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极赋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天下一统
       面对大夏皇城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卫,李尘和元青这些人也是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大夏皇帝心中想法。
        这不,元正终于还是从中正之城来到了这个是非之地。
        雪花漫天,元正从漫天的风雪中来到了营地里。
       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身着御天铠甲,手握平天覆海剑,胯下万里烟云照,哪怕没有带着一兵一卒来到这里,但气势上也已经足够了,毕竟这是人皇来了。
        中军大帐里,元正坐在主座上,对于这来的情况也大概了解了。
        元青很是意外的说道:“我以为这个时候你会在中正之城里主持大局,现在还没有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你竟然来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大夏皇帝和所谓的天神正在放长线钓大鱼吗?”
        李尘也是非常的不理解这一点,不管站在哪一个角度上来说,元正这个时候都不应该来到这里,只要元正来了,也许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起来,更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大夏皇城里到底有多少天境高手,或者说超越天境的能人异士到底有多少,眼下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元正就这么来了的话,很容易造成敌军的猛攻。
       若是平时的话,当然不害怕敌军的猛攻,可元正这个时候来了,怎么都有一种中计的感觉。
       元麟看了一眼元正,徐徐说道:“家伙倒是带来了,这一次你是打算御驾亲征吗?”
       “可你有没有想过,以你如今的实力,也许大夏皇帝还真的不敢出来和你一战呢。”
        “同时,你来了这之后,会让接下来的战争陷入僵局,谁要是拿下了你,这一次的大争之世基本上就结束了,就算没有结束,也接近结束了,结束之后,又会是一个漫长的大争之世。”
       “当年百国林立的情况也许会再现的。”
        玄风亲王这个时候倒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他也不知道如何评价元正,但是今日看见元正来了,他也非常的意外,因为玄风亲王不认为元正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可是有些话,玄风亲王也不能直接说出来了。
       李尘和傅玄黄两人安静地站在一起,等候着元正的下文。
       元正对于这些责问,一点都不意外,真正以外的地方在于,大哥和二哥的反应竟然这么大,看来两个哥哥还是挺在乎自己的。
       笑了笑,看了看众人。
       很多人都在这个时候愣住了,都已经这会儿了,人皇竟然还能够笑得出来。
       大夏皇帝也不至于让人皇御驾亲征而来。
       不过很多人都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元正就算单方面的想要过来,以苏仪和钟南两位的能力,也不至于让元正如此勇猛的冲过来,这件事里面肯定有着不少的蹊跷。
       元正这才徐徐说道:“把风声传扬出去,就说我这个时候已经带着平天覆海剑,骑着万里烟云照来到了这里扣关来了,希望大夏皇帝可以出来一战,也希望里面的天神可以出来一战。”
       “就当做是最后的决战。”
        众人:“……”
        玄风亲王终于在这个时候忍不住了,但是说话的态度还是非常客气的,言道:“主上,这么做恐怕有些不稳重吧。”
       元正淡然一笑道:“不用管这么多,先把消息放出去再说,朱雀麒麟应龙都已经过来了,无所谓的。”
       “我也想要看看,所谓的天神,能不能招架得住我的平天覆海剑。”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元正竟然想要在这里硬战一场,这也不是元正的风格啊。
      傅玄黄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可是元正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来这样的决定,给北宫寒使了一个眼色,北宫寒心领神会,立即走出了中军大帐,将这个消息给放了出去。
       没过多久,消息就已经进入了寿春之城里,很多人知晓这个消息之后,心里都非常的不平静。
       其实元正过来得时候,寿春之城里的某位天神已经看到了那一尊特殊的万里烟云照,还有元正的平天覆海剑,但不认为那是真正的元正,可是这个消息放出来之后,很多人开始相信这是真的了。
        中军大帐里的众人,还是非常的不理解元正的做派。
         但也来不及了,因为傅玄黄已经将消息给放出去了。
        元青停顿了一下,很是不解的说道:“三弟,这是何故也?”
