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无道无魔 > 第九十八章:白启
    落地之时,便死在了金梦的眼中。
      黑蜜蜂眼见蝼蛄和青色刀郎都死透了,才慢悠悠的恢复队形,向着前方慢慢飞去,不一样的是,前方的三只蜜蜂背上多了两只黑色的大东西。
      金梦瞧了瞧前方的黑蜂,又看了看那蜜罐,紧紧的跟了上去。
       ……
      两日后,灵虫峡谷。
      一座平坦的山底中央,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阳光,哪怕是正午时分,这缕阳光都不是特别晒人,反而给人一种暖意。
      山底之间树林密布,林中鸟兽纷飞,然而这些鸟兽并非普通的兽类,而那个头都要比平时的大上两倍不止,偏偏不争不斗一片祥和,使得整座峰底看起来宁静祥和。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阳光里,突然出现了两道影子,由远至近,两道霞光从空中飞来,现出一华衣一素衣两名女子出来。
      看样貌,华衣女子是叶清华,素衣女子乃白启。
      他们悬浮在半空,叶清华朝四周略一扫视后,就闭上双目,将神识缓缓放出,扫向整个峡谷。
      片刻后,她凤目未睁,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来,而这抹微笑落入白启眼中却深深的打了个寒颤,忍不住身心发冷。
      两人一个闪现,身形一跃,落入谷底,手中运着托盘,眼睛闪烁着一副见到猎物的兴奋之感。
      她身后的女子头更低了,一副欲要逃跑,又不愿逃跑的激烈斗争,嘴角痛苦而平缓,好似一副躯壳下面藏着两道灵魂,渐渐的勾勒起得意兴奋的笑容。
      仿佛已经看见韩辰、白凌、徐娇等贱人落入叶清华这个魔鬼手中,被她百般折磨,万般凌辱,成为傀儡做出各种叫他们无比痛苦的事一样,光是想到这些,她就觉得身心都疼,却又忍不住兴奋到了极点。
      什么狗屁仁义,什么利用,通通都给她踩到脚下。
      “白启!”叶清华站在前面,开口叫了一声 
      素衣的身形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忍不住发冷,肩头微微耸动,在看到叶清华也在看着自己时,白启苍白的脸色更白了两分,眼睛深处里一抹怨毒被其掩藏的很好,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来。
      “我……”话刚一出口,便是啊啊哦咿,被割了四分之一的舌头吐词有些不清。
      “别怕,我来了。”叶清华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缓步朝其走去。
      白启见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秀气的眼眸出现惊慌之色,朝着叶清华连连摇头。
      “抱歉呐白启,我实在看你脸色太过苍白,怕你体内出了什么事,所以就先过来了!”
      白启惊慌失措,手掌紧紧握住,好像在做出什么决定,在其刚一靠近,离她不过一根手指的距离,白启的面部表情猛然阴沉了下来,手中又快又狠,一缕亮光,毫不犹豫的插/进叶清华的手臂中,里面的液体冒着一股黑烟,似找着了寄体,快速的流入里面。
      可哪怕是这种时候,叶清华的脸色也不减分毫,仍然“装出”一副高贵模样,反而因为这衬托越发显示着她的渺小不堪,她恨死了这一点。
      舌头被剪了,话不出口,只能用神识传音道:“我要恢复修为。”
      叶清华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微笑着摇头,就像隔了一代的爷爷在包容孙子的无理取闹,“不可能哦,白启。”
      白启恨不得撕碎她这张微笑的面具,但是一想到伤了她就更不愿意解除封印自己了,便忍了下来。
      白启扭曲的扯着嘴角,“不可能?你可要想清楚了,我的那剂毒药可不是普通的药品,要是没有解药,便是你有着假丹境界的修为也坚持不了一日,很快便会侵蚀你的丹田,吸食你的肉身,到那时便是元婴修士都救不了你。”
      “哦,这么毒啊,启启我做了什么事,才让你这么恨我才会给我下这种毒药啊!”叶清华微笑依旧,看起来就像是看着孙子不懂事的在调皮捣蛋。
       “你难道不知道,你剪了我舌头,没日没夜用辣油滴我,用针线缝纫我,还让那蚂蟥趴在我的身上吸噬我的血气。”白启气的直发抖,简直受不了叶清华那张面孔,恨不得挖掉她的眼睛,撕下她的面皮用来做夜壶。
      叶清华这会儿神情才有了些许变化,显得有些惊讶。
