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真是匪二代 > 第二一七章 钓翁泛海图(5000求订阅)
    拍卖会后场。

    柳听蝉拿出来的那两个玉瓶,一个里面装着赤阳燃血丹,一个里面装着血元丹。

    每瓶二十粒,都是没有丹纹的废丹。

    侍者从沈云霆手上接过后,便去了拍卖会后场去请示是不是能中间插进去。

    鹿婆婆恰好遇到,就把那两个玉瓶从侍者手里拿了过来。

    当着蓝非烟的面,她打开玉瓶,各倒出来一粒,查看了一下,说道:“小姐猜的没错,那小子果然已经是一阶炼丹师了,只不过这炼丹水平还差的很。”

    蓝非烟瞥了一眼丹药,曼声道:“他才十四岁,能有如此炼丹水平,就是在蓝山岛上,十四岁就炼制出一阶丹药的,也很少见。”

    鹿婆婆笑道:“是,还是小姐慧眼识珠,老婆子差点儿给错过了这等丹道天才。

    把他收揽到麾下,小姐的实力又能增加一些了。”

    “他是丹道天赋确实不错,却当不了大用,毕竟年纪还是太小了,积累炼丹经验需要时间,还需要很长的路走。

    我只是在为我成为蓝山岛岛主之后打算罢了。”

    鹿婆婆感叹道:“小姐所虑深远,老婆子拍马不及啊。”

    蓝非烟对鹿婆婆的恭维习以为常,问道:“八号包厢里面是沈云霆?”

    “是的,小姐,就是沈家的那个逆子,为了一个女人,宁愿留在天凤岛,浪费了他的修炼天赋。

    沈家可是站在小姐这边的,他要是能突破到真元境,对小姐也是一大助力,……”

    蓝非烟喝了一口灵茶,轻声道:“没什么好可惜的,雷属性体质而已,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还如此愚蠢,脱离家族,能有什么前途,落魄到连九曲魂参都要拿出来卖钱了。

    换做是我,就不会脱离家族,而是想办法成为家主,这样才能自己说了算,……”

    “他怎么能和小姐比呢,沈家只是蓝家的附庸家族,而且他只是一个体修。

    小姐可是蓝山岛蓝家嫡支,法体双修,拥有雷灵根,年纪还比他小好几岁,等去一趟天凤山的天雷洞,就能突破到筑基期了。

    到时候,小姐就有机会成为蓝山岛的岛主了,将来还有可能成为结丹修士,仙途无量,……”

    鹿婆婆说着还有些艳羡,接着道:

    “小姐,我刚才去问了,蓝天鹰把九曲魂参的拍卖时间都安排好了。

    也邀请了天凤岛上的各大势力,打算在丹师大会结束后就拍卖。

    他说如果小姐拿走了,会影响蓝山商会的声誉,依老婆子看,这蓝天鹰,恐怕是不想站在小姐这边,……”

    蓝非烟想了想,说道:

    “蓝天鹰向来与我姑姑亲近,等我与姑姑商谈之后再说吧。

    我这次来就是想征求我姑姑的支持,只要她点头了,蓝天鹰自然也就归顺了,……”

    “小姐去拜见她好几次了,都没有见到人,这……,很快就是丹师大会,然后就要拍卖了,……”

    “如果赶不及,那就在拍卖会上把九曲魂参拍下来,还能有谁比我灵石多吗?”

    “那倒是。”

    ……

    引灵丹之后,又有侍者端给拍卖师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五个储物袋。

    拍卖师喊道:“储物袋五个,每个起拍价一千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金币。”

    柳听蝉挑挑眉,这些储物袋,和盛明河他们身上的那种是一样的,都是最差的那种。

    储物袋里的体积,也就三尺见方的样子,还赶不上他那储物戒的一个小角。

    几十个下品灵石的东西,让拍卖会这么一搞,起拍价都相当于一百灵石了。

    贵宾包厢里的人,大多对储物袋不感兴趣,没有一个出价竞拍的,倒是下面的那些人,有几个人争得很激烈。

    柳听蝉的神识在那几人身上扫了一下,都是刚突破到聚灵境,显然需要一个储物袋来彰显自己先天高手的身份。

    最终第一个储物袋的成交价,达到了两千万金币。

    还有四个,柳听蝉已经没兴趣听了,他原本参加拍卖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引灵丹,为突破做准备。

