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仙帝归来当奶爸 > 第1192章 这脸,我不要了
    太白金星,秘宗修为,都不会饿,这疯子青年表示自己也饿了?

    这不是傲娇是什么?

    吴天也不理会疯子青年,任由他在那里叫什么二弟啊,我们的感情哪里去了?

    可不想,疯子青年的声音,将兵家圣地,儒家圣地的人吸引到了这里,

    “太好了,这里很安全。”

    “是啊。”

    “大家别闹,好好休息一下,等下看看出路在哪里。”兵家圣地,那黄金战车上的老者一声令下,

    儒家圣地,兵家圣地的弟子一一点头,

    儒家圣地,长老没了,几百子弟,可如今活到这里的也只有几十个人,他们个个骑着气喘吁吁的独角兽,

    他们面色悲伤,一一叹气。

    而兵家圣地,击败子弟,也就剩下几十人了。

    他们在这里,不是那九幽之尊的巨兽对手,最后,就活下来这么些人了。

    他们一个个自储物袋中拿出了丹药,这种丹药很奇怪,晶莹剔透,叫小家伙看了一眼,不由想到了弹珠。

    儒家圣地,兵家圣地弟子们,一一将丹药放入口中,顿时,神色之中,精神奕奕。

    这种丹药,可以让一个人的精神,随时随地,保持亢奋状态。

    兵家圣地长老微微点头。

    秦宇涵怀里的小家伙,不由的怀念地球了,以前吴天没出现,秦宇涵常常在公司的时候,

    小家伙也经常玩弹珠的。

    “那个......”小家伙按耐不住,奶声奶气的道:“可以将这个珠子,给我一颗吗?我只是看看而已,等下就还你。”

    圣地弟子,一一为之一怔,

    小家伙长得太可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适着聪明伶俐的神色。乌黑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的眉毛,像那月牙儿。很是逗人喜欢。

    有一儒家弟子,要拿出多余的丹药给小家伙的时候,

    黄金战车之上,兵家圣地长老突然哼道:“一颗怒龙水晶丹,可维持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天的最佳精神,可要是我们一天之内没走出这里呢?没有这丹药,被尸人,尸兽偷袭,谁救你?”

    这话一出,那儒家弟子也不理会小家伙了。

    兵家圣地长老,才是点头。

    小家伙哼了一声,继续啃着桃子。

    “你的桃子哪里来的?”吴天取得是花果山上的仙桃,不是蟠桃,却也是羊脂玉净瓶的浇灌的桃子,

    观音大士,都没用羊脂玉净瓶做过这种事情,可小家伙却做了,这桃子其中蕴含的灵力,可想而知。

    兵家圣地的长老,想到什么,突然道:“你这桃子,是不是太一古矿里的不死桃?”

    小家伙手中的桃子,其中光华点点,隔着很远就能够闻到沁人心脾的馨香。

    小家伙摇了摇头,道:“不是。”

    “是不是,要老夫确认了之后,才知道啊,拿来给老夫看看,若不是,老夫还给你。”兵家长老突然开口道,语气,居高临下,根本就是命令般的语气。

    “哼。”小家伙不高兴了,

    宝宝不开心,

    刚才本宝宝也要你们的丹药玩一下,也说马上还给你们,

    你不是还叫人别拿给我?

    别人怎么对我,

    我就怎么对别人,

    这就是小家伙的人生之道。

    “嗯?”兵家圣地长老看小家伙不拿,脸色沉了下来。

    吴天则走了上去,将抱着小家伙的秦宇涵护在身后。

    谁敢伤害我妻子,

    我孩子,

    谁就要死!!!

    此刻的吴天,仙灵力在脸庞前,掩盖了真容。

    但周身灵力波动秘宗,没瞒过兵家长老。

    兵家长老微蹙眉头,但也不放在心上,诸子百家,几大圣地,大陆之最,就算在上界上,也有他们的传承所在。

    “这位小兄弟,我要那孩子的桃子,你怎么说?”兵家长老微微一笑,很有意味的道:“你若给了,日后我们兵家圣地就当欠你一个人情。”

    吴天呵呵一笑,

    这是开哪门子玩笑?

    人情?

    你的人情,

    价值几何???

    突然有一个儒家子弟想到了什么,突然手指怒指吴天,

    叫了起来:“对了,对了,刚才你杀了我儒家一名七十二家中的子弟。”

    什么?

    儒家子弟一一眼眸冷了下来。

    兵家子弟也诧异的望着吴天,应该不会吧?

    虽然他们刚才抓人,喂给尸人,但那些人,只是敢逃,只是敢反抗而已,还不敢杀了他们。

    因为杀了他们,圣地,不会放过他们的。

    吴天却扫了所有人一眼,道:“我杀了,就杀了,能怎么着?”

    刚才那儒家子弟,还想抓了秦宇涵,这等找死之人,如若不死,留之何用啊?

    ......“杀了就杀了?你这是什么语气?”

    儒家圣地的子弟们,都是愤怒,儒家,是大陆人最多的圣地,

    只要读书,就相当于儒,他们儒家圣地先祖,收集无天仙帝的儒家语句,

    而后,汇聚成书。

    只要读了书,在儒家圣地眼中,就是欠了他们。

    当即又是有儒家弟子冷笑道:“你以为我儒家弟子那么好杀,杀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吴天很平静,

    一点都没将儒家圣地放在眼中,

    “没想到你杀了儒家子弟。”黄金战车上的兵家长老,突然一脸震怒,露出了森森杀机,道:“老夫本来不想出手,可没想到你滥杀无辜,心思歹毒,老夫替天行道,看来是不能留下你们了。”

    “看我们不交出桃子给你看,想杀了我们,就直说呗。”吴天淡淡的看了兵家长老一眼,道:“你们两大圣地,刚才用多少人喂了尸人,尸兽,怎么不见你杀了你门下弟子,说他们心思歹毒呢?何况我杀的是儒家子弟,关你兵家何事?”

    “伶牙俐齿,颠倒黑白。”

    “对,你怎么能说。”

    兵家子弟看不过去了,

    儒家子弟也是如此,他们长老没了,如今要出去这里,就要仰赖兵家长老,吴天这话,不是在挑拨两家关系吗?

    “呵呵,你知道什么?”兵家长老轻蔑的扫了吴天一眼,道:“诸子百家,其实同根同源,虽然他叫儒家圣地,我这叫兵家圣地,其实是一家人,不分彼此,你杀了儒家人,也就等于杀了我兵家弟子,老夫,不得不出手,你别怪老夫心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