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回北宋 > 第155章 翻盘了!
    杀杀杀——

    强弩之末的无为军被困住,但是一些死剩下的残兵,约莫还有三百人集中在一起,利用他们自己人的尸体做掩体,很凶残的借助射程达恐怖的四百步的神臂弩死守着。

    这神臂弓就是已经收获了不少战马的王秀,于现在三面起火战局不明时不愿意走的原因。

    同时这也是赵诚分析王秀不愿意退的原因,在这时代,缴获三百架神臂弩的实惠和意义,约莫等于后世非洲叛军组织缴获维和部队一百辆坦克差不多!

    怀璧其罪!

    那笔装备就是王秀要吃掉无为军的真正原因。

    理论上,最终吃掉董平部对王秀来说毫无问题,迟早而已,神臂弩就算厉害,箭只也是有限的。

    但现在最大的变数是整个战区已经开始混乱。从西南面,从中南面,到处被人攻击。

    很奇怪,属下每次汇报都说对方人数不多或士气不行。但这所谓的两只神秘小队,他们却活到了现在且越战越勇,所造成的伤害也越来越大。

    这让王秀觉得属下的汇报不实,如果真是老弱病残或者小队,早应该被杀光了才是?

    到底是不是骗局、是不是官军另外的秘密主力部队,这让王秀无从得知。

    但是面临眼看可以入手的重大装备,退又不甘心!

    “继续试探!”

    这次王秀下令分兵四百,分别向西南面和中南面,派出了两个“加强小队”试错,总之还是决心要吃掉这批装备……

    白沉香遭遇了什么赵诚不知道。

    但朝密林中部挺进的现在,赵诚头皮发麻了,这一波快速奔走而来的山贼更多,看似素质很高,身强力壮又灵活,到处都是,至少是两百人。

    并且到现在他们已经不蠢了,分为了多股小队,尽量步步为营的利用密林的树干阻隔掩护着,没有集中。

    别看刚刚口号喊的响亮,现在赵诚也小腿发抖了,这就是战争的全貌。哪怕有自动步枪,且买得起子弹,但现在有些无力发挥,这场面非常不好打。

    “完蛋了!他们机灵了起来,附近到处是他们的人,都散开了,至少两百,大人,此番咱们怕是栽了。”

    差人们无比担心的模样,相互背靠背的在一起躬着腰,很猥琐的抬着铲铲警戒,正在被这些学聪明了的贼兵逐步围困。

    赵诚也非常希望有人告诉自己该怎么办,但很无奈这里的“大人”是赵诚,不会有人来告诉,必须赵诚告诉他们怎么办。

    “书生我预估,吃掉这个加强连王秀就一定会懵逼,会默认为咱们是秦明部主力,就一定会退了!”

    赵诚给大家鼓气,“所以这是咱们的最后一战!”

    陈浩颤抖着声音道:“咱们知道这是最后一战了,大人还是说说看怎么打,细节才是关键。”

    赵诚一脸黑线,尼玛书生我要是知道还那么多废话,早就把他们给突突了。

    可惜现在就算愿意下血本突突,也得他们集中起来啊。

    臆想着,赵诚开始模拟着自己《欢乐三国》中的那些个无脑大将,单枪还连马都没有,走到中央背负着手道:“本官赵诚,贵池县尉,代表官军出战,尔等不敢有战者吗?”

    继续背靠背形成防御小阵的差人面面相视起来。要说赵老大脑壳坏了么,又不敢去想,因为他是真神奇,猥琐潜伏至现在还没把这只小队折腾光,就是他的神奇之处。

    很无奈此番有过王秀特别吩咐,贼军没上当,他们继续采取分散、围而不攻、引而不发的谨慎形态,把这只差人小队困死,却不激进。

    因为只需拖时间就行,这里不用损兵折将,就能慢慢耗死董平部,禁军那么好的装备必须在灵芝山寨才能发扬光大,无为军根本不配用。

    尴尬是有些尴尬的,采用嘲讽战术在三国世界乃是神器,这里却没用。

    并且还很危险,嗖的一声——

    赵诚被一把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的飞刀,给干倒在地上。

    倒是没真的破防蕾丝保甲,但是痛啊,虽然神奇的蕾丝保甲也有一些卸力效果,但毕竟不是板甲,敲打在赵诚的肋骨上,那真是犹如弱鸡身体被人一重勾拳,肋骨断没断不知道,赵诚是真的眼冒金星躺地上了。

    可惜这些山贼以为赵诚在使诈,没及时出来把赵诚拖走俘虏。

    现在赵诚是真的慌神了,再也不敢乱说什么“退后让本官来了”,一边费力的朝自己队伍爬行,一边道:“你们还不来救本官还愣着干啥!”

