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 第139章 处死


    玉清凡修长莹白的手温柔的地抚摸着她的小脸,动作如捧珍宝,熟悉的轮廓,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深刻地烙印出来。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和煦的脸上尽是无可能奈何。

    自从三年前逆天改命后,他一直禁谨守本份,不敢妄自干预朝政,不敢干预她的人生轨迹,更不敢泄露天机。

    他以为,只要他绸缪好一切,便可以给她一个锦绣前途。

    他以为,只要能抹去苏少轩心中的仇恨,便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他以为,只要牺牲他一人,便可以给她一个盛世太平。

    他错了。

    即便他认命又能怎样。

    苏少轩跟她的仇,怕不死难休了。

    玉清凡忽然放手,重新帮她掖好被褥,冷冷说了一句,“去落尘阁。”

    既然必死,那死前再逆一次天命又能怎样。

    苏少轩不死,他寝食难安。

    玉清凡脸色不善,宫里不少人纷纷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在后宫,他的身份是至高无上的,除了几位贵君可以跟他说几句话儿外,其他后宫男妃连见他一面的机会都难。

    此时,他竟纡尊降贵,亲自去落尘阁,不免让人多想。

    落尘阁还是跟以前一样安静,只不过多了不少侍卫看守,可以说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密密麻麻的侍卫。

    “玉贵君驾到……”

    寂静的宫里,连脚步声都那么清晰。

    落尘阁寝宫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玉清凡众星捧月般进来。

    “玉贵君来了,还不行礼。”侍卫喝道。

    玉清凡袖子轻扬,示意他退下。

    微微抬头,看向静立于窗边的消瘦人影。

    苏少轩一身白衣,风姿俊秀,背影孤寂,怔怔望着窗外皎洁的圆月,似是没有听到他们来了。

    又或者他听到了,只是不想动。

    他如同一尊雕像,却莫名地让人难过,因为他的身上,甚至诺大一座落尘阁都充斥弥漫着悲伤的气息。

    玉清凡上前几步,与他并肩而立,看向空中的皎洁的圆月,如同天籁般的声音缓缓轻启。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生不是什么都能事事顺遂的。”

    一边待命的侍卫们摸不着头脑。

    玉贵君来这里,不是要处死苏少轩的吗?

    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玉贵君要留着苏少轩的性命?

    翩翩佳人,满腹才华,死了,确实可惜。

    囚禁在落尘阁,时不时也可以养养眼。

    苏少轩自嘲一笑。

    枉他机关算尽,唯独没有算到她那么心狠手辣。

    刚利用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毁去他了。

    如今……

    更是迫不及待地除去他,是怕他将来势大了,阻碍到她吗?

    他早该想到今天了……

    苏少轩目无焦距,沙哑道,“陛下呢?”

    “在梅园。”

    “我想见她最后一面。”

    “抱歉,做不到。”

    苏少轩又是自嘲一笑。

    转过头,面色平静地看着侍卫手里的已然倒好的毒酒,清冷的脸上带着几分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

    “一杯毒酒,我该感谢你们留我一具全尸,又或者留我一个面子吗?”

    玉清凡没有说话,可他泰然处之的脸上,已经告诉众人,他的主意不会更改。

    “你死后,我会让人厚葬你们,只要我在的一天,也会尽可能护你们苏国百姓。”

    苏少轩嗤笑一声,尽是讽刺。

    当年,他中了玉清凡的诡计,惨败,可他也不是没有一战的能力。

    他信了他们,只要投降,便放了满城百姓,便放了他的手下。

    他投降了,可一转身,黄真真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当着他的面,屠杀了满城百姓。

    那些鲜血足以汇成河流。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个不停。

    无论他如何哀求,一条条鲜活的性命也被无情的屠杀。

    他的手下,更是被屠杀殆尽,连一条活口也没有。

    当年,她说,只要他好好伺候她,便不会为难他的家人。

    两年来,他的家人过的又是怎样的日子?生不如死都算抬举了。

    前不久,她说,只要好好替她办事,她就厚待他的家人,让他们一家团聚。

    如今……

    呵……

    所以的团聚,就是让他们一家去黄泉团聚吗?

    她骗他……

    她利用他……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包括宫外她舍命救他,也是假的……

    她编织一个温柔的大网,将她牢牢套住,再狠狠折磨至死。

    浮宫满地的鲜血,深深刺痛他的心。

    他的心,疼得连喘气都是奢侈。

    时至今日。

    他依然无法看清玉清凡。

    可他相信,这些事,跟玉清凡绝对脱不了干系。

    苏少轩取过酒水,重重一摔,身子踉跄了一下,笑道,“玉清凡,其实我替你可怜。”

    玉清凡身子潇洒,薄唇轻启,“我很好,不需要别人可怜。”

    “你爱而不得,只能为他人做嫁衣,却还得装出一份大义无私,呵呵……”

    玉清凡温润的眸子微微拧了拧,似在盘桓苏少轩话里的意思。

    他知道了什么?

    “你最好保证这杯酒,能毒死我,否则……我们的战局才刚刚开始。”

    苏少轩压下心里的苦涩与恨意,随时准备死亡。

    这一刻,他非常清楚明白,什么都靠不住,只有自己才靠得住。

    想要不被欺负,只能强大,再强大……

    玉清凡叹了口气,转过身,轻轻一摆手。

    侍卫们马上会意,重新又倒了一杯。

    另外几个侍卫将苏少轩押住,粗鲁地捏住他的下颌。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苏少轩闭上眼睛,别过头,“要杀就杀。”

    他恨……

    他恨自己天真,竟然会信了她。

    即便下地狱,这笔血债,他也要清算。

    所有负他的人,他一概不会放过。

    玉清凡亲自处死,无论是谁都认为苏少轩必死疑。

    连他自己也准备好了死亡的打算。

    却没想到,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住手,全部都给朕住手,苏少轩要是死了,朕要你们统统陪葬。”

    “砰……”侍卫手里的酒被推开,洒落在地,化为片片腐蚀的泡沫。

    落尘阁的众人惊住了,却不敢反驳。

    黄真真长长松了一口气。

    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苏少轩就没命了。

    黄真真怒吼道,“玉清凡,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公然处死苏少轩。”



------题外话------

    下一更,十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