        元正淡淡然的喝了一口茶,徐徐说道:“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缘由,我就是想要过来,亲手斩杀了大夏皇帝,顺带和天神过过招,既然你们在这里遇到了困难,我为人主上,自然也要做出来一些事情,付一点责任。”
       “当然了,也绝对没有怀疑你们实战能力的意思。”
         元青听到这话之后,一时间无言以对,不理解,总感觉眼前的这一个元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元正。
        元正自己都没有想到,跟着天狗学习的分身术,竟然可以真的以假乱真,拥有本体的战力,不过分身不可能拥有龙脉的全部力量,也没有龙灵根在里面,同时,木剑开花这一次也没有带过来。
       不过平天覆海剑和万里烟云照,已经足够证明这个元正的身份了。
        李尘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主上的意思是,不久之后,主上亲自抵达城门之外,叫阵,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和主上一战,然后,发动最后的猛攻。”
       元正哈哈笑道:“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啊,就像是当年那样。”
       “不过这一次,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了,就算我亲自过来,大夏皇帝也不一定敢开启城门。”
       “而且,这一次我的战力也并不在巅峰状态。”
        听到这话之后,更加的不理解了,这会儿,李尘的眸子里闪耀出金色的光辉,打眼一看,顿时看出来了端倪。
        众人看见李尘这一副反应之后,立马心领神会,意味深长的看着元正。
       元青无奈的笑道:“小伙子可以啊,竟然以假乱真到了这一种程度,连我这个大哥都没有看出来。”
        元正哈哈大笑道:“其实这一次也不是有意的隐瞒你们,不过既然消息已经出去了,不久之后,就会有人过来挑战我的,平天覆海剑应该是够用了,反正一般人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杀上几个人之后就可以得到一个确定的结果了。”
       “这个结果究竟是大夏皇帝故弄玄虚,还是说有难言之隐,如果有难言之隐的话,那就要强行破开城门了,虽然说强行破凯城门需要付出一定程度的代价,不过,那样的代价,我还是能够承受的。”
        元麟无奈一笑道:“你真的觉得你可以战胜所谓的一般人吗?这里可不是其余的地方,里面的天境高手,都是货真价实的。”
        元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无所谓的。”
        众人心里一沉,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元正如今的个人战力,也许已经到达了人们无法想象的那种程度。
       大夏皇宫。
       消息已经传递在了大夏皇帝的耳朵里,这个时候的大夏皇帝也是愣住了。
       立马召集众人,来到大殿之上,一同商议对策。
         赫连仁勇和各位天神已经来了,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元正的名号,在当今这个世上,还是足够引发一部分人的胡思乱想。
        大夏皇帝徐徐说道:“而今,那个狂妄的少年已经来了,还打算御驾亲征,这一次,元正来了,肯定还是要亲自出手的,待会儿,你们打算谁去迎击元正,看一下这个元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体战略方针上,没有人会认为这一次来的元正会是真的。
         就算这个元正是假的,想来也会拥有不俗的战力,出去试探真假的那一个人,也需要一定的实力才可以。
         赫连仁勇看了一眼那边的天神。
       其中,一位银发天神站出来了,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等一会儿我去试探一下元正的实力。”
        这一次银发天神的战斗力那是毋庸置疑的,寻常的天境高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元正也不是一般的天境高手。
       大夏皇帝沉声道:“你可有把握战而胜之?”
