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第二零三章 寻踪
    “你说啥?”

    沈宜一把抓住秦桑的手:“你大舅这是叫人给害的?你大舅老实巴交的,从来与人为善,谁会害他啊?”

    秦雅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姐,咱大舅怎么叫人害的?”

    秦雅没有发现吕国强有中毒的迹象,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就不动声色的让人昏迷了。

    秦桑咬着牙,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勾魂摄魄,绝阴断阳。”

    “什么?”

    秦雅傻眼,更加不明白。

    但是沈宜却明白过来。

    她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你是说,你是说你大舅和素芬叫人给勾了魂?”

    秦桑重重点头:“我大舅这几天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沈宜摇头表示不知道。

    倒是秦雅突然间道:“前两天有一天晚上大舅送舅妈回去,半路上碰到有个人跑出来揪大舅和舅妈的头发。”

    秦桑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随后就笑了。

    “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很好。”

    她的笑容不带一丝的阴鸷,反而明净甜美。

    可她越是这样,越叫人心惊胆战的。

    “小桑?”沈宜看秦桑这样,也觉得心里发虚。

    秦桑扶了沈宜一把,笑容里多了一丝暖意:“奶,你放心,我大舅和舅妈不会有事的。”

    “可是,可你大舅这个样子……”

    沈宜紧紧抓着秦桑的手问:“他们的魂给勾去了吗?这可怎么办?人没了魂咋活啊?”

    秦雅在经历了最初的犹疑之后,似乎也相信了秦桑的话。

    “姐,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秦桑暗中握了一下拳头:“大舅会没事的。”

    她勾唇浅笑:“奶,你先和小雅吃饭,你们就在医院好好照顾大舅和舅妈,别的事情都不用管。”

    沈宜现在心里有了底,就点点头,带着秦雅还有葛红去吃饭。

    秦桑把病房的门拴好,再次走到吕国强身边,她右手放在吕国强头顶,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什么。

    秦雅就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好奇的看秦桑的动作。

    半晌秦桑笑了,秦雅却觉得整间屋子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在夏季的中午,一天里几乎最热的时候,她竟然感觉到了冷意。

    就见秦桑右手一翻,一个小巧的印章出现在她手心。

    她把印章朝空中一抛,很快,就秦雅几乎颠覆人生观的一幕出现了。

    那枚印章被抛到空中就没有再往下掉,而是变大了好多,似乎,还在发着光。

    秦桑朝印章一点,口中念念有词。

    她念的那些话秦雅全都听不懂,似乎是在唱歌,又似乎是某一个地方的方言,反正秦雅一个字都不懂。

    “镇。”最后,秦桑朝吕国强一指,变大了的印章就投出一道虚影到了吕国强身上。

    本来不省人事的吕国强浑身一震,再躺倒的时候,脸色就好了很多。

    秦桑拿着印章又走到卫素芬跟前,也是同样的操作。

    等到她收回印章,手心一翻,就不知道那枚印章去了哪里。

    秦雅真的有股冲动,她想过去好好的搜搜秦桑身上,看看她把那枚印章放哪去了。

    不过她没那么大的胆子。

    秦桑走到沈宜跟前轻声道:“奶,我已经把我舅还有舅妈的魂给镇住了,那个人一时半会儿也别想勾走。”

    “这就好,这就好。”

    沈宜这个时候才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她就觉得浑身无力,想动一下都很困难。

    秦桑又跟秦雅道:“你一会儿去把小舅叫过来,让他在这里守着,小舅身上阳气重,他在这里能镇得住。”

    秦雅郑重的点头。

    她吃过饭就跑回去找吕国安。

    等到秦雅和吕国安进了病房的时候,就看到病房的一个角落里点了一盏油灯。

    秦桑指着那盏油灯对吕国安道:“小舅,你一定要守住这盏油灯,千万别让灯给灭了。”

    一边说话,秦桑还递给吕国安一点灯油:“油快没了的话你往里边添这个,千万记得别添别的东西。”

    吕国安知道秦桑的本事,他接过灯油点点头,拉了一把椅子就坐到油灯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油灯。

    秦桑又叮嘱了秦雅一些话,对沈宜道:“奶,我得去找那个凶手,要不然,不只是我大舅,咱们一家人都危险啊。”

    沈宜担心极了,拉着秦桑很不愿意让她走。

    可她也知道秦桑必须得去冒险。

    这不但关系到吕国强的性命,还关系到一家人的安危。

    “你,小心一点。”

    “我会的。”秦桑回答的特别郑重。

    她手中提了一个特别小的包,拉开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宜看着秦桑的背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奶。”秦雅看到沈宜哭吓了一大跳。

    她赶紧扶着沈宜坐下:“奶,你别哭啊,大姐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秦雅现在心里也是沉沉的特别不好受。

    “小雅。”

    沈宜紧紧抓着秦雅的手:“你们以后一定要争气,一定要好好的,别给你大姐添乱,知道吗?”

    “嗯。”秦雅应着,暗下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学习。

    她现在没本事赚钱,也没有能力负担家里的事情,唯一能做的,能叫秦桑省心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习。

    吕国安坐在角落里盯着那盏油灯。

    他心里也特别的不好受。

    在秦家呆了这么长时间,吕国安看着秦桑成天的忙活,全家老的老小的小,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她一个人肩头,他也挺心疼秦桑的。

    他和吕国强也特别的努力,他想多赚点钱,能够帮衬秦桑一把,叫这个小小的孩子活的轻省一点。

    可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却无能为力,帮不上一点忙,还要那个瘦瘦弱弱的孩子去奔波。

    吕国安拳头捏的死死的,额上青筋暴起。

    等了好久,他心情才平缓下来。

    他开始思索老赵和他说的跑长途的事情。

    原先他有些犹豫,现在他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争取到跑长途的名额,宁可累一点,都要多出几次车,好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一些。

    秦桑从医院出来,就直接骑着自行车朝北边走去。

    等出了县城,秦桑就把自行车放到路边一个隐蔽的地方,又在自行车上打了一道隐藏符。

    她望着北边翠意苍苍的大山,深吸了一口气,将乾坤镜唤出,来寻找那个暗算吕国强的修士的踪迹。

    乾坤间在半空中旋转,片刻之后,一道光芒闪过,秦桑心中就有了一丝信息。

    她往自己身上打了一道神行符,以灵力催动,用最快的速度朝一座大山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