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问剑至尊 > 第八十章 叶青书
    东洲,武王山。

    五大圣地,在东洲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所有天之骄子全部以踏入圣地修行为荣,而武王山,哪怕是放在圣地中,都是翘楚般的存在。

    这里,天骄林立,弟子数不胜数,能够从中脱颖而出,足以名震整个东洲,被所有年轻一代奉为目标。

    古老的天地间,两侧拔地而起的山脉上,耸立着无数恢弘的宫阙,在山脉环绕的中心,一座磅礴的山峰通天而起,如一柄接天之剑,银光闪闪,好不气派。

    此山名为‘龙息山’,只有最核心的弟子才能居住,更被誉为武王山之尊,极富盛名。

    这山峰极为奇特,仿佛四季横生,在北面之地,乃是一片雪原。

    雪原内,不断有着飓风怒吼卷起雪花,形成一团团暴风雪,铺天盖地般的席卷天地。那些树木全部化作坚固的冰桩,每一片树叶都裹上一层冰霜,如同冰雪世界。

    虚空中,更有古老的兽影展翅,激荡起风雪,破风而去。

    雪原内,一道身影缓步走来,他一身黑色衣衫,在风雪肆虐的雪原内,顷刻间撕碎成碎片,唯有灵力覆盖全身,才能抵御这股风寒。

    若是有人能认出此人,必定会惊呼出声,他乃是武王山名列天榜的骄子人物,云隐,在圣地中都是炙手可热,极具名望。

    云隐手握一块罗盘,极为古朴,像是上古年间之物,上面无数细微的纹路,形成星辰模样。

    此物名为占星盘,为寻宝所用,更多的是寻匿天地间隐藏着的机缘,这种东西,唯有法家那种古老的家族方才拥有。

    当然,云隐之所以手握此物,实则为法家那位外孙赐下,一想到那人,云隐便不自主的颤栗,此行,便是与那位交差。

    进入雪原深处,周围便是越发安静,云隐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也是察觉到不少妖兽隐匿,但它们,皆是被雪山之巅的一道威压盖过,那道波动如上苍般,丝丝的压制着一切生灵,令人心中微颤。

    云隐精神释放,忽然碰撞到了一股波动,刹那间,便是被威压笼罩,他的灵魂如遭雷击,那等心悸的感觉,令人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上来。”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他的心头如雷霆滚动,让他忽然惊醒,加速前往山巅。

    雪原之巅,一位青年身影站立,他闭着眼眸,身若磐石,一动不动,如历经岁月难化的寒冰,青衣飘动,风姿飒爽。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乌发随意披散,平添一丝出尘之感,积雪落在他的脸庞上,如一尊神像,眉宇间,满是威严,如这天地间的帝王般。

    “叶天王。”

    云隐看着气质卓绝的身影,单膝跪地,恭敬开口。

    武王山的圣子候选,皆有着一个称号,名为天王,这种存在已经成为了年轻一代的翘楚,最终的圣子,便会从天王中脱颖而出。

    这叶天王,赫然是叶云逍的四哥,叶青书。

    三年前,叶青书从龙宫遗迹内走出后,便被武王山一位大人物看重,收为弟子。

    他天赋卓绝,又深藏圣令,修行速度可谓一日千里,短短三年时间便一跃而上,具备了争夺圣子的资格。

    如今,已经成为武王山圣子候选之一,在整个宗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片刻后,叶青书睁开双眼,那目光中,似包罗天地,容纳众生。

    一道惊人的气息在体内盘踞,如潜龙蛰伏在深渊中,这道气息不断变化,最终完美的隐藏在体内。

    他抬眼向山下俯望,很喜欢芸芸众生皆在足下的感觉,负手之间,微微回头,他的双眸神采奕奕,一眼便扫视而来,顿时给人一股极其锋利的感觉。

    “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

    云隐顿时一震,看着满是威仪的面孔,低头道:“属下无能。”