       银发天神说道:“如果对方是假的,我自然可以胜之,如果对方是真的,我自然不会是对手。”
       平天覆海剑的锋芒,在这个时代里,能够正面承受的人,着实也没有多少,包括很多的天境高手,面对元正,心里也非常的清清楚,自己绝对不会是对手。
        大夏皇帝听到这话以后,心里也是非常的无奈,同时还有一种非常窝囊的感觉在其中。
       来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就已经让自己如此的紧张了,那要是真正的元正来了,自己岂不是要……
         沉声道:“好,到时候我亲自去城墙之上观战。”
       银发天神嗯了一声,立即走下了大殿。
        城外,雪花如刀。
        元正于冰天雪地之中,驾驭万里烟云照来了。
        身着御天铠甲,手握平天覆海剑,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叫嚣道:“我是元正,里面的谁干出来和我一战,你们不是一直都在等我现身吗?现在我来了,难不成你们还是不敢出来。”
        这话说出来之后,城墙上的将士们,心里都在发冷,不管这个元正的战斗力如何,反正那一尊万里烟云照的实力是非常不俗的。
       这个时候,敢和元正正面撄锋的人,前提是要有一定的把握压制住对方的坐骑,若是连对方的坐骑都无法压制的话,这个元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似乎都不重要了。
         大夏皇帝率领一众文武来到了城墙上,赫连仁勇站在大夏皇帝的身边。
        元正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大夏皇帝的真容,猖狂的笑道:“我乃是人皇,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可敢下来一战。”
        大夏皇帝听到这话以后,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冷哼道:“和你这样的无知小儿对手,哪里用得着朕亲自出手。”
       元正淡然应道:“当然无需你亲自出手了,因为你也没有那样的胆量,和我交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有机会活下去的。”
        大夏皇帝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一旁的赫连仁勇,亲自擂鼓助阵。
         旋即,寿春之城的城门大开,银发天神手握神剑,骑着一头龙马,意气奋发的出来了。
        两人相对,约莫十丈之遥,银发天神小心翼翼的看着元正,不管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元正的战力,在很多人的想象之中,几乎已经和不可战胜画上了等号。
       元正的后方,元青,元麟,李尘,傅玄黄这些人看到这样的架势,心里还稍微有点担心呢。
        万一这个元正不是对面那个银发天神的对手,乐子可就大了。
        元正看了一眼银发天神的手中剑,感觉上,还是自己的平天覆海剑更加利索一些。
         淡然道:“你若是这个时候倒戈相向,也许我还能饶你不死呢。”
        银发天神没有回应,驾驭龙马,快速冲杀向了元正。
        元正微微摩挲万里烟云照的龙角,当即,扛把子张开血盆大口,一道雷炎光束轰然射去。
         暴烈的能量翻卷开来,虚空阵阵剥落,风起云涌,天地变色,光是万里烟云照这一击,对于大多数的天境高手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
         但是对于这一位银发天神来说,这并非多么难受的事情。
        手握长剑,一剑破开了这一道雷炎光束。
        来到了元正跟前。
        元正拔出平天覆海剑,龙吟之声激荡九天,银发天神顿觉自己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滚,更让他觉得难受的地方在于,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连起来,仿佛要破体而出。
        元正横剑于胸前,然后横扫而过。
        剑气横卷八荒四野,一招横贯天宇,当即,将这一位天神给腰斩了。
         金色的血液四溅,元正将平天覆海剑插回了剑鞘。
         淡然的看着上面的大夏皇帝,哈哈笑道:“如此一来的话,你应该会下来和我一战了吧。”
          这一剑,让很多人都侧目了。
        元青心中骇然,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元正会如此简单利索的解决掉对手,而且只是一剑,鬼谷剑道,果然名不虚传。
         元麟微微皱眉,他感觉上,元正应该不会是这一位银发天神的对手,结果却是如此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战斗,这一剑的锋芒,恐怕是天境巅峰的高手,也很难承受。
          就算元正可以战胜这一位银发天神,也会费一番手脚,这么利索着实让人非常的意外。
         这一次,哪怕这个元正只是一道分身,那他也会成为真正的元正。
         大夏皇帝和赫连仁勇以及一众天神,在这个时候略有些傻眼了,那一位银发天神的战斗力,他们心中是非常清楚的,寻常而言,不会遇到任何的对手,哪怕是遇到元正,哪怕不是对手,但是也绝对不止于如此的脆败。
         元正继续叫嚣道:“这样的话,你是不是要下来了,你要是还不下来的话,城内许多将士们,可能会反叛于你们的,反正,跟着你们这样的货色,那些英勇善战的将士们,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人心浮动,往往都是从眼睁睁的失败开始的。”
         大夏皇帝哑口无言,人心浮动,的确是从眼睁睁的失败开始的,没有什么,能够比元正解决掉银发天神来的更加有说服力。
         这会儿,就算身边有着不弱的高手,可是谁敢下去和元正正面撄锋。
         寄建功在这个时候吆喝道:“我说你们啊,反正你们也打不过我们,不如直接投降算了,大家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喝一杯茶,比什么都强。”
         大夏皇帝脸色铁青,可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元正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城门之上的阵法,繁复深奥,稍有不慎,便会反弹自己的攻击。
          然后,哈哈大笑道:“你们觉得这样的阵法,就可以护住你们的安全吗?”
