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幽暗囚笼 > 第七十九章 树林中的啜泣女孩
    沿着体育馆边缘的碎石小路,迪克屏息倾听着,那混杂在风声中,断断续续的女子哭泣之音。

    追随着声音的根源,迪克不断靠近位于体育馆后侧的树林。

    头顶树叶奏响的“沙沙”声越来越密集,脚下的石路也早变换成了松软的泥土。

    在静谧的黑夜中,一切细小的声音都会比平时放大数倍,在迪克身旁不远处的花坛草丛,偶尔会传来窸窣的动静,像是有什么小动物从中飞快的一闪而过。

    几只叫不上名字的鸟类,停留在上方树梢的末端,它们有些反光的眸子,注视着在不断前进的迪克。

    当两者之间的距离达到一定程度后,一阵羽翼挥动,连带树枝颤动的声响乍然响起,片片早就枯萎的树叶,被连带飘落,成为了地面落叶的一员。

    在一般的囚笼游戏中,除了同样身为玩家身份的人以外,本土NPC与地图场景内的事物,是不会对玩家造成任何生命威胁,也不具备攻击性的。

    所以换句话来说就是...

    只有玩家,才能杀死玩家。

    任你环境做的再怎么瘆人,心知肚明这一点的迪克,没有丝毫的慌乱与害怕之色。

    他只是在专注于追寻着声音,甚至于,时不时从他脸上,还能见到兴奋的表情。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

    借着空中的月光,迪克进入了这片不大的小树林,耳畔哽咽的声响越来越清晰,没过几步,迪克就停下了步伐,双目一凝,他看到了哭声的主人。

    “果然...”

    作为只是校园绿化程序之一的小树林,树木间的密集程度十分有限。

    在林中一片略显空旷,很明显应该是供学生中途休息的场所,一位身穿学院校服的女生,坐在了其中的一把石椅上。

    她低垂着头颅,弯曲着身体。

    两手掩面,通过全身的轻微颤抖,以及啜泣不止的哭声可以判断,对方应该是为什么伤心事,而在此地独自悲伤。

    面对如此场景,迪克显然与对方的情绪截然相反,他神情高兴,内心十分激动。

    “不会错,就是特殊NPC!”

    一般来讲,若是在正常恐怖游戏中,如此环境下,这位白衣女子有七八成的可能,会是无脸怪,亦或是类似贞子一样的角色。

    不过在以“学院”作为关键词的地图,像鬼魂怪物一类的NPC,还是极为少见的。

    况且,就算再是什么妖魔鬼怪,只要是能对自己起到帮助,迪克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前接触。

    反正不会伤害到他,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咳咳...”

    故意轻咳了两声,迪克没有掩盖自己地脚步声,踩着布满落叶的土地,他来到了这位女同学的旁边。

    呃...

    本来是想借此引起对方的注意,可直到自己都快贴到人家身上了,这位女生还仍在自顾自的小声啜泣。

    “咳咳...咳咳...咳...”

    “咳...干!”

    连续又干咳了几声,最后的迪克实在忍无可忍,他选择直接轻轻碰触了一下这位就在他身边的女生。

    “那个...同学你还好吧?”

    “啊...啊!”

    好在这回终于有反应了,这位似乎像是之前一直沉浸在自己悲伤世界中的女同学,被迪克这一下弄得回过了神来。

    只不过...

    在看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位男性后,她反倒是被吓了一跳,颇为失声的尖叫了一声。

    “别紧张,别紧张!”

    迪克见到对方的这个样子,立马向后后退了几步,同时双手高举,在嘴上轻声解释的同时,一边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我就是看到你在这里一个人哭,所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来帮忙的。”

    仿佛迪克的话起到了效果,女同学因惊吓而起伏不断的胸口,慢慢平缓了下来。

    之后的她,在借助月光,看到了迪克身上的校职工服饰,知道对方也是学校内的一员后,才彻底呼了一口气。

    “对...对不起。”

    “我这边没事,但你现在还好吗,为什么你会深夜在这里,是有什么伤心事吗?”

    囚笼游戏中的NPC都极为高度智能化,更何况还是作为只在夜晚出现的特殊NPC。

    想要尽可能多的,从他们身上获取情报,除了可以依靠某些职业的技能特性外,学会根据场合,选择适当的接触与谈话方式也很重要。

    “我...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往事,所以...所以情不自禁的就跑出来了。”

    “哦?这样吗...”

    迪克听到这里后,心中又是一喜。

    毫无疑问,这位NPC口中的“往事”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会蕴含什么重要情报。

    “你介意跟我说说吗,我可以当一个旁听者,你知道的,有些时候一些事情,自己扛着不如向别人说出来,这样会好受很多。”

    按捺下心中好奇的情绪,迪克明面上依旧十分温柔,用试探性的口吻在变相追问。

    接下来的两人,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在迪克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女同学终于发话了。

    “好...好吧,确实说出来可能会好一点吧...”

    她又坐回了原来的石椅上,微微扬起脖子,抬头看着空中的月亮,眼中似乎陷入了回忆,女同学接下来对一旁的迪克说道: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每次在我睡觉的时候,总会如同梦魇般的缠着我,一想起来就会十分后怕。”

    仿佛四周的风声都小了很多,迪克更是保持着安静,女同学略带哽咽的话声,成为了此地唯一的声响。

    “身为男性的你,可能没法体会,但作为女生...真的很恐惧,我...我曾差点被人在小巷里...”

    虽然终究还是没说出那个词,不过基本上只要是个正常人,就都能大概猜到。

    差点...?

    意思就是实际还是逃过一劫?

    迪克抓住了每句话中的重点,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去听故事,而是为了从故事中,找到有关于本局游戏内,除自己外的另六位玩家情报。

    而接下来女同学的话,回应了迪克的猜测。

    “那一次真的很恐怖,要不是正好幸运的撞见了另外的一对情侣,我...我可能真的就...”

    仅仅两三句话,在迪克的脑海中,就差不多对于整个事件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是那对救人的情侣...

    还是说是...

    强奸犯?!

    带着“寻找玩家线索”的目的,迪克很快就锁定了女同学故事中的三位人物。

    既然作为提供讯息的NPC,他就敢肯定,在这几个人物中,必然会有某位,甚至说是某几位玩家的影子!

    清楚了这一点,迪克更进一步,用带着同情和安抚的语气,很是温柔的说道:

    “能...详细跟我讲一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