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鞭打美猴王
    却说那镇元子抓住了唐僧师徒,绑在大殿的柱子上,用绳子绑了,镇元子再叫明月从那大殿里面拿出了挂在大殿上的七星鞭,这七星鞭乃是用一条黑龙的筋皮揉成,虽然未经镇元子祭炼,但是上面也带有着黑龙的威严,一经拿出,黑压压叫人心寒,镇元子叫清风拿了,来到孙悟空前面,说道:“你就去拿着七星鞭抽那猴子,那猴子乃是吃过蟠桃仙丹,经过仙火熬炼的,你就用上你的仙术,放心用力,保证打不死他。”

    清风点头答应,先把七星鞭在水里沾了沾,拖着来到了孙悟空前面,此时悟空被镇元子一口仙气镇压住的神通法力,浑身还是软绵绵的,只能被绳子捆在柱子上,哪里有什么反抗的力气。清风心中气恼昨日孙悟空推倒人参果树,害自己被责骂,恶狠狠的上下扫了孙悟空两眼,看猴子上半身捆着绳子,只露出两条腿来,于是将自己的混元仙力灌入七星鞭,在空中甩了一个鞭花,然后便狠狠的抽在了悟空的腿上,这一鞭,势大力沉,加上七星鞭自身的法力,哪怕抽在石头上也要打的石头四分五裂,饶悟空早已经是千锤百炼的身体,也感觉到两腿火辣辣的疼痛,差点禁受不住,只是悟空也是一个硬脾气,要不然怎么能有那大闹天宫的举动,遭受这般重击,硬是一声不吭,咬牙坚持。

    清风心中简直恨透了这个猴子,手里的七星鞭哪里停留,一鞭过去再反手抽回,又打在悟空的右腿上,如此一下紧似一下,一鞭重甚一鞭,直打了三十鞭,叫悟空这样石头的猴子也不禁疼痛难忍,晕了过去,不过那猴子不愧是曾经大闹天宫,能够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出来的人物,就在这三十鞭里,猴子的两条腿死死的站在那里,半下未曾躲闪,更不曾开口求饶,直叫那镇元子都不由得在心里为悟空称赞叫好。

    唐僧本来心中也恼怒悟空瞒着自己惹了这样的大祸,可是看悟空挨了那清风鞭打,拼着自己晕了过去,也挡在自己面前没有动弹一下,心里的气忽然的就消了,心想毕竟孙悟空还是自己的徒弟,眼看镇元子没有叫停的意思,自己总不能眼看着孙悟空被这清风小童给活活抽死吧,于是大喝一声:“镇元子,你且慢动手。”

    镇元子虽然道号镇元子,但是生在混沌之前,见了圣人也只以道友相称,其他所有人在镇元子面前都是晚辈,哪里有人敢直呼镇元子的道号,唐僧这一句成功把镇元子的注意力从孙悟空那里吸引到了自己。

    镇元子看了看绑在柱子上的唐僧两眼,心中暗道,也怪不得那孙悟空敢如此大胆,现在看来估计都是这唐僧教的,这唐僧,既然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便是知道自己的身份,而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直呼自己名字,想必也是一个欺下枉上的和尚,与自己之前认识的金蝉子半点不同,这一次关乎佛教千年的气运的取经之行怎么会落在这样一个人身上。

    镇元子来到唐僧面前,也不以大欺小,问道:“你便是那猴子的师父?”唐僧点头说道:“我便是。”镇元子问道:“你为何叫我住手?”唐僧说到:“你那鞭子厉害,眼看就要把他抽死,他是我的徒儿,我自然要阻拦。”镇元子笑道:“你也知道他是你的徒弟,你教管不严,致使徒弟顽劣,莫要着急,等打死了他,还要打你呢。”

    唐僧说道:“镇元子,我听闻你也是那上古的大仙,怎么不知道那上天有好生之德,孙悟空虽然犯下了打错,但是你怎么能问都不问一句,便轻易断人生死。”镇元子笑道:“你这和尚是要与我讲道理啊,不过你倒是说说,我好心请你们到我的道馆住宿,又拿了人参果给你吃,可那猴子却毁我的先天灵根,坏我成圣根基,你从哪里能说出你的道理来。”

    唐僧说道:“孙悟空生性顽劣,毁了人参果树自然是他的不对,我也恼怒于他,但是……”唐僧左右看了看一眼,说道:“我还有几句话要说,不过这话却只能我说你听,不能叫旁人听去。”镇元子看看唐僧,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和尚倒也有趣,我便放开了,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来。”说罢,再一挥手,唐僧肩膀上的绳索自然落下,而后也不管唐僧如何,自己迈步走进大殿,坐到了蒲团之上。

    哪怕唐僧身背后的靠山是通天教主,可是人家镇元子连你的靠山都不怕,唐僧哪里还敢耍什么花招,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老老实实来到大殿之内,也不好坐下,便站在了镇元子身旁。镇元子看了看说道:“你这个唐僧,既然敢出口直呼我的名讳,怎么还不敢坐在我的前面?”唐僧想了想,现在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早就把镇元子给得罪的透了,而且自己现在可是金蝉子转世,佛教的人,怕什么,这镇元子刚才不打自己,难道现在还能把自己杀了不成,于是再也不客气,拉过一个蒲团坐在了镇元子对面。

    镇元子暗自点点头,这唐僧虽然不知道人品如何,但就这一份胆量,也能在遍天的神仙里面称得翘楚,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那是与圣人同辈,别说唐僧现在身上还有一个纵容徒弟,管教不严的罪名,哪怕是来做客的呢,别管是哪一个神仙菩萨,自己叫他们坐,也没有谁敢真正的坐下,真当自己是泥捏的没脾气不成,以自己的身份,看谁不顺眼,反手拍死,别人都要说他意图不轨,再问问自己有没有受到惊吓呢。

    镇元子也不着急,看唐僧坐定,再开口问道:“你方才说有话要对我说,不能叫外人听见,好了,现在这里没人,你可以说了,若你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我便不治你的罪过,可是若你只是诈我,不受那捆绑的苦楚,耍小聪明,我便把你压在那人参果树之下,让他吃了你,变成我的人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