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绝品灵仙 > 161 万俟珊
    骆青离一时哑然,“你其实可以与我直说。”

    “那如果小五告诉了主人真相,主人会去龙尾岛给那些猎妖的人类预警吗?”

    小五委屈地眨了眨眼。

    它不愿意告诉骆青离这件事,确实是有一定的私心在,但它同样不希望骆青离会因为这件事而讨厌自己。

    人类与妖兽天生敌对,二者之间的矛盾自古以来便不可调节,每年都有无数人类葬送在这片大海中,也有数不清的海兽死在人修手里,包括骆青离自己,同样是在这片小岛和附近的海域里猎杀海兽的,就连妖兽与妖兽之间,也有着一条完整的食物链关系。

    小五不喜欢人类她可以理解。

    骆青离扪心自问,如果这件事她事先知道的话,她确实是会顺道去龙尾岛给那些猎妖的人修们提个醒。

    她没有多么宽广的胸襟,也没有拯救苍生的宏图壮志,这仅仅是出于同种种族之间的基础道义,至于人家信或不信,或是该怎么做,那她就管不着了。

    看小五情绪低落的模样,骆青离轻轻叹口气,“你的想法或心情,都可以与我明说,事实上,我未必就会有你想的那般大义无私,悲天悯人。”

    小五怔愣地抬起脑袋,骆青离拍拍它的脖子。

    于小五而言,它着实没有责任或义务去拯救人类修士,现在地动都已经发生了,她还不至于为此特意去责怪小五。

    海潮依旧汹涌,浪花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海岸,溅起无数水花,小五的目光忽然看向海面的某个方向,低声说道:“有人过来了。”

    小五是五阶妖兽,神识覆盖范围比骆青离还要远一些,率先发现了异样,骆青离顺着它的视线方向探出神识,果然看到有一行人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过来,而这四人还恰恰就是她在滨海城上船时看见过的宁珅他们几个。

    这四人之中,除了那个粉衣女修之外,骆青离都认识,她不确定宁珅和方静山还记不记得她,但当初她和方静山在迷瘴林秘地之中确实结伴同行过,哪怕现在她的外形变了许多,也难保不会认出来。

    他们再过一会儿就会到这附近来,出行在外,骆青离不想再招惹某些不必要的麻烦,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下了决定,运转变形术改头换面了一番。

    小五惊讶地看着她变了相貌,是那种扔到人群中毫无辨识度的样子。

    “主人,你的模样……”

    骆青离道:“只是一个换相秘术,可以瞒一瞒同一个大境界的修士。”

    她手里还有易容丹,完全能够弥补上变形术每日两个时辰冷却时间的弊端,骆青离看了眼小五又道:“要委屈你待一下灵兽袋了。”

    小五摇摇头,主动进了灵兽袋里。

    宁珅四人本是在这片海域的海中寻觅某些痕迹,突然便被翻搅的海水和震动的海底惊动。

    对大海较为熟悉的修士都知道,这是海中发生了地动,这个时候若是还待在海中,那将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几人不约而同地出了海面,打算就近找一个海岛。

    宁珅放出神识,远远便探到了骆青离身处的这座岛屿,飞到近前时,也发现了岛上还有其他人类修士。

    四人互看一眼,不动声色地落到岛上,径自与骆青离打了个照面。

    宁珅打量了她几眼,上前两步,面含微笑地行了个道礼。

    “这位道友,在下宁珅,与几位朋友恰好路过此地,因海上风云忽变,便来岛上避一避,若是有所打扰,还请道友勿怪。”

    宁珅的态度十分和煦,作为沧海宗年轻一辈中举重若轻的人物,宁珅待人接物自有他的一套,就算这个时候真的是被打扰到了,对着这张脸,大约也生不起气来。

    不过若是以为这个人当真是人畜无害,那就大错特错了。

    时隔十年再见面,骆青离看着这人还真觉得有些微妙,轻轻颔首回道:“这岛并不属于谁,我也只是恰巧在此歇脚,并不打扰,几位道友随意。”

    宁珅微笑点头,骆青离自发与他们隔开一段距离,转身去了岛的另一头。

    这片海域地处偏僻,鲜少会有人修前来,当时在船上见到他们,骆青离还以为他们是去龙尾岛猎兽的,老实说,在这个地方看到他们,还真有些意外,至于是不是如宁珅口中说的恰好路过,骆青离持保留意见。

    粉衣女修望着骆青离离开时的背影,目光忽然一动:“是她?”

