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乱世谋士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休战 (第二更)
    ps:谢谢為什么对流星许愿从未实现16500起点币

    离歌哥呀 5000起点币

    DanzengPcuo 1000起点币

    书友140731161137503 100起点币

    谢谢诸位大佬的打赏,还有订阅月票的支持!!!

    ...................

    这是第二更,今天还有两更,(╯‵□′)╯︵┻━┻

    望都城外

    两军对峙

    连绵不绝的军帐与雪地连为了一体,天地间见不到一星半点的翠绿,一望无际的白色。

    帅帐中

    通红的脸,一双丹凤眼,手持春秋,一字一行的全神贯注看着。

    “二哥。”

    “三弟有何事。”

    一万五千的兵马如今掌控在关张兄弟的手中,不得不说,公孙瓒的心真够大,直接把兵权交付给他们兄弟二人,也不怕他们兄弟二人直接败光了一万五千的兵力。

    “二哥,也不知大哥如今可好。”

    陈兵于望都十里之外的地方已经一月有余的时间,离开涿郡又有二月有余的时间,时间一久,就难免想起刘备,他们也不知道刘备如今过的如何。

    “放心。”

    放下手中的春秋,那双丹凤眼中流露出来的是自信,关羽深知公孙瓒要的是什么。

    “只要我们还有用,大哥就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自身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关羽心里太清楚了。

    张飞一听道理正是这个道理,黝黑的脸上还是难免有一丝的担忧,许久后,张飞那对豹环眼振作精神,看向关羽:

    “二哥可有良策对付袁贼!”

    张飞看似鲁莽,实则乃是粗中带细,好歹,三人结义中,张飞的家境最佳,读的书其实并不比刘备来的少,要想保住他们的兄长,就要展现出足够的价值出来给人看。

    胜利乃一种极佳的手段,展现自我的手段。

    “等。”提起放在桌子上的春秋,关羽继续看着早已经被他翻了不知多少遍的春秋,目光远眺他方,极负骄傲道:“等贼子上门,用其人头祭旗!”

    “妙!”

    .................

    春秋不等人,年华稍纵逝

    活着回到南昌城中的陈欢深感这一路上的不容易,只是可惜未能与郭嘉一道回来。

    人各有志

    郭嘉最终还是把步子迈向了兖州东郡

    与北方的冬天不同的是,豫章南昌城内,依旧还是可以看到一抹绿,虽天气阴沉,空气弥漫的水汽扑打在脸上,却是格外的舒爽。

    “造化弄人...”

    得知乌伤城之事,陈欢一时间无语,只能感慨一声造化弄人

    大丈夫生于世上,应当带著三尺长剑,以升于天子阶堂的太史慈竟然与孙策形容陌路,这辈子太史慈都没有效忠孙策的可能性,就算董青未死在赵云手上,欲要太史慈弃刘繇投降与孙策本来就是一件难如登天之事。

    刘繇待太史慈不薄,甚至是人生中的贵人

    重用太史慈,并且全力支持太史慈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太史慈可以说是一个很纯粹的人,纯粹到让你找不出半丁点毛病出来,这就是太史慈。

    “兄长”

    “坐吧。”

    望着逐渐成熟的司马懿,陈欢一时间感慨万分,不知不觉间,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只不过相比于往年,他脱单了...

    嗯...

    对..

    他脱单了

    不再是孤家寡人一人

    “仲达,汝兄伯达在幽州站稳脚跟,行事成熟老道,且已成家立业,你欲等到何时?”

    坐在陈欢正对面的司马懿愕然的抬头,怎么忽然把话题引到他的身上来了,只是他的年龄还小,说这些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见司马懿欲言又止的样子,陈欢笑言道:“仲达,你是准备继续随我投身与这浊世中,还是欲学汝师孔明先生归隐山林,等待时机再行下山。”

    “回去。”

    “好。”

    司马懿给出这样的答案来,陈欢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在他看来这才是他所认知的司马懿。

    “近半年来,你可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

    “是。”

    在南昌城近乎半年的时间中,司马懿成长的速度令人瞠目结舌,不过,司马懿并未骄傲,而是自我反思自己的不足之处,人需擅与发现自己不足,并且快速的进步弥补自己的不足之处。

    司马懿出来的半年时间内开始定不住自身的心猿意马,故而陈欢才有方才的一问。

    胡昭乃一名士,同时也是一名师

    司马懿能在胡昭的身边学到的东西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东西。

    “隼叔,别躲在墙角偷听了,你随伯达回一趟温县。”

    “诺。”

    躲在阴暗的角落中的司马隼听闻当即揖身一礼。

    如果有可能的话,司马隼是不想送司马懿回到温县,因为一旦离去,他必然错失诸多精彩。

    但司马懿身份娇贵,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由他前来乃是最好的选择。

    “何时动身?”

    “明日”

    既然已经选择离去,司马懿就不会拖拖拉拉的在浪费时间,留下半天到一天的时间,乃是为了整理行李,同时他也想要问陈欢几个问题。

    “隼叔,让左右退下。”

    “诺!”

    很快的,司马隼手脚很快,就庭院内的婢女侍从全部给赶的彻底,偌大的庭院中只剩下司马懿、陈欢二人。

    “仲达回去后,告诉老太爷,欢就这一个亲人,没了,就真的没了。”

    声音变得冰冷,冰冷的可怕...

    霎时,司马懿不禁打了一个抖索,眼前的人变得熟悉又陌生。

    一切又似乎恢复了到中平六年时陈叔弼。

    冷漠无情且极富功利性

    时过境迁,不过短短的两年的时间里,他的兄长慢慢的变得带有人情味,逐渐的,他也忘记了当年的陈叔弼是何等的绝情。

    “照顾好自己。”

    莫名间道出的这句话,司马懿晓得并非与他说的,乃是与他的师傅司马徽讲的。

    “走吧...”

    挥手让人离去,等陈欢独自一人待在庭院中时,却又陷入无声的沉默中,一切又恢复到了最初的寂静。

    然而,诸暨城外,战局僵持着,一时间,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渐渐的冷了...

    就连河水也不知从何开始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一种彻骨的冷意流散在天地间。

    将士行动开始不便,出于这种因素,无论是孙策还是太史慈,都相当默契的选择了....

    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