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第二七七章 有文章
    秦桑从虎哥那里离开就找了一个已经快要废弃的桥洞。

    她坐在桥洞下打座。

    一直等到天黑,秦桑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点心吃完,再继续打坐。

    到了深夜,秦桑抬头看天,天上明月被乌云遮住,四周一片漆黑。

    真的是个很好的天气啊。

    秦桑心里想着,右手掐决把乾坤镜召唤出来。

    接着,她左右手同时动了起来,结出一个繁复又印记。

    “召魂决出,鬼魂速来。”秦桑口中轻念着。

    很快,就从河床里爬出一个浑身湿淋淋的,头发像水草一样的女鬼来。

    她爬到秦桑跟前,伏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秦桑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又召了一鬼。

    这次的鬼是个笑吟吟的干瘦老头。

    秦桑打量了他一眼:“给你一个任务,做好了可以送你一部鬼决。”

    老头一听这话惊喜的浑身颤抖:“大人是说真的?”

    秦桑笑了:“难道我还用得着骗你?”

    老头一想也是,这位大人法力深厚,又精通拘鬼之术,就算是强拘了他来让他做些事情,他也是不敢违抗的。

    “大人只管吩咐。”

    秦桑慢条斯理的从背包里拿出一页纸给老头看了:“看清楚了吗?”

    老头点头:“明白了,大人是要我去查这个人?”

    秦桑把纸收起来:“具体说是调查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你……还有没有别的帮手?”

    老头赶紧道:“有的,有的,俺还有好几个兄弟呢。”

    秦桑笑道:“我知道你们的身份来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老头更加高兴,谢过秦桑之后就隐了身形。

    一直在一旁爬着的淹死鬼这时候才抬起头来,露出惨白的一张脸:“大人,小的能为大人做什么?”

    秦桑想了想:“能换个形象吗?”

    淹死鬼起身,转身间就换了造型。

    原先她的样子真的是惨不忍睹,换过造型之后简直就是美若天仙。

    秦桑看了不住的点头:“也是,能被人污蔑偷人而浸猪笼淹死的长的也差不到哪儿去。”

    淹死鬼的面皮一阵抽动。

    “不过嘛。”秦桑摸着下巴想:“你的衣服有点太跟不上时代变化了,换身衣服吧。”

    说话间,她右手一指淹死鬼,淹死鬼身上的短襦长裙就换成了白底黄花的短袖衬衣和嫩黄的长裙,就连鞋子也变成了粗跟皮凉鞋。

    而且,淹死鬼长到及腰的头发变短了,成了齐肩的头发,头上还戴了发卡,显的十分温柔知性。

    “嗯!”秦桑这下满意了:“还不错。”

    “大人?”淹死鬼不明所以。

    秦桑笑道:“你先跟着我吧,过几天有用到你的地方。”

    淹死鬼没有任何反驳,秦桑拿了一块玉把它收了进去。

    秦桑在桥洞下打座一夜,第二天大早找了个地方吃了早餐,然后拿着开好的介绍信住进招待所。

    她在招待所深居简出,又等了一天时间就收拾了一番去找虎哥。

    秦桑才到虎哥家门口,就看到小狗子从院子里出来。

    他看到秦桑还愣了一下呢:“秦,秦同志,你来了。”

    秦桑笑着点头,同时迈步进了院子。

    虎哥正在院子里练功,他双手各举着一个石锁,把两个又大又重的石锁抛的上下翻飞。

    秦桑就站在一旁微笑观看。

    虎哥练了一会儿就扔下石锁,拿过毛巾一边擦汗一边道:“妹子来了。”

    秦桑笑道:“嗯,不知道虎哥打听的怎么样了?”