    宁珅顺手结了一个隔音结界,回身问道:“万俟道友认识?”

    “不认识。”粉衣女修摇头,“之前在船上路过降珠岛的时候,见到有个女修下船去岛上,背影和这个人很像,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

    毕竟那时候她只是随意一瞥,并未多留心。

    宁珅不由拧眉,方静山也奇道:“降珠岛离这足有数万里,我们还是转了两次船又飞了半个月才到的,若真是同一人,她到这里来做什么?莫非与我们目的相同?又或是她在跟踪我们?”

    宁珅和粉衣女修没有表态,纪若初先摇头否决了,“大海之上空旷无垠,几乎没有任何遮掩物,若是跟踪我们,这人的敛息之术得有多么出色,才会一路上都未曾被我们发现?”

    “而且若果真是跟踪的话,她就不会先在降珠岛下船了。”粉衣女修补充道。

    方静山挠挠头,更加不解,“那她是和我们有相同的来意?”

    说着,他就看向了粉衣女修。

    “你看我干嘛?那张地图我也是偶然得来的,是真是假我也不确定,这才找了你们来帮我探探底细。”

    粉衣女修哼道:“再说了,沧海桑田,这片大海的地貌一直都在变化,我早就已经说过了,我们是有很大可能空手而归的。”

    方静山抿紧了唇,宁珅轻笑一声道:“别想这么多,也可能,真的就只是个巧合。”

    一行人面面相觑,暂时在岛上停了下来。

    海面的浪潮没过一会儿就小了下去,这是地动结束的标志,但也不能就此掉以轻心,海中的地动是间接性发生的,兴许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还会继续。

    宁珅飞至半空,看着底下波浪翻滚的海面,一时陷入沉思。

    粉衣女修飞身至他身侧,含笑揶揄道:“宁公子,你既熟悉海上天气,不知有没有事先预料到这场地动呢?”

    宁珅无奈,“万俟道友,在下若早便知晓,又岂会隐瞒不告?不过现在想想,近日海兽们行为怪异,早已有预兆,就是不知道这次的地动源究竟发生在何处……”

    粉衣女修不置可否地笑笑,看着并不平静的大海,轻声说:“其实,这于我们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万俟道友的意思是……”

    “附近的海兽都离开避难了,接下来我们要在海中寻找兽皮图上的线索不是方便很多?至少不用担心会有妖兽侵袭了。”

    宁珅皱眉看着海面上分散的一个个漩涡,“可眼下海中仍有许多乱流。”

    这些乱流有大有小,甚至还有可能汇合到一起,一旦被卷入也将是件危险的事,以他们的能力,未必能应付得过来。

    “那就看宁公子敢不敢赌了。”粉衣女修盈盈笑道:“待到海兽们都避难回来了,那时我们有能力探索的海域也将大范围缩小。”

    不可否认,粉衣女修说得不错,宁珅思索了一下便颔首赞同。

    这时粉衣女修又提了个建议,“宁公子,我们只有四人,搜寻范围如此之大,工作量可不小,不如再找一个帮手?”

    宁珅额角微微一跳,面上仍是保持着微笑,望向骆青离所处的那个方向,“万俟道友是说……”

    “刚刚那个女修,我见她年纪轻轻,修为不错,若没有点本事,也不会独自一人跑到这么一个偏远的地带来,宁公子你说是吧?”

