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偷香 > 第四百八十章 野兽般的撕咬!
我愣了一下。

陈林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我没有料到的。

不过在我看来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我和他都已经身负重伤。再打下去,指不定就是个玉石俱焚的结果。

保镖拿钱做事,拼到这一步已经难能可贵,没道理再把命给搭进去。

我没心思去揣测陈林的内心活动,当务之急就是上楼宰了宋乘风这个畜生。

只是我真的已经快要力竭了,不到一米二身高的小布丁都显得极为沉重,让我不堪重负。

我扯出一截绷带,粗暴地缠在右手掌心。光是这样的包扎举动,就已经令我痛不欲生,干脆就吞了两颗止痛药,和着血水与唾沫咽下。

随后,我一手按住脸颊,一手按住错位的下巴猛地一掰!

“咔擦——”

一声脆响,我尼玛当场痛得整个人都跪在地上发抖。也不知道是止痛药还没生效,或者它的药效也抵挡不住这样的痛楚。

我特么差点晕厥过去,浑身一阵发冷,就像在数九寒冬的冰窖一般。

“小布丁,你能下来自己走路吗?”我颤抖着开口,牙齿都在打颤。

小布丁“嗯”了一声,随后用还能活动的那只手艰难解开绳子,从我背上跳了下来。

“你还撑得住吗?”她咬牙向我问道。

“撑不住也得撑。”我苦笑着,竟然要靠小布丁这么大点个姑娘搀扶起来。

我将唐剑收起来,刚接过小布丁捡过来的短铳,便听到别墅四周一阵巨大的动静。

“宋少,我们来了!”

“草泥马的,还敢夜袭我宋少!”

“林飞,滚出来受死!”

毋庸置疑,先前我和两个保镖打斗的时候,宋乘风就已经打电话叫了援军。

只听这些喊打喊杀的声音,就断然不可能是警方,只能是我接触过的那伙刀匪。

很明显,警方和这些刀匪是不能一起来的。宋乘风如果要选援军的话,就只能选其中一者。

其实宋乘风的决定并没有错。毕竟在他当时看来,我未必能弄死他的任何一个保镖。如果到的是警方,我的罪名并不够大,走流程也不能将我置于死地。

而相比较之下,刀匪显然就要暴力直接得多——砍死我就完事了。

就我现在这个状态,一旦和这些刀匪交锋就是十死无生。

“上楼!”我心一狠,决定跟宋乘风同归于尽了。

就算是死,老子也得先宰了他!

虽然我现在的战斗力连宋乘风都未必打得过,但我还有把弩箭,还有杆短铳。

其中任何一种东西,发挥得当都能一击毙命。

就这样,我踉踉跄跄地和小布丁一同往楼上跑去。

宋乘风竟然就在二楼观望着情况,我转过楼道转角便和他四目相对。

这一瞬,我和他近乎是同时做出反应。

他猛地从拐角消失,而我手上的短铳才刚刚抬起瞄准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扣下了扳机。

“砰!”

一蓬药火和细碎钢珠天女散花似的炸开,在木制扶手上留下一大片深浅不一的凹陷痕迹。

它的后坐力震得我不轻,险些都没能握稳。

“草!”我骂了一声,和小布丁继续追赶宋乘风,并且装填上又一发弹药。

宋乘风蹿到三楼,随后闯进旁边的一箭卧室,直接将房门“砰”地关上了。

我听到了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草特么的,宋乘风竟然在这栋别墅找了女人来玩。

在关上门之后,宋乘风还在里面叫嚣:“林飞,老子的人就在楼下,你踏马死定了!”

我死尼玛。

我全然不在意他的话语,只是心急如焚地想要破门而入。

因为楼下的喊打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这伙刀匪就快要冲上来了。

我将短铳对准门把手,两者只间隔一尺左右的距离。

在这个距离下,短铳的弹药不至于会天女散花打得到处都是,而是接近全部聚集在一起作用于门把手,威力最大化。

当然,再近我也不敢了。

比如堵在门把手上直接开枪,那就是弱智行为——很容易炸膛,毁坏短铳不说,还能把自己的手臂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砰!”

又是一枪响起,这个门锁直接被轰得稀烂,小布丁紧跟着一脚就把它踹开了。

房门打开的刹那,我便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

原来是宋乘风面露狠色,将一个几乎不着寸缕的妙龄美女狠狠向我推了过来。

想让她当替死鬼?

“滚开!”我以寻桥之法反薅住美女的脖颈,一把就将她推到了一旁。

而宋乘风也趁着这个机会,竟然操着一把芬兰雪地骑兵刀杀了过来。

我想都没想,瞬间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的脑门,一瞬间语速快到超神:“你砍我就开枪!”

宋乘风吓得脸色一变,愣是硬生生停住了即将落在我头上的刀锋。

我尼玛浑身都在冒冷汗,看似稳得一匹,实则慌如老狗。

因为先前开门之后,我并没来得及换弹药。

也就是说,我的短铳里没有子弹。

老子拿着一把空枪,虚张声势和宋乘风陷入了僵持对峙!

而就在这时,那个倒在一旁的女人竟然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向我扑来。

所幸小布丁反应很快,硬生生将这个女人给扑倒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时间扭打成了一团。

“林飞,别开枪。”宋乘风咽了口唾沫,双腿都在轻微发抖,恐惧之情溢于言表,“你打死我,你也活不了!”

我尼玛心头这叫一个崩溃啊。

假设我枪里还有子弹,必然不跟他多逼逼,直接就一枪下去了。

就这么狠,不管你临死一瞬能不能砍死我,反正老子先报杀父之仇再说。

可是,我枪里没有子弹!

而就在此时,小布丁硬生生睁开了那个女人,随后猛地一把向宋乘风扑过去。

小布丁双臂向上抬起撞向宋乘风的腰间,并且宛如小凶兽般张开嘴,凶狠地撕咬在了他的两条腿之间······

一刹那,宋乘风被撞得向后趔趄,并且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张脸已然严重扭曲到变形。

我惊骇地看到,小布丁似乎连带着布料扯下了一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