    如今引灵丹到手,柳听蝉拿起今晚拍卖会的拍品册子看了起来。

    血元丹十瓶,

    引灵丹十瓶,这些都已经拍卖过了。

    储物袋五个,正在拍卖,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是价格更高的丹药了。

    下面是破窍丹、增魂丹、粹精丹等一串丹药,柳听蝉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不过当他听到宋时秋参与竞拍破窍丹的时候,还是参与其中,抬了抬价,让宋时秋多破费了不少。

    还有一些武器,紫金刀、火神鞭、裂天剑……

    柳听蝉看了看介绍,便没了兴趣。

    他到现在也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因为那些凡兵对他来说,如同鸡肋般。

    神魂攻击的凶残比武器厉害多了,如果神识攻击都没用,说明那人的境界太高了,拿武器打也是画蛇添足。

    而且蓝山商会拿出来拍卖的这些武器,显然和那血元丹、引灵丹一样,都是别人练手的产生的垃圾,柳听蝉提不起兴趣。

    翻过武器,柳听蝉接着往下看,是功法秘技、孤本书画类的东西。

    钓翁泛海图,嗯,竟然是一幅画,起拍价竟然是五千万金币。

    再往下翻到了药材一类,找到沈云霆需要的两千年火阳玉髓花和赤阳参,每一件起拍价都在五千万以上,也难怪南烛要准备三亿来参加拍卖会。

    ……

    当翻到最后压轴的几件拍品的时候,柳听蝉愣了愣,竟然是一套精美的女人用的首饰,还有一只丹炉。

    柳听蝉合上拍品册子,看向沈云霆,问道:“这上面怎么没有法器、符箓、阵盘之类的东西?”

    柳玄天留下来的东西,档次太高,威力是很大,但是也需要庞大的灵力支撑,现阶段紫苏用起来还十分费力。

    如果有几件稍微次一些的法器,或者符箓,会方便很多,而柳听蝉翻遍了拍品册子也没有看到。

    沈云霆指了指楼上,说道:“你说的那些,在天凤岛上价格都不菲,而且很少有人用到,五层还有一个拍卖场,哪里拍卖的时候才会有你说的那些。”

    柳听蝉恍然,天凤岛上的修士还是太少了,也导致这些东西在这里市场不大,而揽月州的修士就更少了,估摸着有几十个都算多的。

    沈云霆疑惑道:“你又不是修士,要那些做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还是天龙帮的帮主。

    我不是修士,我手底下有修士不就行了?”

    沈云霆吃惊的看着柳听蝉,半晌才道:“原本我以为你说自己是天龙帮的帮主,只是闹着玩的,没想到你手底下连修士都有。

    真不可思议,你才多大,就有这么强大的势力了?”

    柳听蝉戏谑道:“忘了跟你说,我是匪二代。”

    沈云霆失笑,要是柳听蝉的爹那么厉害,早就出名了,他能不知道?

    再说,如果要拼爹,他能甩出去柳听蝉十万里,也没见他手底下有修士。

    转回正题道:“揽月城还是太偏僻了,修士太少,净山半岛的修士会多一些,法器,符箓之类的东西,那里的蓝山拍卖会会多一些。而且还有店铺卖这些。”

    柳听蝉疑惑道:“为什么净山半岛的修士会多一些?”

