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盛世贵女:傲娇郎君惹不得 > 049 不让你死


    弱肉强食!

    你死我活!

    吃了这么多的亏总算是领悟到了!

    封七月无声狂笑,面无表情地继续砍,赤红着眼睛,不知道砍了多少刀了,不知道奄奄一息的老虎什么时候死了,血溅满了全身……终于把虎头砍了下来了!她喘着气又找回了先前割断了的绳索将虎头团团捆了然后绑在腰间,一手握着长剑一手扶着崔九,“你还能不能走?”

    “可以……”崔九气若游丝却还是坚持站了起来。

    “好,我们走!”

    “我……在沿途留了记号……顺着记号往外边走……”

    “好!”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还拖着一个虎头,一步一步地往前边走去,深山里树木茂盛,葱郁的枝叶将天空都遮蔽了,光线并不充足,而且,越走便越是暗,不是天黑,而是天被乌云遮蔽了。

    “轰——”

    一声惊雷响起,震耳欲聋。

    崔九抬起了头,苍白的脸闪过了一抹嗤笑:“打雷了。”

    “放心,就算雷劈下来也会先劈我。”封七月用力搀扶着他,并未因雷声而惊扰了心神,打雷闪电又如何?便是连雨也下了又能如何?“祸害遗千年,你没过吗?”

    “你说我是祸害?”

    “不。”封七月道,“我说的是我,你还不够资格!”

    崔九笑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封七月也没有再把力气浪费在这上头。

    两人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走的很慢。

    “封七月……”又不过了不知道多久,崔九才开口,脚步也停下来了,“我……可能撑不了了……你……自己走吧……”说完,双腿一曲,便跪倒在地上,脸色更是惨白的厉害,浑身哆嗦。

    封七月没说话,而是蹲了下来抓着他往自己的背上趴,“我背你!”

    崔九一怔,眼底闪烁着惊愕之色。

    “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死!”封七月背,不,只能说是驮,两人身高悬殊便是她够力气也背不起来,只能驮着他。

    崔九挣扎,“你不用……”

    “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绝不会将救命恩人丢下自己逃的!”封七月打断了他的话,“你要是觉得被一个小奴才救了有伤自尊的话,等出去以后再找法子扳回来就是了!现在先给我闭嘴,我没力气跟你说废话!”说完,便驮着他,努力地迈开脚步。

    崔九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挣扎,眸子深处的震动始终没有散去。

    没过多久,雨水便在敲打了枝叶之后落了下来,茂密的枝叶能够抵挡住太阳,却无法抵挡狂风暴雨闪电惊雷。

    封七月并没有停下来,她不是不知道雷雨天走在大树之下有多危险,可她不能停下来,不说崔九的伤需要尽快得到救治,便是她自己也是满身的伤,她无法保证一旦停下来一旦泄气了还能支撑下去!“我们会走出去的!”

    一定会!

    崔九眼眶被雨水打湿了,“嗯……我们会出去的!”

    封七月笑了。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苦苦挣扎求生存,不过她想往后应该不会再一个人了。

    生死与共,相依为命,大概就是如此了。

    雨下的很大,时不时一道雷劈了下来,不远处的一棵老树爆开了,他们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就是他们!可比起先前的危险这又算什么?甚至于还有好处,至少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之下,不会再有其他猛兽跑出来!

    崔九的头慢慢地趴在了她的肩膀上。

    封七月心咯噔了一下,扭过头去唤她,“崔九?”

    崔九眼皮挣扎着,只是却始终无法睁开,惨白的嘴唇动了动,溢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低吟。

    他撑不住了,可依旧努力地回应她。

    封七月咬紧牙关,“我们会出去的!一定会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艰难地往前走,不仅仅是在跟他说也是在跟自己说!

    背上的人已经毫无反应了。

    封七月没有去看更没有停下来,她必须继续往前走只能往前走,必须要往前走——

    雷声停了,闪电也没了,雨也慢慢停了。

    她不知道走了过久,前边还是树林,仿佛是无尽的黑洞一般,只会将他们吞噬而决不允许他们走出去!

    “嗯……”

    沉默许久许久的崔九终于有了反应了,即便只是一声呻吟,可对封七月来说却是巨大的鼓舞,让她就要崩溃的边缘又重新地振作起来!

    “我们会走出去的!”

    她握紧了他的双臂,继续努力地往前走!

    终于……终于看到了光了!他们终于出来了!终于出来了!

    虽然天已经暗了下来,可这傍晚暗淡的光线却是那般明亮的让人振奋。

    “崔九,我们出来了!”封七月喜极而泣,尔后抬手抹去,继续驮着他往前走,前面不远就是薛海的屋子,只要他们再坚持一下,便可以到了!“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她的双腿似乎更加有力气了,好像之前的疲倦都完全消失了一般,迈开了步子更快,前面的屋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徐真就是过来避雨的,顺便看看薛海死了没有,当然,以他的医术他是绝对死不了的,而且,看他现在的情况,恢复的比他预期的还要好,连把脉都不需要了,“你的命还真够硬的!”这张臭脸是什么意思?摆出来给谁看?!

    薛海面无表情地点头,“多谢。”

    “谢就不必了!”徐真冷笑,“我救你不过是恰好碰到,村长又苦苦相求,再加上夫人的面子,你真当我想救你?!”

    “不管如何,是你救了我。”薛海坚持道,脸色缓和了有些。

    徐真却一点也没因此而高兴,他知道他为何不待见他,更知道他为何忽然间转变了态度!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

    薛海的目光透过了屋外的水雾看向远房,并未回答一个字。

    “你——”徐真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他真不知道自己这次被弄得半死不活的差一点丢了性命是因为是什么吗?!竟然还贼心不死!“你不怕死,可就不怕连累夫人?!这些年夫人和世子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

    薛海猛然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