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春风吹尽花不开 > 第二章 岁月
    三年的时间里,轩曜一直梦到同一个人。

    看不清样子,她说话的声音若隐若现,有时清晰,有时模糊,断断续续。

    明明什么都看不清,可轩曜就是觉得,这是同一个人。这个人,似乎对他很重要。

    自从三年前回到京城,轩曜知道自己一定在南疆发生过什么,当胸口的伤彻底愈合,留下一个宛字,他便知,这个字与那段遗失的记忆,定然息息相关。

    只是回到京城之后,他便开始身不由己。再也不能像三年前那样,留在南华山上,做一个简单清贫的道士。

    身边有无数人的眼线,皇帝的,皇后的,还有那些兄弟背后的势力。人人都盯着他,人人都防备着他,在他们眼中,轩曜大概又是一个有力的皇位争夺者。

    但轩曜内心不以为然中,即便他得到父皇的宠爱,纵然父皇时常与他谈经论道,将他留在身边,但父皇从不让他涉及政事,对他的态度若近若远,让人捉摸不清。

    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力的皇位竞争者,也不认为,自己对那个椅子拥有无限的渴望。

    可皇家这地方,人心最难测。你永远不知道,你嘴上说的话,别人会听成什么样。你也永远不知道,别人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另有深意。

    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信任另一个人,无论他说多少次,他对皇位没有兴趣,他的那些兄弟都不会相信。

    轩曜在皇宫照料皇帝三年,学的最好的一件事便是沉默,这世间没有什么,比沉默更能安身保命。

    祸从口出,言多必失。

    他以为自己忍忍,所有的猜忌都会过去,可随着一次又一次明里暗里的谋害,轩曜终于清醒。

    没有人会轻易放过他!

    他也终于开始产生怀疑,是什么让这些人以为,他会是一个有力的皇位竞争者?

    如果说父皇对他的宠爱,让其他兄弟有了威胁,那么在这之前,他在宫里完全是毫无存在感的。

    直到皇帝命人去南疆,把他接回来,他才遭遇劫杀。

    轩曜很想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下狠手。

    他一直在等,等一个离开皇宫的机会,他心中觉得不安,但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直到他发现皇帝的梦,他感觉这可能是唯一离开皇城的机会。

    他要脱离这危险的漩涡,去寻找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那个人。

    南疆之行,他似乎遗漏了什么,每一次照镜子,看到胸口那个宛字,内心就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应该回到南疆去,有人在等他,他必须回去,那个人对他很重要。

    他曾将这个梦告诉师父,师父却只是让他放下,说过去的就应该过去,不该执着于心。

    可轩曜自己明白,如果找不到答案,他永远都放不下。

    出城的马车摇摇晃晃,轩曜正陷入沉思,车却忽然停下。

    他睁眼,淡淡问车夫“舒嘉,发生什么事了?”

    车夫压低声音回禀“主子,凤小姐在前头,似乎在等您!”

    轩曜微微一怔,这才伸手打开车门,远远看去,凤依兰果然在前面的亭子等待。

    看她的模样,显然是在等待自己。轩曜想了想,任由车夫将他扶下马车,大步走过去。

    凤依兰可以说,是简装前来。身旁只带了一个嬷嬷、丫鬟,还有一个护卫兼车夫。

    见轩曜过来,立刻迎上去,“安王殿下。”

    轩曜微微回礼,“表姐为何在此?”

    “王爷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家小姐在这,自然是在等您。”丫鬟香儿嘟囔着嘴,为自家小姐抱不平。

    安王殿下好看是好看,只是性子木讷古怪的很,一点都不识情趣,也不知小姐看上他什么。

    好好的太子妃都不想做,非要寄情于他!