    到处是有两个差人想出去把赵诚拖回来,但作为副指挥官的陈浩把手一拦,“慢!大人英明神武算无遗策,这明显是他的苦肉引兵之计,无需管他,做好准备就行。”

    又看着正在费力爬行的赵诚道:“大人您躺稳了,倘若引出贼人,卑职等配合您把他们突突了。”

    现在根本无法骂娘。于是赵诚只能稳住阵脚强撑着,做出不怎么慌张的局面来。

    肋骨是真断了,于是只能换过另一边身子,很生硬的在地上爬行。

    其实走也可以,但站起来目标太大,万一又被一黑刀插脑袋上,赵诚可没戴战术头盔啊,系统还没把这东西上架销售呢。

    动作上是无法伪装的,山贼中的两个高手,看出赵诚的爬行动作是比较慌张且僵硬,明显是真受伤的样子。

    并且也看不出这狗官有什么神奇,并且观察到现在,这只小队就尼玛一只废材,比董平部废材至少三倍。

    于是,山贼方面的胆子又略微放大了起来,虽然没明目张胆的进攻集中,却开始进行借助树木为掩体,缓慢的收缩包围圈。

    “还是没法用自动步枪打!等他们收缩完包围圈,就算他们不是弓箭部队,也就完了。”

    对此赵诚很着急,只要心里阈值一过平衡点,他们敢维持这个战术逐步收缩试错的话,这对人马一定会被他们收割光的。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赵诚勉力的站起身来,类似个妖道模样的一招手,喊了句“雷来!”

    轰隆——

    尼玛一个百吨重的猛火工厂从天而降,砸在了地上,导致了地面震动,强劲的冲击波扩散开启,把周围许多人掀翻,包括赵诚也被掀翻倒地了。

    山贼们慌神的状态下,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东,为何会凭空而出,还能造成地动山摇的形势?

    然后,只见这类似房子的古怪东西,两边的门缓缓打开,轰隆轰隆——

    犹如火龙烧山。

    分两个方向,两股高烈度的火焰喷发而出,正值秋季风干物躁,大树虽然不容易点燃,但到处是枯枝杂草和落叶的环境,开始到处起火了,冒着滚滚浓烟。

    伤害其实没多大,但出现这反常的东西就真是妖怪了,不禁让人胆寒,配合赵诚那妖道说的什么“雷来”,现在,但凡山贼都出现了不可对抗的意识,便犹如散兵游勇,纷纷散开了逃跑。

    赵诚也有些失望,其实起初是想用猛火工厂砸倒一片人的,可惜这个系统神物不听赵诚指挥,依照规则,它只能落在没人的地方,否则它拒绝降落。

    不够猥琐的是还来不及准备冲锋号什么的,否则这个打顺风战的时刻嘟嘟嘟的吹响战斗号角,就会显得很有气势。

    “愣着干什么,跟着本官冲锋!”

    作战命令下达后,顺风战正式开始了。

    现在并不需要很大的杀伤,有猛火工厂制造的烟雾迷惑,事实上更需要这些意志崩溃的贼兵、把影响军心的形势带到王秀的中军。

    保住那批神臂弓,吓走王秀就是胜利!

    翻盘么是不可能翻盘了,这战真的是打不赢。

    冲冲冲冲冲——

    局部战场上算是翻盘了。

    现在就像缅甸战场上的小鬼子碾着五倍人数的帝国圣堂骑士打一样(英军),只见三十几个提铲铲的新兵,追着近两百山贼猛锤。

    突突,突突,突突突——

    赵诚也一马当先,手持自动步枪半联动打法,效果不高,枪法靠蒙,但也还是有六七个贼兵在逃跑过程中被突突倒地了。

    可以杀的更多,但浪费的子弹也会呈几何式放大,赵诚没那么多钱。杀敌已经不是这次的战略任务,所以赵诚显得有些保守,借助自动步枪,以及后面的大火烧山形势,暂时维持住顺风战趋势进行战略投机就行……

    “大王不好了……大王不好了……”

    两个方向的坏消息同时传到王秀中军。

    西南面、持续挺进的那疯婆娘简直不可阻挡,她们战损非常严重但就是不退,不但打残了历天闰部,还把增援过去的一个加强弓箭小队两百人给彻底打残了。

    战报送到王秀中军后不禁让人胆寒,说是:她们持续朝中部挺进,意图决战,乃是不死不休的态势。

    这尼玛让王秀再也不信属下的说辞,这哪是老弱病残小队,分明就是秘密部署的禁军主力。

    不止如此,眼看可以一鼓作气吃掉董平残部的现在,除了有只战力爆表的神秘队伍从西南面挺进外,中南面派出去试探的两百人加强小队,他们犹如见了鬼的形势,丧家犬似的逃跑而回了,喊都喊不住。

    并且,中南面出现了大火烧山趋势,没准备的小队,显然不可能造成这种声势?

    于是王秀真的觉得头皮麻烦,再也不信这些属下说的“是小队”,这分明又是一股主力?

    “妈的中计了!池州部署有天降神兵,我们来自官府内部的消息有误,这像是他们狗官政治撕逼,想牺牲掉无为军,以此作为诱饵,由另外的秘密部队吃掉我灵芝山主力,退,不能迟疑,给老子退!有多快跑多快!”

    王秀暴跳如雷,尽管大主力仍在,但再也顾忌不上装备。否则看这趋势,能短时间把派出去试探的两个加强小队打崩溃的力量,等他们真的打到中军,董平部残兵一反扑,就真的兵败如山倒了。

    下令的同时,王秀已经率先跳上一批马,快马加鞭的朝北面开始退却。

    哗啦——

    两千多贼兵就此开始犹如潮水一般的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