    虎哥一指小狗子:“小狗子,你过来给俺妹子好好说说。”

    小狗子立刻跑过来,满脸含笑的对着秦桑点头哈腰:“秦同志,那个啥,钟一伟大家的事情都打听好了,钟一伟出身并不好,他爹早亡,是个寡妇娘拉扯他们兄妹三个人长大的,当年钟一伟读书时成绩特别好,只是家里条件实在不允许,差点就要缀学,是他妹妹钟小丫嫁了个比她大十多岁的瘸子,换了钱让钟一伟继续记书的。”

    秦桑点头:“这个我是知道的。”

    小狗子继续道:“这些年钟一伟因为娶了许爱琴不断升职,钟家那边就开始仗起他的势来,钟二伟和钟小丫家的孩子都要安排工作,还时不时的找钟一伟借钱,因为家里花销大,钟一伟大就开始贪污。”

    秦桑笑了,笑容灿烂,如百花初绽。

    小狗子差点就叫这笑容迷了去,他深吸一口气赶紧汇报:“许爱琴对于钟家这种吸血的行为十分看不过眼,为了这件事情,还和钟一伟吵过很多回,而且,许爱琴因为身体不好,就只生了一个女儿,钟家对她也有意见,钟一伟的娘时常跟钟一伟说以后还要靠钟二伟的儿子给他养老,弄的钟一伟对钟二伟和钟小丫家的儿子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好。”

    秦桑摸摸下巴:“钟一伟的女儿是叫钟庆吧?”

    “是。”小狗子点头:“钟庆对钟一伟也有意见,父女关系一直不怎么好,还有,许爱琴的父亲生了重病,眼看着就要不行了,钟一伟大现在对许爱琴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

    “呵呵。”秦桑笑了一声:“这也是个短视的。”

    小狗子不明白。

    虎哥拍拍小狗子的头:“行了,你先出去办事吧。”

    小狗子就笑了笑,飞快的跑出门去。

    虎哥拉了个凳子坐下:“妹子打算对钟家做什么?钟家怎么得罪妹子了?”

    秦桑也拽了个凳子在虎哥对面坐下:“实不相瞒,钟一伟为了让他外甥女上大学,换了我家姐姐的考卷,我姐姐一时想不开跳河自杀了。”

    虎哥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那可是生死大仇了,怪不得妹子下这么大本钱呢。”

    秦桑冷笑一声:“有些事情,下再大的本钱也要做,更何况,这并不是我一人的私怨,涉及到高考公平,涉及到贪污腐败,我是肯定要管的。”

    虎哥笑笑:“有用得到的地方,妹子只管言语,区区一个钟一伟,我老虎还不放在眼里。”

    “承您的情了。”秦桑拱手为礼。

    等她从虎哥这里出来,就找了个饭馆吃饭。

    现在省城已经有了一些私人的饭馆,好里服务态度以及饭菜的味道都比国营的要好。

    吃过饭,秦桑就去教育局门口溜了一圈,再回招待所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时分。

    她没有再出去,而是在屋里修炼。

    到了晚上,一个老头就从窗外飘飘忽忽的进来。

    秦桑收功,盘坐在床上问:“查的怎么样了?”

    老头笑眯眯的坐下:“这个钟一伟最近一直在联系人,好像有什么大动作,还有,他和许爱琴商量想要过继钟二伟的小儿子,许爱琴不同意,夫妻俩吵了一架,钟庆对钟一伟也特别失望。”

    老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对了,钟庆也是今年参加高考,她学习成绩很好,只是由于高考前一晚钟一伟大和许爱琴吵架,让钟庆没有休息好,高考的时候发了烧没有考上大学。”

    这个消息倒是挺有意思的。

    秦桑笑着思量,这里头可以做的文章大了去了。

    “许爱琴和钟庆知道钟一伟帮马小喜作弊上大学的事吗?”

    老头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事钟一伟是瞒着许爱琴的,还有,他收贿的事情也是瞒着许爱琴的,说起来,许爱琴的父亲算是个清官……”

    说到许爱琴的父亲,老头还有几分感慨:“多少年过去了,老战友都老的差点认不出来。”

    秦桑笑了笑:“过不了多少天,你们就能团聚了。”

    呃?

    老头心情还挺复杂的:“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