    风依兰出身名门,从小的教养让她骨子里有一份高贵优雅,她是真正的名门闺秀,便是训斥下人,也不过是轻轻让人退下去。

    嬷嬷比小丫头懂事,知道自家小姐跟着王爷有事要私谈,立刻拉着小丫头走到一旁,莫要干扰二人说话。

    凉亭处,凤依兰早已命下人准备好了茶盏,亲自为轩曜上一杯热茶,眼神略有责备。

    “我还以为,你我二人的感情,不同于旁人。谁知你要去南疆,竟然都不告诉我一声。”

    凤依兰很美,她是幽谷里的兰花,清新脱俗,哪怕不施粉黛,也比京城里无数的女子,都要耀眼夺目。只要有她出现的地方,别的女子,瞬间便成了庸脂俗粉。

    只是这样的女子,却因为身体不适,错失太子妃的位置。

    旁人觉得可惜,凤依兰却不以为然。她心中自有盘算,从不是随波逐流的性子。

    轩曜轻抿一口茶,不近不远道“表姐误会了,你我从小一块长大,你对我的恩情,轩曜自然记在心中。此行匆忙,轩曜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表姐又是从何知道,我今日要离开的?”

    凤依兰眼光微闪,很快掩饰过去,笑笑道“轩曜比从前更敏慧了,我一个闺阁女子,还能从哪里知道这件事,不过是大哥从宫里回来,向父亲提及此事。我恰好在门外听到,所以才来问问你,此行去南疆,可是又有危险?”

    凤国公的世子凤肇东,是京城里难得的青年才俊,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状元出身,很得皇帝赏识,御书房行走,是皇帝很信任的文书。

    他知道此事,不足为奇。

    轩曜微微点头,回复她“表姐多虑了,轩曜有几分本事,父皇自然清楚,此次让我前去,不过是需要一个去过南疆的人,亲自走这一遭罢了。表姐身子不好,应该早些回去,莫在此处吹风,让国公担心。”

    他并不愿意提及此行的目的,凤依兰心中也知,有些皇家的秘密,她不能窥探。

    凤依兰倒也不甚在意,只是从怀中掏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对方,略显羞涩,声音婉转,眉目含情看着轩曜,“我知道你在南华山上修道的这些符咒,定是比我精通的。只是,这多少是我一份心意,这平安符你带在身上,也算是我的一个念想。轩曜,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轩曜稍稍犹豫,还是接过荷包,“多谢表姐,轩曜就此别过,你保重。”

    直到人走远,凤依兰还立在路边,看着消失的马车,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远处的香儿忍不住问嬷嬷“小姐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位安王殿下,他跟那些追求小姐的人来比起来,一点不识情趣。小姐看中他什么?”

    为了他,连太子妃都不愿意做。

    嬷嬷淡淡瞥她一眼,谨慎道“你来的晚,有些事情不清楚,这位王爷,当年可曾经为了我家小姐,孤身一人去南疆,冒死求来血灵芝,这才让小姐治好了病。”

    “都说易得无价宝,难求有情郎。世间女子,有几个人能遇到这样好的男儿?”

    “既然他如此在意小姐,那为什么每次,小姐与他说话,他都表现的冷冰冰?”香儿不明白,怎么都看不出,这安王会如此深情。

    嬷嬷叹息摇头,“怪只怪,他的身份太尴尬。小姐虽然没有真的嫁给太子,可到底与这名头有牵扯。安王一个无权无势日的皇子,又岂能明目张胆跟小姐走到一处去?就算是有爱,只怕也要压在心里。”

