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虚实
第一百五十九章·虚实

因为已经是深夜差不多过了寅时的光景了,就算是铁人也得上下眼皮打架了,城垛里的这些个兵更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饶是有个听得他喊,一抬头看到周围没人响应,还道是这小子睡魔怔了,便又歪过头不做理会,

直到这辽人已经开始把云梯往城头上搭的时候,一个个才如大梦方醒,敌袭的喊声一时间响遍了这座古老的城墙。

“呜呜~~~~”

整座城池都被这低沉的号警声音唤醒,当然也包括大都督孙德璋,当他感到北门的时候,城墙上已经可以看到零星的辽兵身影,

不过大夏边军的战斗力确实不俗,这城下值守的万余人马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一波波的涌上城墙。

孙德璋并没有急于调集白天的守军加入战斗,他对于目前的军力还是能做到心中有数的,依托兰州的城墙,这一万多人摆在北门基本没什么大问题,更何况有安逸廖瑛两边的牵制,他估计城下的辽军最多不过两万人而已。

韩光德手底下的辽兵可比仓促的耶律休可准备充分多了,不再是成都城下的那种临时赶制的人抬梯,而是下面带着四轮车底座、无法被城墙上守军掀翻的大型云梯,

这高大的城郭面前,辽军犹如蚂蚁一般搭着云梯远远不断的往上爬着,却又一波一波的被守军砍杀了下去,城门前十几个辽兵推着一台巨大的撞车,借着城门洞死角的掩护,不停地抡起撞车上的尖头大圆木,一下下的撞击着纹丝不动的厚重城门。

孙德璋当然第一时间就把兰州的战报飞马连夜送往肃城、青城,令安逸和廖瑛自行判断形式,寻找机会袭扰辽军,

韩光德当然会重点“照顾”一下这兰州城的两个大保镖,分别让韩将军和拔里部带着人马赶赴肃、青两城之前,与兰州同时对两地进行攻击。

不过辽人确实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能够凭借着这些人一口把兰州三城十多万人吃掉,所以肃、青两城的攻击多以牵制为目的,主要是防止他们袭扰辽军后方或者跟兰州一起夹击拓跋部的攻城兵马。

负责肃城的韩将军倒是好说,这一马平川的地方,这要把这城池四周一围,添油战术一点点的跟廖瑛耗着不让他腾出手了帮兰州就是了,

但是负责青城这边的拔里部可是犯了愁,虽然手里面两万多兵马,可这一条奔腾不息的肃水川成为了拔里部最大的头疼点。

要说渡过肃水川最好的地方,就是兰州城前的宽石墩桥,

但是绕了远路不说,一旦兰州城前的拓跋部开始撤退,还在围攻青城的拔里部可就危险了,只要夏军把兰州东城门一开,不消多,摆上个三五千人在桥对岸,他这两万多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被堵死在这儿。

好在这肃水川上可不止这一个渡河点,能够让大军通过的还有两个相距数百里之远的渡口,一个叫龙门渡,一个叫飞凌渡,一大一小,贯在川上,

于是这拔里将军一拍脑门计上心头,干脆我也不冒险渡河了,就守着这俩渡口,你青城里的夏军如果想从渡口出来,我大军在这儿一横兵击半渡,准叫你有来无回,

如果你打算从宽石墩桥那边驰援兰州,那我就带着拔里部的大军过龙门渡取了你的青城,

两头儿堵,反正叫你夏军安安静静的青城里呆着就行了,别的歪心思不要多动!

只不过这拔里将军不知道,安逸可不是能你让他老老实实呆着他就老老实实呆着的人,这头白虎,总归还是要有点动作的。

青城

安逸收到了兰州遭受攻击的战报后,马上就派人前去肃水川附近打探,

果不其然,拔里果然把他的两万人马一分为二,一支摆在了龙门渡,一支摆在了飞凌渡。

照安逸看来,这个拔里还是个比较谨慎的人,因为龙门渡是个大渡口,而飞凌渡是个小渡口,一般来说的话都是会在大渡口屯兵,小渡口留少量人马布防即可,但是拔里却来了个撒胡椒面儿,均摊!

他很快就把姜尚、何季、顾晨夕三个人聚到了他这县衙里,告诉了他们要渡河驰援兰州的意思,

让安逸没想到的是,之前一直言听计从的何季居然先跳出来反对,

“大人,我们人数虽然稍占优势,但是辽人人高马大的本来就比较凶悍,再加上他们刚刚休整完更是战意十足,咱们这五万多人就算是拿命从龙门渡强渡,到时候过去了也是损失惨重,肃水川对面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拔里又是骑兵居多,真要是对抗起来,我们会很被动的。”

顾晨夕当然更是一万个不情愿,跟着说道:“我说大人,这肃水川横在咱们面前是条护城河,要是横在咱们背后,那可就是个送命沟了!正如何指挥使所说,就算我们渡过去了,两军开战我们占优还好,一旦辽军其他人马来增员,那我们可就要全部被赶下河里喂王八了。”