         大夏皇帝的脸色再一次变了,不过对于城门的阵法,他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不信邪的说道:“难不成你真的认为,可以破开这一座阵法?”
        元正心中有数了,他原来也以为这样的阵法会是坚不可破的。
         但是,元正修炼的还有纵剑术,集中一点的一剑,可以破开任何大势。
         高声说道:“全军将士们,准备冲锋陷阵。”
          不说大夏皇帝听到这话到底是个什么反应了,就连李尘傅玄黄这些自己人,听到这一声之后,也是不敢相信。
          然后,就看见元正再一次架起了长剑。
           对准了城门中央之地,也是持枢之地。
            大夏皇帝的心跳加速,难不成这个元正,还真的有办法破开城门的神武大阵。
         却只见,一道剑光,笔直端凝而来。
         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就是沉稳朴素的一剑刺出。
         剑光所到之处,可破碎时空,刺破天穹。
         轰然一声,落在了城门上。
         接着,又是轰然一声,整座寿春之城地动山摇,城门轰然之间破开了,这一座阵法炸裂开来,巨大的真元气浪,席卷了整个寿春之城。
         元青在这个时候撑起了一道大范围的护体罡气,挡住了朝着他们这里涌来的真元气浪。
          这一刹那之间,寿春之城里许多房屋轰然破碎,城内的老百姓,将士们,惊慌失措的跑到了开阔地带。
          大夏皇帝和赫连仁勇等人,纷纷撑起了护体罡气,抗拒阵法破碎之后的大爆炸。
          云烟徐徐散去,整个寿春之城,虽说不至于一片狼藉,但是恐惧,已经笼罩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上。 
         城门一旦破了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们之前的许多计划,都要半途而废了。
         元正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大夏皇帝,只要解决掉这个家伙,这一次的战争,才算是获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因为第二阶段,肯定是和天神在北海之上决一死战。
         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快速朝着大夏皇帝袭杀而来。
         大夏皇帝脸色大变,身边的赫连仁勇和一众天神快速出手,企图中断元正这一股气势。
         可是,元正的身后,李尘,傅玄黄,元青,元麟,寄建功,叶文天,陆青山,徐病,姚谦峰,龙辉,玄风等大秦亲王,一窝蜂的冲过来了。
         双方同时出手。
        但是不管怎么看,还是元正这里在人数上更占据优势一些,尤其是李尘和元青这两个人,凤翅镏金镋和御龙戟划破长空,没有谁敢和这两个人正面撄锋。
        更加让大夏皇帝头疼的地方在于,元正已经杀过来了。
        面对平天覆海剑的锋芒,大夏皇帝连连后退,可这个时候乱战已经爆发了。
         整个寿春之城,顷刻之间,成为了平地,方圆千里,一片狼藉。
        赫连仁勇刚刚挡住了寄建功的爆裂一击,紧接着,元麟的子午圣剑刺破了赫连仁勇的胸口。
         赫连仁勇瞪大了眼睛,身为武将,每一个武将都很清楚自己有朝一日可能会死在纷乱的战场上,可是赫连仁勇做梦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是这样的死法。
          那七八个天神,在这个时候彻底陷入了被动,有元青和李尘这样的万人敌带头,后面的人,只是需要根据情况放冷枪就行了。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元正率领众人形成了合围之势。
          七八个天神,在这个时候四分五裂,颇为惨烈。
           整个过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彻底的分出了胜负。