    也不知,他俩何时才会有结果。

    ++++----

    阿黛独自一人走进山林深处,看看周围,确定无人靠近,便施法念咒,眼前的石山,竟然开出一道门来。

    她抬脚进去,那门立刻消失,从没有存在过。

    阿黛大步往里走,穿过一条黑黑的隧道,便到达一处不为人知的树林。林子与外面并无二致,只是那里有一处小屋,屋子前种了好些杜鹃花,花才刚刚长出花苞,还没有开花的意思。

    小院里,正在浇花的人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便知道是谁到来。

    “你在这里,倒是过得安逸。”阿黛立在她身后,刺激调侃那人。

    那人有一头灰白的长发,披散着垂在脑后。身上是再普通不过的黑色苗服,对于阿黛的调侃,她的情绪没有一丝波动,浇好花才放下手里的水瓢,转身回头。

    “每月必要来一次,你简直比我的月信还要准时。”那女子转身,赫然是荼宛的脸,只是三年过去,她再不是从前那个娇俏灵动的少女。

    身上多了一份岁月的沧桑,那一头灰白夹杂的头发,旁人从后面看去,只怕要以为她是年迈的老妪。

    阿黛嗤笑一声,两步坐在木凳上,“这也不能怪我,怪只怪你身上的神巫之力,实在是太过诡异。谁能想到,我无法将它全部剥离,只能每个月一次,到你这里来取血!否则我身上的神力,就全没了。”

    她嘴上说这话,似乎很惋惜,不能直接抢干净,一次搞定。反而每个月还要来见她,实在麻烦又讨厌。

    荼宛漫不经心的笑了,伸出手对她道“你要取,快些取了便走,我看见你便心烦。”

    “是吗?你心烦,我不心烦呀!我进来,你难道不想知道跟他有关的消息吗?”

    荼宛沉默看她,不用自己说什么,阿黛也会继续往下说。

    果然,阿黛依然是那个喜欢自言自语的性子,“我早就说过了,男人死了老婆没什么,很快就会过得很好。这三年,他在京城过得可谓是如鱼得水,不仅成了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还与他那表姐情投意合,出双入对。想来再过不久,他的好事就近了。”

    “也不知他大婚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曾经对你的许诺?”

    阿黛总是用这些事来刺激荼宛,刚开始,荼宛还会伤心难过,到此时,却早已平静无波澜。

    “你这个人也奇怪的很,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拿这种话来刺激我,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图什么?”

    其实很简单,阿黛就是想知道,荼宛会不会后悔。

    第一次可以坚定的说不后悔,第二次可以,第三次还是可以,可是三次以后呢,舍了命去爱的人,最后忘了自己。

    就像男人升官发达之后,抛弃了糟糠之妻,另攀高枝,与名门贵女喜结连理,生育子嗣。

    而曾经为他受尽苦难,陪他一路走来的糟糠之妻,却是人财两失,人老珠黄,最后哀怨而死。

    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这种结果,男人的寡情薄幸,永远是女人心中的痛。

    阿黛一次又一次来说这些消息,说到底不过,是想听荼宛说一句后悔。

    她就是想要证明,荼宛跟其他所有的人一样,迟早会后悔。

    这世间,既没有不负旧恩情的男人,也没有几个能苦尽甘来的女人。

    自私自利,才是人真实的样子。男女之情,连废纸都不如。

    荼宛不禁摇摇头,自己伸手刺破指尖,鲜红的血流进白瓷瓶中,直到装满才止住血。

    “无论你来多少次,我都是一个答案,我说过不后悔就是不后悔。只要他好好的,我曾经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还是一样的答案啊?”阿黛讽刺笑笑,拿着瓶子轻轻晃了一晃,一口喝下去。