    堂堂武王山天榜高手,在叶青书的脚下卑贱的如一条狗般。

    “青龙王建立的人王界,岂是那么容易便让你寻得。”叶青书微微一笑,极为的从容。仿佛云隐的失败,并不让他感到丝毫的意外,颇有一股大局在握之感。

    “哪怕是五大圣地之主,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想要得到那份机缘,除非找到青龙王曾经的那些信徒们。”叶青书涣散的双眸忽然一凝,修长的手指,轻拂着积雪。

    “这一年来,倒是辛苦你为我办这件差事了。”

    云隐匍匐在地上,面色惊恐,不断磕头道:“为天王办事,是我的荣幸,还望天王再给我一次机会,必能寻匿到人王界。”

    他跟随叶青书许久,自然是知道他人畜无害的外表下,隐藏着何等的深渊,一不留神,便会成为这片雪原内的尸骨。

    更何况此事有关青龙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叶青书觉得他没有价值可言,恐怕性命不保。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叶青书云淡风轻的笑着,继续道:“兹事体大,你要闭上嘴巴,替我保守秘密才对。”

    “起来吧。”

    闻言,云隐稍微松了口气,眸光微微闪动。

    “我闭关的这些日子,外界可有什么消息?”

    “回禀天王,您那位远在海国之地的母亲,早有消息传来。”云隐刚一说完,叶青书便微感讶异,海国之地吗,倒是有许久没有那关注那里的消息了。

    不知道,我那位七弟,如今过得如何。

    沦为废人的他,这些年应该过得相当有趣吧。

    接着,云隐将王后传来的消息一一说出,尤其是说到叶云逍称霸骄子宴,从海国之地远赴东洲参加百战盛会时,叶青书的脸色,终于是沉了下来。

    这种变化,也是被云隐所察觉,这些年,也从未见过喜怒不形于色的叶青书这般。

    这个少年,他倒是听说过,似乎与叶青书有着一些恩怨。

    叶柳青双眸微眯,叶阳与法如令的死倒没有让他内心产生一丝波动,然而叶云逍修为恢复,更以强力的姿态回归,方才是令得他感到一丝怪异。

    当年,他可是亲眼所见,风满袖,云崖子与姜太尊三人是如何将他给废去的,即便有神凰岛的那位绝代佳人,也无法阻挡这三人的联手。

    可现在,为何他又能重新修行了?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谜团,叶青书自然不会去费解,既然一只蚂蚁,变成了一条龙,那么他,便做一次屠龙者,彻底的将其打入深渊,万劫不复。

    未来,他的脚步不仅仅是这东洲,他还要走出苍茫海域,走出东海,成为新一代的传说。

    任何绊脚石,都将被他一脚踢开,永绝后患。

    “天王,如果需要,我可以替您将此子铲除。”云隐开口道。

    叶青书很快神色如常,嘴角勾勒出一抹奇特的弧度,冰冷道:“一只蝼蚁,如何能阻挡我的脚步。”

    他叶青书从龙宫遗迹内走出,更筹谋出圣令,成为武王山圣子候选,足以说明他的能耐,哪会需要他人擅自主张。

    “蝼蚁终究是蝼蚁,总是心向天空,又怎能触及苍鹰之翼?”

    叶青书胸有成竹,渊渟岳峙,他低头看着云隐,双眸微微眯了起来,一丝杀意掠过。

    “他自有我来解决,至于你,还是替我保守那份秘密吧。”

    云隐点头,而就在这一刻,忽然察觉到一股杀意降临,顿时遍体生寒,只见得叶青书瞳孔急剧收缩,吐出一道充满杀意的判决之声。

    “死人,才会永远的保守秘密。”

    话音落下,一道惊人的灵力自指尖流溢,刹那之间,划过了云隐的脖子,血线猛的张开,他张口说话,却发觉再也张不开口,顿时人头落地,红色的鲜血滚滚洒入雪中。

    只一瞬,天榜强者,身死道消!

    叶青书无悲无喜,负手离去,如神仙般飘逸,他云淡风轻,闲庭信步般向着大雪弥漫的雪原深处走去,不留丝毫的足迹。

    “三年了,就让我看看,你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就这么死在百战天内,岂非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