         元正的长剑,已经悬在了大夏皇帝的脖子上,剩下的人,方圆望去,一个人都看不见。
         大夏皇帝这个时候直接傻眼了,压根儿没有想到元正会极为突然的一剑破开城门,然后形成了这种局面,不管怎么看,大夏皇帝这一辈子,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元正淡然一笑道:“这一次,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大夏皇帝愣住了,被这突然起来的一幕,直接给吓住了。
         元正说道:“返回大营。”
         寄建功和龙辉亲自挟持大夏皇帝,元正率领各位将军们,风风火火的返回了大营。
        天境高手的战斗余波,并没有波及人皇大军的营地,因为场面上,完全是元正这一群人,压着对方打。
         寿春之城,彻底没了。
        元正还想要进入大夏的皇宫里,意气风发的喝一杯茶呢,但是大夏的皇宫不复存在了,不过总体来说,大夏皇宫只能说是别有一番风味,和武王宫,周王宫比较起来,略有逊色,多出了几分苍茫豪迈之感。
       虽说有些可惜了,但是元正自己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可惜就可惜了吧。
       中军大帐里,各位将军们尽数到场。
        元正坐在主座上,看着下方已经被打断腿的大夏皇帝,一脸的肃穆,郑重说道:“是谁给你的勇气,主动挑起了这次的战争?为何寿春之城里的天神如此之少,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原因,还希望你能够说出来。”
         两旁的将军们,同时发出了阵阵哄笑之声,在这样的哄笑之声了,大夏皇帝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尽管自己的武道修为还没有废掉,可是十个大夏皇帝,恐怕也没有办法突围出去。
       这里的每一个人,在人族里,都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大夏皇帝凄惨的笑了笑,言道:“真是没有想到,我一世英名,竟然就这么没了。”
        元正淡淡然的说道::“我承认,在很多年之前,大夏还是繁荣鼎盛的,你许多政治举措,都可以说是功在千秋,利在当代,只可惜,后来你迷失了心智,选择成为了天神的走狗。”
        “你明明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成为人皇的,但依然想要成为人间的最高主宰,成为天神的代言人,我很不明白,你就算实现了你的计划,你又能得到多少。”
       其实有一部分人,宁愿被外人毒打,也不想要在自家阵营里输了阵仗。
         大夏皇帝,也许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落魄的中年男人说道:“我就算说了的话,其实还是一死,我若不说的,那就说明,我这一条走狗,骨头还是非常硬气的。”
        元正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子,从现在开始,整个天下基本上就是属于人皇的了,但是和天神最后的一战,还没有开始。
         最后一战,一旦输了的话,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统统白费,重新轮回,一切都会从头再来。
         对于大夏皇帝,元正从内心深处就不是多么的看得起这一位。
        大争之世刚开始的时候,他就一直在阴暗之地,搞风搞雨,保存实力,妄图问鼎天下。
        有野心是一个不错的意志品质,可若是自己的野心对不起良心,对不起这苍茫大地,那就不是野心了,纯粹就是恶心。
         可也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还是恶心一点的人,占据大多数的。
        元正说道:“其实你说出来,也许不会死的。”
        “我相信天神肯定在很多地方上都欺负过你,比如说,让你将大好的大夏基业,给白白荒废了,难道你就不会憎恨所谓的天神吗?”
