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变身动漫姬 > 428 你只配喂我家的狗
    被自己的分析吓了一跳,德卡拉低头去搜索未央的断肢,可是却没看到任何断掉的手臂,剩下的只有地面上的一滩血,这些血甚至伴随着倒流,在地面上越来越少,而未央的双手却在慢慢地长出来。

    如此恐怖的景象,就算同为吸血鬼的德卡拉都没见过,这根本就不是吸血鬼能拥有的力量,血族就算身体恢复力在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哪能像未央这样,才刚被切掉手臂,在两秒不到的时间里,就又恢复如初。

    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被切掉的肢体会变成血,再次回到主人的身上重新变成肢体。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德卡拉是真的有点害怕了,他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什么,反正不可能是吸血鬼。

    害怕不是人类的专利,在未知的东西面前,哪怕是散播恐惧的吸血鬼,也是知道害怕的,而未央正是让他感到害怕的源头,甚至抵着未央喉咙的弯刀,都在微微地颤抖着。

    “怎么了?不用你手里的刀切掉我的头吗?你可以试试啊!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死!动手啊!快点!我都等不及了!”

    明明未央是微笑着的,可是嘴里的话却一字一句地刺激着德卡拉的神经,他不明白这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怪物,甚至就连这要求也让人太匪夷所思,怎么可能会有人要求别人杀死自己。

    他不怀疑吸血鬼能不能被他杀死,但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手中的刀,这玩意到底能不能杀死怪物。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

    人被逼急了是会跳墙的,德卡拉被未央的话刺激后,为了抛开自己那愚蠢的恐惧,也终于挥舞着自己手里的刀,一刀将对方那颗美丽的头颅切了下来。

    带着双马尾的脑袋滚落在地上,让德卡拉心中松了口气。

    “哈哈哈!这下死了吧!居然叫我杀死你,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了,人作死就会死,怎么就不明白这点呢?”

    就算吸血鬼,切掉头颅也是会死的,更何况是被银做的武器切的,在德卡拉眼里没了头的未央,其实已经死了。

    所以他才稍微有点开心,因为他用自己的刀,证明了自己的恐惧是错的,就算是怪物,也能被杀死,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会死的。

    “死?就凭你手上那把小破刀?”

    可是让他笑容僵在脸上的,却是从地面上那个头颅嘴里,发出来的萝莉嗓音。

    而等他去看那个头颅的时候,这头颅已经有一半变成了血水,正在慢慢地往身体上回流。

    “既然你攻击我了,那么现在我可以还手了吧!?”

    明明嘴巴都已经变成血水了,可是未央的声音却仍旧在他耳边响起,到底是从哪发出的声音,到底为什么这个女孩还不死?

    这一切一切的疑惑,越发将德卡拉的恐惧放大,让他惊恐地睁大了双眼,看着那一点点恢复的头颅。

    那个女孩就像个液态的怪物,不论切开什么地方,斩断什么地方,都能不停地变成血液在次恢复。

    “你……你这个怪物!”

    德卡拉觉得自己都要疯了,他一直在强调这世界上没有杀不死的东西,为了证明这一点,甚至不断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切开未央的身体,断肢不断掉落,在掉落的途中被切的更碎。

    等掉在地上的时候,每一块都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

    直到德卡拉挥累了,才终于停了下来,地上却没有了那些碎肉,剩下的只有一滩血水,可是这摊血水却更令人害怕。

    因为德卡拉清楚地看到,那些血正在扭曲变形着,最终再次从地面形成了一个少女的头颅,这个头颅还在不断完整,最开始是脖子然后是胸口。

    “怎么了?不继续切了吗?想杀死我只靠这点攻击方式可不够哦!让我看看你更厉害的招数,还有没有能够伤害到我,让我无法恢复的力量,来!用出来!对我使用!”

    这就是模板合成中的那个不死性了,只要不是超过未央恢复上限的攻击方式,她就算被直接砸成肉饼,也能想这样恢复过来。

    可以说她一开始就放水了,反射故意跟不上德卡拉的攻击,就是为了想证实一下,她这个不死性的上限到底在哪。

    现在她弄明白了,除非用十几二十个核弹同时轰她,否则想要杀死她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核弹能杀死未央的原因,是因为高温会蒸发掉血液,如果没有了血液未央的身体就不能恢复了,而她身体里的血液沸点有非常的高,没有剧烈的原子反应释放的温度,怕是连蒸腾都做不到。

    妈耶!她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这种怪物,好像有点恶心,可是却又觉得很厉害,因为这压根就已经死不了啊!

    “怪……怪物!你别过来!你就是一个怪物!!!”

    未央这样的举动似乎吓坏了德卡拉,这个长得还挺帅气的男子,居然在连滚带爬地想要离开未央身边,惊慌失措到甚至连怎么走路都忘了,如此丑态让未央都觉得难看,她也就不打算在戏弄对方了。

    “啊?怪物?那么你们又是什么东西?连变成血在复原都不会,还敢自称吸血鬼?你这样的东西,只配喂狗啊!”

    即使是未央,被人当面叫成怪物,也是不会高兴的,怎么说也是个年轻女孩子,哪怕在怎么不承认自己是女孩,叫她怪物就很过分。

    她决定,把这个德卡拉当狗粮了。

    于是逃跑中的德卡拉感觉不对劲,才回头就差点吓得魂都冒出来了!

    一直浑身赤红,全身都长着眼睛,有着恐怖獠牙的犬类生物,从未央身后的影子里钻了出来,那些眼睛直勾勾盯着德卡拉,他甚至感觉到这只狗正在对着他咧嘴大笑,然后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你不要过来!走开!啊!!!!”

    可任凭德卡拉如何跑,如何加速蹿到为毛公路上,这只狗就好像会瞬移一样,如影随行,最终一口咬在了德卡拉的小腿上,咯吱咯吱的咀嚼声令人毛骨悚然,德卡拉却根本顾不上恐惧,剧烈的疼痛从小腿上传来,让他痛呼出声。

    可无论他如何踹这只狗,都像没有踹中实物一样,这只狗被踹中的地方,居然和未央一样,全部变成了血水又迅速恢复,只有不断咀嚼的嘴巴始终未变,恐怖异常。

    “啊!回去了!回去了!一身都是血腥味,臭死了!”

    未央再也没管那么仍旧惨叫的男子,转身开门就回到了屋里,正好看到躲在窗帘里瑟瑟发抖地看着她,让未央感觉有点头大。

    “该不会,这次真的玩过头,吓到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