    见她坐在原地,吸收着血带来的力量,荼宛也不打扰她,转身继续浇花。

    三年过去,她在这里被关了三年,头发都灰白了。

    外面的世界,几乎都快忘了什么样子。那个人的模样,却越来越清晰,怎么都忘不掉。

    阿黛将她关在这里,她没有别的要求,只让阿黛每次来,便为她带一些杜鹃花的种子。

    一次一点点,一次一点点,很快,这这无界林里,渐渐被种满杜鹃花。每一年花开的时候,她就会想起轩曜。

    想起从前的那些日子,想他是否已经娶妻生子,是否过得好好的。

    刚开始的时候会伤心难过,时间久了,心中却变得平静起来。荼宛以为,曾经的爱虽然没有彻底消失,但到如今,也应该归于平静。

    至于恨,早已被岁月消磨干净,不再执着。

    荼宛如今,这整条命都是阿黛的,除非是她自己死了,或者阿黛不想她活,亲手了结她的命。

    否则,她大概要一直在这无界林里待下去。这是一座监牢,让她心甘情愿,留在这里。

    这是当初为了救活轩曜的代价,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等浇完花,阿黛也已经吸收了全部的力量。站起来道“你越是这么说,我偏越不相信。这世间哪有什么永恒不变的真情,爱本就自私廉价的,像你这样舍了自己为别人的,我怎么看都觉得假。总有一天,我会看到你后悔的样子。”

    等阿黛大步离去,荼宛望着那消失的背影,轻笑着摇头,目光停留在矮桌上。

    那是一小包花籽,相处三年,她对阿黛也算有所了解。别看阿黛嘴上刻薄,但也有她柔软之处。

    知道她想要杜鹃花的种子,每一次来,都一定会送上这些东西。这三年,从没有一次间断。

    可是不知为何,今年的杜鹃虽然都生出花苞了,却似乎得了一场病,纷纷都没有长大的意思,更不要说开花。

    荼宛算算日子,花期都要过去,为何她的杜鹃花还没有开花呢?

    阿黛出了无界林,走着走着,依旧不甘心,回头狠狠瞪一眼那石山,嘴里呢喃恨道,“终有一日,一定会看到你后悔的样子,什么情深似海,什么真心不变!假的,都是假的!”

    阿黛狠踢开一颗石子,大步离去。

    暗处的一抹影子,飞速的消失不见,她也没有察觉。

    一只白鸽从天空飞过,飞到道观,在空中转了一圈,看到自己的目标,直冲而去,停留在李束手上。

    李束轻轻摸了摸鸽子的头,拔下它脚上的信笺,细细一看,扬起唇角。

    真是有意思,看来这就是阿黛隐藏了许久的秘密。只是,洞里有什么东西呢?

    重要到每一个月都要去一次?

    三年前,阿黛如愿以偿登成为大巫继承人,她的父亲便开始半隐退状态。

    除非一些非常重大的祭祀活动,否则很少出现在人前。

    李束最后一次见到那位大巫,还是在老苗王的葬礼上。

    当年阿黛如愿后,果然信守承诺与桑代缔结婚约。只是随后发生了一场变故,老苗王忽然暴毙而亡。

    根据苗人的规矩,必要守丧三年。身为世子,桑代义不容辞,要为父亲守丧。

    按道理,就算是受伤也不耽误他继承苗王之位,可是他上表的折子一直被压着。

    中原皇帝根本没有让他上位的意思,只是表示,既然老苗王过世,世子理所当然应该守孝三年。

    三年过后,再谈及世子继承王位的事。

    桑代代就以王子的身份,在苗疆暂离政务。可老苗王一死,便有人对他不服气。

    这群长老之中,隐隐有人存了心思,与桑代分庭抗礼。

    这三年,桑代举步艰难。如果说,这背后没有中原人在其中操控,桑代是不信的,李束就更不会相信。

    思来想去,恐怕皇帝对西北的心思,还是没有放下。当年如老苗王所预料,西北没有袖手旁观,忽然间便传来皇帝病重的消息。

    他们都以为皇帝死定了,谁知道过了些日子,竟又活了过来?

    本以为又要起波澜,可皇帝虽然醒来,身体却大不如前,三年里,再没有提起西北旧事。

    他们也一度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随着这三年苗疆内部各种争斗,桑代与李束意识到,皇帝从没放松对苗疆的警惕。

    而阿黛,三年里纵然没有提及取消婚约一事,可态度,却变了很多。

    李束这才生出心思,来探个究竟,是什么让她有底气,敢与自己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