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木叶之战国无双 > 053 果然是亲兄弟!
    三天的时间准备,实际上只是南斗调配药丸所需要的时间而已,在储物戒商店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任何稀有的药草。

    夜幕降临,南斗坐在火炉旁边,手边放着一个托盘,上面装满了珍贵的药草。

    宇智波田岛所说的是,只要能够的在一个月内让他恢复如初,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正好南斗手中有一种药方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将细胞活性激活到最大化,加速分裂以达到肉体的超速再生!人的细胞一生分裂的次数是有限的,所以这是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的超速再生!

    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战乱时代,没有人奢望可以活到七老八十,甚至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活到天命之年。

    南斗相信宇智波田岛,不,不仅仅是宇智波田岛,当仙粮丸面世之后各大忍族绝对会趋之若鹜的疯抢!

    不过,现在的南斗已经不缺钱了。

    咻咻!

    极其细微的破空声忽地响起,两只纤细的千本噗噗的射中南斗的脖颈之上!

    脖颈连接着大脑和身体,更是中枢神经的主要干道,千本的杀伤力虽然不强,但只要能命中脖颈上的死穴足以让人致命!

    扑通一声,南斗应声倒地,生死不知。

    屋子里除了噼里啪啦干柴燃烧的声音外,死寂的静默,静得让人心底发寒。

    “废物果然就是废物,亘大人竟然还叮嘱我们要小心一些,这样的家伙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了!”

    窗口外,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隐藏在屋檐下的阴影中。

    “别废话,确认一下然后离开。”

    “嘁,真是麻烦,我们宇智波一族可是最擅长手里剑之术的忍族。”

    嘴上虽然抱怨着,但两道黑影中的一人还是依言闪进了屋子里。

    炉子的火光跳动着,影子投影到墙壁上,随着不断扑腾的火焰而闪动,像是一只狰狞的厉鬼一般可怕。

    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掌,缓缓地伸向南斗,意图触碰他的身体检查有没有死透。

    啪嗒!

    一声轻响!

    一只看上去并不怎么有力的小手猛地抬起,像是铁钳一样死死地扣住那只从黑暗中伸过来的手掌。

    “什么?!”黑影又惊又怒,下意识的掏出苦无刺向南斗。

    咔咔咔!!

    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入耳中,南斗抓住对方的手臂翻身而起,将他的手臂扭成了一根麻花儿反手扣在身后。

    被南斗压制在身下的身着夜行衣的忍者到也硬气,手骨完全被扭断了都没有吭一声。

    “谁派你来的?”

    砰!

    一团烟雾突然炸开,南斗身下压制住的忍者竟是变成了一根圆木!

    三身术之一的替身术!

    “这小子好大的力气,刚才如果我反应慢一点儿,恐怕这条手臂就断掉了!”窗口下的阴影中,黑影抱怨道。

    “任务失败,我们撤!”另一人深深地看了屋内火炉旁边的南斗一眼,十分干脆的下令说道。

    “这就撤了?那小子就是力气大一点儿而已,凭我们两人的实力,就算正面交战也能干掉他吧?”

    “你是白痴么?这里虽然在族地最边缘处,但依旧属于族地范围,若是闹大了动静引来警备队的人该怎么办?”

    “说的也是,我们先离开吧!”

    就在二人准备撤离的瞬间,一股陌生的气息蓦地袭来,月光将少年的影子投影到两人的身上。

    黑暗袭来,二人齐齐变色。

    铿锵锵!

    铛!

    一阵苦无与拳脚的碰撞声激烈的响起,两道黑影被重重的踹飞到院子里,南斗的身影紧随其后。

    “看来你们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从两人刚才的谈话中,南斗发现他们对宇智波一族族地内的警戒非常熟悉。

    如果是外来的忍者,绝对不可能这般清楚。

    两道黑影翻身落地,听到南斗的话微微一愣,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之后,立即露出一抹狠色。

    既然事情败露了,那就只好强来了!

    “动手!”

    一声低喝...

    扑通!

    预想中的一左一右健步冲出,夹攻南斗一击秒杀的一幕并未出现,反倒是院中的两道黑影刚刚跨出一步就跪倒在地上。

    两人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趴趴的瘫在那处。

    “动手?你们不知道进别人家之前,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节么?”南斗好笑的看着如同死咸鱼一样躺在地上的两人。

    “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就闯门而入,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你,你做了什么?”两人想要翻身站起来,却发现身体一丁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如同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没什么特别的,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种些花花草草罢了。”

    以前穷,南斗只能在院子里布置些简单的警戒陷阱。

    现在不一样了,咱有钱了嘛,院子虽然破旧了点儿但也不能让人随随便便闯进来不是?

    正如南斗所说,院子里种满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小草,名为醉人香。

    顾名思义,小草会散发出一种令人喝醉酒般的香味。

    如果是客人必定会走院子的正门,门槛内侧南斗放了一枚解药,嗅到了解药的味道就不会被满院子的醉人香迷晕。

    可惜这两个家伙并非客人,自然不可能走正门。

    “现在我们应该来好好的聊一聊,究竟为什么要来杀我了。”南斗扭了扭僵硬的脖子。

    刚才那两根千本刺得还真疼,若不是当时听到背后突然响起的劲风声,他不着痕迹的移动了一下脖子,恐怕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说到人体的穴位,这可是中医针灸中的一门必修课,南斗又怎么可能不懂呢?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什么也不会说。”

    “你最好放了我们,不然你一定会背上残害同族的罪名!”

    两人死鸭子嘴硬的吼道,笃定了南斗不敢动手。

    “阶下囚还这般有恃无恐?”南斗乐了,抱着手臂走到两人身前蹲了下来。

    “其实早在抓到你们的时候,我就大概猜到了是谁派你们来的。”

    “整个宇智波一族由心厌恶我,甚至将我杀死的人,除了我那亲爱的哥哥之外,我还真想不到其他人。”

    宇智波亘,南斗同父异母的兄弟。

    可是在宇智波亘的眼中,南斗就是一个野种,而且是一个无法提炼查克拉的废物野种。

    南斗的存在丢了父亲的脸,丢了宇智波一族的脸,更让作为兄弟他觉得耻辱!

    如果不是宇智波战明令告诫过宇智波亘,只怕早在十年前南斗就已经不存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