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正义的拳头 > 第二九零章解决问题
梁宏达看着苗玲年怒道:“苗书记,这就是倒塌了的学校,这样的环境,孩子还怎么能在里面读书?”

苗玲年从来没有来过席家村,看见校园里一片废墟,他心里也惶恐不安,这时候,一个美丽的老师走到这些领导面前,道:“请问你们是?”

苗玲年看见老师侯绿,两眼放光,这个地方还有如此漂亮的老师,早知道的话,自己早来了,可是,就是不知道。

苗玲年走上前来,道:“我是沟石乡的党委书记苗玲年,这位是安平县的县委田书记,这位是安平县的梁县长。”

侯绿这才知道来了大人物,她赶紧和这些决定孩子命运的人物一一握手握手后,道:“刘乡长没有来吗?”

侯绿紧张的在人群中寻找着刘浩冰的身影,在她的心里,所有人都不可信,唯有刘浩冰。

正在这个时候,刘浩冰走了进来,道:“侯老师,我在这里!”

原来,刘浩冰、李昊、谢小娜和杨学文参加完胡家村的村民选举大会,看着村民一个个在支书、主任重新选举申请上签上字并画押后,他们就骑着自行车往回走,刚回到乡政府,准备去弄点饭吃,这时候冯宁泰走了过来,道:“刘乡长,田书记和梁县长一行来乡政府后,梁县长专门找你,可是找不到。”

刘浩冰听后道:“你说什么,梁县长找我?他现在去了哪里?”

冯宁泰看见刘浩冰紧张的神情,道:“梁县长和田书记等人去了席家村。”

刘浩冰听见这些领导都去了席家村,心里道:“看来自己找媒体曝光教室倒塌终于有了结果,自己必须马上赶到席家村小学,为那些可怜的孩子争取利益。”

“冯秘书,乡政府的那桑塔纳在不在,在的话,麻烦你让司机拉我去席家村小学。”

由于是县长梁宏达要找刘浩冰,所以冯宁泰也不敢怠慢,赶紧道:“好。”

苗玲年去席家村小学的时候并没有坐乡政府的桑塔纳,他是坐着县委书记田大鹏的车。

很快的桑塔纳停在了乡政府大院,刘浩冰和李昊几个人赶紧坐了上去,桑塔纳疾驰而去,紧赶慢赶还是比田大鹏等人迟来一步。

侯绿看见刘浩冰来了,高兴的迎了上去,道:“刘乡长,你来了。”

刘浩冰和侯绿握了握手,走到田大鹏和梁宏达面前道:“田书记,梁县长,各位领导,你们来了。”

田大鹏看见刘浩冰,满肚子气,虽然他知道席家村小学教室倒塌的事情严重,但是如果这个小子不往省报上捅,自己还没有那么被动,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冷的天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田大鹏哼了一声。

刘浩冰淡淡的笑了笑,这时候梁宏达看见田大鹏对刘浩冰的态度,他朝着刘浩冰道:“刘乡长,听说你去旅游了?”

刘浩冰听后面露迟疑,道:“谁说的,沟石乡的群众现在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怎么能有心思去旅游,这是谁说的?”

梁宏达不想让苗玲年变的难看,道:“那你刚才去干什么?”

刘浩冰道:“梁县长,你们县委常委会撸了我的沟石乡乡长,我在乡上也无事可干,就想去村上看一看,找一找我们沟石乡群众致贫的原因,所以,就下了村。”

梁宏达点点头道:“原来你是下村去了,刘浩冰同志,好样的,在这种被撸了乡长的情况下,你没有怪组织,也没有刁难组织,而是自觉地工作,值得钦佩。”

梁宏达的话音刚落,尾随梁宏达的常委们都纷纷迎合。

田大鹏看见梁宏达有压倒自己之势,道:“刘浩冰同志,你现在被撸了乡长,那也是沟石乡的一名干部,也是一名党员,下村的时候为什么不给苗书记打招呼,我行我素,虽然你说是去下村,但是到底去干什么,谁知道?”

刘浩冰看着田大鹏的无礼刁难,道:“田书记,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县委书记,高高在上,吃穿不愁,平时出行前呼后拥,但是你了解我们的沟石乡吗,你不了解,群众要吃的没吃的,要住的没住的,就连孩子上学,安全都保证不了,你说还让我听命于苗玲年,那有可能?”

