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偷爱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多玩两把?就凭你?”年轻女子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我。

这是我和年轻女子第一次见面,她当然不会知道我也混这个场子的,所以对我好奇也正常。

“对呀,小姐你不会不敢吧?”我笑道。

“怎么不敢了?”年轻女子露出笑容。

“行,那就单独开个包间,玩色子呗?”我一指侧方的包厢淡笑地开口。

“芯姐,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是呀芯姐!”

两个青年在年轻身边督促,显然是不想年轻女子在这里浪费时间。

“不敢吗?玩的不就是刺激嘛,三局定胜负,一局一千万怎么样?”我淡笑开口。

我这是使用的激将法,刚刚这年轻女子赢下五六百万,显然有些心高气傲。

“一局一千万,你不是开玩笑吧?”年轻女子惊讶地看向我。

“那个兄弟,给我开个包间,再准备三千万筹码,这是我的金卡!”我一把拉住一位端酒的侍者,塞给他一张金卡。

“好、好,先生稍等!”侍者忙点头。

“怎么样?包厢已经去开了。”我看向年轻女子。

“小子,你当真要我们芯姐赌吗,你不会不认账吧?”其中一个小胡子青年忙说道。

“是呀,别开玩笑!”另一个儒雅青年也是惊疑不定地看向我。

这连番的被质疑,倒是让我有些无语,不过我还是和颜悦色开口:“当然不会开玩笑了,我区区几千万还是输的起的。”

“行,阿成你去换两千万筹码。”年轻女子忙开口。

一听年轻女子的话,这青年立马对着换筹码的方向走了过去,而这一刻更是有赌场的工作人员帮我开了一间包厢,而远处,我见到了贼鼠那幸灾乐祸的模样。

“来一个荷官,我们玩色子。”我对工作人员开口。

“好的,先生你稍等。”工作人员答应一声。

也就没几分钟,我和年轻女子以及她的两个同伴一起走进了包厢,在一张玩色子的赌桌坐定,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年轻女子。

近距离下,我闻到了这年轻女子身上一股香水味,因为裙子不到膝盖,那丰腴的大腿更是暴露在空气中,让我不由得有些惊讶。

“先生怎么称呼呀?”年轻女子淡笑开口。

“我姓林。”我笑道。

“原来是林先生,小女姓蒋。”年轻女子微微点头,示意服务员给她倒了杯红酒,并且燃了一根烟。

“蒋小姐,我刚刚看到你色子玩的特别好,有什么高招吗?”我说道。

“我们芯姐凭的都是运气,你就等着输钱吧!”那站在蒋芯身后的其中一个青年冷声开口。

听到青年的话,我笑了笑,而这一刻一位穿着黑色马甲的荷官终于是几步走进了包厢,他在我和蒋芯的对面一张,拿出三颗色子和一个宝盒。

“两位,现在就开始吗?”荷官忙看向我和蒋芯。

整个房间一下子就剩下我们五人,我看了蒋芯一眼,接着笑道:“怎么样蒋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等一下,起码我要把这根烟抽完吧?”蒋芯忙开口。

一听蒋芯这话,我眉头一皱,心下更是疑惑起来。

双眼一凝,我对着蒋芯一扫,透视神通全面开启。

这一看之下,我的视线就好像x线扫描般,只见这蒋芯的裙子里面穿着一套粉色蕾丝花边的内衣,那性感的身材倒是的确不凡,不过令得我惊讶地是,她身上倒是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不过当我看到她那一头瀑发时,却是心下一惊。

蒋芯的长发将一侧的耳朵遮挡,但是在她的耳朵里,居然有一个非常小的听筒,显然是除了这包厢里的两个青年外,这女人外面还有帮手。

收回目光,我发动超级听力,开始仔细聆听蒋芯的那个听筒。

也就没几分钟,一道细微的声音传了过来。

“芯姐,我调试完毕了,可以开始了!”

这是一道比较兴奋的声音,让我不由得抬眼看了看赌桌上方的一个针孔摄像头,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就算是有人可以侵入摄像头,也无法看到荷官摇动色子后的点数吧?

“好了,开始吧!”蒋芯忙开口。

一听这话,这荷官微微点头,将宝盒盖住三颗色子,一拉一拽之下,开始摇动起来。

连续的摇动色子,只见蒋芯旁边的一个小胡子青年双眼一闭,他的耳朵有意无意地动了动。

也就十几秒,当荷官宝盒压在赌桌上,他忙对着我和蒋芯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两位,请下注!”

我双眼一凝,此刻已经看到宝盒里面的三颗色子。

一二三,六点小!

我心下一定,看着蒋芯的下注,只见她将面前的一千万筹码往前一推,直接推到了小的位置上。

就在这一刻,我假意同样推出一千万的筹码,只是我的筹码放在了‘大’字上,而我的手指却是暗中按住赌桌,一股内劲顷刻出手。

瞬间工夫,本来还是一二三的点数,一下子变成了四五六,十五点大!

这个细微的动作,那蒋芯并没有发现,而荷官更是示意我和蒋芯买断离手。

“芯姐,你放心,这把肯定赢,荷官没有做任何手脚!”

一道细微至极的声音从蒋芯的耳朵里传了出去,这种声音就像蚊子叫一样,要不是我听力好,根本就不会听到,至于这蒋芯身边的那个青年显然有听色的能力,刚刚蒋芯押注,他就是悄悄打了暗号。

忒娘的,这女人的确不凡,来赌场赌钱还双重保险,照这么看,不管是玩色子还是梭哈,都稳赢的,只是她还不敢太张扬,不然一晚上都能够赢几千万。

“林先生,你是不是打算泡我呀,怎么喜欢和我反着买?”蒋芯拿出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随即淡笑地看向我。

“我觉得这把应该是大,所以就买大了呗。”我淡笑开口,而这一刻那荷官满头大汗,显然他认为我应该猜错了,进门之前贼鼠估计还和他打招呼,让他暗示我一点什么。

“荷官,你可以开了,不过你可别动手脚!”蒋芯冷声开口。

听到蒋芯的话,荷官小心翼翼地将宝盒打开,只是这一瞬间,荷官半张着嘴,有些不敢相信。

“什、什么,怎么可能?”蒋芯脸色大变。

“这、这怎么是四五六,十五点?”那青年也是难以置信地看向三颗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