姜尚朝着安逸拱手道:“大人,我们在青城与辽军拔里部对峙,也是间接的牵制了一部分的兵力,为兰州分担了压力,并不一定非要短兵相接吧。”

虽然安逸只要一声令下,姜尚一定会去坚决的执行,但是现在包括他也觉得安逸这个渡河的决定并不是最优选择。

但是安逸不这么想,

把青城、肃城分兵出来就是作掎角之势抵御辽兵的,好就好在一个机动性上,虽然廖瑛那边也是被辽人围住,但好歹也是你来我往的攻坚战,

可是青城这边如果被拔里两万人马就给看住了,那换句话说就相当于辽军两万人毫发无损的就抵消了夏军五万兵力,那他手里的这五万多人倒还不如全部塞到兰州城里来的有用,

所以按照安逸的意思,一定要给辽人制造点儿麻烦,最差最差也让他们知道拔里这两万多人搁这儿是不保险的,哪怕他们下次再多派五千人来,那也是为兰州和肃城减轻了五千人,眼前这条足可抵数万大军的素水川不能光让敌人利用了。

“辽人虽攻势凶猛,但是他和我们不一样,大夏国土上就这十几万,杀一个就少一个,能多消耗他们一点,他们东进的阻力就会大一点,要不了多久辽人就会坚持不住的。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有些动作,渡河!”

提意见归提意见,采不采纳还是安逸拍板儿,他看着三个人神态各异的眼神,转身指着地图接着道:“但是,我们也不傻,不能用这五万多人往拔里的马蹄子上硬撞,我们分两路,姜将军和何指挥使从这儿,飞凌渡过川,主攻!顾指挥使带着人马摆在龙门渡,佯攻!所有人到达渡口后把人马全部摆开,尤其是姜将军和何指挥使,一定要大张旗鼓,要多大声势有多大声势,要让拔里知道你们从这儿过河!”

这三个人听的是云里雾里,这到底是哪儿主攻啊?如果大张旗鼓的让人都知道了他们要从飞凌渡主攻,龙门渡前的顾晨夕还佯攻个啥?佯给谁看?

接着安逸又对顾晨夕道:“顾指挥使,你不仅要佯攻,我还给你个任务,就是把渡口周围村县所有能找来的船只,全部给我集中在龙门渡,越多越好。”

顾晨夕听完他的话也终于是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问道:“我说大人,您这到底想从哪里主攻?何指挥使那边主攻,我把渡船都弄到龙门渡来了,您不是打算让他们几万人游过去吧?”

安逸轻笑了一声,看向姜尚和何季问道:“我打算学一把那韩信木罂渡黄河之事,现在木罂是没地方找,但是这锅碗瓢盆葫芦酒坛子到处都是,到时候我会帮你们把拔里的大军引到龙门渡来,你们就想办法从飞凌渡把这几万人给我送过去!”

说完,他用扫视的目光看了看这三人,问道:“诸位知道自己都要做什么了吗?”

安逸这话问的有意思,他没问三人都明白了吗?因为他知道估计这仨也没明白,所以问了句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嘛。

“知道了!遵命!”

三个人按照安逸所说,分头行动,把这五万多万连夜带出青城之后,姜尚和何季就开始在飞凌渡这边让手下将士轮流挥动旌旗、擂动战鼓,然后私底下带人开始筹备渡河的东西,

而顾晨夕这边一到渡口就像是官家派来收税的税吏一样,在安逸三令五申不得巧取豪夺的命令下,只能挨家挨户的去拿着银子征用大大小小的船只。

肃水川对岸

拔里部

拔里可没有耶律休可那么俊逸的面孔,他可是个土生土长的契丹人,粗犷的面庞和黝黑健壮的臂膀,外加上手里攥着的这半条烤成金黄色的羊腿,把草原民族的豪放之感展露无遗,

他一边撕扯着羊腿上滋滋冒油的鲜肉,一边端着桌案上的马奶酒咕咕的往肚子里倒,

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会像肃城那样跟汉人好歹拼上几场,哪知道这一条肃水川直接把他手底下如虎如狼的雄狮变成了条看门狗。

不过他倒也是乐在其中,想着每天只需要啃着羊腿盯着龟缩在城里的夏军就可以,心中自在之意油然而生,

就在拔里还在幻想着自己接下来赛神仙一般的生活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他的美梦撞碎了。

“将军,前线送来紧急军情!”

拔里看着急匆匆转进来令兵,刚要接过他手里的函文,就看到了自己刚才抓着羊腿的油乎乎的手,于是索性将这羊腿往桌案上的盘子里一丢,朝着那令兵一抬手:

“你念吧!”

“夏军兵分两路分别于龙门渡和飞凌渡渡口前,意欲强度肃水川!”

军情虽短,却出乎拔里的意料,没想到这夏军还真有胆子出来,不过他倒要去看看这夏军怎么过这渡口!

他意犹未尽的抓起桌上的羊腿又狠狠的啃了一口,

“走!去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