      白启见叶清华终于不是那讨厌的微笑,总算是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怎么样,没想到吧,你当初折磨我的时候没有彻底的将我杀死,奴役我封印我,就以为我彻底的成为你的奴仆了,可惜,老天爷开眼,让我找到了这一剂毒药,让我来收拾你。”
       “何必这么说呢?白启,坏事、杀人什么的,你也没少干过,更何况我还没日给了你灵液恢复身体,并未杀了你呢?”叶清华收起了笑脸,冷冷的,有些认真的看着白启说道。
      可这副景象在白启看来,就是叶清华怕了希望她能给她解药。
      “哼,谁会像你这么变态,折磨修士长达三个月然后再无情的吞掉对方灵魂不给其转世投胎的机会。”白启冷冷的回道。
      “可我还没有抽魂炼魄呢?那算不得呐。”
      白启动了动手指,“废话少说,这剂毒药只有我才能解,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任其在你体内发作,令你被融化成一股脓血。你可要好好想想,修行不易,你还这么年轻,日后凝结金丹都大有可能,都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对。”
      想想什么呢?想想这变态将自己体内的封印解除,然后欣赏着对方在自己面前痛苦而死,扭曲着,跪着给她解药,一想到这里,她都忍不住发抖,不过不是害怕而是激动,果然和变态一起久了,连自己都成为变态了。
      白启可是很期待这一刻的,只是她要先将自己体内的封印解除掉。
      “我真的中毒了。”叶清华问道。
      “废话。”
        “你去哪里找到的毒?”
       白启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狰狞而可怕:“闭嘴,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我若想找到这种毒药多的是方法,你少在这里啰嗦,乖乖给我听话就是。”
      叶清华勾了勾嘴角,有些无奈又有些放纵,似乎是在面对一个调皮的孩子,“真是的,你还是这么不听话,那我给你解除封印便是了。”
       见叶清华总算松了话,白启的面色才好看了些,又张口讽刺的道:“你以为光给我解除封印就够了,我还要你在今天之内将你的内心功法通通给我,里面的内容一丝不漏,否则今日你还是要死。”
      白启颇为垂涎的舔了舔嘴,被逮住了半年多的时日,对方那吞噬灵魂不用渡过心魔劫就能提升的功法,在她看来简直是比的上真仙之法了。
      自己若是修炼此功法,就是倒头从来也不要紧,到时候别说什么徐娇之类的,便是白凌这种假丹修士,给她些日子,她自己也能修炼起来。
      “哦,你还要我的修炼功法?”叶清华微微垂下眼眸,额间的碎发挡住了眼中的情绪,“这可真叫人难办了呢。”
       这门功法交给别人?才不要呢,这么有趣的东西,怎么能和对方共享呢,她会很生气的,而她生气的怒火,得谁承担呢?
      “哼,你最好是乖乖听话,功法法器什么的通通都交出来,否则...”白启眯了眯眼,装出一副凶神恶煞之相,威胁起来。
      “这样啊......”叶清华叹了口气,“那么,你不介意的话跟我去我洞府取如何?”
      白启谨慎起来,她以为对方又要将她带回那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地,天知道对方会不会发什么疯,给她解除了封印交换了解药,又临时返回。
      她筑基初期的修为可不是假丹修士的对手。
      “放心吧,不是炼狱所,是我外面自己设置的一所藏宝地儿。”只是这些宝贝儿只是对她而言罢了。
       “宝贝儿?”白启眼咕噜一转,对方是假丹修士,每月都会抓数名筑基修士进补,常年累积怕是宝物不少,去那里也好,反正对方中了毒也不敢反抗。
      想到这里,他便欣然同意了。
       “那走吧。”叶清华转头看了看灵虫峡谷,嘴角诡异的笑容颇为无奈,看来得将白启解决了再来找这新猎物的麻烦,反正她时日很多不是。
      ……
      韩辰这边,接连吞服了两滴千年玉髓后彻底的恢复过来,他并没有立即走出洞穴,而是盘膝下来,体内魔力澎湃着,法力恢复到了做巅峰的时候。
      丹田的疼痛也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体力充沛至极,感受到身体传来源源不绝的力量,韩辰满意极了。
      他将余长老身上的东西,通通放入储物戒指里的角落深处,说实话,余长老的身价虽然十分贫穷,可在一般的筑基修士手中,也不算是太差了。这不由的令他大发一通感慨情绪出来。
      这也难怪,并非是每名筑基修士都像韩辰这般,有数把上品法器,还有风灵珠、千年玉髓等宝物,在结丹境界前面,拥有着上、极品法器和符宝,便是最厉害的争斗仪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