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 第六百八十六章 隋国动静
    “我宇文家愿派出使者前往临济,出使汉国。”

    应着杨广的目光,文臣为首一人,如今权倾朝野,也是隋国的风云人物,宇文化及。

    他是隋国的丞相,更是宇文阀的第一继承人。

    “丞相出使汉国之后,有什么打算?”杨广看了宇文化及一眼,又追问道。

    “自然是缔结我大隋的善意。”宇文化及看了杨广一眼,然后转过身面朝文武百官。

    面对宇文化及扫视的目光,满朝文武无人敢与之对视,纷纷低下了头。

    从这一幕就足可见宇文家在隋国的权势。

    “宇文家。”

    杨广看着宇文化及的表现,眼底深处释出了一抹寒意,不过转瞬隐藏。

    其实。

    隋国之所以能够立国,还是从宇文阀的手中夺走了江山,原本的宇文阀扶植了一个外门弟子建立了周国,那时候的杨坚也本来只是周国的一个将领罢了,但是在武道大成之后,杨坚的野心也是随之滋生了,继而灭了宇文阀扶植的国,灭周立隋。

    再后来真正的宇文阀发难后,杨坚靠着自身实力,还有资源说服了宇文阀,愿意提供资源,这才让宇文阀平息怒火。

    可以说。

    隋国能够有今天,却是属于宇文阀的宽容了。

    不过隋国杨氏对于宇文阀的忌惮从没有断绝过。

    “如此,丞相可挑选一人为使者入汉国,朕也加派一人,带着灵石百车为贺礼,献给汉国,以结我大隋愿与汉国相交之心。”杨广对着宇文化及道。

    “皇上英明。”宇文化及思虑一刻,也是同意了下来。

    显然。

    杨广并不愚蠢。

    知道如若是单单宇文阀派遣使者前往大汉,那结果就是宇文阀与大汉交集了,他隋国就会被漠视,杨广不昏庸,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

    “众爱卿可还有本奏?”

    议定了出使大汉之事后,杨广再次出声问道。

    “臣等无本。”隋国文武百官齐声道。

    “那便散朝吧。”

    杨广从龙椅上起身,离开了朝堂。

    “汉国,汉皇,还需要与阀主去商量一番。”宇文化及看了杨广离开的背影一眼,也是立刻迅速离开了朝廷。

    皇宫深处。

    有着隋国精锐士卒把守的禁地。

    纵然是宇文阀也不敢染指触及的地方,而此刻,杨广正步入其中。

    这禁地内。

    没有一点皇宫内奢华的氛围,反倒是有一种简朴为实的武道气息。

    到处都是石柱,天地灵气异常的充沛,并且似乎还带着一种阵法的痕迹。

    “父皇,我有要事求见。”

    杨广来到了禁地外,躬身,恭敬的喊道。

    一会后。

    自禁地内传来了一声威严的声音:“进来吧。”

    声音一落。

    轰,轰轰。

    这禁地内的石柱忽然移动,一个直通其中的门户出现在了杨广的眼前。

    随即。

    杨广面带敬畏,步入其中。

    禁地最深处。

    一个穿着麻衣,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可身体内却蕴含着恐怖力量。

    他正是隋国的开国之君,昔日以武道打下硕大隋国的杨坚。

    “今日你来有何事?”杨坚抬起头问道。

    “父皇,今日我之所以会来打扰,全因为有一件关乎宋阀的要事。”

    纵然杨广为皇,但面对他的父亲仍然有着一种难言的敬畏,不敢逾越,毕恭毕敬。

    “宋阀?”

    提及宋阀,杨坚的眉头一皱,涌现了一种怒意。

    “宋缺被打败了,儿子也死了。”杨广严肃的说道。

    “什么?”

    原本表情还算平静的杨坚忽然站了起来,一脸激动。

    但不知道是忽然用力太猛,还是怎么的。

    刚一站起来。

    杨坚的脸色就是一变,由红转白,还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

    “父皇,这么多年了,你的伤势还没恢复吗?”杨广立刻上前,担忧的扶着杨坚。

    “宋缺全力一招,天刀斩,我能够在此刀下活命也算不错了,至于这伤势也差不多了,最多再给我三年时间,我的伤势就能够完全恢复了。”杨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父皇当年与宋缺的大战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让父皇受到了如此伤势?而且还让我大隋对宋阀百般忍让?”

    对于昔日的大战。

    除了两个当事人外,普天之下无人知道那一次大战的情形。

    战后不久杨坚退位了,宋缺也闭关不出,这令天下人都不解。

    “当年一战,其实是我输了,但宋缺也不敢太过逼迫我,于是让我立下了誓言,他在一日,不可染指岭南之地,我立誓之后,他才放我离开的。”杨坚叹息的说道,语气之中带着无尽屈辱。

    作为帝王。

    在生死逼迫下立下誓言,可以想到是十分违心的。

    这对于杨坚的帝王之道,乃至于武道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除非他日后能够亲手打败宋缺,否则根本不可能从这屈辱下走出来了,武道也难以得到进步。

    “父皇,今日我来求见就是为了告诉你这宋缺被打败的消息。”

    看着杨坚的落寞,杨广极为动容的道。

    “你将前因后果告诉我,谁打败的宋缺?是三大宗门?还是其他的门阀?”杨坚果然从落寞中回神了,立刻追问道。

    “不是宗门,更不是门阀。”杨广说着,变得严肃:“而是一个忽然出现的势力,名为汉国,宋缺就是败在了汉国之主,汉皇的手中,而且汉皇还亲手杀了宋缺的儿子,在宋缺盛怒之下打败了宋缺。”

    “盛怒之下打败宋缺?”

    “这等人物绝非默默无闻?为何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杨坚的脸上带着一种疑惑。

    “父皇放心,这一次我已经派使者前往汉国了,顺便可以探探这汉国的虚实,如若可以结盟不为敌,那就再好不过了。”杨广深邃的看着杨坚道。

    “你干得不错,已经具备了为帝之责了,你要记住,对于一切未知的事物,先行探查其虚实再行有所筹谋,否则不知敌人虚实就去动手,则会大损自身。”杨坚对着杨广教诲道。

    “多谢父皇教诲,我明白。”杨广郑重的道。

    ......