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全球崩坏 > 第9章:我是一个好人
    “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宿舍楼。

    正在二楼的搜查的顾眠一下顿住,他听出那是荀利的声音:“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二楼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顾眠在走廊里发现了一个十分眼熟的东西——一个熊猫头。

    当然这不是真的熊猫头,否则顾眠可以起诉这学校竟然把国宝斩首了。

    这是紫心冰凌那个女高中生发夹上黏着的装饰。

    当初顾眠就觉的那发夹是假冒伪劣的,上面的熊猫头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现在一看果不其然。

    “那两个女玩家也不甘寂寞出来调查了?”顾眠摸摸下巴。

    但这可不像是那两位女玩家的作风。

    她们一直抱着消极的心态,从没有打算认真玩这个游戏,好像是想其他人分析完了自己跟着坐享其成。

    “算了,她们乐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顾眠拍拍白大褂,打算研究完二楼就上三楼找线索。

    而此时紫心冰凌就正在三楼的某个宿舍的门后瑟缩着。

    八人间,月光从不大的窗户里洒进来,照亮了整个宿舍,也把她的脸照的惨白。

    “赵阿姨死了……”她轻轻瑟缩着。

    二人之前还在宿舍里谈论怎么不被发现自己是活人,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叫她们。

    是楚长歌的声音。

    她们没有戒心,赵阿姨直接开了门,但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她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学生突然从上面吊下来,抱住赵阿姨的头,狠狠扭断。

    她吓得什么声都发不出,仓皇的跑上二楼,又觉得离一楼实在太近,又跑到了三楼。

    至今她耳边还都是清脆的断骨声。

    “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将自己缩的更小。

    没有人能发现我。

    但就在这时,原本寂静的走廊中却传来一个诡异的推门声,好像是从楼梯口传来的。

    离她不近,但也不远。

    几秒后,走廊中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又一声推门声传来,这次好像离她近了一点。

    瑟缩在门口的女孩狠狠打了个寒颤。

    “吱呀——”

    近了!

    “吱呀——”

    又近了!

    “吱呀——”

    一声声诡异的声音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不敢动弹,只躲在门后瑟瑟发抖,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敢看。

    此时脚步声已经到了她的门前,然后停住。

    它静了一会,好像在从门上的长条玻璃向内窥伺。

    女孩拼命地低下头,恐慌已经达到了极点。

    我要逃!我要逃!她几乎要呐喊出来。

    漫长的寂静过后,它又动了起来。

    嘎达嘎达的脚步声向这宿舍正对着的那扇房门走去,然后一把推开。

    与此同时女孩猛地站起来,一把拉开房门逃了出去。

    拉开房门的瞬间,她看见正对面的房间中站着一个被烧的焦黑的人。

    “啊——”

    她一边尖叫着一边跑向走廊东侧的楼梯。

    此时顾眠正在西侧的楼梯上准备前往三楼。

    突如其来的尖叫吓得顾眠手抖了几下,他抬头看着传来声音的三楼:“今天晚上大家都这么爱飘高音?”

    紫心冰凌狂奔着跑上四楼,这是顶楼,上面已经没有楼梯了。

    她咬咬牙,慌不择路的窜进一个宿舍,然后紧紧贴在门后。

    许久,那脚步声都没有接着传来。

    她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才仔细看起这个宿舍来。

    八人间,却只有一张床上有被褥。

    一张椅子横在桌子前,再向里看去是一个阳台,借着月光她看到阳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向阳台上挪动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一分钟后她才好不容易挪动到阳台上。

    她背对着宿舍门捡起地上的东西。

    是一张已经泛黄的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红字。

    黑暗中只能借着月光勉强看清这些字。

    “它们要杀了我!”

    “要在我身上贴上符咒,把我困在阴森的盒子里,恶心的老鼠洞旁,每天都盯着我笑,让我永远留在这里折磨我”

    “无论我藏在哪里,无论是教室还是宿舍,它们都能找到我!”

    “来了!来了!”

    “没有声音,但我知道——”

    “它们就在我身后!”

    在……在我身后吗?

    紫心冰凌瑟缩了一下。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诡异的推门声。

    楚长歌和胖子正屏住呼吸,藏身在四楼的一个宿舍阳台中。

    他们眼看着一个女玩家跑进了他们隔壁的宿舍,没过多久,那边就传来一个“吱呀”声,然后再无下文。

    “别出声”楚长歌以目示意。

    胖子大汗淋漓的点点头。

    现在分明是寒夜,却能让人满头大汗,衣服都湿了一片。

    许久之后,外面再也没有动静传来。

    胖子在楚长歌的允许下大着胆子向门口瞥了一眼,只一眼就让他龇目欲裂。

    焦黑扭曲的人形紧紧贴在长条玻璃上,翻白的眼珠疯狂乱转,绿豆大小的眼黑死盯着自己。

    “妈呀!”胖子一下跳了起来。

    楚长歌也紧跟着站起来。

    这是四层里唯一一个能反锁的宿舍,二人把门反锁住了。

    门把被疯狂的拧动着,扭曲的人形不断抽搐,仿佛想撞碎玻璃钻进来。

    “咋办!”胖子惊慌的看向旁边的楚长歌。

    这门坚持不了太久,恐怕不过一分钟就会撑不住。

    楚长歌迅速扫了一下这个宿舍,床上的铺盖都还在,但已经潮湿发霉。

    他在黑暗中迅速扯下几张床的床单:“连起来,跳楼。”

    胖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疯了?会死的!”

    “被鬼杀死和跳楼不一定死,选一个吧。”楚长歌系了一个紧紧地死结。

    此时玻璃已经被打碎一般,一只焦黑的爪子伸进来,正摸向门把手。

    见状胖子吓得后退一大步:“跳楼吧,死就死!”

    但二人紧接着就发现窗户开不了太大的缝,应该是为了防止有学生跳楼,死命推窗户也只能推开十厘米的缝隙。

    别说是胖子,就连楚长歌都没法出去,最多就能伸出个头。

    门外的东西越发激动,脱水的鱼一样拍打着门板,眼珠中迸射出诡异的光芒。

    “怎么办!”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他尽量的向后挪动着,仿佛这样外面的鬼就看不见自己了一般。

    就在这时。

    外面那抽搐的鬼的头突然狠狠撞上玻璃,似乎这不是它自己想撞的。

    太狠了,脑浆都撞出来了。

    一溜脑浆贴着长条玻璃滑落,那鬼也没了力气,歪着头一同滑了下去。

    而在它滑下去之后,二人看了外面提着凳子的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