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掌心女皇 > 第158章 司空到访
    萧贵妃从养心殿出来的时候,澄明看她的脸色很不好,便上前问道:“娘娘,您没事吧?”

    “没事。”萧贵妃扶着她的手臂,勉力支撑自己发虚的双腿。

    回到昭阳宫,萧贵妃恨恨地说道:“不知道萧苓微那丫头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到了陛下的庇佑。

    “本宫好不容易等到二公主跟本宫开口要萧苓微,本以为本宫跟陛下一提,陛下就会答应。

    “没想到陛下居然那么生气,还说不会让裴先生到皇宫来教书。

    “真是气死本宫了。”

    萧贵妃说着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来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

    澄明总算是听明白了,她踟蹰着说道:“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杨老将军救驾有功,所以陛下才会这么说的。

    “娘娘您想啊,这些日子陛下陆陆续续封赏了杨家成年的儿郎,不就是因为杨老将军救驾有功嘛。

    “而萧苓微是杨老将军的外孙女,又是唯一一个,杨老将军若是在陛下跟前说上两句,陛下一定会顺着他的意思。”

    萧贵妃想了想:“你说得有道理。

    “只怪本宫倒霉,在这个节骨眼上碰上了宫变。

    “幸好陛下说会给坤儿找名师,否则本宫这心气顺不了。”

    澄明温声安抚她:“娘娘别生气了,八皇子没能得到裴先生做老师,现在看来也未必是件坏事。”

    萧贵妃看了过来:“这话怎么说?”

    澄明解释道:“娘娘,如今皇后娘娘被软禁,她的儿子已无翻身之日。

    “四皇子死了,虽然葬礼刚过,但是朝中大臣蠢蠢欲动,开始物色新的太子人选。而现在呼声最高的是三皇子,其次是五皇子。

    “按照年纪来说,三皇子是目前存活的皇子当中最年长的,其母妃也是四妃中的淑妃,地位很高。

    “从最近陛下的态度来看,陛下很是倚重三皇子和五皇子,他们是成年皇子,我们八皇子还小,斗不过他们。

    “所以奴婢认为娘娘现阶段应该韬光养晦,好好培养八皇子。

    “等到三皇子和五皇子斗得你死我活,就像废太子和四皇子那样。

    “到时候娘娘贵为贵妃,八皇子外家又是第一大家族萧家,还怕没有八皇子的出头之日吗?”

    萧贵妃盯着澄明看了半晌,眼中露出赞赏:“澄明今日可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这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竟让本宫心悦诚服。”

    澄明笑了笑,谦卑地说:“娘娘出身名门,聪明绝顶,心中早有成算,不过是给奴婢一个机会,卖弄口舌罢了。

    “奴婢日日伺候娘娘,耳濡目染,就算是块笨石头,跟着娘娘也总有一天会开窍的。”

    “哈哈,你这丫头…果然讨喜。”

    ……

    杨慧君看完账册,问兰芝:“那两个新来的小丫头如何了?”

    她话里的小丫头指的是给萧苓微挑的陪玩丫头——兰梅和兰竹。

    兰芝笑道:“顾嬷嬷亲自训练了两日,规矩上没什么问题。

    “如今小姐每日都要和她们玩上一会,玩得可开心了,饭也吃得多了,身体也好多了。”

    杨慧君松了口气:“那就好,派人多盯着点,她们毕竟年纪小,很多事情不懂,不要让人忽悠了去。”

    “是。”

    杨慧君又问:“对了,老爷怎么还没回来?”

    兰芝回道:“夫人在杨府的时候,陛下就时常宣老爷进宫讲解经史、诗词文章,有时候说得尽兴,傍晚才会放老爷回来。

    “看这情形,恐怕今日又要到傍晚才会回府了。”

    杨慧君垂下眼眸,想起了皇帝那句“另有封赏”,突然就明白了皇帝此举的用意。

    ……

    皇帝抚掌而笑:“萧爱卿不愧是学富经纶,听君一席话,朕豁然开朗。”

    萧林珹垂下眼眸:“陛下谬赞了。”

    “哈哈,爱卿不必过谦。”皇帝似乎很高兴。

    这个时候吴司空来了:“臣见过陛下。”

    萧林珹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吴司空,听说他是皇帝的心腹,在上次宫变当中立了大功。

    皇帝抬手:“免礼。

    “司空来得正好,这位是翰林院的萧爱卿。”

    萧林珹连忙对吴司空行礼:“下官见过司空大人。”

    吴司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皇帝又道:“说起来你们两个还有些渊源。

    “萧爱卿的女儿拜了裴先生为老师,按照辈分来说,微微那丫头应该称呼你一声‘大师兄’。

    “这样说来,萧爱卿是你师妹的父亲,这辈分可就在你之上了。”

    皇帝说完,觉得有趣,便笑了起来。

    萧林珹汗颜,对着吴司空拱了拱手:“下官不敢当。”

    吴司空笑笑,并不言语。

    皇帝看了他一眼,突然说道:“上次听你说,你很久没去看老师了,想去看看裴先生。

    “正好,你今日也没什么事要忙,朕与萧爱卿也谈完诗赋了,你就随萧爱卿一起去萧府,去瞧瞧你的老师。

    “裴先生收了两个学生,恐怕他们还没见过你这个大师兄,正好今日有机会,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你这个大师兄。”

    吴司空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但皇帝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皇帝说他今日没什么事忙,那他就是没什么事忙。皇帝说他要去看老师,他就得去看老师。

    得亏君臣两个平日里有些默契,吴司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随即自然地说道:“陛下说得是,臣这就去萧府。”

    皇帝又道:“等等,朕有些日子没见裴先生了,你替朕带些礼物给裴先生。”

    “是。”

    等张公公备好了礼品,吴司空就跟着萧林珹去了萧府。

    两人同坐一辆马车,萧林珹浑身不自在。他从来没和朝廷一品大臣司空大人相处过,何况吴司空还是皇帝的心腹。如今同坐一辆马车,萧林珹觉得压力特别大。

    他没话找话地和吴司空寒暄了两句,吴司空讲话很简洁,基本上是他问吴司空答。如此一来,他就觉得很尴尬,觉得吴司空应该是不屑搭理他这个芝麻官。

    于是他不再说话,假装没事人一样坐着,腰杆挺得笔直,表情很淡定,其实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萧林珹第一次觉得皇宫到萧府的这段路特别长,终于到了萧府,萧林珹的身体已经僵硬了。

    “司空大人,萧府到了。”外面传来声音。

    吴司空看向萧林珹,冲他挑了一下眉毛。

    萧林珹有点懵:“啊…司空大人,您的眼睛怎么了?抽筋了吗?”

    吴司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