田大鹏没有想到刘浩冰竟然当着这么多的常委面给自己下不来台,不过也是,刘浩冰是沟石乡一般职工的时候,还掀过常委们的桌子。

“放肆!刘浩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县委书记?”

刘浩冰知道田大鹏是没事找事,道:“田书记,你是县委书记没错,但是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乱骂一通吧,我知道你看见我生气,生气我将席家村小学的事情捅到了省报,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吗,我那天将席家村小学的事情向梁县长汇报后,梁县长马上就安排人准备第二天就来解决问题,可是,第二天,连一个人也没有,为此事,我还亲自打电话问教育局局长秦小明,秦小明说是你安排了别的工作,不让他管此事,可是你要知道,这里的群众本就穷困,现在那么多的孩子还在医院里,出不起医药费。看着那些孩子受的痛苦我心如刀绞,我最后又来席家村小学,整个学校一片狼藉,事情发生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无人过问,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我才让省报曝光。”

田大鹏也没有想到刘浩冰的话如此犀利,一时之间让他无话可说。

这时候,侯绿说话了,道:“各位领导,刘浩冰乡长是个好乡长,那天学校倒塌后,孩子们全身是伤,乡上没有一个人来,就来了刘浩冰乡长和他的交通员杨学文,我最后了解到,那天,全乡所有的干部都去给胡家村党支部书记胡勇随礼,当时刘浩冰同志来到现场,赶紧组织营救孩子,将孩子一个个的送进医院,才让大多数孩子保住生命,但是,一个孩子还是因为伤势过重,失去了生命,其余的孩子能够安然无恙,全靠了刘浩冰同志。”

侯绿说完,现场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尤其是苗玲年,他偷偷的瞪了侯绿好几眼,以示警告,但是侯绿好像没有看见一样,还是喋喋不休。

这时候,梁宏达打断了侯绿的话,阴沉着脸道:“田书记,事情已经摆在眼前,如果我所料不差,省市调查组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来,我看还是先解决问题吧。”

田大鹏一想起省市检查组,也觉得事态严重,看来得赶紧将问题解决了,再找两个替罪羊,不然这件事肯定没完。

“梁县长,这件事你看着办吧,一句话,一定要让省市检查组无话可说。”

梁宏达点点头道:‘好,田书记,反正现在我们安平县的班子成员和沟石乡的党委书记、刘浩冰同志都在,我们就开个简单的会议,在这里讨论一下如何尽快的解决问题。’

所有常委都点点头。

梁宏达接着道:“经过我们的询问,教室倒塌最清楚的莫过于刘浩冰同志,那就让刘浩冰同志先说说他的看法。”

刘浩冰听后,往前走了一走道:“田书记,梁县长,各位领导,我曝光此事是为了引起上级的领导注意,进而解决席家村小学的事情,既然要解决席家村小学的事情我就简单的说一几句。”

各个常委认真的听着。

“一,尽快的给孩子盖教室,让孩子的学习步入正常。二、沟石乡财政困难,目前还无法筹到给孩子看病的巨款,这就要县上领导想办法,快速的拨款给那些受伤的孩子治病,人们都说孩子是初升的太阳,我们不能将还没有升起的太阳扼杀在摇篮之中。三、给死了的孩子父母进行一定程度的经济补偿,一定不能对孩子父母再进行恐吓。四、进一步核查其它村子的学校安全状况,做到未雨绸缪,避免发生席家村小学一样的惨剧。五、处理相关责任人,给受伤的孩子和社会一个交代。”

刘浩冰的话说完,所有的常委都盯着刘浩冰,这个小子虽说是个刺头,但是调理清楚

看来,这件事就得这么干,只有这么干了,省市工作组下来,安贫县才能给他们交代,不过,此时的苗玲年就害怕了,处理相关责任人,这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如果说大,这责任人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但是他此时什么也不敢说,只能静静的听着。

田大鹏虽然气恨刘浩冰,但是对于刘浩冰的意见还是很佩服,看来这个小子还是懂的动脑子,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小子天生就和自己不是一路人,再拉也拉不到一起。

梁宏达道:“刘浩冰同志的意见很好,那咱们就先讨论第一个意见,给孩子盖教室,田书记,你的意见。”

田大鹏道:“关于盖教室,学校毕竟属于教育部门,那就责成教育局局长马上拿出方案,给席家村小学盖教室,梁县长,他们拿出方案你马上批复,批复后,就动工,争取半个月内,让孩子坐在崭新的教室里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