    “因为整个天凤岛,被雾魂海包围,近海还好,外海无比凶险,进入其中,很难生还。

    也只有西边的净山半岛那里,探索出一条危险较小的航线,是离开天凤岛唯一的航线,因此净山半岛是天凤岛上武者修士聚集最多的地方。”

    “原来如此,……”

    这些柳听蝉还真不清楚,柳玄天当年的实力很强大,直接闯过了雾魂海的屏障,虽然也遇到点儿麻烦,但也没死。

    柳听蝉一想到为了几张符箓,还得跑到净山半岛,不由得感叹道:

    “这天凤岛修行环境果然是不行。

    那五层的拍卖会什么时候开?”

    沈云霆也深以为然的道:“不定期,不过下次拍卖就在丹师大会结束后,正好就是九曲魂参拍卖的时候。”

    “……”

    提起九曲魂参,柳听蝉看沈云霆都有种看败家子一样的感觉,别人弄到这种东西,都是恨不得捂的严严实实的,他倒好,拍卖换钱。

    于是问道:“你觉得九曲魂参能卖多少钱?”

    “蓝山商会的总会长蓝天鹰跟我说,应该能拍卖十万灵石,……”

    “……,灵石?”

    柳听蝉愕然,如果拍卖九曲魂参需要的是灵石,他还费劲儿弄几千亿金币干什么?

    “是啊,第五层的拍卖场,用的是灵石,……,你放心,只要有金票,咱们就能在蓝山商会换成灵石,只是要收一些手续费,每一亿金票,可以兑换成九百灵石票。”

    柳听蝉算了算才发现,蓝山商会果然是黑。

    正常来说,一亿金币,可以兑换一千灵石,蓝山商会竟然收一成的手续费,而且还是灵石票,不是灵石。

    如果把一千亿金币兑换成灵石票,就只有九万了。

    柳听蝉只觉得有种被周扒皮扒皮的感觉,咧咧嘴,问道:“那灵石票兑换成灵石,还要手续费吗?”

    “要啊,收的会少一些,每一百灵石票兑换灵石,收五个灵石的费用。”

    柳听蝉算了算,一亿金票,如果想要换成灵石,最终到手的,只有八百五十五块。

    硬生生的就少了近一成半,垄断行业果然黑。

    柳听蝉想了想,问道:“换灵石的量有没有限制?”

    “有,数额太大的话,需要提前知会一声,……”

    柳听蝉咧嘴肉疼道:“你说你,把九曲魂参拿出去拍卖,想要拍回来,至少要准备一千亿金票,换成灵石票,脱水一部分,就算东西拍到手,拍卖会还要手续费分成吧?这个比例是多少?”

    “三成。”

    “那就是说,如果按照九万灵石成交,需要准备一千亿金票,换成九万灵石票,最后九曲魂参拿回来了,九万灵石票,也只剩下六万三千了。

    你说说,这本来是你自己的东西,就这么倒一倒手,一小半儿钱都给了蓝山商会。亏不亏?

    这还是按九万能拿下算的,我估计九万不一定能拿下,那样一来,亏得更多。”

    沈云霆还真没有这么算过,被柳听蝉一算,抽了口凉气。

    南曦在一旁,悄悄拧了一下沈云霆,感激的说道:“听蝉,要不是有你在,这东西打死他都拿不回来了,他可没有这么多钱,……,如果那样的话,他就危险了。”

    “我现在也没有这么多钱,所以还得看丹师大会上,你和南烛能帮我挣多少吧。

    挣的少了,九曲魂参被别人拍走,我就没办法把你识海里的噬魂虫弄出来,你就等死吧。”

    柳听蝉就是有灵石,也不愿意拿出来去拍卖,那样亏得更多,不逼一逼沈云霆,还担心他不上心给自己挣钱呢。

    沈云霆连忙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和南烛挣一笔大的,只要你没问题,……”

    南曦美眸瞪了他一眼,说道:“听蝉都是丹道宗师了,区区一个丹师大会,还能难得住他?

