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四章:谁比谁傻?
    大朱吾皇倒真的不是故作大方。

    他是真的看不上!

    他早就打听过了,如今一元世界中,各家老祖最强的也不过心动巅峰,金丹老祖那都已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心动巅峰的修仙者分割神识又能搞出多牛逼的宝物来?

    最多能发挥出融合境的威力而已,顶破天了,融合巅峰,而且还是些坚而不久的玩意,真心没多大用啊!

    对大朱吾皇来说,他的对手从来不是这些个小辈,而是那些老祖们。

    没多久,始祖赛正式开始!

    直到走进了那片金光之中,大朱吾皇这才不得不承认,器灵的手段还是有些了不起的。

    这金光之中竟然是一个类似独立空间的所在,藏须弥于芥子,真正的仙家手段。

    “在外面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嘛?如果看不见,岂不是说我可以随意出手?”

    他环顾左右,所在之处已变成了一片褐色的石原,直径约有千米左右,而自己的对手正站在他身边,也正张望着。

    “四人一组,方才是所有选手一同进入的,说明这样的空间共有近三百个,同时进行,效率很高啊...这么看来,这始祖赛没多久就会结束了。”

    在这空间上方,有一个血红色的透明数字正在不断的倒数着,另三名选手纷纷散开,生怕被人围攻,唯有大朱吾皇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中央,仰头看着那个跳动的数字。

    三个先天巅峰,连个入仙门的都没有,站这让他们围殴又能怎样?他们累死了,自己都未必会有块淤青。

    太没挑战性了...

    也不知道外面到底看得见里面的战况不,不过大朱吾皇觉得大概率是看不见的。

    为了低调点,他算了算时间,五分钟后才将最后一名对手一巴掌扇晕了过去,而后金光一闪,他便被传送了出去。

    此时,已有百余人站在了外头,梵小北和王泰戈也在其内。

    一看见他,王泰戈立马屁颠颠的跑了过来,傻呵呵的笑着:“小千哥,那些家伙太不经打了,有一个还想用剑来砍我,我用你给我的那张纸,一下就干掉他了...”

    “你特么在第一场就把荒圣分神之宝用了?”

    大朱吾皇目瞪口呆,实在无话可说。

    梵小北也已走到了两人身旁,闻言倒是并未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朝王泰戈看了看,替她解释道:“小千兄,铁棍那一场,四位之中有一位是开光境,来自西湖宗...”

    大朱吾皇取的名字实在太过拗口,虽然王铁棍也不好听,但总比什么王泰戈顺口的多了,她还是习惯这么喊。

    “原来有位开光境在啊,那也怪不得了。”

    大朱吾皇恍然大悟。

    王泰戈...好吧,他自己也觉得还是王铁棍顺口。

    王铁棍天赋异禀,刚刚筑基成功便已有了筑基巅峰的战力,但是比起开光境来还是差得远了,想要晋级,也只能用分神之宝了。

    梵小北朝着远处围观的人群某处看了看,笑道:“这次西湖宗估计得哭,他们只有这一名开光境,原本还打算着能进入十强的,结果连第一场都没捱过去...”

    大朱吾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身后看去。

    什么西湖宗,连三十六大势力都不是,他还真没啥兴趣了解对方的情绪。

    此时到了外面,他才确定了下来,确实看不见。

    还有一百余场并未结束,但身后是一团金光,时不时的有获胜者被传送出来,但却无法观察到里面的战况。

    “小南还没出来...”

    梵小北站在他身旁,面露愁色。

    梵音宗这些人之中,大朱吾皇和梵小北的签位最好,对手都是凡俗武者,王铁棍最次,撞到了开光境,而梵小南的三位对手之中,也有一名筑基境的仙门中人。

    小丫头毕竟年幼,对战经验不足,就算有东来剑在手,也未必保险。

    “怕什么,她那也有张荒圣分神之宝呢!要是真的顶不住,早就用了,我看,小丫头是在拿人当自己的磨刀石,以战代练呢!”

    “对呢!我怎么把这忘了...”梵小北顿时松了口气。

    自己确实是有些关心则乱了,王铁棍都能用荒圣分神之宝击败开光境了,区区一个筑基境算什么?

