不知道,这样吧,就再给他们家拿五千元吧。”

魏文一听五千元,这对于这块黄金宅基地来说,真的不贵,可是,他笑道:“岳书记,米书记,太多了,这样吧,我再给他们家2000元,其他3000元,我们找个地方潇洒潇洒。总不能让两位领导白忙活。”

岳伟和米浪听后哈哈哈哈大笑。

他们刚谈到这里,刘浩冰就闯了进来。

“刘镇长,那现在怎么办?你们想到什么办法了吗?”岳伟着急的问道。

“岳书记,我还没有想到办法,听说他们村用的那个泛水池子,好像吃了好几代人了,都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干涸了,我就让马支书带着一些村民找干涸的原因,赶紧回来向您汇报,如果没有水,我怕出事。”

岳伟点了点头。

“说说你的办法。”

“岳书记,目前没有好的办法,从群众今天挑水的情况看,每家的水应该能够两天吃的,这说明,从后天起,我们就得给马家村供水了。”

岳伟脑子急速的转着,道:“刘镇长,你说供水,怎么个供法?你知道马家村有多少人吗?如果村子里没有一滴水,全靠外村供应,那得多少水,得多少劳力。”

刘浩冰点了点头道:“是啊,岳书记,这是一个大工程,我是这样想的,每个村里都有拖拉机,每天早上,让这些拖拉机给马家村供水,我算了一下,每户每天供两桶水,他们有15000人,4000多户,也就是八千多桶水,这些拖拉机完全能够供应。”

岳伟点了点头,道:“够是够,但是代价太大,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另一个办法就是赶紧去向县上申请,给他们打井。”刘浩冰再次道。

岳伟思索着。

这时候,刘浩冰才想起岳伟办公室还坐着米浪和魏文,不由的想起杨小兵一家,道:“米书记,魏支书,杨小兵一家到底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