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启修仙纪元 > 第909章 看夏胜唐的热闹
        高歌脑袋都大了。
        他觉得,谢放游这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老爷子,我和谢濯涟一直都是朋友,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也只是朋友,而且您也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
        不等高歌的话说完,谢放游就摆了摆手打断了。
        “我当然知道,还有两个呢,是吧?”
        “额……”
        “反正都两个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谢放游说道,“我也有三个妻子,只不过她们都活不过我而已。”
        “……”
        是这么逻辑吗?
        高歌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
        这完全就是在……
        搞事情啊!
        “太爷爷,您这是在说什么啊!乱点鸳鸯谱!”此时,传来了谢濯涟的声音,刚起床的谢姑娘看样子简直要被气坏了,一张脸也是羞得通红。
        “咳咳,濯涟啊,怎么不多睡一会?”谢放游看上去也有些尴尬了。
        谢濯涟气呼呼走过来,然后对着高歌一脸歉意。
        “高歌,我太爷爷这是还没睡醒,你别当回事啊!”
        高歌笑了笑:“当然,我们是好朋友。”
        “嗯嗯!”虽然谢濯涟脸上还堆着笑容,但是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的……
        失落?
        只是,高歌并没有注意到。
        而谢放游则是缓缓坐了下来,高歌也一同坐了下来。
        “濯涟,去泡茶吧,用咱们自己家的茶叶,这星辰宗准备的茶叶……高歌,你摸着良心跟我说,多少钱买的?”
        “五十一斤。”
        谢放游气的嘴唇都在颤动:“你是不是太抠了?好歹也是个大门派了啊!”
        然后又瞪了眼陆清,说道:“我就说这小子扣扣搜搜的不可能准备什么好茶叶,你还跟我扯犊子,非得说这茶叶就是这个味,高歌不会抠的太离谱,硬生生骗我喝了一壶!”
        陆清也是满头大汗:“我低估他了……”
        高歌:“……”
        怎么总觉得这两个老头,像是在骂自己呢?
        “好。”谢濯涟又说道,“太爷爷,之前的话,可不许说了。”
        “放心吧。”谢放游摆了摆手,“你又不是嫁不出去,原本我是觉得这小子不错,想给他一个追你的机会,既然他没眼光,不识抬举,我还求他不成?呸,以后她想要娶你,我都拿棍子把他打出去。”
        “这还差不多。”谢濯涟红着脸回了屋子里。
        趁着谢濯涟泡茶的时间,谢放游说道:“高歌,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吗?”
        “贪图我长得好看?”
        “……”谢放游冷笑,“你们偌大的星辰宗都不准备镜子吗?”
        高歌总觉得自己好像又被骂了。
        “行了,不和你兜圈子了,我只是担心,等我死了之后,谢濯涟在谢家的地位会受到影响……”谢放游叹了口气。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看得出来,自己家濯涟和高歌的关系确实不错。
        所以,他也就没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而谢濯涟说的,和陆清想的也差不多。
        这絮絮叨叨,就说了不少。
        高歌只是安安静静听着。
        等到谢放游说完后,高歌也点了点头。
        “老爷子,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了。”
        “真明白了?”
        高歌笑道:“我之前就说过,我和谢濯涟是好朋友,她既然是我的朋友,那她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了,如果以后谢濯涟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我知道的话肯定会出现,而且,如果她需要我的帮忙,我也不会推辞的。”
        谢放游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虽然没有点成鸳鸯谱,但是有高歌这样的承诺,在谢放游看来也是足够了。
        “再说了,老爷子,我觉得您肯定能长命百岁呢。”
        “你才长命百岁呢!”谢放游瞪圆了眼睛。
        高歌一拍额头。
        靠。
        说话习惯害死人。
        这话对普通人说或许是一句祝福的话,但是……
        谢放游今年都已经一百多岁了。
        看着高歌尴尬的模样,谢放游哈哈笑了起来。
        “逗你玩的,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早就对死亡无所畏惧了。”谢放游说道,“而且,你忘了?我是一个中医,那些生生死死看了不知道多少,再者说了,死有什么可怕的?死了之后不是还有轮回吗?无非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
        “咳咳,老爷子,您怎么就确信,人死了之后还有轮回呢?”
        “废话,这鬼魂有,修仙者也有,为什么不能有轮回?”谢放游说道,“如果没有轮回的话,那就是人死如灯灭,什么烦恼都没了,又有什么不好的?”
        高歌没办法接这个话题了。
        或许真的像谢放游说的那样,也只有到了他这个年纪,才能逐渐看开很多。
        高歌现在还小,想不明白。
        不多时,谢濯涟将茶断了上来。
        分别给谢放游,陆清以及高歌沏了杯茶,她才离开。
        正喝着茶,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哎呀!一大早的就喝茶,不怕缺钙啊?”
        邵帅屁颠屁颠走过来。
        “你咋还没走?”高歌问道。
        “这不是马上要去药海了吗?我还去哪?”邵帅疑惑道,“谢老爷子没跟你说吗?”
        “说了。”高歌说道。
        “那不就得了?对了,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你们星辰宗一个弟子,他说,有人上山了,是个女人,找夏胜唐的。”
        “找夏胜唐?女人?”高歌顿时变得激动起来,“那我去看看!”
        邵帅一愣:“我刚来你就走?”
        “你不懂,夏胜唐的热闹,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高歌沉甸甸说道。
        说完,这就站起身,急匆匆离开了。
        邵帅一脸无语,也站起身,和谢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追了上去。
        “现在这些年轻人,就是急躁。”谢放游叹着气,“这一杯茶还没喝完呢。”
        “没事,我们喝。”陆清笑着说。
        “不行,我也想去看热闹,你自己喝吧。”说完,谢放游也站起身,喊了一嗓子,“等等我!两个兔崽子,咋跑这么快呢。”
        声音越传越远。
        陆清目瞪口呆,也冁然而笑。
        很久很久,都没看到谢放游是这种状态了,挺好的,和在谢家的老祖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