    果然,没过多久,梵小南也被传送了出来,小丫头四处张望了一下,蹦蹦跳跳的朝着几人奔了过来,一面跑还一面乐滋滋的嚷着:“小北姐,小千哥,我可厉害了呢!那家伙躲啊躲的,还是没躲过去...最后我用小剑嗖的一下...”

    大朱吾皇朝她看了几眼,伸手递了一颗补灵丹过去。

    小丫头虽然心情不错,但那小脸已经白的发青,显然是灵力都快耗尽了。

    东来剑毕竟乃是五阶法宝,以她的境界,能用上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

    “谢谢小千哥!”

    梵小南毫不在意,接过丹药就直接服了下去,脸色以肉眼可查的速度恢复了过来。

    “这是...”梵小北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

    这丹药的效果比拍卖时的那瓶都要好上许多,那一瓶十二颗,最终胖子花了一亿一千万大钱才拍下,这人情是越欠越多了。

    不过很快她就想通了。

    六阶法宝都握在手里了,原本就还不清了,还怕欠人情?

    最多...最多日后自己...自己以身相许了...就是不知人家看得上自己不...

    她忽然间俏脸绯红,偷偷的朝着大朱吾皇瞥了一眼,却发现这家伙从头到尾都没怎么看过自己,不由得心中又有点失望,暗自叹了口气。

    大朱吾皇是真没功夫考虑这个啊。

    要说起来,梵小北和贾柔含是同等级数的超级美女,无论是外表还是性子都挺合他意,要说没一点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可等始祖赛后自己就要去二层世界了,鬼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拔那什么无情的事,大朱吾皇是真心干不出来,还不如拉开点距离比较好...

    他忽然想起来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归须那老家伙来了没?

    在拍卖会上得到了这老家伙的消息之后,他一直在闭关,都把他给忘了,先前也没注意...

    ......

    遥远的西冰原海域,一块巨大的礁石已被挖掘出了一个深深的孔洞。

    孔洞之中,归须大刺刺的坐在一个石雕的宝座上,下方聚集着一群灵智初开的雌性海族,他正在那玩着选妃的游戏,忽然打了个喷嚏。

    “谁想我了?还是会有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

    老家伙浑身一颤,忽然没了繁衍播种的兴致,急匆匆的站了起来。

    “遇到那小王八蛋之后,我就诸事不顺,还是再换个地方吧!小心为上!”

    等他走后不久,此处忽然地动山摇,整个海底都陷落了下去,成了一片黑漆漆的深渊...

    似乎在冥冥之中,有种神秘的力量,替大朱吾皇了却了一场因果。

    ......

    一位位选手被传送了出来,半小时后,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二百九十四名选手全部到齐。

    大朱吾皇还是没看见归须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那老家伙怎么说都是开光境,如果参加了始祖赛的话,总不可能倒霉到第一轮就被淘汰吧?

    果然,过了一会,那些被淘汰的选手也被传送了出来,其中也没他的身影。

    始祖赛很残酷,根本不计生死,就算想认输也有一定的延迟时间。

    第一轮结束之后,便有一成的选手直接陨落,有些胜利者也是遍体鳞伤,如果不恢复的话,无论如何都是闯不过第二轮了。

    但赛制根本没给他们休憩的时间,等上届前六的大势力选出了六位替补之后,直接就开始了第二轮。

    这次是三人混战,一人胜出。

    大朱吾皇这一组,一名半死不活的先天境,一名筑基境,去描述战斗过程都属于水字数。

    梵音宗在第一轮运气不错。

    除了大朱吾皇等四人之外,还有一名先天境涉险过关。

    不过这一轮之后,这一位肯定是再见了。

    而后王铁柱真是‘洪福齐天’,第一轮遇到了开光境,这一轮竟然撞到了胖子,那还有什么搞头?

    幸好胖子也知道他是梵音宗的人,并未下狠手,而是直接击晕了事。

    第二轮过后,梵音宗三人进入前百!在各大势力之中,挤进了前二十,已然站稳了三十六强的位置!

    相比之下,贾氏却有些惨...