         大夏皇帝回想起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心里万般滋味,不知道怎么说,就算说出来了,别人也不一定能够听得进去。
         然后,就选择一句话也不说。
         大夏皇帝心里想着,那一位还没有过来的神尊也许会给自己报仇的。
        历史洪流中,所谓的大夏皇帝,注定只是一朵不起眼的小浪花,因为这一次的大争之世里,大夏皇帝完全没有任何的主见,也没有什么经典的战役,出自于大夏皇帝的运筹帷幄,更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
        倒是落下了一个走狗的名声。
        当然了,假如日后元正和天神的正面撄锋当中获得了失败,那么大夏皇帝就不会是一个走狗,而是一个悲情英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绝世君王,成王败寇这话,不是说说而已的。
        所以,元正在接下来的战役当中,绝对不能输了,一旦输了,就意味着自己输掉了一切。
        元正想了想问道:“关于天神的去向,我暂时不问你了,你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你还要指望天神给你报仇呢,那么我问问你,大夏的龙脉哪里去了?”
         都来到寿春之城里,结果没有看见大夏龙脉,这让元正非常的意外。
         大夏皇帝还是一句话都不说,既然自己打不过元正,那就要让元正在某种程度上两眼一抹黑就行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元正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拖出去,问斩。”
         大夏皇帝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说道:“我好歹也是帝王之躯,岂能刀剑加身,拿鸩酒来。”
         各位名满天下的将军看到大夏皇帝临死之前竟然会是这样,堪称皇帝之中的癞皮狗了。
        元正乐呵的笑了笑:“我也不是那种会为难你的人,不过呢,你要是说出来的话,我会给你留下一个完整的躯体。”
        “你要不说出来的话,我就只能对你刀剑加身了。”
        大夏皇帝哈哈笑道:“你觉得我这个时候,还会怕你吗?”
       一个失去了一切的人,真的是什么都不害怕的。
       元正无奈的说道:“鸩酒我这里着实没有,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地死法,李鼎,毒死他。”
        李鼎微鞠一躬道:“遵命。”
       来到大夏皇帝身边,探出右手,摁在了大夏皇帝的脖子上,修炼过天毒功之后,李鼎的真元就伴随着剧毒。
         剧毒真元进入了大夏皇帝的体内之后,以极快的速度堵死了大夏皇帝的奇经八脉。
        然后,大夏皇帝疑似带着满足的笑容,看了一眼元正,倒在了这里。
        元正见状,无奈的说道:“找一个不错的阴宅,将其安葬了吧,让他以后好好的看一下,这大夏的青山绿水。”
          ……
           ……
        西蜀,寿春之城破碎的消息之后,举世震惊,这就意味着,整个天下彻底统一了,但是和天神之间的决战还没有开始,最后的决战,才是真正的外战,之前的战役,都是内战,尽管大多数不愿意承认这个观点,但事实上的确如此,之前一直都是人族互相残杀。
        院落里,西蜀双壁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两位王爷将最近这一段日子的政务尽数打理完毕,同时,也对接下来的事情,留下了明确的安排。
         临走之前,郭喜军和秦广鲁的心情还略微有些忐忑。
         秦广鲁说道:“这一次我们去了,可能会直接去北海的,万一那些大神打起来的话,殃及到了我们如何是好。”
       看热闹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是真有可能导致出人命的。
        郭喜军的心里也有点忐忑,尤其是知晓,一大群天境高手乱斗,导致大夏的皇城成为了废墟,方圆千里,一片狼藉。
        这等阵仗,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想了想说道:“要不然我们两个人不去了算了,万一到时候殃及到了我们,西蜀双王,最后成为了双亡。”
        都已经收拾好东西了,结果不去,实在是有些丢人。
        辛曼在一旁说道:“我们只是远距离的观战,也许不会这样的。”
         “再说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看热闹全身而退,应该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张美娘平日里的胆子还是非常大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有点心虚了,本身这一件事情的性质就是,荒废政务,要是一个不小心死了的话,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
