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南新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都要连累家人!

    不过,在外人面前,他还是要做一个好好丈夫的。

    “皇上,都是臣的错,是臣没有尽丈夫的责任。”

    司马璟摆手道:“方雷氏是什么样的人,朕清楚,你们不必再求了,她罪不可恕,但因为没弄出认命,就判发放北地吧。”

    方雷氏和方晴桐都傻了眼,发放北地跟判死刑有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比死还惨,恐怕到时人还没到就死在了途中了!

    “皇上,求您开恩啊!”方晴桐说着拉了自己的父亲,“爹,您帮忙求啊。”

    方南新叹了一口气,说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上已经格外开恩了!”

    “来人,押方雷氏下天牢,明日出发到北地。”

    “是!”

    方雷氏顿时晕死过去,两个侍卫进来使出了吃奶的力才勉强将这只大球给拖出了勤政殿,真特么,死肥猪,几百斤了都!

    司马璟见烦人的人被拖走了,心情都好了不少,挥了挥衣袖道:“皇后与国丈无事,就且退下吧。”

    半晌,方晴桐唇间扯出了一个笑,朝司马璟跪拜,“臣妾告退。”

    方晴桐两父女出了勤政殿后,方晴桐质问方南新,“您方才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放弃了?那可是你的发妻啊!您竟然还说皇上格外开恩了!您是不是根本就想母亲死!”

    方南新的心里是狂喜的,但是自己的女儿是皇后,日后还要靠她呢,所以有什么还是得装一下。

    他抱住了方晴桐,“女儿啊,不是爹不想救,而是你母亲她已经救不回了。你本就不得宠,刚才如果我们一直在那里纠缠,日后皇上他就会更加厌恶你!所以,爹也是为了你啊!

    你要恨就很那个赵戚戚,是她害了你的母亲,我们先忍辱负重,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啊!”

    方晴桐忽然止住了哭声,眼中闪过浓浓的恨意。

    赵戚戚,你抢了我夫君的心,又害死我的母亲,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的勤政殿内,司马璟见所有烦人的人都走了之后,唇角扬起一个笑意,看着赵戚戚说道:“皇婶,既然您都来了,不如我们一起用晚膳吧。”

    司马瑜:“……”这臭小子的眼神怎么好像有些不太对?

    “咳,你皇婶答应了国公夫人,今晚要回去用膳的。”司马瑜一本正经地瞎说。

    赵戚戚配合地点了点头。

    司马璟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忽然他脑筋一转的,“不如朕也去国公府用晚膳吧……那个朕去体察一下民情。”

    两人:“……”用晚膳跟体察民情有半毛钱关系?

    “就这么说定了,来人,给朕更衣。”司马璟欢脱地进了内殿。

    司马瑜走到赵戚戚身旁,揽着赵戚戚的腰,俯身问道:“宝宝,你什么时候又惹上桃花了?”这回还是一朵金色的桃花,自己名义上的侄子,偏偏自己还喜欢这个乖巧的侄子……

    !!!∑(?Д?ノ)ノ

    赵戚戚嘴角一抽,“我,我怎么知道!”

    *

    求月票

    今天没了,手都要断了的作者君

    (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