    他们从帅府聘来了两位仙门选手,其中一位便是被梵小南淘汰的那位。

    此时,只有贾柔含和另一位筑基境选手晋级百强,如果两人在之后的比赛中挣不到一个较好排名的话,极有可能被挤出三十六强。

    其实如果放在往年,这成绩也够了,贾柔含乃是开光巅峰,极有希望进入前十,再加上一名百强,积分足够进入前三十六。

    但是,这次始祖显圣,各家都会掏出底牌,老祖们也纷纷分割神识,就算不遇到胖子,开光巅峰也不敢说稳胜对手了。

    毕竟,相对于各家老祖的战力来说,贾家这位还排不上号。

    第三轮,乃是对战淘汰赛。

    金光之中,出现了一片片虚影,正是百强选手的投影,而后混作一团,再分开时,已然一一对应了起来。

    贾柔含抬头上望,面色讶异,在她那投影旁,那个笑吟吟的青年,可不正是那位黄五、黄小千?

    “还真巧啊...”

    不远处,大朱吾皇也有些惊讶,不由自主的朝着贾柔含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

    不过在他身旁,梵小北也是面色铁青,她和梵小南竟然直接被分在了一起...

    等全部对战出来,大朱吾皇深深的感受到了器灵的恶趣味,不仅仅梵小北和梵小南分在了一起,各大势力中皆有这种情况出现。

    譬如战天地,对上的便是他们战家另一位开光境高手。

    这一下,情况就混乱了!

    原本晋级了三人以上,觉得自己已经十拿九稳的势力也都紧张了起来,他们几乎每一家都有自己人对上了,特别是战家这种足有七人闯入百强的大势力,甚至有三组都同室操戈。

    相比之下,倒是那些只有两人入选的势力松了口气,他们都被避开了。

    四周的观战人群之中,贾氏老祖倒是松了口气。

    之前他还担心不已,但如今看来,形势还在掌控之中。

    对贾氏来说,最有威胁的不是那些实力在他们之上的势力,而是原本在三十六强之外、这次却异军突起的。

    其中,梵音宗便是其一。

    但此时,梵音宗两名仙门选手撞在了一起,另一位,便是之前被他赶走的黄五了。

    在得知这位竟然是蛮神后裔之后,要说贾氏老祖不后悔那也是假的,但是,既然事已至此又能怎样?

    但如今,他竟然和自家的这位妖孽后裔撞在了一起,那就等若是被淘汰出局了!

    要知道,始祖显灵之后,他可是下了血本了,不仅仅拿出了贾氏传承数万年的一件五阶法宝,还分割了五道神识。

    那位蛮神后裔再强,毕竟境界摆在那,又有何用?

    如此一来,梵音宗最多只有一人进入百强,贾氏则还有贾柔含在,只要不遇到帅家和战家那两位妖孽的话,基本是铁定可以进入十强的。

    如此一来,一切还在掌握中。

    始祖赛的效率极高,对阵一出,下一轮马上开始。

    百强选手纷纷踏入金光之中,大朱吾皇对着贾柔含微微一笑,同时迈步而入,这次,出现的却是另外一幅场景。

    那是一个黑色的高台,只有百米方圆,四周云雾缭绕,他和贾柔含两人对面而立,进入时,几乎贴面而站。

    微风徐来,贾柔含的面纱被吹拂的飘飘荡荡,这女孩确实美艳,只是那半遮半掩中露出的琼鼻菱唇便已能让绝大部分少年为之疯狂。

    两人离的实在太近,大朱吾皇甚至都觉得有一股馥郁的处子芳香正蕴绕在鼻端,如麝如兰,沁人心脾。

    贾柔含似乎被吓了一跳,樱唇微启,发出了呀的一声惊呼,向后退了好几步,而后才娇手拂胸,一副受惊不已的小女儿状,哪里有半点即将与人生死搏杀的模样?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站在那,纹丝不动,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之前还觉得这小妞为人还算单纯,但如今看来倒是自己看错人了,而且你这演技实在也差了点,那面纱可是堂堂三阶法宝,随便一阵微风就吹得动,你是当我傻还是自己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