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零八章 鬼类天敌
    “这里,本就是几个备选的通道之一。”秦美人说道:“这是娘娘的大事,奴家只能在上面小小的调整,其他通道,官人一样要受到差不多的危险。”

    “不是理由。”

    秦美人沉默片刻,道:“奴家还知道几样和花生酥一样好吃的点心。”

    说着,她停顿了一下,看着鬼哭严肃的表情,补充道:“都是以花生为主料。”

    鬼哭将最后一片甲片安上冤魂铁甲,然后穿戴好,站了起来,一压帽檐:“算了,原谅你了。”

    休整一番后,再次行动。

    有秦美人在前方引路,鬼哭干脆熄灭了蜡烛。猫着腰,沿着美人蜈蚣挖出来的洞口前行。

    蜈蚣美人在这里呆了许多年了,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四通八达的通道,连接着一处又一处空间。

    用力的践踏地面,将老鼠驱逐。

    踩死几只臭虫,拨开眼前的蛛网,鬼哭穿过一条狭小的缝隙,终于来到了一个房间中。

    这里看起来,这么个千金的闺房。一张巨大的铜镜,价值不菲,静静的摆放在梳妆台前。

    一张玉枕,放在床头,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

    鬼哭看了一下头顶,有些担心这里忽然垮掉,问:“还有多远?”

    “到了。”

    “到了?”

    “就在上面?”

    头顶,衣柜上方,有一个洞。

    鬼哭翻了上去,穿过了那个洞,然后,看到了上面一片非常狭小的空间。

    四周,黑沉沉的,鬼哭摸到了泥土、石头、瓦砾、木头以及稻草。

    他匍匐前行,也幸亏有大嘴相助,不然怎么带着那把长刀都是个问题。

    又向前钻了七八丈,鬼哭差点怀疑自己变成老鼠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

    一片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了眼前。

    头顶,黑漆漆一片,看不到顶。下方,一栋栋房屋环绕,而中间,华丽的城隍庙耸立着鹤立鸡群。

    惨绿的鬼火,代替了灯笼。而周围,阴兵成群结队的在此巡逻。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城。

    只不过,没有居民,没有喧嚣,有的只是一片肃杀。每一个阴兵都犹如机器,按照着固定的路线巡逻,没有一丝松懈,也没有一丝激情。

    “我的目标,就是那里?”

    “是的。”秦美人藏在鬼哭身后,只在墙上露出了一张脸,小心翼翼的将自己隐藏。

    “跟我说说,那里都有什么。”

    “奴家只知道一些外围的情况,最外面,有成群的阴兵把守,里面一些,有鬼差以及猛鬼。最里面,即便是红娘娘也没进去过,她只是在外面就感受到了危险。”

    “明白了。”

    鬼哭提着长刀,深吸了一口气,从上面跳了下去。

    一声轻响,落到了屋顶。

    然后,十多双眼睛朝这边看了过来。

    接着,成群的阴兵举起了弓箭。

    上面,正观察着的秦美人用力捂住了额头,鬼哭嘴角扯了扯。

    嗖嗖嗖……

    一支支利箭袭来,鬼哭迎着飞来的利箭,冲了上去。

    箭,可并非普通的箭,一支支介于虚幻与真实,射出的弹道笔直,也因此非常的准。而威力,和一般的箭相当,足以射死人了。

    铃铛,剧烈摇晃,发出急促的铃声。叮铃铃的铃声中,恶念随之扩散。

    箭矢开始变得虚幻,变得扭曲,变得时快时慢。在一圈一圈因为恶念犹如实质的音波之中,不断的虚化。

    终于,箭矢击中了鬼哭,然后,就像水滴撞击在岩石上,箭矢粉身碎骨。

    鬼哭一脚重重地踏在屋檐上,瓦片破碎。他一跃而起,长刀高举。

    “嗤啦”一声,一个阴兵被一刀劈成两半。

    紧跟着,化为点点星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周围的阴兵,也没好过。在接连不断的铃声中,冒出一股又一股的黑烟,身体越来越透明。

    恶念,对他们这种鬼类实在是太过克制了,不管是鬼哭攻击他们,还是他们攻击鬼哭,结果都是一个样。

    鬼哭见状,精神大振,信心大增,完全不在躲避,在道路上横冲直撞起来。

    阴兵们无声无息,沉默的冲了过来。

    鬼哭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然后一波又一波的阴兵,直接被杀溃,在恶念的削弱下,一个个跟纸糊的真的没什么,稍微被擦上一点,被轻轻的碰上一下,就消散于天地间,碰瓷的都没他们这么浮夸,也只有传说中的大师弟子,能和他们相媲美。

    十余骑策马扬鞭从斜刺里忽然冲出,一杆杆大枪抖动,枪头直指鬼哭。

    鬼哭扭头看去,双目恶念电射。为首的一骑猛然身上爆开,接着就迅速的变得透明。

    十余骑阴兵化作幻影,撞到了鬼哭身上,接着,变做了星星点点,随风飘扬。

    秦美人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下方,浑身止不住的轻轻颤抖。这克制,实在是太过吓人。

    那些阴兵,面对鬼哭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任由鬼哭势如破竹的一路杀穿,偏偏还没在鬼哭身上留下哪怕一点伤痕。

    她刚这么想,一杆大枪就刺中鬼哭的脸颊。

    一滴鲜血滑落,那杆大枪连同大枪的主人一同崩溃,灰飞烟灭。

    鬼哭抬起了头,看向了前方。

    前方,便是城隍庙的大门。

    十几个鬼差迎面走来,铁链哗啦啦的飞出。

    铁链交错,形成了一张大网,当头就朝着鬼哭笼罩而来。

    鬼哭只出了一刀,随后,铁链交织而成的大网从中间崩裂,碎了满地。

    鬼哭继续前行,鬼差不是阴兵,他们更聪明一些,因此个个面露震惊,慌张后退。

    铃声响起,一圈圈的音波扩散开来。鬼差们一触到音波,就不由得身躯晃动,紧接着变得透明,如梦似幻,不再真实。

    一声声尖叫中,鬼差们四散而逃。鬼哭没再受到半分阻扰,抬脚走上石梯,穿过大门,跨过前院,直接推门而入。

    供奉的城隍雕像,如今已经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巨大的蠕动的血肉。

    只是一见到它,就不由得各种杂念从心头升起。

    无病、无痛、长生,没有争斗、没有战争、没有灾害,不用劳作,饿了就有食物,想睡就有床被,日日皆是晴天……

    一幕幕景象,深深的烙印在鬼哭的脑海中。

    安详、和谐、美满,一幕幕就是传说中的无数人所向往的仙境。只要融入其中,成为它的一部分,这一切都能实现。

    鬼哭闭上了眼睛,傀儡一般的迈开了脚步,不受控制的向着这一团巨大的血肉走去,还剩一半的时候,鬼哭突然停住了脚步,睁开了眼问道:“你说,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地方,是不是会很无聊。”

    腰间的裤腰带抬起头来,用力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