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先砍一刀 > 第三十六章 人渣老鬼
    “你可别冤枉,证据呢。”鬼哭笑眯眯的答道。

    看着鬼哭笑眯眯的笑容,小刀哥眉头竖了起来:“我银山帮从不要证据,上!”

    一群壮汉涌了上来,鬼哭长叹一声,铃声响起。

    他猛的一抬手,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两点寒星就已经击中两个壮汉的脖子。

    然后,他们脖子被飞刀击中,捂着脖子一个跪在地上,一个向后倒去。

    下一刻,鬼哭一脚蹬在地上,跳到了一张桌子。

    一群壮汉追了上去,手中片刀劈砍着空气。鬼哭灵活的避开了一把把刀,手中长刀每一次闪电般击出,立马就有一人受伤,后退或者到低。

    三人倒地不知生死之后,小刀哥突然从鬼哭身后冲了出来。一跃而起,手中双刀刀光连成一片。

    然而,鬼哭头也不回,一记后踹就把他临空踹了回去。

    小刀哥倒在地上,胸口一阵发闷,有时间爬不起来。几个人连忙冲上来扶起他,小刀哥甩开扶他的手,又惊又怒。

    攥紧双刀,却又不敢贸然冲进去,在外游曳。

    鬼哭避开一个石灰包和两个飞镖,又砍倒一人,那人捂着脖子,一个劲飙血,倒在地上抽搐,看起来没多大希望了。

    鬼哭选的这张桌子选的好,这张桌子又大又宽,只要鬼哭往中间一站,这些家伙,伸直了刀都砍不到他,想要击中他,也只能爬到桌上,这也给了鬼哭的反应时间。

    眼见奈何不得鬼哭,其中三人对视一眼,一把托住了桌沿,一推而起。

    鬼哭身体一晃,向前大跨一步,一脚蹬在了桌沿上,跟着翻身而起,长刀挥出犹如一轮弯月。

    推着桌子的三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六只手几乎同时落地。

    鬼哭刚一落地,一路翻滚离开原地,两把刀同时落下,躺在地上火星迸溅。

    他回身就是一刀,两人肩头见血,踉跄后退。

    接着,一路飞奔到了墙角,其余人一路紧跟。

    刚到墙角,鬼哭又是回头一刀,叮当一声,一把片刀被从中斩断,那人胸口溅血,捂着伤口慌忙后退。

    其余人纷纷冲上来,数刀齐举。

    鬼哭冷静无比,磕开两刀,抬脚踹飞一人。跟着一刀刺破一人喉咙,迅速收刀,用刀柄挡住一刀,接着刀身一旋,顺着他的刀背往上割伤那人手臂,然后一连闪电三刀,逼退众人。

    这时,传来“砰”的一声,一个人捂着喷血的脖子,硬邦邦的砸在了地上。

    小刀哥趁鬼哭三刀一过收刀之时,那人倒地之时众人目光被分散,突然冲出,左手一刀紧贴鬼哭刀身,将其拦在身外,右手一刀跟进,直击鬼哭手腕。

    这一手,是他绝技之一,刀刀斩手,防不胜防。

    就在他露出得意的微笑的时候,左手突然不受控制的一松,他便心觉不妙。

    这一手,左手刀缠住敌方兵刃才是关键,一旦没缠住,万事皆休。

    果然,只见鬼哭手中长刀一扭,刀柄上的环首“叮”的一声卡住了刀尖。

    小刀哥寒毛直竖,连忙后退一步,但还是迟了一点。

    他的眼角余光只看到一道黑光闪过,便感觉胸口剧痛,鲜血喷出。

    铃声骤停。

    小刀哥踉跄的后退几步,被身后的人扶住,低头一看,胸前衣服被整齐切开,露出了里面裂开的伤口,隐约之间,可见白骨。

    他转头看向鬼哭,只见鬼哭左手拉着一把黑色短刀,正在缓缓收回。

    这刀,是什么时候拔出来的!

    鬼哭的强悍出乎了小刀哥的意料,他一向很自负,但是这一次,却被彻底打蒙了。

    连续出手两次,连续两次都狼狈而退。这一次,如果不是退的快,恐怕都已经被开膛剖腹了。

    看着胸前的伤痕,感受着阵阵刺痛,小刀哥一阵后怕。现在,他清楚了这人绝不简单。无论是这身手,还是他手中的军刀。

    “你是谁?”小刀哥咬牙问道:“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

    “鬼哭,你们一些人应该认识,至于目的嘛……”

    鬼哭微微一笑,突然抬脚就向前走。众人慌忙后退,不敢让鬼哭靠近。

    鬼哭穿过众人,环视一圈,找到了趴在地上的林老鬼。

    这老东西,被鬼哭打晕了,趴在地上,又因为刚才的打斗被踩了好几脚,很是狼狈。鬼哭将他提了起来,对准他头顶的百会穴用力一按。

    “嗷!”林老鬼发出一声惨叫,抱着脑袋就跳了起来:“谁他女(马)……”

    刚开口,他愤怒的表情就僵硬了。看着四周的情况,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地上全是血和尸体,桌子被翻倒在一旁,一群彪形大汉围在周围,手中的刀明晃晃的。

    他打了个寒颤,弱弱的问:“各位大爷,咋啦?”

    “什么意思?”小刀哥看着林老鬼,问鬼哭:“跟他有关?”

    “跟他女儿有关。”鬼哭道:“我看上了她女儿。”

    小刀哥勃然大怒:“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欠你们20贯的债,你们要他女儿抵债。”

    “她女儿能值20贯?”小刀哥瞪大了眼。

    “真值!(×2)”两个细微的声音同时响起。开口的,一个是缩在后面的管事的,一个是低头勾腰,一脸弱弱的林老鬼。

    小刀哥一把拽住了管事的衣领将他拖了出来:“真值?”

    管事的肯定的说:“真的,那姑娘可水灵了。”

    “买了吗?”

    “还没,这老东西还不松口。”

    林老鬼跳脚道:“我女儿肯定不止20贯,起码要30贯才行,别以为我不懂行情。”

    人口买卖,价格差异极大。

    一般的,小的能卖个四五贯,大的能卖个七八贯,壮的那个十几贯,漂亮的,那行情又不同,有身份的,比如说那些犯了极大重罪的官员家眷,那又是一个价格。

    林老鬼说的不错,他也有权利卖自己的女儿,可鬼哭一听,勃然大怒,反手一掌将他拍翻在地。

    “打得好。”小刀哥大叫:“这种人渣,打死才好。”

    “不能打死啊!”管事的焦急的喊道:“打死的,他欠我们的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