         就在几个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去啊,涉及到了人族的重大事情,我们怎么能够不去。”
         转过身,王巍已经来了。
          王巍带着李秀宁一起来了,令人眼前一亮。
     周王宫里的大小事宜,王巍也都已经提前处理清楚了。
         看热闹这种事情,还是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去,才会更加的热闹。
         王巍说道:“放心了,我们几个人都是天境,虽然说和那些年轻的天境高手无法比较,但也都是靠自己实打实修炼出来的武道修为,这一点魄力,我们应该还是有的。”
         秦广鲁看了一眼王巍,冷不丁问道:“大周的疆域可是比我们西蜀的疆域辽阔多了,你竟然还有时间过来看热闹,军政要务,难不成你不放在心上,西蜀这里地盘比较小,也很好打理,大周就不一样了。”
         王巍的脸色略微有些尴尬,秦广鲁有些时候的问题,总是让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思考了一下措辞说道:“这不一样的,我那里,人才济济,因为东方明月的缘故,导致大周许多士子此时此刻已经步入了正轨,而我自己,也有着不少的倚重之人。”
         “暂时,当一个甩手掌柜的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时间不能太长了。”
         “不过,足够我们看完这一场热闹了。”
          郭喜军嗯了一声说道:“要不然,我们还是将我们手中的武器带上吧,万一在半路上遇到了什么突然情况,我们也能够第一时间应对。”
         王巍嘿嘿笑道:“放心,反正我的鬼兽狂刀这一次是带过来了。”
          郭喜军温和一笑道 :“还是你这个人准备的比较妥当啊。”
         “搞不好这一次我们真的有机会,在战场上捡个漏呢。”
         秦广鲁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一次的战场上,想要捡漏,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进入了天境之后,一个人的身体条件,所修炼的功法,以及悟性,对真元的理解,都是决定强弱的关键因素,起码西蜀双壁很清楚,他们虽然进入了天境,不说是面对元青和李尘那样的万人敌了。
         光是李鼎,北宫寒,钟南这一类人,就足够他们招呼了。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这一句话用在天境高手身上,也是至理名言。
          以前的天境高手每一个都上了年纪,那是因为那个时代天境高手非常的稀少,需要很多年的光阴,才能走到那一步,现在这个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一辈的天境高手,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面对旧时代的天境高手,也许可以轻而易举的胜之。
        当然了,如独孤信,元铁山,戚永年,姬清泉这样的天境高手,可不是那么容易好对付的。
         王巍忽然间说道:“我怎么总感觉到,这一次要去看热闹的人,不仅仅是我们。”
       “估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能够亲眼见识到人族和天神之间的决战,是很多人当下梦寐以求的事情,搞不好,戚永年也抵达了北海之地,听说那里的风景还算是不错,北海浩瀚无边,是一个天然的战场。”
        秦广鲁想了想说道:“还真的有这个可能,我们先抵达北海,看一下能不能找到性质和我们一样的人,大家短时间里面,搭伙过日子,彼此也能有一个照应。”
         “说起来,我们也许带上足够的西蜀特产,去了那里,好招呼朋友。”
         张美娘这会儿得意的显摆了一下自己无名指上的碧绿色扳指,说道:“放心吧,该准备的东西,我早就准备好了,以为我和你们一样粗心大意。”
        郭喜军想了想,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万一要是被主上发现了,责问我们,到时候我们怎么说,毕竟这一次是正儿八经的玩忽职守。”
        王巍潇潇洒洒的说道:“放心,周王,西川王,蜀中王,三个王爷加在一起的分量,还是举足轻重的,再说了我们就是看着一次热闹,这几年的政务,我们也不曾荒废过,偶尔失职,也是其情可悯,其罪可恕。”
         “说不准,这个时候南王张工,也偷偷摸摸的上路了。”
         “去了北海之后,还真的能够看到许多官场上的熟人呢。”
           郭喜军看了看秦广鲁,秦广鲁看了看郭喜军,两人的心里很有默契,但是有些时候,也是一致的怂气。
           最后,狠着心说道:“好,去一次又有何妨,我们已经当过王爷了,但还真的没有见识过人皇与神皇的大战呢。”
           兄弟几人,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