    粉衣女修的笑容甜美无害,宁珅的眸光不由闪了一下。

    这粉衣女修名为万俟珊,便是大名鼎鼎的万俟商会的人,万俟商会的生意几乎遍布整片浮华大陆,包括滨海城都是由他们一手扶持起来的,他们完全不输于任何一个大门派,只要他们愿意,便有能力将一个不毛之地发展成贸易之城,他们手中拥有的资源也足够令人震撼。

    万俟珊无意中得到了一张兽皮图,这兽皮图上似乎是记载了某个海中秘地,像这种秘地在浮华大陆上并不少见,但有如此明确标注的却不多,即便有,也大多已经被人探索过了。

    秘密之地,可能会有危险,但也很可能会有机缘,万俟珊本是和纪若初一道来寻找机缘的,但两个人的力量还是有些微小,于是中途在遇上宁珅和方静山后,万俟珊便提出了让他们一同加入。

    虽说明面上是组队探险寻宝,但他们彼此之间也是有亲疏之别的,万俟珊与方静山都是筑基初期,宁珅和纪若初同为筑基中期,双方打了个五五开,一路上也都十分和谐,相安无事。

    如今都已经到达目的地附近了,也许再过不久他们就会有所收获,万俟珊就忽然提出再加入一个人。

    那么原本的平衡局面无疑会被打破。

    宁珅心中暗笑。

    商人本性,凡事精打细算,心思百转千回,该说果然是万俟家的人吗?

    宁珅轻扯嘴角笑道:“兽皮图在万俟道友手中,你既是此事的发起人,那么宁某的意见如何重要吗?”

    万俟珊眨眨眼,嗔笑道:“宁公子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咱们一路上好歹也是共患难过来的,这份情谊在这,你的意见自然是重要的。”

    说到这里,万俟珊又满脸无辜道:“我们都走到这里了,若是什么都不做就这般空手回去,那多可惜啊,宁公子你说是也不是?”

    宁珅看了她半晌,忽然笑起来,“万俟道友随意,宁某没有意见。”

    “那宁公子就请稍等片刻。”

    万俟珊盈盈施了一礼,飞向骆青离所在的位置。

    骆青离在海岛的另一面布了个阵法原地打坐,没一会儿就见那粉衣女修朝她走了过来,看着她周围的阵法惊喜道:“这位姑娘是阵法师?”

    地上的阵法乃是就地布置,而不是用固有的阵盘替代,一般能这么布阵的,不是阵法师,也是对阵法有一定了解之人。

    骆青离望了过去,这粉衣女修容貌娇美,面色坦率,落落大方,好似只是对她这个人感到单纯的好奇。

    骆青离却有些奇怪她的称呼。

    一般在中原南诏,见到同阶修士,都是互称道友,如这粉衣女修一般称呼姑娘的还真不多见。

    “只是略通阵法而已。”

    万俟珊见她回话,笑着又凑近了几步,“姑娘,我叫万俟珊,能在此地相见甚是有缘,不如交个朋友?”

    骆青离轻轻挑眉,“万俟?”

    这个姓氏可不多见,她的第一反应便是万俟商会。

    万俟珊眉眼皆弯道:“正是万俟商会的万俟,我乃万俟家的人。”

    虽然心中有这个猜测,可真的确定时骆青离还是有些惊讶,点点头道:“原来是万俟道友,在下裴钥。”

    “裴姑娘有礼。”万俟珊很是自来熟地坐在她身边,问道:“裴姑娘,此处这般偏僻,你来这是做什么的?”

    她有意打听骆青离来这里的目的,可偏偏一点都不知婉转,神色坦率,完全将事摊开了摆在明面上说。

    骆青离倒是头回碰到这样的人,只含糊道:“恰好路过,就在这附近猎了些海兽。”

    “这样啊……”万俟珊喃喃道。

    她也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也未必就是信了骆青离说辞,不过是寒暄两句起个话头。

    “裴姑娘,咱们明人便不说暗话了,我来寻你,是有件事想要请你帮个忙。”

    万俟珊开门见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纪若初是她的朋友,宁珅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上,和方静山又是一体的,她确实需要再来个人帮忙牵制,至于这个人是谁,万俟珊并不在意,只要有用就行。

    秘地探宝,她相信,这样的要求,是没有人会愿意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