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先砍一刀 > 第六章 以身试刀
    鬼哭沿着通道走到了地面,地面之上,是一间小茅屋,推开门,冰冷的气息迎面而来。

    夜色很浓,天上星光黯淡。

    竹林中,薄雾环绕,远方传来毛骨悚然的嘶嚎。

    竹叶沙沙,时不时有积雪从上面坠落,传来轻微的响动。

    走出了门,脚踩在积雪上,吱呀作响,积雪如沙,只是沙漠中的沙子滚烫,而这些积雪冰凉。

    “鬼哭兄弟不睡吗?”身后,传来乌鸦的声音。

    “暂时没有睡意。”鬼哭随意的答道。

    “鬼哭兄弟。”小白的声音从乌鸦身后传出,鬼哭回过头,这对夫妻在门口,小白提了灯笼,柔和的灯光中,一黑一白却也格外般配。

    “什么事?”鬼哭看着小白。

    小白也看着鬼哭,眼中带着恳切:“还望您不要把小玉的身世说出来。”

    “我明白。”鬼哭点头,随后漫不经心的问:“小玉的情况,我大概已经猜到了,应该是白娘娘出手,留住了她的本我,然后你们只给她吃素,让她无法激活她的天赋,如果一切正常,等她年龄渐长,本我壮大,性格彻底定型,那是份天赋随之消散,就将彻底摆脱妖孽的身份,但是……”

    妖孽,天赋异禀,比天才还要天才不知多少倍。但这种天赋,不仅是上天的恩赐,同样是灾祸。

    至今未闻,有妖孽活到成年的。

    他们因为自己天赋的强大被蒙住了双眼,太过猖狂,与天下为敌,本身也受人觊觎,结果一次次的作死之中走向了灭亡。

    白娘娘不知为何,收了小玉为自己传人。按照她的计划,一切顺利的话,小玉将以半人半狐的身份继承她的衣钵,而不是以妖孽的身份为祸世间,害死自己。

    但是,这一切都是要顺利的情况下。

    而现在……

    “白娘娘的手段具体如何我不清楚,但无非就是幻术、咒术、封印之类,但是现在北风至而万法凋零,你们认为白娘娘的手段还能坚持多久?”

    小白身体晃了晃,脸色煞白,靠在了乌鸦肩膀上。乌鸦连忙张开双翼,呵护着安慰着她。

    “我……我知道。”终于,一滴眼泪从眼眶而出,然后,再也掩不住了,一颗颗泪水接连不断,珍珠般滴落在雪地中。

    最近这些时日,小玉一直在喊肚子痛,小白骗她说她生了病了,但只要等到长大了,病就会好。

    可实际上,这哪是什么病啊,这只是小玉饿了。

    白娘娘的手段在北风中日益削减,而小玉她正在觉醒,体力消耗极大。

    她,需要吃肉,需要吃生的血肉。可是,小白哪怕心痛至极,也只能让她饿着,一旦吃了,那就没有回头路了。

    “她和你们在一起,迟早会觉醒,那一天,就是你们的死期。”鬼哭语气冰冷,隐含杀机。

    然而,乌鸦和小白虽然伤心,却很坚定。

    “那就等到那一天吧。”乌鸦斩钉截铁:“白娘娘与我夫妻有恩,她将小玉嘱托于我们,我们就必须要把她照顾好。更何况,这么多时日的接触,我们早已把她当作我们自己的孩子了。如果有一天,她成了……”

    乌鸦咬着牙,英俊的脸颊扭曲:“如果有一天她失了心智,要杀我们夫妻,那就是我们夫妻的命。但在那一天之前,我们必定会用尽一切保护她,即便,是你鬼哭要伤害她,也得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小白也抹掉了眼泪,她也听出了鬼哭语气中的杀意,顿时化身护崽的母兽,恶狠狠的看着鬼哭,离开了乌鸦的怀抱,锋利的指甲弹了出来。

    “小玉,还真是幸运。”鬼哭嘴角翘起,这个丫头,有两个爱她的母亲,有一个疼爱她的父亲,还得到了白娘娘的青睐。

    虽然身世凄凉,却从未受过什么苦。

    不知不觉之间,北风带来的寒冷,也没那么严酷了。由内而外,生出了温暖。

    “我明白了。”鬼哭点头道:“这是一个值得我拔刀的丫头。”

    “你要干什么?”面前的这对黑白夫妻心中一惊,同时炸毛。

    “安心。”鬼哭笑道:“我的刀,能救她。”

    “别骗我了。”乌鸦张开了双翼,挡在的鬼哭面前:“刀,从古至今都是用来杀人的,可不是用来救人的。”

    “那是别人的刀。”鬼哭傲然道:“而我的刀,有双刃,一面杀人,一面活人。放心,只要我一刀下去,从今以后,她将摆脱妖孽的身份。”

    鬼哭说得信誓旦旦,但是,乌鸦小白夫妻不敢信。万一,这只是他用来靠近小玉的借口呢?

    妖孽,正道人士是一旦知晓便会不远万里的前往诛之。

    而鬼哭,虽然面色凶恶,但是在乌鸦小白夫妻看来,却是一个真的不能再正的正道人士了。

    “不必怀疑。”鬼哭说道:“如果我要杀她,轻而易举,根本不用找什么借口,你们根本拦不住。”

    鬼哭说的在理,但是,他们还是不敢信,不敢冒险。

    乌鸦剧烈的喘息着,猛然间他回头,深情的看着小白。

    “不要。”小白摇头。

    乌鸦狠心扭过头,看向鬼哭:“你的刀,能治伤吗?”

    “能!”鬼哭肯定的点头。

    乌鸦深吸一口气,倾刻间,一片羽毛飞了出来,然后倒卷而回,划伤了自己的脸颊。

    他一步步走向鬼哭,边走边说:“小白,如果我受了鬼哭兄弟一刀后死了,你带小玉从密道逃走,然后告诉她,爹爹在和她玩捉迷藏,等她长大后就可以来找爹爹了。”

    小白用力的点了点头,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噗!

    锋利的长刀,从乌鸦后背透出。

    小白用力的捂住了嘴,后退一步,随时准备逃往洞府,带着小玉从密道离开。

    伴随着鬼哭抽出了刀,乌鸦脸上流血的伤口已经结痂。他抬起翅膀摸了摸,又摸了摸中刀的地方,他的伤,貌似更重了一些,原本一点小伤,变成了两道结痂的轻伤。

    鬼哭笑了笑:“我这一刀只能治重伤,这样的轻伤,本不该如此治的,但是你一定要看,我也只好如此了。”

    简单的说,他这一刀能够把重伤变成轻伤,而轻伤用了这一刀后还是轻伤。

    说完,鬼哭拍了拍乌鸦的肩膀,赞叹道:“你可真是个男人。”

    换作是他,可不敢硬生生的受别人这样一刀毫不反抗。

    乌鸦呆呆的回过了身,看着小白,道:“好像,他没骗我们。”

    顿时,小白又哭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