    原本我是要参加丹师大会的,还想当一当女丹王呢,看来是当不成了。”

    沈云霆被南曦幽怨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恰好此时,拍卖师拿出一副画来,挂起来展示。

    沈云霆连忙转移话题,指着那画说道:“咦,这幅画画的很好呀。”

    柳听蝉原本对拍卖会的拍品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听到沈云霆的夸赞,便在拍卖师旁边的画上瞟了一眼。

    拍卖师刚刚把画展开挂起来,那上面画着一艘小船,在波涛起伏的无垠大海中飘荡。

    小船上,一个白发老翁,拿着一根竹竿做成的钓竿,正在钓鱼,几条长相奇怪的鱼在旁跃起,活灵活现。

    老翁旁边有个小炉子,炉火正旺,上面支着一只铁锅,锅里炖着鱼汤,还冒着热气。

    这幅画,栩栩如生,就连那锅上冒的热气,仿佛都还在飘动。

    柳听蝉的视线落在那副画上,神情骤变,腾的站了起来,神识在那副画的一个边角处扫视过去,只见上面微不可见的位置,赫然有一个鬼画符般的花纹。

    柳听蝉眼皮跳动,强压下内心激动,又坐了回来。

    沈云霆笑道:“怎么?你喜欢这幅画?”

    柳听蝉故作淡定的道:“是啊,看着对眼,等下我就拍下来。”

    沈云霆看着那副画,轻轻颔首,道:“确实不错,就是贵了点儿。”

    就听到那拍卖师喊道:“各位,这幅画,名叫《钓翁泛海图》。

    修行就像是一叶扁舟渡汪洋,时刻身处凶险之地。

    但是只要心中宁静,哪里都能怡然自得。

    就像这位老翁一样,哪怕周遭怪兽环伺,也照样垂钓烹肉,从容自若。

    这幅画,画技精湛还在其次,每个人看到,都能有不同的感悟。

    关键是,这幅画的材质,不惧水火,不惧刀剑,十分神奇。

    哪怕带回去挂上几千年,都不会变样。

    这是难得的画中珍品,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传世之宝。

    好,现在开始竞拍。

    底价五千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金币。”

    拍卖师说的很吸引人,然而却没人响应他的话,一时间有点儿冷场。

    修为到了先天之后,寿命增加了不少,有不少先天高手,利用闲暇时间,沉浸在琴棋书画奇技淫巧中。

    专注一件事时间长了,那方面的造诣自然也就越来越精深了,能达到如此水平的不在少数。

    因此修仙界中,书画之类的精品有很多。

    喜欢收藏书画的人也不少。

    即使天凤岛上,也不乏名家精品,价格都不低。

    然而这一幅画,没有落款,连名字恐怕都是拍卖师起的,也许只是哪个人的涂鸦之作。

    也就是因为画的材质奇特,但五千万也有点儿贵了。

    修为能到先天,也都是有点儿见识的,不惧水火的纸张布料在修仙界中多得是。

    这样的卖点并不吸引人。

    柳听蝉却强压内心激动,开口道:“一亿。”

    沈云霆和南曦见柳听蝉张口就是一亿,顿时呆了呆。

    沈云霆道:“这幅画虽然画的很好,但是能画成这样的,大有人在,你出一亿,是不是多了点儿?”

    柳听蝉已经恢复了淡定,笑道:“我天龙帮底蕴太浅,弄点儿有意境的画装装门面也挺好。”

    “……”,沈云霆两人顿时无语。

    装点门面,用一个亿金币?

    这是土匪,还是土豪?

    那拍卖师见沉寂了好一会儿的八号包厢的那少年又开始竞拍了,顿时喜上眉梢。

    视线落在三十六号包厢,有些期待的大声喊道:“一亿,八号贵宾包厢的客人,出价一亿,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三十六号包厢里面,宋时秋想起柳听蝉在自己竞拍破窍丹的时候捣乱,就十分恼怒,对霍林山说道:“这柳听蝉就是一只臭虫,你给他加加价,让他别那么便宜就拿到手。”

    霍林山顿时一脸兴奋,喊道:“一亿一千万。”

    轰,

    众人见八号包厢和三十六号包厢又杠上了,顿时热闹了起来。

    柳听蝉冷笑道:“两亿,有胆你再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